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57章 争锋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走进来才发现,这个汤室面积真的不小。氤氲的雾气阻挡了杨夕的视线,在里面走了好多步,都没能看清温泉的所在。

    夜城帝君的声音给杨夕引了路。

    “这边。”

    原来在西北角,杨夕扛着浴巾走过去,终于看清了卫帝座的所在。

    洗澡时的卫帝座看起来,跟平时有点不太一样。依然很是俊俏,腾腾的雾气把他蒸得越发唇红齿白了一点。

    银黑相间的短发,因为湿润而微微软了下来,搭在额头上,遮住了略嫌冰冷的眼睛。舒展的躺在汤池里,姿态优雅,养尊处优,高高在上。

    杨夕等了许久,也没等到卫明阳发话让她做些什么。

    于是原地坐下来,手上搅着毛巾。默默看着眼前奢华的汤池,晶莹的玛瑙镶嵌在雪白的池壁上。和美人入浴的夜城帝君,剔透的水珠沿着他肌肉削薄的胸膛流下来,滴入白雾氤氲的池水里。

    “啪嗒”

    仿佛有声音扣在人的心弦上。

    “哗啦——”一声水响。

    卫明阳在池水里坐直了身子,回头一瞧,娇娇悄悄的小丫头,木呆呆地盘腿儿坐在那。两眼直愣愣望着自己。

    卫明阳知道自己长得俊,从女人的含羞带怯里,从男人的酸话和嫉妒里,从每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惊愕的眼光里。

    说起来,他的出身也并没有多么高贵,可他就是长成了一幅翩翩佳公子的仪表堂堂。偏师傅又是个对人间一切都搞不明白,只能搞懂凡人对美的爱好的人。

    卫明阳被捡回来的时候,师傅就从他的眉眼中看见了一个合该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小公子,慢慢的又把他叫养成了一个应该被贡在祭坛上的夜城帝君。

    卫明阳看着杨夕。

    这样的小姑娘他见得多了,人世间一副皮囊就把她们脑筋都搅得稀烂。若放在平日,卫帝座是顶顶的瞧不上。

    可眼前这个叫杨夕的小姑娘,又有一点不同。

    在死狱里就很不同。到了这秘境里依然很独树一帜。与白允浪、薛无间他们的带给自己的感觉很像——让人又憎恶,又好奇。

    莫名的,每每见到会让人从心里生出一种被羞辱了恼怒。

    卫明阳不太知道那不同来自于哪里,可总觉得那不该是个小姑娘身上的东西。

    “看什么呢?”

    低沉的嗓音仿佛从胸腔里震动出来,越过层层水波,传到杨夕的耳朵里。

    杨夕被打断了思考,一怔,恍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有点不合礼数。

    其实仇陌、邓远之、甚至花掌门的光屁股她都见过了。

    可她脑袋里面都没留下什么印象,卫明阳这个人则很不同,只一抬眼睛一皱眉毛,就提醒着别人他是个多么高贵冷艳的男人。

    不是熊孩子小弟弟,不是作祸混账,也不是一个人事儿不懂的妖。

    杨夕礼貌的避开眼睛:“对不住。”

    卫明阳半眯着眼睛,缓缓的开口:“刚在洞口的时候,那几个断天门的小孩儿飞剑阵,你是用脑袋帮我挡的。若是劲头稍微大一点儿,怕是头上就要敲出个窟窿了吧。”

    杨夕诧异了一下,实在是卫帝座不像个有恩报恩的。

    有仇报仇更符合杨夕一直以来对他的印象。

    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道:“杨夕怕您被砸火儿了,要把那几个小孩儿弄死。我拦不住您,只有拦他们……其实我心里有数儿,他们咂不死我。”

    下意识的摸摸脑门儿,额头上被石片划破的那道伤口还很醒目。

    五根手指头上,斑斑驳驳的新伤旧伤,指缝中间磨出的厚厚茧子——原本很美的一双小手,看起来有点可怜相。

    卫帝座的脸上有些看不出表情:“死狱里头,本座栽了大跟头,是你把我从笼子里放出来,本座记着。”

    杨夕一愣,道:“那个啊,人情您也还过了。没您我们打不过那些点擎苍……”

    卫明阳的目光微微抬起来,望着虚空中的某处,似乎是回忆起了这几年来的经历:“断龙斩下,为什么要推我一把?”

