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59章 暗流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第六次灵力透支,摔倒在地上。

    这是他们被围堵的第七天。一刻不停的厮杀与逃亡,一次也没有合眼。所有人的眼睛里都泛着红色的血丝。

    一个被拔了舌头的修士路过身,伸手把杨夕提起来,拉着跑了两步。

    杨夕缓过那一阵头晕:“多谢!”

    “小心!”那修士口中,露出一只通红透亮的小蛤.蟆。

    要不怎么说,人都是逼出来的。七天时间,生死一线。

    千多个半残的废人,瞎的哑的聋的瘸的,都各自找到了自己抵抗的办法。

    四五个人强开了天眼,或许找白允浪差点;六七个人学会了浮空,绝对与高胜寒相当;更有三十余人在经世门师兄弟的帮助下,以通灵小手代替自己的舌头,神识指挥,畜生发声。没错,这一招薛无间也用过。

    漫长的百万年发展,修士们用自己的智慧找到了无数方法,来对抗天生的或后天的残疾不便利。

    治得好就治,治不好就接,接不好还可以用死人的,即便不可逆转的法术伤害,也可以想办法代替。

    天纵奇才邓远之,更是在离开那个被鬼修包围的山洞之前,就用一手“逆转小音障术”,为全部失聪的同行,找回了听力。

    “嘿,恁可真行!老子还以为这回非得学唇语不可了,他娘的!”

    老魔头极娇纵的一抖小身板子:“学那劳什子作甚!声音说白了一种振动,传音入密亦是放弃耳朵,把这振动直按送进心海。耳朵不好了,还可以用手听,用脚听,用头听,全身的皮肤哪里不能听?只要能接触到这种振动,就能听。”

    说完故作不经意的样子瞥了杨夕一眼。

    学了好几年唇语的杨小驴子,瞪着他直磨牙。

    真不知这老魔头怎么把所有的属性点,全部加在了“招人烦”和“欠揍”上。

    刚从那山洞中杀出来的时候,门口堵洞的鬼修大约是把他们当成了裘家寨的人,一副斩尽杀绝的狠霸姿态。

    连续倒下了近百人,才堪堪突破了那个看不见的恐怖包围,杀出一条血路……

    杨夕路过了马烈的尸首,却根本来不及帮他收尸。

    昆仑弟子的衣冠冢,起码要有一柄剑。

    可是他的身边,剑不在。

    回望那座不低的黑色山丘,果如那些被囚的修士预言的一样。轰隆隆缓缓沉入地下,岩浆漫过。

    通红一片,寸草不生。

    杨习总觉得,那个情景,有些眼熟。

    突出了包围之后,莫名其妙的,那些鬼修的作战风格忽然一变,从开始的斩尽杀绝变成了慢慢向一个方向驱赶他们。

    又瘸又驼背的土著修士,找了机会告诉杨夕:“这就是那个生蛋树的方向……”

    邓远之回望那些跟在身后的鬼修,那片看不清的阴影从三个方向包围了众人,只留出了一个方向给众人奔逃,如果前面的人跑得慢了,那片阴影便立刻杀过来,如果跑的快了,他们便紧紧地跟着。

    就像狼群,在驱赶黄羊进入死地。

    砍号重练的老魔头恍然惊醒:“他们急着要杀的是仇家寨的人,现在发现了我们不是,所以把我们赶去……”

    “那狗屁仇家寨的人,他们是怎么跑的?难道不是从洞口杀出来?”

    卫明阳满身染血,冲杀在人群的最前,一张英俊的面孔像鬼画的一样,布满了烟尘血迹。

    夜城帝君很少如此被动,被人赶的像一群丧家之犬只能狼奔鼠窜,明知前方绝对有陷阱却还是只能往前逃。

    卫明阳被气得各种暴躁,以至于几次想要转身杀回去却都被众人拦住。

    金雕大鹏:“帝座,对方人多,我等皆帮不上忙,不易硬拼!”

    杨夕则更直白一点。从地上爬起来,压抑着经脉中因为灵力透支而产生的刺痛,以及疼痛太过而反式上来的酸麻感,微微打着哆嗦道:“卫明阳,众人之中现在以你为主战力,你杀回去了,前方遇敌让其他人怎么办?”

    卫明阳回以横眉冷对。

    邓远之忽然一个急停,转身回首,道:“我去!”

    “你疯了?!”杨夕被他惊呆了,邓远之素来谨慎惜命,什么时候干过这么冲动的事情,这真是被夜城帝君给刺激了?

    一把扯住邓远之的袖子:“你以为你还是当年?”

    邓远之:“我当年,也不比现在厉害多少。”

    杨夕大怒:“那你?!”

    卫明阳也骤然回身驻足,宽大的黑袍,兜起一片狂风,翻滚不休。

    他眯眼看着邓远之。

    一下子,冲在前方的人都停下来。后面的人群呼呼跑过两侧。

    目光在邓远之的手腕上略略徘徊,卫明阳一点头:“好,你去!”

    杨夕刚要说话,却被邓远之一把抓住了手:“你跟我一起!”

    杨夕话到嘴边,临时憋成了:“你大爷!”

    “邓大爷”临时调用杨夕,并非随手乱抓,聪明人自有一番计较。

    火红的石竹,斑斓的线蛇。

    众人穿过一片密集的石竹林。

    邓远之忽然爆出一声大吼:“就是现在!”

    夜城帝君卫明阳忽而双手一振“袖里乾坤”!

