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42章 蓬莱的阴谋(一)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蓬莱对于大陆的第二次突袭,与第一次相隔了三年半。这一次的袭击更迅猛、打击范围更广,也更加的名目张胆。

    或许是大陆人民习惯了战火和警戒,这一次的全面开花并未让蓬莱收获如上次一般的恐怖威慑。

    由于花绍棠的血战南海,昆仑剑派在这一次的突然袭击中首当其冲。

    合道期修士陆百川与上古神怪双双“莅临指导”。

    可是,合道期修士陆百川正面遭遇了昆仑剑修们的坚决抵抗,又被突然醒来的花绍棠给“指导”回去了。

    而天下第一封系阵法师,昆仑大长老苏兰舟,又在第二个空间裂缝开启的一瞬间,用本命阵法——流空地缚封灵阵,把方圆十里的整片空间凝固成了果冻。

    昆仑剑修们人手一块芥子石,对准了下方怪兽的脑袋摆好造型。

    苏兰舟这边把被封禁的空间划分成上百个独立的小块,一逐块解开封禁。天上的剑修按部就班的往地上丢芥子石,把怪扣在里面。

    七八只上古神怪,百来只与岛行蜃同等级别的超强怪兽。昆仑只用了区区七天就全部关进了芥子石。

    难度系数……唔,也就跟路边儿上三个大钱玩儿一次的套圈差不多吧。

    薛无间提着自己的宝剑,因为没有芥子石在手,只能悲愤的靠边儿围观:“你们昆仑,可真特么会玩儿……”

    做好了把生命贡献给抗怪事业的准备,奈何每每“烈士”无用武之地,真汉子薛兵主实在很憋屈。觉得自己在昆仑的这一个来月,都吃胖了。

    邢首座和高堂主一人一把芥子石,专逮着上古神怪套。因为高堂主常年满昆仑山的套“熊孩子”,比邢首座准不少。

    邢铭被挤兑得没有乐趣,只好落下地来玩弄薛兵主。

    养好了伤的邢首座,靠着幻术微调自己的外形,看起来一脸正气:“我们昆仑一直这样寓教于乐的。断天门是不是没玩儿过,新鲜吧?没见过吧?长不长见识?是不是突然感觉开辟了新天地?”

    薛兵主气得一个撒豆成兵,招出断天门的尸魁兄弟,又给邢铭这臭不要脸的打回天上去了。

    相比之下,仙灵宫的难度系数就要高一些了。

    “混沌这种怪长得太不正直了!怎么能有一种活物,它的头和屁股长得一样!?!?”

    仙灵的前美女宫主方沉鱼,一脸烟熏火燎的在通讯镜里对着邢铭咆哮,一点优雅美人的风度都没有了。

    “关键是,它的头吸灵力,屁股喷灵力,你能想象被喷到的感觉吗?你能想象被一个屁给喷死的恶心感么!”

    邢铭默默观赏了一下这位修仙界“最具魅力女人”难得的狼狈和口吐脏话。

    对身后一群人打手势:来看美人。

    白允浪回复:我怕那玩意!

    高胜寒:一个九尾狐快把我看升天了。

    薛无间在死狱之后,也被破格传授了一点,想了半天才磕磕绊绊的回复:只能看。不如不看。

    邢铭于是继续打手势:不化妆的。

    “呼啦”一下子,通讯镜前挤过来一百多人。

    高胜寒坐着椅子愣是没挤进去。

    然后……

    昆仑就多了一百来个怀疑人生的剑修。

    邢铭咳了一声:“好吧,仙灵宫的损失怎么样?”

    方沉鱼一抹脸:“幸好有你们提前送过来的芥子石。人员伤亡不大,百十来个弟子吧,核心弟子都没事。但是我们的灵田被那些海怪毁了,今冬的粮食怕是有些难办。”

    仙灵宫人口之巨,掏钱买粮,几乎会直接影响修真界的粮价。

    不过昔日骄傲矜持的仙灵宫,早已在经年的战火中放弃了修士的傲慢,灵米没有,就去跟凡人买普通的米。凡人的粮食总是吃不完的。

    即便凡人闹了灾荒,也能砸更多地灵石到“静默森林”去跟那一森林的草木精修去买。

    为了最终的胜利,敢跟妖魔交易,又有谁是真的学不会的呢?

