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56章 争锋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机关闭合,立刻有土系法术修士上前,几招土系**封住巨石中间那个破洞。

    洞内一片漆黑,人声安静。

    鸦雀无声中,夜城帝君飞起一脚踹翻了那个被钉在墙壁上的修士,声音种压抑着冰冷的狂怒: “说,怎么回事? ”

    那个修士战战兢兢地趴跪在地上,涕泪横流: “我说过这机关不能开的呀,那些鬼修盯上我们已经不是一两天了,这洞口的机关就是为了防御他们的。要不是因为这次战败得太惨,我们也不至于被几个刚入这秘境的小姑娘给抓到破绽,杀了出去! ”

    卫明阳眯着眼睛,冷笑一声: “就你们这满身都是破绽的样子……那些鬼修是什么人? ”

    那修士道: “大多是……剑道六魁的人 ……”

    卫明阳: “信口雌黄! ”

    “是真的啊!是真的!我知道你们不信,最开始我也是不信的,可是他们中有人被认出来了啊?有诛仙的,还有昆仑的……”

    众人震惊非常,不敢置信。有几个人当场就想冲上去,把这个挑拨离间的恶人弄死!

    杨夕仍维持着跪在中间的姿势,忽然轻轻的出声: “炼尸门……”

    有人惊疑: “不会吧,炼尸门不是灭了吗?”

    杨夕忽然笑一声,面孔在黑暗中带着股阴森森的孤鬼气质: “你们刚才也是觉得不会,所以一千一百多人就只剩下八百多个了。”

    杨夕这一句话犯了众怒,立刻遭到了众人的群起而攻之。

    “你什么意思,敢情外面死的人还是我们的错了? ”

    年轻的女修,清脆响亮的的声音,听起来毫无感情的冷漠残酷:“怎么会是你们的错呢,明明是他们自己的错,他们没有警惕性……所以死了。”

    杨夕几乎是顶着所有人的唾弃和咒骂,转身走进洞去。

    “各位,别闲聊了,真当这洞是没主儿的吗?还是以为那块被烧酥了的石头,可以顶很久?”

    “她这什么毛病!”

    “这还是人吗?”

    “人都没了,她还在这泼脏水?”

    只有经世门的瘦师兄沉默了片刻,轻声叹息:“她说的对……”

    淹没在一片讨伐的口水里。

    邓远之跟了上去。走出十几丈,才追上了杨夕,缓步缀在她身后。

    “杨夕……”

    “嗯。”

    “你为什么要那样说呢?”

    杨夕沉默了一会儿,在他手上写:“我说的是心里话。”

    “你还在恨马烈?”

    杨夕脚下顿住,转过头沉沉的看着邓远之。后者很平静的回视她,既不是在探究,也不是在敲打。杨夕垂下眼睛,在邓远之手上写:“我没恨他。”

    邓远之诧异的挑了挑眉:“当初比斗台上把人欺负成那样,这么快就原谅他了?这可不像你。”

    杨夕瞪了他一眼,慢慢的写道:“我从来也没有恨过他,我只是讨厌他。”手指头停了一停,下意识在邓远之的手臂上画了个圈,才继续写道:“而且现在依然讨厌……”

    邓远之“噫”了一声。

    杨夕轻轻的说:“他都没有跟我道歉呢。”

    杨夕在前,邓远之在后。再隔着十几丈,才是现在分外排斥杨夕的其他人。

    拐过一个路口,邓远之忽然问了一声:“杨夕,你想马烈活过来吗?”

    杨夕摇着脑袋,头也没回。

    “别扯淡了!人死哪有复生。”

    邓远之眯着眼,长长的哦了一声。仅剩的右手缩了缩,藏进他宽阔的袖子里。

    远处,人群的最中段。

    卫明阳忽然“嗯?”了一声。

    金雕大鹏走在他旁边,出声问道:“怎么了?”

