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36章 历史的拐点(四)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百里欢歌手上拿着一本印刷版的《吊死是怎样炼成的》,指着目录中红圈标注的一截,淡淡道:

    “这里,主角在监狱里受尽酷刑,孤独痛苦。可是对不起良心,做不到叛变,后因为发现敌人掌握的地下党名单,而假意投降,暗中传递消息。在原书中是没有的。”

    邢铭三根手指在桌面上敲击,过了一下脑:“原书的主角叫什么?”

    百里欢歌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一笑:“反正不叫张二狗。”

    邢铭点了点头,“既然张二狗这个名字是原创的,那我们就可以排除废秀是因为崇拜这个人物,而给自己取了别称的巧合。他平日里干点什么坏事儿,总要拿这个名字顶缸,那我们可以设想,他就是用这个名字来提醒我们,书里的某些要点,是他自己的经历。”邢铭的手指也伸过去,从叛变传递消息那几行目录上划过,“所以景中秀现在,也已经假意叛变……”

    百里欢歌抚掌一笑:“不谋而合。不过……废秀?”

    邢铭脑筋都放在正事上,闻言眉头都不动一下:“难道他不废?”

    “不不不,我并不是在反驳。”百里欢歌又被戳中了笑点,“我只是觉得,这概括精准得令人称奇。作为我们那个世界穿过来的人,出生就握着家世、灵根,占尽两个世界的资源。二十多年就混成如今这个德行,他的确是个废秀。”

    邢铭眯了眯眼,高胜寒已经开始咬牙。这种来自另一个位面的全方位优越感,真他娘有点欠抽。

    邢铭松了松领口,左手挽起右手的袖子:“百里阁主,似乎很瞧不起我们这个世界的人。”

    百里欢歌笑着摇摇头,“并不,我只是很瞧不上这个世界的,所谓的智者。”

    邢铭与高胜寒对视了一眼,这两位都算是公认的以智争锋的人才。其中又以邢铭尤甚,百里阁主不会不知道。

    面对赤.裸裸的打脸,邢铭镇定一笑:“愿闻其详。”

    百里欢歌直接站起来,隔着桌子伸出手,拍了拍邢铭的肩膀:“我知道你跟景中秀套词儿了无数次,他不肯告诉你。你这是激我呢……不过我就欣赏邢首座这个心脏的品性,像我们那个世界的人”

    邢铭抬着眼睛看他,面不改色,一脸的正气。

    百里欢歌嘿然一笑:“并且我也不认为,那些东西透露给你们,真能影响这个世界的安定。按我们那个世界的套路,我这么个稀有生物,来都来了,什么都不撂给你,估计我连昆仑山都出不去。”

    邢铭露出一个若有似无的含蓄笑容,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高胜寒掀唇,一声轻轻的冷笑:“我没记错吧,百里阁主刚才还说反感我师兄。”

    “反感,是因为你们干得事情,稀罕是因为邢首座的脾性让我觉得终于又见着人了。”百里欢歌大约是说嗨了,一屁股直接坐在谈判桌上,掏了一根卷烟出来,叼在嘴上,“啪”的一声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

    然后缓缓的吐出一个烟圈。

    邢铭不由得多看了那根白纸包裹的细长卷烟一眼,还有那个明显没有任何灵力的点火装置。

    百里欢歌一条腿横在桌面上,膝盖对着邢、高二人,掸了掸烟灰。本就略显淡漠的眼睛,在烟雾中呈现出一种抽离现世的姿态:

    “你们的世界很原始。我刚来到这里时,几乎是震惊的。个人武力的至高无上,使得智的作用被压缩到了最低,发展缓慢,传承断档。我们的世界,最远的记载不超过一万年,可是这里的运用,甩出你们几个大行王朝。”他右手两指夹着烟,拇指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

    “而你们,上百万年的世界,几十万年的记载,社会关系几乎没有变化过。从宗教运动结束,到帝国主义倒台,折腾了十几万年。云家这个帝国主义被.干成了现在的君宪制,也有万把年了,可是人口买卖依然公开而合法。

    “人们的生存环境也几乎没有改变,我们那野生动物都需要保护了,你们这儿还被海怪撵得满头包。”

    邢铭正襟危坐,十指交叉,十分谨慎的对待这场来之不易的交流。

    听到此处,眯眼想了片刻,开口道:“我听废秀说过,你们的世界,是没有修士的?”

    百里欢歌一笑,掸了掸烟灰:“你在跟我说,海怪比我们的野生动物厉害?”

    虽然景中秀很多东西不肯说,可是邢铭几十年如一日的套辞儿,得到的内容并不少。那个世界没有修士,没有海怪,没有修炼。虽然也有局部的战争,但那都是人与人关于资源的内部争斗,死亡人口比不上一次,上古神怪空降昆仑山。

    听起来,比这个世界安全的多。

    “那你听说的,一定是我们的现在。”

    百里欢歌直接把烟卷拈熄在桌面上,他烟瘾不小,一口下去就是半根。又抽了一根出来,瞄见邢铭盯着自己的手指,他顿了一顿,慢吞吞的把它递出去:“来一根?”