    杨夕心说:我横竖是出不去了,总不能让别人也跟着陷在里头,能踹一脚自然就踹一脚了?

    何况,我想踹你一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过杨夕还没有蠢到把上面的话直接说出来,而是认认真真的想了一下,到底要怎么说。

    却听卫明阳的声音在极近的地方响起,越发低沉:“把自己都陷进去了,你是图的什么呢?”

    杨夕一时怔愣,没搞明白为底座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我别有企图?

    断龙闸底些,我差点死了,我能图财还是能害命?

    只听“哗啦”一声水响,卫明阳竟然从池水里面就那么直接站起来,白花花的迈到岸上,两手平伸。淡淡瞥了杨夕一眼。

    杨夕依希还记着当丫鬟的时候是怎么伺候人洗澡的,虽然她不怎么得脸面,这样的活干过的不多,她自己也不愿意干。但大概的流程还是知道,卫帝座的这个造型,那是要让别人给他擦身了。

    杨夕认命地站起来,毛巾举得高高的给卫帝座擦头发。

    这活儿必须站在主人家的身后,站在正面那是不够尊重的。

    杨夕其实这个活干得并不好,她手劲儿太大,不像那些伺候惯了的大丫鬟,柔柔软软的。

    好在,卫帝座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计较。

    杨夕阴沉眉眼,琢磨着怎么开口,能隐晦地让卫明阳明白,如果他继续那样刚愎自用下去……

    刚刚的事情绝不会只发生这一次。

    擦完了头发擦身子,擦完了身子擦大腿,杨茜正要转到正面去对,为底座把胸前也擦干的时候,忽然听到头顶传来卫帝座的声音。

    “杨夕,你要做我的媵嬙吗?”

    杨夕被这文绉绉的说法弄得一愣,好半天没反应过来是啥意思?

    “硬墙?”

    “你要把我打死,然后砌到墙里头?”无知到这个程度,杨夕也是够了……

    卫明阳却是见多识广,面不改色。

    “就是姬妾。”

    杨夕一听就火大了:“不是说好了,做丫头的吗?怎么又变成妾了?”

    大浴巾捞起来往卫名扬白皙的胸口上一甩,就是一道血红的印子。

    “我告诉你卫明阳,我忍你很久了,别以为我打不过你,你就可以今儿一出明儿一出的,随便欺负我!”

    杨夕的怒火从来不是说说就算的,抬起脚就往卫名扬什么都没穿的□□踹过去。

    被卫明阳眼疾手快的拉住了脚,抬手掀飞了。

    杨夕在空中一个鹞子翻身落在地上。“老子不伺候了。”

    转身欲走。

    却被卫明阳一个法术吸回来。拎着脖领子,眼色深深,居高临下的问:“这不是你要的?”

    杨夕惊愕了半晌,终于明白了卫明阳从自己一进来的时候,到现在一直在暗示一些什么。

    并且觉得这简直可笑得离谱!

    因为已经撕破脸皮,于是便直来直往的回了一句:“卫帝座,你到底多大个脸呢?”

    卫明阳微微皱眉:“欲擒故纵我并不喜欢,我只问这一次。”

    杨夕站了半天,忽然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把自己的领子从身后这个男人的手里解救下来,整了整衣衫,正面对着他,阴沉沉道:

    “卫帝座,你是不是以为每一个人救别人的命,都一定是要图点什么的?”

    “然后你发现我在你身上,图不了钱,图不了命,我也不图你的权势,你就觉得我是图你这张脸了?”

    卫明阳眯了眯眼睛。

    对自己的脸,他的信心还真不能说是自恋,应该叫是有自知之明,因为他的确容貌出色,英俊不凡。

    就像他知道女人能看上他大半是因为钱,因为权,因为他无上的力量,以及她这张出色的皮相,至于别的……

    他可不知温柔体贴之类的字眼该要怎么写。

    可突如其来的否定,包括这一系列带着侮辱挑衅性质的话语,让他觉得非常的不爽。

    他说:“从来没有女人拒绝过我。”

    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不是吗?在这个世界上雄性之间的竞争钱权利之外,就是对配偶的竞争,卫明阳他一直在赢。

    半晌,忽然想起了什么。

    “不必担心我不宠你,对待后宅我一向公平。”

    慢慢的垂下了眼睛,深沉的看着这个有点不同的小丫头:“多宠你一点,也不是不行。可如果你还想要再进一步,杨夕,看看你什么出身……”

    “卫帝座您完全想多了,我并没有那么多想法。”杨夕面无表情的打断他,字正腔圆:“只是就您这样的,我还真看不上。”

    卫明阳大怒,魔龙轰然而出包裹着雪白的身体,惊心动魄的凛凛之威:“放肆!”

