(修真)师姐的剑

第263章 执念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山花烂漫之处,有一个修士在酣睡。

    调皮的蜂子嗡嗡的飞过来,落在他的鼻尖儿上。

    哟,这层层叠叠的皱褶,可真像一朵花儿呀!

    初春的小兔还很瘦,吃了一冬天的干草草根,毛发长长的却有些干燥。要换毛了有点痒,找个什么蹭蹭呢?

    喔!

    这里有一个还在冬眠的大傻蛋!冬天都过去那么久啦,他居然还没醒!

    小兔很开心的跑过去,把后腿挠不到的屁股,顶在傻蛋的脸上。蹭~蹭~

    “噗——”

    啊呀,人家才没有放屁呢!

    可是被蹭毛的大傻蛋,已经被它臭醒了。

    雪白的小兔子,蹬起两条长长的后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矫健之姿,准备溜之大吉!

    可是被捉住了……

    兔兔:QAQ尾巴已经那么短了,叔叔你能不能,就不要拽了?

    “阿嚏——!阿嚏——!”

    焦则揉揉鼻子,慢慢的眨了眨眼,睁开温润如泉水的黑眼睛,举起手里的小兔兔。

    “你可真臭啊!”

    小兔兔羞耻极了,长耳朵从脑后垂下去,一动也不动。用一双晶莹剔透的红眼珠,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要怎么惩罚你好呢?”焦则摸摸下巴,”不如就做成一只烤兔吧,好久没有吃过了!”

    小兔兔被吓尿了,四条腿拼命挣扎,奈何它纤细的大腿,无论如何都拗不过焦则粗壮的胳膊。

    焦则开心了,提着小兔子,就是不放手。

    “让我看看,要在哪里烤啊?”

    这举头一望,却瞬间张大了眼睛。

    “这是……”

    烂漫的花旁边,是寂静的垂柳。

    两行嫩绿的垂柳,依偎着一条羊肠小道。并没有什么人影。却有清澈的溪水,沿着小道边、石板下,涓涓的流淌。

    手上一松。

    被俘的小兔子撒开四脚,飞快的跑掉了。一眨眼的功夫,雪白圆滚的小东西,便没入旁边的花丛。

    焦则怔怔放下那只仍然悬空的手,一瞬不瞬的望着眼前的景色。

    他当然知道这是哪,可眼前的景色真实得几乎不像是幻境。

    三百年前,昆仑山还不似如今这般多事之秋。四巨头之位未稳,山大王的名声却已经很响亮。

    迎宾所用的无色峰,也并没有太多的望来人群。只有一位神识术法的高人,带着几十个**兮兮的蠢弟子,在这里伪装成闹中取静的模样,附庸风雅。

    终日念得却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是的,当年的无色峰主从来也不是什么淡泊的隐士,正相反,他只是个想要装高雅的市侩男人。

    真正风雅的人,是他逝去的妻子,他儿子的母亲。

    焦则轻轻的闭上眼,深深呼吸着扑鼻而来的凛冽芬芳。

    “谢谢你,杨夕……”

    他终于想起了自己即将到来的死亡。

    想起了那个叫杨夕的小姑娘,有一只暗蓝色的,可以施展幻术的眼睛。

    他并不知杨夕的那只眼已经瞎了,阴差阳错之下,仍然把这份感念,算在了杨夕头上。

    沿着那条寂静的小路,慢慢攀爬这座曼妙的小山峰,一路分花拂柳,很快听见了人声:“术,又分幻术、杀术、探查术。并不是以施术的方法分类,而是以使用目的,被认为划分的。欺骗,攻击,反欺骗,这是最接近灵魂,接近真相的术法……卧槽!小狐狸你特么又跑到树上去干嘛?”