    不幸中的万幸,仙灵宫仍然是修真界第一财主。

    能用钱搞定的,还不算是大事儿。

    真正出大事儿的是“诡谷”。

    这个一门傻白甜的避世门派,在本代坐师殷颂的带领下,用三年时间真正向修真界诠释了什么叫“一根筋”。

    没有算计、没有勾心斗角,诡谷一门从上到下,从镇派长老到扫地大爷,全都主张死战到底。殷颂在南海战败之后回到门派,高举大旗,继续作战,在门内不曾受到任何一个人的哪怕一丁点质疑或者刁难。

    这是邢铭在昆仑,都不曾得到的待遇。

    这两年,诡谷取代离幻天成为新的巨头之一的呼声已经很高,唯一的阻碍不过是这个门派的门人太少——区区一两万。

    凡事皆有利弊。

    诡谷赢得了世人的尊敬,却终究是得罪了蓬莱,得罪了云家,更主要是得罪了高调反叛的离幻天。三百余名离幻天高阶幻术修士围攻诡谷,一轮幻术放下来,诡谷就跟外界失去了联系。

    他们暗合占星数术的护山大阵实在太难破,离幻天最终也没能进得去那座传说中鸟语花香的神奇山谷。

    邢铭联手薛无间,亲自带了十万人前去解围。投入战力之大,堪称整场战争中单次战役之最。

    然并卵。

    那个谜之护山大阵实在是太特么的安全了,昆仑修士们也没进去……

    于是诡谷得到了昆仑邸报名嘴“千山鸟毒舌”的评论员专版。

    《论史上最坑队友的门派没有之一》

    开战之前,诡谷之于我辈凡人就只是个传说。不曾想,开战之后它对于修士都成了个传说。怪不得诡谷弟子人数那么少,实在是寻常人想入山拜师都找不到路,这么公然在修真界搞智力歧视真的好?

    “大长老不是很厉害的阵法师么?他没去看看?”

    杨夕说这话的时候,正坐在食堂里跟邓远之分享邢首座的新作品——“三百零六股麻花”(邢首座内心之纠结可见一般,估计被谜之大阵祸害得不轻。)

    邓远之这个强迫症患者,正在努力的尝试把麻花分开成一条一条的来食用。头也不抬的应道:“大长老去了嘛,邢铭看我解不开,就玉牌召唤大长老破碎虚空过去了。”

    杨夕叼着麻花,特别激动的问:“然后呢,然后呢?”

    自从目睹了凝固的上古神怪之后,杨夕对自己这位师祖的崇拜完全攀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峰。

    邓远之没精打采的白她一眼:“大长老转了一圈就回来了,并且装成从来都没有去过的样子。”

    杨夕:“……”

    诡谷那个阵法到底是有多么丧心病狂,以及师祖你真的不能男子汉一点么!

    挠挠头,“流空地缚封灵阵,不才号称是最难的阵法吗?大长老连那个都没问题,怎么会搞不定诡谷的护山大阵?”

    邓远之终于发现邢首座的麻花根本就不是可拆卸的,他是一个一个捏成了圆环,并且把它们互相套起来炸的!

    自暴自弃咔吧咔吧咬碎那些环,邓远之道:“那个阵法不是苏兰舟创的,只是他在地宫里发现,直接收作了掌心阵。到现在也还有一小部分是没解开的。真正的阵法宗师,还得看经世门。”

    然而缩头乌龟的经世门,已经基本被修真界当成一派死人了。

    杨夕敏锐的捉到一个新名词:“掌心阵?”