    杨夕看着他,忽然低低的笑了一下,觉得今天还真得跟这个拎不清掰扯掰扯,究竟他为什么那么招人烦却不自知。

    杨夕原地坐下来:“卫帝座,你想知道为什么我师父白允浪,和无间兵主薛先生都看不上你吗?”

    看不上这个词儿十分具有贬义。若换个时间换个人物,卫明阳必然一魔龙上去把这人叼起来吃了。

    可现如今他苦困于心魔,几十年不曾进阶。正苦苦思求找不到自己所应该入的道。

    先是一个白断刃,后是一个薛无间,以这两个人物为主角的心魔,他吃了一个又一个就是灭不干净。

    而杨夕,恰好是一个又了解白允浪又了解薛无间的人。

    夜城帝君卫明阳,生性傲慢,其实秉性却是很单纯的。

    他想知道,于是他就坐下。

    一屁股坐在魔龙身上,抬手招出一件黑一套在头上,暮气沉沉的道:“你说。说得有理便饶你不死,说的不对,你今日也就不用出这道门了。”

    他抬手指了指杨夕背后的门。

    杨夕很是放肆的一笑,并不怕他,开口道:“因为你不仁,不义,愚蠢至极,没有人心,不可理喻。”

    魔龙轰然一声咆哮,音波当场把杨夕撞的侧翻出去,以后被撞在墙上。

    卫明阳怒吼道:“大胆!”

    杨夕靠着墙角,唇角流出一道血线,阴阴地抬起头:“看,这就是你的不可理喻。”不等对面那个拎不清再次发火,“你到底还听不听?”

    卫明阳脸色变了几变,冷哼一声,不说话了。

    杨夕抹了抹唇角的血迹,窝在墙角,这一次开口多注意了用词的褒贬。毕竟,杨小驴子的脑袋即便再结实也禁不住照着墙头一次一次的磕。

    杨夕说:“卫帝座,您法术高明、修为深厚、英明神武,统领修者三百六十城中人口最多的夜城。号称天下第一正道魔修。天下百万修士,战力强过您的恐怕不足三千……”

    卫明阳冷哼了一声,并不十分吃她这一套。

    却听杨夕掩都掩不住的声音里的奚落道:“可是为卫帝座,您告诉我,被困死狱之前,您杀过任何哪怕一只海怪吗?”

    卫明阳那高傲的自尊心仿佛遭到了狠狠的一记锤击,刚要说话。却被杨夕打断了。

    “半路碰上的不算。”

    卫明阳哑然了许久。

    忽然又冷酷道:“适者生存,物竞天择,他们自己的修为不够自己太弱,难道都等着别人来救吗?”

    杨夕闻言嘿然一笑,一拍大腿:“歪理!”

    “原来这么些年你就是靠着这样的歪理,来通融自己的无所作为吗?即便是禽兽,雄狮尚知为身后妻小保卫领地,头马也懂身先士卒抗击狼群!

    “在其位,谋其事。有其能,担其责。物竞天择,从来是没有办法的时候,才要牺牲种群里的弱小,我们昆仑也一直就是这样干的!

    “可我们也知道,自己是雄狮,是头马,天下大劫冲上去,血肉之躯筑城墙。”

    杨夕小驴子瘫在角落里。竖起一根指头,对着一脸愕然的男人摇了摇,忍不住嘲笑出声音来:

    “还是你想跟我说,人不如兽?”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大笑三声!学会了语音码字,今天三更!

    夏川有鱼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6-02-15 20:40:10

    道不同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5 20:39:00

    千山鸟毒舌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5 19:26:10

    寒凜香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5 16:43:49

    夕方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5 16:02:30

    徵铮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5 12:41:35

    彭彭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5 12:23:44

    一朵小云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5 11:48:47

    welsper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5 05:52:43

    xiaoxiao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5 02:25:35

    打你个大冬瓜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5 00:34:05

    道不同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5 00:04:36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57章 争锋》,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