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43章 蓬莱的阴谋(二)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昆仑剑冢,作为这个穷逼门派唯一的一个秘境,大小刚刚够装下一个山头。入口就在洗剑池的深潭底下,但凡顺着洗剑池的池水跳下去,就会被水流送入这个秘境。

    在仙凡融合之前的年代,凡人们常常看到白衣翩然的剑仙们,从云层中刺破天光落下来,在把手中的宝剑放入池水,随水流而漂。他们给了这种景象起了一个非常美好的意象——洗剑。

    杀伐凛冽的剑仙,在凡间斩妖除魔匡扶正义,洗净剑身上的血腥,濯尽双手的杀孽,方可安然归还九天仙境,在云端静听弦琴。

    然而事实的真相,比凡人想象的还要黑暗惨烈得多。那个凡人性命如狗,人间几多灾荒的年月里,修士的日子也没有多么好过。

    礼乐崩坏,人道沧桑。

    杀人夺宝时时都在发生,资源争夺一刻也没有停止。还有那些被修士们扛下来不去扰乱凡人生活的大劫。

    三千年闭关苦修,终结于一颗罕见的灵草。一把闪着冷光的匕首刺过来,就此埋骨荒郊。

    从初代昆仑起,至四代昆仑灭亡之前。所谓洗剑池,一直都是昆仑派的剑冢。

    所谓的“剑仙”们,是在把战友、师父、兄弟、爱人逝去后留下的唯一遗物,送入那个不会被敌人挖出来挫骨扬灰的,最后一处安全的地方。

    杨夕带着邓远之过来,就刚刚赶上了一波丧礼。

    这也是杨夕第一次见到昆仑的丧礼。

    很简单的仪式,几乎没有礼乐。参加葬礼的人都穿着昆仑弟子的常服,麻布衣衫的袖子上挽一缕黑纱,也就算是孝服了。

    可仪式再简约,沉痛也是真实的。

    焦则手持一柄雪白的灵帆,夕阳中拖出长长的斜影。须发皆白,满溢整张面孔的纹理凝着沧桑。

    在他身后,花绍棠、苏兰舟、白允浪、邢铭、高胜寒……

    葬礼的人数不过百,去恶各个都是平日里忙得不见人影的师父、太师父们。

    这是谁的葬礼?

    杨夕不禁有点心慌。

    直到潭水边,焦则侧身让开了位置,露出一个麻衣素服的沐新雨。

    纤细的姑娘平托着一把锈迹斑斑的丈二长刀,刀刃上每一点红痕都像是干涸的血色。

    锈刀甘从春。

    “甘殿主不是阵亡很久了,怎么才行葬礼?”杨夕不禁一愣,自那日蓬莱突袭之后,她都不怎么找得到沐新雨。

    还曾以为是暴打了云中子之后,得罪的昆仑半个门派的女修士,也包括了她一个。

    邓远之想了一下,看了看送葬队伍里,面色最难过的白允浪。

    “甘殿主的本命灵剑下落不清,大约是白断刃刚带回来的吧。说起来,你师父在昆仑山的好人缘,有半数是因为这个。”

    杨夕没理解:“因为什么?”

    邓远之道:“你师父对亡者剑莫名执着,各种原因流落在外的亡者剑,至少有一半是他追回来的。”

    杨夕静静的看着简短的仪式结束。

    焦则从沐新雨手中接过甘从春的亡者剑,顺着洗剑池淡红的潭水沉下。平缓的水流漫过刀刃的时候,沐新雨闭了一下眼。

    没有流泪。

    师长们依次上前,拍着沐新雨的肩膀,絮絮的跟她说着什么。一向最冷血的高胜寒,说话时停顿了几次,甚至红了红眼圈。

    焦则亲吻了沐新雨的额头,“好姑娘,去给你师父守灵吧。”又对其他人点了点头,“走吧,没你们的事了。”

    师长们陆陆续续的离去,最后只剩下焦则和沐新雨站在夕阳下的池水边。

    沐新雨呆了一呆。

    到底是没忍住,捂起了脸。

    一直被当成透明人的杨夕和邓远之,这时候才敢上前跟焦则行礼。后者点了点头,带着三个小子丫头,一起随水进入了剑冢。

    甘从春的绣刀自己插在了一处离入口很近的坡地上。挺直而苍凉,看起来像甘从春的人一样,沉默无锋。

    按照埋进来的顺序,隔着三四把就是云想游的软剑。云想游的亡者剑也是后追回来的,乌黑发亮,软趴趴的赖在石缝里,好像无所事事的晒着剑冢里的昏黄日光。

    偶尔有风吹过,还要没骨头似的翻个身。

    剑如其人,剑如其魂。

    杨夕不禁猜想自己的剑会是什么样子,自己的身后,又会不会有人为自己守一夜的灵,经常来看看自己的亡者剑。

    昆仑有那么多的人,若是杨夕不在剑冢谋事,根本不会晓得这一个多月的间隔,这巨大的门派在云想游与甘从春之间,又失去了三四位剑修。

    身后的邓远之,似有所感的说了句:“我还是成个剑吧。”