    邓远之把自己油乎乎的手掌心摊给杨夕看:“喏,就这种。”白皙带着点粉红的手掌心里,隐约可见非常复杂的一套暗金色纹路。

    杨夕偷偷比了下自己的,本来也还挺好看的,就是常年带伤,总觉得没人家那么养尊处优似的。忽然有点想把爪子藏起来。

    邓远之说:“阵修的力量不弱,可战斗弱点太明显,布阵太慢。几千年下来,阵修们想了很多办法,比如我给你做过的阵盘。再比如苏兰舟用的这种,在身上纹刺一些脉络,改变自己的窍穴,把布置好的阵法收摄在掌心,你可以理解成本命阵法。”

    杨夕仔仔细细的摸着邓远之的手心,忽然道:“嘿!老远子你也忒精了,你这是个传送阵!这定位的是哪儿……”

    邓远之一把抽回手,没给杨夕看清楚的机会,挑了挑眉毛:“想学?”

    杨夕两眼冒星星的看着老远子,第一次觉得眼前这个老魔头有了砍号重练的风采:“想!想!”

    邓远之眯着眼,他几次三番的在杨夕手上,或者因为杨夕的事情而吃亏。敏感的意识到这是一个捞回本的机会,下巴一抬:“叫爸爸!”

    杨夕只犹豫了一弹指的时间,果断道:“爸爸!”

    “噗——”隔壁桌吃饭的张子才和董阿喵彼此喷了一脸的汤和饭。

    杨夕惊奇的看了他们一眼,心说:虽然你们是昆仑的模范情侣,但这秀恩爱的方式也太特别了!

    邓远之那颗每次遇到杨夕都会碎成渣渣的玻璃心,终于被粘合了一点点,感觉到自己占了一点辈分上的优势。

    殊不知,忘记了老道士的杨夕,她现在心中最不值钱的称呼大概就是“爹”。

    杨小驴子捧着高高一摞阵盘,特别讨好的跟在“邓爸爸”身后。

    “难不难啊,我很笨的,能不能学会啊?”

    邓远之端着架子背着手,走在杨夕的前边儿:“看你想炼什么阵,说白了掌心阵的难处是绘制高端的阵法,而不是手摄阵法的手段。你要是有足够的天才地宝,我帮你画一个,再帮你收服都行。”

    邓远之就是这点好,因为生性清高,所以常常想不起来计较钱。这要是换了昆仑任何一个,必然要跟杨夕收费的。

    杨夕这人念好儿,就为着这么一个理由,即便老远子又冷又臭屁,心地也不怎么善良,在昆仑的人缘直逼宁孤鸾,杨夕还是愿意跟他一块儿混。

    杨夕晃晃脑袋:“我要有天才地宝,我还要什么掌心阵啊?我是想炼个聚灵阵随身用。我马上要成内门弟子啦,到时候门派有灵田灵矿发下来,要放在自己身上养。可是我的情况你知道的,灵气总是不够用,筑基都好难……”

    邓远之的关注点,却立刻就被带偏了:“什么?你要成内门弟子了?你你你,你怎么找到工作的?”

    杨夕挠挠脑门上的逆旋儿:“不是好差事,看墓地呢。可是又对神识有要求,别人都不愿意干。而且我还是见习,要学会了才能上任。”

    邓远之忽然转过身,左拳砸在右掌心。

    “我忽然想到,练习掌心阵应该在开阔而人际罕至的地方,我觉得墓地就很好。”

    杨夕:“……”

    你这明目张胆的抢差事,我虽然有点笨,可是又不傻!