    卫明阳摆摆手:“没事。”

    在那被俘修士的指引下,众人一路相当顺利的闯进了仇家寨这个分点的老巢。杨夕心中狂躁难安,一路行来像个杀神一样在前方开路。

    众人本是不愿帮她,等她出丑回头求援。却不料,这女修士年纪虽小,战力却强。手上的灵丝明明看起来更像主控的招式,却被她当作攻坚之用,无往而不利。

    仇家寨付出了死伤三十余人,投降一百多人的代价。把这个据点拱手让出。

    卫明阳作为己方最有威信的临时首领,接收了这个据点。

    放下层层防御,把外面的一众鬼修,拒之门外。

    杨夕浑身染血,在角落里发出一声冷笑。

    “带我去你们关押人质的地点。”卫明阳开口。

    出乎意料的,这个分点并没有什么羁押人质的地点。

    那个肤白貌美的小头目,挽着披帛苦笑道:"卫帝座说笑了,这秘境里活下来这么艰难,谁有心思拿口粮去养不干活的俘虏?我们有没有见死不救,那绝对是有的,毕竟我们活着也不容易。有没有捡漂亮小姑娘,那肯定也是有的,可我们也只是把她们带回来当手下,干活而已。"

    "干什么活?"卫明阳闻言道。

    美艳的女头目轻眨了下眼睛,轻道:"卫帝座你说呢?"

    在场众人,不屑冷笑者有之,义愤填膺者有之,发出会意的嘿嘿笑声的亦有之。

    卫明阳角色冷漠,对于事件本身无动于衷:"可有逼良为娼?"

    美女头目盈盈一笑:“这却没有呢,能耐大觉得委屈,我自放她们出去谋生,也就是了。”

    夜城帝君驾到,女头目恭恭敬敬让出了自己的寝殿。

    因卫明阳是个出名的洁癖,女头目还特意叫人把沐浴的池子反反复复洗刷了三遍。小意温柔地提着一条雪白浴巾,巧笑倩兮: “卫帝座可要人服侍?”

    “服侍”两个字含在舌尖,欲吐不吐,真真万种风情勾人的很。

    那知卫明阳冷冷的扫视了她一眼: “滚! ”

    美女头目脸色不变,垂了头走出去。待到看不见的地方,才咬牙切齿道: “死洁癖!”

    另一边杨夕正在跟邓远之探讨脱困的办法。因为邓远之聋,所以两人都是在彼此的手心里写字。

    “咱们来的时候,那些鬼修应该是不在的。不然断天门几个小子不可能活蹦乱跳那么久。”

    “必须要摸清那些鬼修堵门口的规律。”

    “看起来这秘境中的势力纷争也不小,走的时候要不要把这个据点里的人也带走?”

    杨夕忽然沉默了半晌,才写道:

    “远子,我想问你个事儿 。”

    “直接写,别浪费字。”

    “我的天罗绞杀阵,是谁教的?被我忘掉的那个人吗?”

    “我又不是跟你一起长大,怎会知道。这很重要?”

    杨夕点点头,神情有些压抑。在邓远之的手上写道:

    “刚才那个一群人忽然不动的场景,我应该是见过的。可是我忘了,我没能在第一时间想起来这是遇了天罗绞杀阵。”

    邓远之看了杨夕一眼,无比了解,无需多问。

    直接在杨夕手上写下:“不是你的错。”

    杨夕停顿了很久。

    “如果这太占你便宜,你就跟我直说。”

    邓远之抬头看着她。

    “有夜城帝君在,我永远不可能成为这群人中最能打的。有经世门两位师兄在,我也永远不可能成为这群人中最有经验的。我年纪太小,没人会相信我是这群人中最正确的。那么,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成为这群人中,不可或缺的?”

    邓远之想了一下,头也没抬。在杨夕手臂上写下了三个词“医修”“斥候”“厨师”

    杨夕看着那三个词又摇了摇头。

    “不是这一种,是在战斗中听我的决断,一定会更有利……”

    邓远之被她的异想天开逗乐了,拉过她的手臂写道“百科全书,僵尸兵法,昆仑玉牌。”

    杨夕盯着“昆仑玉牌”四个字,揉了揉手指头。

    进到这秘境里,各家各派的传信法宝都没了。大约仙灵宫那种直接克在胳膊上的,还得被剁了胳膊……

    传信的人就是在这时侯来的。

    “谁是杨夕?”

    杨夕从角落里站起来:“我是,找我有事吗?”