    焦则嘿嘿的笑出声来。

    这就是他的父亲,被母亲骂了一辈子“俗人”,一辈子活了几百岁,到死也没能真正的风雅起来。

    而母亲究竟有多才气纵横,知书达理,荷塘月色,焦则其实是没有任何印象的。关于她的一切,都是从父亲口中千万遍听来的。

    他记事起父亲就已经因为悲伤过度,困于心魔无法进阶了。可他口中的母亲,是温柔优雅的,真正九天仙子一样的人,坠落凡尘,所有人的碰触都是玷污了她。

    “可她就是看上了我呀!”这是父亲一生最得意的事情。

    纵横八荒,掌昆仑识殿,一人之力压得离幻天弟子在各种斗法大会上抬不起头来。他这辈子最得意的,是那个凡人世家的爱书女子看上了他。

    大长老说过,擅长神识的,大都是情种。

    因为敏感。

    焦则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好,他从小就很羡慕父母的感情,觉得那是人间再也不能更美好的事。

    羡慕着,羡慕着,自己的情就种到一起长大的笨狐狸身上了。

    别看九薇湖现在嚣张跋扈,威风又美艳,简直是昆仑女神似的人物。小时候,那可真是一个尾巴都收不好,很笨的一只狐狸。

    “偏偏又淘气……”焦则忍不住笑。

    只有小师弟马烈,很为父亲鸣不平。

    “大好男儿,怎么能因为个儿女私情,就耽搁了这一生功业?看看邢首座,再看看师父,再糟心也没有了!”

    马烈小时候,是个浓眉大眼的小胖子,一身肉却结实,跟在九薇湖身后淘气的,第一个就是他。

    可父亲去世,自己困于心魔不可解脱。

    忽有一日就发现,他再也不跟九薇湖说话了。

    马烈总跟他说,女人是不能理喻的的生物,想开点,才有解脱。

    焦则也只能跟他笑笑,没什么话说。

    他从来也没打算过想开,也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要解脱。

    一生一世,就看上这个人有理由吗?

    父亲去了,母亲从来也没见过,无色峰上的师哥师姐们如今就活剩下了他们三个,连那座山都变了样子。他还要解脱干什么?

    难道人心里有个念想都不让了?

    要怪,也只怪那心魔。

    这世上,为什么要有心魔这样的东西……

    太上忘情,这世上有些人并不是不会。只是,不愿意。

    焦则忽然就有点不敢动了,心里窝窝囊囊的想着,不如我就在这听一听吧。

    听一听他们就不会像以往那样,全部躺下来,变成冰冷的身体。

    “你去吧。”一个极冷漠的,几乎听不出感情起伏的声音,几乎是贴着耳朵响起:“有我在,不会的。”

    焦则被吓了一跳。

    回过头,就看见一个俊得不太像活人的小哥儿,头发是银黑相间的,脸上有一条奇怪的图腾。

    这可太怪异了,像遭人发配了似的。

    焦则眨了眨眼,幻境里的一切皆出自于想象,怎么会有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

    困惑的问:“你是谁?”

    卫明阳噎了一下,他出门在外,走到哪里都是前呼后拥,鲜少见着不认识自己的。

    忍了又忍:“啊,你当我是小仙子吧。”

    焦则:“……”就是那种民间传说的梦境里,拿着小魔棒,给小娃娃变糖果的,身高不足一个巴掌的东西么?

    卫明阳不欲与他纠缠自己是谁的问题,只想快圆了他的遗憾,了了这桩事儿。说起来他刚才也是看着众人都很悲伤,杨夕又嚎得太惨,才脑筋搭错站出来的。

    现在已经有点后悔了。

    “你过去看看吧,有我在,不会发生什么恶劣的事情的。”

    焦则看了看他,虽然不是很明白,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多谢。”

    卫明阳目送焦则走过去山顶的四柱大殿里。

    没有墙砖,天蓝和雪白的窗纱从高高的殿顶上垂挂下来,随着轻拂的山峰微微摇荡。

    好像天宫。

    须发皆白,满脸皱褶的焦则走过去。

    上首位那个白色长衫,手拿竹简的男人,微笑着回过头来,对着看起来比他还要苍老的儿子,毫无所觉似的开口:“阿泽,又偷懒了。快回到座位去。”

    焦则半是哀伤,半是缱绻的坐下来。苍老的手指摩挲着少年时用过的书桌,连小刀刻下的痕迹都与记忆中一样。

    “父亲呐……”

    九条尾巴全部从裙子里翘出来的小狐妖,挤眉弄眼的跟他比划:“洗剑池的老铺又出了新糕点,晚上去偷?”