    不过杨夕最后还是带邓远之去了,她觉得老远子白白教自己这么高深的技巧,自己总得回报点什么。

    老远子天赋神通“顺风耳”,又有砍号重练的加持,神识搞不好比自己还强一些。

    如果焦管事真的更看中邓远之,就当自己付学费了,再去找差事好了。而如果焦管事还是更想用自己的话,那也算回报过老远子了。

    可是杨夕不知道,邓远之不知道,甚至现在的昆仑也不知道的是

    ——蓬莱因为花绍棠的某个不为人知的小爱好,南海血战的那一个月里,使蓬莱的计划受到了惨重的打击。

    蓬莱这一次的突袭并不如大陆修士所以为的那样漫不经心,正相反,他们是在疯狂的打击报复,并且最后一搏。

    只是就像大陆对蓬莱知之甚少一样,蓬莱自持身份,连与他们一系的核心分子云家都沟通甚少,对大陆局势的了解也就同样少得可怜。

    所以才让大陆修士在第一波进攻中缓过一口气来。

    闻人无罪作为唯一叛变蓬莱,又靠着一身跪舔的本事得到信任的大陆修士,在蓬莱的核心会议上,听得汗流浃背。

    他几乎要急疯了。

    年纪老迈的祭祀,站在人群的中央,用他古怪而饶舌的口音,说着蛊惑人心的话。

    “秘境,应该成为我们的下一个突破口。”

    “神的惩罚,会天然的降临海面、冰原与这些秘境。可我们之前,只把目光集中在海面上,甚至连冰原都不曾做出正面进攻。”

    “我们只想着自己的解脱,没有好好的施行神罚,神才让我们失去了他的使者。”

    蓬莱一直把怪潮称作神的惩罚。

    而怪潮爆发的最初表现,并非海怪登陆——南海怪潮愈发汹涌,是由于蓬莱的人为驱赶。

    天下大劫的最初,除了南海和雪山两大怪区之外,遭灾最重的其实是修真界各大秘境。

    修真界至少有一半的门派,是依着秘境的所在开创的山门。

    秘境等同于巨大的财富与资源。

    与真正的世界不想联系,自成一体的环境,使得里面常常拥有外界难以寻到的灵植、矿脉、天材地宝,以及……怪兽。

    天下没有无怪兽的秘境。

    普通的怪兽一直是修士猎取铸宝材料的资源,昆仑君子剑最初就是在“逐日山秘境”,带出了怪兽数量的突然攀升,珍惜凶怪现世的消息。

    后续的灾难升级,导致了拥有秘境的门派再无法从中采摘天材地宝,反而要时时刻刻担心着成为怪兽的甜美夜宵。

    这些门派中胆小怕事,战力微末的,早已经携家带口的搬离原址,投奔昆仑、仙灵等大派寻求庇护。

    当时的大陆修真界,对待这类秘境的主要手段是——封。

    强力阵法封住,再派驻部分修士镇守,修真界年轻弟子们的历练机会就这样被取消了。

    这个手段至今并未调整过。

    闻人无罪越想越觉得如坐针毡,如果蓬莱真的把秘境作为突破口,撕开大陆的防线几乎像捅破一层窗纸那样容易。

    “我反对!”

    “背叛者闻人”作为一个资深的跪舔人士,他几乎是从不在众人面前提出否定性发言的人。然而此刻,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必须要铤而走险了。

    果然,蓬莱族长眉眼深沉的转过头来,看了看这个素来“沉默肯干”的青年:“理由?”

    闻人无罪定了定神,尽量做出一副与平常没什么不同的样子,摆出一脸“我正在努力求表现”的神情:

    “我们的目标,是杀掉更多地内陆修士,就算驱赶怪潮,也应该向着修士足够多的地方驱赶。可是据我所知,那些秘境里面早已没什么修士进去探险了。而且各个被阵法封禁,外面又有重兵把守。这很不划算。”

    一个美艳丰腴的女首领站起来:“你胡说,内陆修士对秘境并没有重兵把守。不过是小猫两三只罢了。”

    闻人无罪被戳破谎言也不慌张,阴阴一笑:“嘉娜首领,我来自那片背弃神的罪恶土地,我自认比你更了解那片土地的局势。”

    他一转头,表忠心似的对着蓬莱族长说:

    “尊敬的族长,请原谅我的激动。我以为,明明是花绍棠那条无耻又阴险的老毒蛇,夺走了神的使者。我们的当务之急应该是,杀死那条蛇,把神的使者夺回来。

    “最不济也应该是尽量多的杀死昆仑修士,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这时候去攻打秘境,只会昆仑那帮只会挥舞棍子的王八蛋,以为我们怕了他们!”

    美女首领立刻叫起来:“谁会怕他们?有了神的承诺,我们连死都不怕!怎么会怕邪恶!花绍棠如果再来,我就和他同归于尽!”