    来人瞥了他一眼,皱了皱眉:

    “那你跟我来吧,夜城帝君叫你侍候。”

    邓远之当场气彪了,噌的一下站起来,从不说脏话的老远,嘴里也爆出了粗口:“他特么以为他是谁?这又是糟践谁呢!”

    杨夕不想吵架,一把按住邓远之:“没关系,我本来就是个伺候人的。”又想了一下,“而且我和卫明阳有交易。”

    因为邓远之听不见,又在他手上写了一遍。以邓远之的骄傲依然不能理解杨夕这种自轻自贱的行为。

    冷笑一声,心里是跟卫明阳结下了梁子。

    杨夕跟着那人,一路穿过不少小道,去见“被围困时还需要人伺候的卫帝座”。

    手上摩挲着邓远之写下的“昆仑玉牌”四个字,她其实也有话跟卫明阳讲,如果夜城帝君能够不那么的刚愎自用,如果他稍稍能够听进去一点旁人的话,而不是总觉得他老子干架天下第一,脑子也就是天下第一,那么……

    恰好转过一个拐角,眼前忽然一亮,出现一个热气腾腾的汤池,氤氲的白雾有点看不清里面的光景。

    杨夕一愣:“这是?”

    这人也是跟杨夕他们一路,从火山口逃下来的。溜须的本事不错,短短几天,就混成了夜城帝君的跟班。

    垂着眉眼答道:“卫帝座在里面沐浴。”

    杨夕心说这九曲十八弯的破山洞,居然被卫明阳扒拉出个温泉?又想起这秘境是火山地貌,是了,只怕这里是热水遍地,凉水反倒是稀罕物。

    杨夕挑着眉毛,瞧了瞧那个低眉顺眼的跟班,又瞅了眼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儿。

    乐出了声来:“想不到这卫帝座竟跟程家主一个毛病,洗澡还非得女的给搓,男的还不干?”

    跟班一语不发,甩给杨夕一条浴巾。

    杨小驴子拎上浴巾就往里走。

    跟班又拦了她一把。

    杨夕:“干嘛?”

    跟班:“脱鞋!”

    杨夕呲牙冷笑:“我惯的他!鞋丢了你赔我?不,你还是别赔我,一来我没有那么大的脚丫子,二来我怕你有脚气。”浴巾往肩膀上一搭,一低头就进去了。

    拿跟班在外边气得脖子都粗了一圈。

    “卫帝座一表人才个人物,就看上这么粗俗个东西?”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天写的有点慢,大家海涵。

    顺便再发布一边书友群号码:479349108,因为是正版读者福利,所以没有发在文案或者围脖。考虑到有读者跳着看,所以多发两遍吧~

    welsper扔了1个深水鱼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09:39:24(合影留念,第一次上滚动条^-^)

    若素扔了1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6-02-14 00:10:32

    徵铮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6-02-14 01:01:33

    透明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6-02-14 09:08:57

    夕方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6-02-14 12:45:10

    冥碎上仙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23:49:25

    昆仑的嘎嘎哒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23:38:24

    一只兔子挂天上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23:28:19

    炒面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22:40:45

    有狐淇梁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22:02:45

    一览众人皆短小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21:50:34

    翠脆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20:05:07

    一朵小云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19:00:03

    虫虫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18:01:43

    穆寒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17:22:51

    冥碎上仙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14:19:52

    阿呆的袋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13:45:13

    麦芽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13:29:31

    一朵小云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13:14:48

    杳杳兮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12:58:27

    麦芽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12:51:08

    虫虫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12:36:52

    千山鸟毒舌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12:09:01

    18202602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11:22:27

    白鲤跃龙门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10:36:47

    千山鸟飞绝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10:08:07

    千山鸟飞绝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10:06:07

    千山鸟飞绝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10:04:10

    、漠_{殇}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09:57:16

    流漓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08:52:51

    pianpian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08:30:31

    如烟随歌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07:04:03

    伊比的天空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06:35:07

    15774388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05:23:11

    一览众人皆短小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02:16:13

    月娘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00:31:11

    一只兔子挂天上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00:21:24

    阿瓜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00:19:37

    一只兔子挂天上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00:17:52

    冥碎上仙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00:15:18

    包包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00:13:02

    昆仑的嘎嘎哒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00:04:26

    云破月来游无踪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2-14 00:00:31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56章 争锋》,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