    浓眉大眼的小胖子,愣头愣脑的出声:“打架么,带我一个!”

    于是,笨狐狸和小胖子各被先生打了十个手板。

    捂着肿得发亮的手掌心,泪眼盈盈的站到墙角去背书。

    而“没有搭话”的先生的亲儿子,坐在座位上对着两个挨罚的笨蛋微笑,打了一个战部的手语:汤家糕铺,不见不散。

    卫明阳简直不敢置信。

    可是这个焦老儿竟然就这么坐下来跟他们念书,一念就是好几年,一动都没有动过。

    心魔环境之中,卫明阳眼中时间的流速与焦则本人是不一样的。

    卫明阳眼中的几十个弟子上蹿下跳,时而被罚站,常常在讲台前和课室后,同时出现一个人的两个身影。

    可是他们始终也没有出过那个高粱穹顶的大殿。

    讲课的先生始终微笑着坐在首位上,焦则自己始终坐在弟子席上,同样不曾挪动。

    卫明阳掀开自己的血盆大口,又吞掉了一个行刺的黑衣人。

    忍不住按了按胃。

    吃撑了。

    焦老儿的心魔真的很重,而这种具现成黑衣人出来刺杀的现象,也实在有够奇怪。

    因为双方的时间流速不等,卫明阳几乎一直都在吃。

    硕大一张嘴巴,不合常理的咧到胸口去,幸好焦则没回头,要不就那老头脆弱的小心肝,不得给吓死。

    卫明阳轻轻揉了揉腮帮子。

    好酸……

    白云苍驹,花飞花落。

    心魔环境里的雪白小兔兔,第十次从雪堆里钻出来的时候。

    无色峰主殿旁的梅花还未谢。斜斜的伸出一枝,撩开双色的窗纱探进殿里。小狐妖的九条尾巴依然收不起来,又想趁着先生不注意,爬上树去摘花。

    她可不是喜欢梅花,她是爱吃梅花糕。

    无色峰整座大殿里一门师徒三十几个,常年在花花草草里熏陶,愣是没熏出一个高雅的。

    焦则抬起头来,浮肿的眼皮下,藏着一双清透的黑眼睛。

    “师姐,你要小心呐,就剩下你了……”

    焦则回过头来,与血盆大口的卫帝座四目相对。

    卫帝座:“……”

    伸手合上下巴,装作高贵冷艳的样子。

    结果那老头并没有被他吓死,反而轻轻笑了一下,对他点点头:“多谢。”

    卫明阳板着脸:“不客气。”

    时间到了。

    他们都知道。

    天空寸寸瓦解下来,那些黑衣的妖魔鬼怪,影影幢幢的在周围聚集起来。

    焦则仰起头,任坍塌下来的墙瓦灰尘落在脸上,满面尘灰沧桑了皱纹。

    他闭上眼睛,很安详。

    卫明阳看着,不能理解。

    ………………

    炎山秘境里,卫明阳睁开了眼睛。

    “咽气了。”

    金雕大鹏用一种不忍直视的表情看了看卫帝座。杨夕刚刚已经把她与焦则的对话跟众人转达过了。

    乌央央一片男女修士,对着这个甚至没有说过一句话的陌生人。各自行了自己信仰中最崇高的礼节。

    “走吧,找个地方修正一下。虽然没有鬼修追着了,可那能生蛋的树是个什么模样,我们也还是要去看看的。”

    夕阳西斜。

    浓烟滚滚的火山口,火红如血的石竹林。

    一群修士慢慢的走着……

    作者有话要说:  写字速度上不去,闹心TAT

    若素扔了1个深水鱼雷 投掷时间:2016-02-18 07:16:06 (第三个滚动条,合影留念!)

    穆寒扔了1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6-02-18 00:51:12

    Monster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6-02-19 16:43:09

    徵铮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6-02-19 16:04:14

    神无月七夜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6-02-19 09:33:12

    道不同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9 19:59:04

    卖报的小行家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9 13:16:30

    welsper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9 06:18:20

    道不同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8 15:33:07

    一朵小云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8 09:28:47

    荼小生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8 08:36:27

    phoebelee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8 00:21:26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63章 执念》,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