    杨夕上前拉住沐新雨的手,想要安慰她,却不是很会。只能是拉着不撒手。沐新雨扑哧一声笑出来,看着杨夕的诧异,忽然在她脸蛋儿上亲了亲:“谢谢你,杨夕。谢谢。”

    她说的温柔而低沉,跟她平时的娇俏又乖张的模样大相径庭。杨夕一直觉得自己这个闺蜜是只八哥投错了胎,漆黑漆黑的,还特别能叭叭。

    当年初见的乖巧,和战部相逢时的沉稳,不过是它头顶装饰的翎毛,或者自己**兮兮的错觉。随时都能撕开来当作另一个人看。

    沐新雨却说:“师父离开之后,我颓丧了很久。你是第一个让我笑出来的人。后来娘亲告诉了我,你的……你的老道士的故事。”沐新雨看了看杨夕的眼色,“你是真的坚强,我只是在跟这个一直善待我的世界撒娇而已……”

    杨夕完全不知道这个过程。她没有特意结交过谁,所有的朋友都是野生的。别人不说,她甚至根本不问人家的过去,所以邓远之、宁孤鸾之类孤僻难处的都能和她相得益彰。

    不过她现在有点冒火,这些日子好多人跟她提过“老道士”“老杂毛”,犬霄那死狗还说她是个杀人如麻的。

    唯有她自己完全不知道。

    而且死狱里杀的那不都是坏人么?我怎么就如麻了。

    可是依稀的记忆中,自己似乎也曾这么认为过。

    杨夕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目视着沐新雨原地坐下来,把额头轻轻贴在甘从春的锈刀上。

    平静而怀恋。

    然后才拉着老远子去给“老焦”介绍:“我的朋友,我想跟他学点东西。需要个僻静的地方,怕出事故。剑冢行么?正好我可以顺便上工。”

    邓远之看了一场丧礼之后,似乎对于抢差事的心思淡了许多。恭恭敬敬的行了礼,却没有主动求表现。兼之上一次被杨夕捅成筛子的过往,这回学聪明了,没敢当面否认杨夕的“朋友”。

    尽管他们都曾经几乎把彼此弄死。但纵观整个昆仑山,这个小丫头似乎,是特别一点的吧……

    焦则却说:“剑冢里的地方可以用。但今天不行,你今天要跟我去做些清理。”

    杨夕懵懵的看一眼山石裸漏的周遭。

    昆仑的这个小秘境与寻常探宝的有绝大不同,无草木、无妖兽,甚至想扫一下灰尘可是这里都没什么土。

    “清理?”

    却还是跟上。

    一直走出几百米远,“老焦”才慢慢的叹了一口气:

    “剑冢就只有这么大,装不下所有所有死过的剑修。亡故百年以上,且连续十年没有人来祭扫,也没有人登记关照的,就不能再占着位置了。”

    杨夕心里这才像被戳了一刀般,血肉生疼。

    相比看得见的丧礼,终有一天逝者会被人遗忘的事实,才真是让喉咙里像堵了一团棉花。干巴巴咽不下去,却又喘不上气来。

    老焦说:“通常这种情况,就意味着认识这个逝者的人,已经全都不在人世,或者不在昆仑了。”

    杨小驴子一颗玻璃心被老焦捅出了“会心一击”。

    老焦把她带到了一块很靠边背阴地,杨夕没想到要“清理”的竟然多达数百柄亡者剑。更没想到这些亡者剑包围了马烈师父的剑,几乎把那片山脊铲成了一块空地。

    杨夕和马烈迎头打了照面。

    彼此说不上尴尬不尴尬的对视了半天,杨夕幅度很微小的点了个头。

    马烈皱了皱眉。

    眉目有些沉郁的对上“老焦”道:“可惜这些人,我并不知他们的名字。他们都是和我师父一个时代的人。“

    老焦摸了摸他的头,把这大块头摸得像个笨头笨脑的孩子:“不是你的错。”他深深的出了口气,“这规矩本也不是为了让你们背人名的。”

    马烈扭过头去,直接跳过了与杨夕的对视,眼圈有一点点发红:“可是师父……师父的朋友和战友们,都已经被人忘光了。”

    老焦拍拍他:“不是你的错。”这老头子安慰人的方式着实有点特别,“相信我,你早晚也会被遗忘的。”

    而马烈这厮竟然愣了一愣,好像真的被安慰到了。把额头贴在师父的那柄阔刀上,低低说了一句:“我今晚应该就能二转了……”

    杨夕决定再也不要跟马烈点头了。

    老管事带着小管事,撅着屁股薅光了周围一大片。杨夕拖着一口袋累起来比自己还庞大的铁器们:“这些,总不是扔了吧?”

    老焦挺会使唤人,他自己的口袋比杨夕的小得多。一步一步走在前头,“哪里会,这些铸剑的材料,不少都是天材地宝。值好多钱呢……”

    杨夕屁颠屁颠跟到一个没有见过的山洞面前,才反应过来惊呆的望着老焦:“不会是,卖了吧?”