    一千多名奔跑中的修士迅速向他聚集,并一瞬间被收到了他漆黑的广袖之中。

    这一招法术,威名甚广,妙用无穷。然而,也有一个莫大的弊端,便是支持的时间甚短。

    可一瞬间也就够了。

    卫明阳又一招**打出,“瞬息千里”!

    作为遁术之中,古往今来移动速度最快的一记招式。

    它并不能真的移动千里之遥,但一眨眼间二三里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只一疏忽的时间,卫明阳漆黑的袖袍就翻滚到了三里之外。

    包围圈内只剩下了邓老魔头和杨小驴子。

    按照邓远之的计划,杨夕先放出一招天罗绞杀阵一一织,粼粼细丝在整片狭窄密集的石竹林中你出一张铺天巨网。

    鬼修们猝不及防,先被忽然消失的1000多人搞了个措手不及,又被魏明阳忽然的远遁千里气的打乱了步调。

    刚要追上去,又被杨夕的天罗绞杀阵拦住。

    天罗绞杀阵的丝线,来自于修士灵力的凝聚,是以能够暂时拦住纯灵体的鬼修。

    那片阴影顿了一顿,好像被忽然打乱了阵型。

    而杨夕借着这个时间,又出一记天罗绞杀阵一一缚,把自己和邓远只关在了同一个不透风的银茧里面。

    杨夕本是常用这个招数作为防御的,她也以为邓远只使用这个招数做御敌之用,不曾想……

    邓远之撩起完好的那一只右臂的袖子:“接下来,不管看到什么,唯有你我二人知晓。不可告于他人。”

    杨夕还,来不及答应,只见邓元之忽然用牙齿刺破手腕,撕开皮肤,叼住一只纯黑的手镯,活生生撸下来。

    那生猛的形象,从杨夕的角度看来简直像拆了自己的骨头!

    杨夕震惊:“什么东西?你干嘛?”

    邓远之手掐法诀,那只纯黑的手镯,忽然在银色的巨茧里面放大到一个澡盆大小。

    形似一方古砚,边缘有崎岖的锯齿,灵光逼人,直冲霄汉。

    杨夕就是再傻,也知道这玩意儿定然是一方重宝,没成想老远子竟然敢让自己看见。

    何时竟然这么信任自己了?他不说不是朋友吗?

    邓远之操着极其古怪阴森的腔调,用一种打摆子似的自带回音的语气,念出了一串话语:“修罗道,鬼门开,生前勿作恶,死后好投胎……”

    黑色的、阴暗的、狂暴的的魔气,从那一方古砚中弥漫出来,充斥了灵茧里的空间。这些魔气中蕴含的灵压远超夜城帝君卫明阳直面带给杨夕的压力。

    古朴而凝重,粗暴却威严,仿佛不可抵抗的天罚临头。

    杨夕震惊之下,仓皇想要后退。

    邓远之一声厉喝:“别动!你下辈子想要当个魔修吗?”

    杨夕倚着茧壁立住,几乎被魔气挤压成一片粘在墙面上的贴纸。

    十分不安的看着那个“黑澡盆”。

    魔气疯狂外泄,浓郁的黑色几乎要凝成实质。呼啸着穿透“蚕茧”,而后又汹涌着倒灌,呼啸着越过杨夕和邓远之,盘旋成一个旋涡,产生极强的吸力。

    无穷无尽的阴灵、鬼修被这吸力倒卷着,从幻丝诀几乎不存在的缝隙中涌进来,几乎挤压成碎渣。鬼修那本不可见的灵体也在魔气中变得隐约可现了,一张张扭曲、哀嚎的脸庞,在强大的吸力下拉扯变形。

    投入盆中,归散于无尽的黑。

    濒死的哀嚎,伴着叮叮当当的锁链声响,仿佛来自十八层地狱的恶魔在咆哮。

    邓远之袖手看着。

    鲜红色的液体沿着雪白的袖子,从右手上滴滴答答的流下来。

    斯文俊秀,偏于柔软的侧脸,在这一刻莫名显得冷硬如冰。

    杨夕:“这是……”

    邓远之:“不知道。”

    杨夕:“那你……”

    邓远之:“不许问。”

    杨夕于是咬住了嘴唇,不说话,并且一动不动了。

    那狂猛的吸力大约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才停下,撤去天罗绞杀阵——缚。外面天高云淡,火树黑泥。

    那些步步紧逼的鬼修,和漫天压抑的阴灵鬼影。

    仿佛从来也不曾存在过……

    邓远之摇晃了一下,“保护好我。”仰面倒下。

    杨夕接住了他。

    作者有话要说:  我特么今天两次码完,两次丢稿。简直不想活了有木有!

    讯飞语音一点都不靠谱!

    再也不见!

    游天历地踏青波扔了1个深水鱼雷 投掷时间:2016-02-16 23:46:16(合影留念,滚动条!)

    大气橙(;一_一)扔了1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6-02-16 02:12:49

    19112954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6-02-16 16:00:51

    若素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6 23:48:33

    寒凜香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6 20:56:30

    菊花残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6 18:02:38

    打你个大冬瓜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6 17:43:43

    道不同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6 17:03:42

    疏影横斜水清浅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6 16:37:51

    游天历地踏青波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6 14:32:45

    welsper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6 13:05:57

    phoebelee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6 12:31:26

    一只兔子挂天上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6 12:26:54

    一朵小云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6 12:01:29

    石臼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6 10:30:29

    石臼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6 10:29:50

    石臼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6 10:29:44

    石臼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6 10:29:38

    石臼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6 10:29:30

    荼小生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6 06:58:40

    师苏苏党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6 06:38:34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59章 暗流》,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