    “嘉娜!”蓬莱族长忽然出声,一双不太容易看透的双眼,黑黢黢的盯着那位只遮了三点的兽皮美女,神色很冷淡:“我们的族人,至少有几十个,曾经发出与你相同的誓言。可是他们除了被抬回来的尸骨,并没有能给花绍棠造成真正的伤害。他们每一个,都不比你差什么。”

    嘉娜忽然红了眼圈:“族长!”

    “我们没有人是花绍棠的对手,这我们要承认。”族长的话语掷地有声,不少蓬莱都憋回了自己的豪言壮语。他淡淡笑了一下:“所幸,我们也并不需要以他为对手。”

    闻人无罪听了这话心底就是一沉。

    花掌门是真牛掰,一个人抗蓬莱全族,且打且跑,看起来还是个没敢施全力的架势。掀起的海浪差点把睡梦中的闻人无罪淹死。

    可是花绍棠毕竟只有一个。

    要想让他起到足够大的作用,得要蓬莱追着他打才行。指望他追着蓬莱揍,那只有个疲于奔命的下场。

    而如果蓬莱铁了心躲着的,就把他丢在一边儿玩儿,那这个内陆修真界最强战力,其战争价值就无限趋近于零了。

    蓬莱族长把所有的表情尽收眼底,意味深长的笑笑:“不要吵。从秘境打去内陆,并不聪明。但死磕花绍棠,也不是什么好主意。”

    他低沉的声音有一点真诚的愉悦,仿佛刚刚解决了什么大问题:“闻人的话,刚刚给了我一点灵感。关于秘境,我有了一个更好的主意。”

    他抬起漆黑的双眸,笑意漾出来:“神的使者,也许很快就会回到我们身边。”

    当天夜里,闻人无罪在自己的卧室里疯狂的转圈。

    信息的不对等,令他无法分析出自己是不是真的犯了什么蠢,哪句话提点蓬莱族长。那老货也是个喜怒难测的家伙,说话轻易不能当真。

    而更让他抓狂的是,原本很保守的蓬莱似乎因为“神使被夺”正在一点点变得激进。

    闻人无罪气得抓起桌子上写着“花绍棠”的小人,抓起一把签子,对着周身大穴一顿狠戳。

    花掌门你说你来一趟南海,不多杀几个蓬莱合道,或者好好侦察信息,你特么抢个蛋干什么?

    同一时间,昆仑山脚洗剑池。

    杨夕指着脚下淡红色的池水,有点神秘的对邓远之道:“就是这里了!”

    邓远之看着脚下水,十分疑惑:“你逗我?说好的剑冢呢,从没听说昆仑是水葬的。”

    杨夕摇头一笑,对自己这份人人都不待见的差事,还是有点得意洋洋的:“我跟你说,洗剑池下就是昆仑剑冢,咱们昆仑唯一一个秘境喔。”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粗长,且今天还有一更。

    如果你萌保证不嘲笑我,我会努力三更一个月的……

    我真的有认真的三更,可是有的时候就是写不粗来T_T

    麦芽子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6-01-23 12:58:07

    唯不忘相思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6-01-23 10:23:34

    一览众人皆短小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4 20:48:16

    恰似柳摇花初妍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4 20:10:46

    唯不忘相思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4 19:52:08

    穆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4 19:15:26

    千山鸟飞绝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4 17:25:04

    冥碎上仙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4 17:17:09

    游天历地踏青波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4 17:15:21

    冥碎上仙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4 17:09:37

    夕方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4 16:41:42

    ling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4 15:50:46

    徵铮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4 10:28:43

    嘎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4 10:23:40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4 07:30:36

    恰似柳摇花初妍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3 20:44:15

    恰似柳摇花初妍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3 20:24:40

    千山鸟飞绝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3 14:32:49

    唯不忘相思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3 10:24:56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3 09:00:00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3 08:51:21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3 08:10:09

    海棠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3 08:08:55

    冥碎上仙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23 02:27:47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42章 蓬莱的阴谋(一)》,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