    焦则看看她,用昆仑玉牌解开了山洞的禁制。

    “不会直接卖。”

    山洞里满坑满谷的亡者剑,杨夕真的被震惊了。腰上的夜行不知是不是被太多同伴的“尸体”吓坏了,一下一下短促的震动。

    杨夕握住它,勉勉强强的安抚。

    按照这山洞的大小,外面看起来的小山岗竟然是完全空心的。

    焦则说:“不论昆仑怎样灭门,这剑冢竟然奇迹般的一直没有被破坏过。这里面装着初代到四代的亡者剑,初代的最少,那时候还不太兴本命灵剑,三代的最多,三代昆仑全派都是剑修。”

    杨夕定神去看,果然在其中看到了不少制式非常古朴的刀剑,型制不像今人的这么花哨,反而像战场拼杀的士兵使用的武器。

    焦则继续说:“隔一段时间,昆仑器居缺乏什么材料了,就会从这里调走一批去拆卸回炉。”

    杨夕刚要说些什么,焦则按住了她的肩膀,“他们很珍惜,前所未有的珍惜。”

    杨夕闭了嘴,有点明白为什么这份工作为什么那么多人不愿意干了。

    焦则很关照她的情绪,柔声的讲着道理:“这世上的资源就那么多,若是天才地宝都插在石头里当纪念,要不了几万年,修士们就只有剔骨铸剑了。”

    杨夕抿了抿唇:“每家都这样?”

    焦则的笑容和缓了一些:“大一点的,都差不多。小的门派,往往不能长久。”规则如斯残酷,你自己不循环,总有仇人灭了你帮你循环。

    在山洞里分门别类安放好了被人遗忘的亡者剑,杨夕有点没心思学习。可总也不能把老远子撩在那,那货是杨驴子此生见过的最别扭没有之一者,杨夕要敢把他撩那,他能记一辈子。

    一路走回秘境的入口处,邓远之倚着块石头坐在沐新雨的身后。

    杨夕也是懂点阵法的,一眼看出来老远子坐在了一个可以给沐新雨护法的位置。而“坚定沉着”的小沐姑娘……唔,在杨夕离开之后终于哭晕过去了。

    脸上还挂着泪珠儿。

    邓远之见杨夕回来了,便从地上站起来。走到了较远的地方,脸上冷冰冰的嫌弃:“换个地方画阵吧,这里不平坦。”

    杨夕忍不住想笑,老远子是个很温柔的人,她老早就察觉到了。尽管他并不善良,尽管他性子冷漠,可他就是奇怪的温柔,看不得别人悲伤。

    “嗯。”杨夕点点头,决定去碍马烈的眼——那块地方现在是又空旷,又平坦。

    可是在他们行至快到那片背阴处的时候,却听见一阵打斗和马烈的怒吼。

    杨、邓二人一愣,因为低估了事情的危险性,各自紧跑两步绕过山坡。

    却见马烈一身浴血的护着昏迷不醒的焦则,一眼看见两个不知死活的小白痴,血红着眼睛大吼:“跑啊!敌袭啊——!”

    天空中响起一道炸雷,杨夕听见身后的声响,“这是谁家秘境,怎的半个怪兽都没有。”

    那古怪的海蛎子口音,因为每次都紧跟着随之而来的厄运,杨夕一耳朵就分辨了出来——蓬莱。

    可是握在手上的昆仑玉牌却跟死物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杨夕去扯邓远之的手。

    从她跟焦则分手,到带着邓远之过来,其间最多一盏茶的时间。然而马烈、焦则的战况就已经惨烈至此,并且没发出任何声响。

    ——对方很强。

    杨夕不知道这小秘境今天还有没有旁的昆仑弟子来扫墓,但她知道最高战力的那些人肯定一个都不在。花绍棠他们在秘境入口离去的时候,她是亲眼看到的。

    邓远之手上的传送阵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伸出去的手摸了个空,溅上一手黏腻湿滑。

    是血,甚至不用去看。

    只来得及避过要害,左手发出一束灵丝。天罗绞杀阵——绞字诀,胎死腹中,杨夕后背遭到一记重创。

    右手刚刚反抽出的夜行掉落地上,发出“叮当——”的声响。

    于是杨夕知道,他们跑不了了。

    陷入黑暗之前,杨夕不禁在心里诅咒了一声:如果死不了,一定要让沈算师看看老远子的霉运!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没有成功,但我还是会努力的。

    今天这一章,也还算粗长吧?

    麦芽子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1-25 12:37:40

    徵铮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1-25 22:19:38

    穆寒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1-26 23:11:59

    啊呜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5 03:09:16

    昆仑的嘎嘎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5 09:42:06

    瑤非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5 11:22:00

    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5 11:50:23

    vvmi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5 18:17:31

    道不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5 18:28:34

    道不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6 18:21:39

    咖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6 20:25:37

    若素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6 23:28:25

    白目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6 23:47:43

    昆仑的嘎嘎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6 23:54:52

    一览众人皆短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6 23:58:53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43章 蓬莱的阴谋(二)》,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