    邢铭一点头,欣然应邀,叼在嘴上。

    手指一搓,搓出一丛火苗儿点上,轻轻吸了两口,自动把拿烟的手指调整成了食指和中指。然后抽烟的动作,就变得像个老烟枪一样自如。

    百里欢歌打了个响舌,这位邢首座的脾性,放在他们老家也是招待见的。

    不过他总觉得邢首座徒手点烟的动作,是在向自己一届凡人,展示他身为修士的优越感。

    有点不爽……

    一转脸,就看见高胜寒面无表情的,伸出一只雪白手掌。

    这位就比较不招待见了。

    “嘿,瘸子就算了吧,这玩意儿伤身。”

    高胜寒阴沉沉的开口:“你个凡人都没死,我还不至于一口吸死了。而且我们也有自己的烟草。”

    你们那也能叫烟?也就得叫草吧……

    百里欢歌抛过去一支,自己也点上,在立刻乌烟瘴气起来的会客室里,继续两个世界的思维碰撞:

    “我们那个世界的人,比这里的人脆弱得多。个人武力,随便一只疯狗都能咬出恶性伤害事件来。就在一两千年以前,山中跑下来一只老虎,都能成为地方的一害,阻碍人们的交流。

    “可是我们会想办法,群居,聚居,用钢铁的城市保护自己,用巨大的数量威慑动物,用通行的管道改变温度,用人工的移植增产食物。

    “虽然我们喊着保护野生动物,但那是在人类处于绝对强势的支配地位之下。如果有任何一种生物强大到威胁人类社会的稳定与安全,比如病毒,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灭绝它们的种族,掐断它们生存的一切可能。”

    百里欢歌夹着烟,一只手臂撑在桌子上:“邢首座你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是凡人多,还是修士多?”

    邢铭吸烟吸得比较浅,烟灰也是随手弹在地上,挑起他深黑的眼线,看着百里欢歌:“当然是凡人。”

    有灵根和没有灵根的比例,能达到一比一百。这个世界冷酷的随机法则。

    “那这个世界占绝大多数的凡人在干什么呢?自怨自艾没个好命,努力造人生出个能修仙的孩子,还是每时每刻都对着武力强大能长生的修士,一边敬畏一边跪舔?”

    “再说你们的修士,占据这个世界主导位置的修士,漫长几百上千年的寿命,你们又在干什么?”

    邢铭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了:“修炼自身的实力……”去寻求一个遥不可及的飞升。

    百里欢歌耸肩一笑:“所以你们的世界,几十万年不见发展,也就是很自然的现象了吧。尽管这在我看来,无比的愚蠢。”

    邢铭眯着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目光穿过会客室发黄的窗纸,隐约的望向远处的山巅。

    他很诚实的在迷惑:“我很想改变这个世界,也愿意放弃飞升。但是我想不到办法……”他顿了一顿,回视百里欢歌的目光,诚恳非常:“您愿意帮助我吗?”

    今天的对话之前,邢铭还曾考虑过,多少筹码砸得动这个狂得发癫的男人的原则,多大诱惑撬得松天下第一富贵的多宝阁主的立场。

    而现在,他几乎可以确定,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对什么都不会感兴趣。除非他自己愿意。

    可是百里欢歌却摇了摇头,透过烟雾的神情有点发虚。

    刚刚跟邢铭对话时产生的一点,因为直击世界本源,而觉得棋逢对手的共鸣,瞬间又冷下去了。

    人的思维,总是难以超越所处的环境。一点点突破已是难得,就像你不能要求一个汉朝人,去读懂三民主义。

    “你还是没懂我的意思。一个人,不可能同时成为政治家、科学家、银行家、以及特种兵战士。

    “王朝时代,习惯于对名士、名将礼贤下士,或许会成为一个优秀古代政客,一统天下。”

    “可是你永远也得不到飞速发展的社会环境,只有更公平的社会关系,社会大分工,利益的驱动,才能让整个世界快马加鞭的奔向更合适,更先进,更高效。”

    邢铭微微皱了眉,“可是我又没有能力,为所有的凡人提供一个伪灵根?”承诺给百里欢歌一个,对于昆仑来说都是莫大的赌注。

    百里欢歌笑笑,“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不太看好这个世界上的修士成为智者。因为你们始终认为,成为一个修士,是一种高于凡人。可是你看我,我跟景中秀不同,我是身体直接穿过来的,没有灵根,甚至比你们这里的凡人还要更脆弱。

    “我当时连衣服都没有一件,什么都不懂,被人当成奴隶捉去了。

    “可是你看我现在,我活了三千年,建立了多宝阁,建立了艳阳城,我还有其他要做的事情会继续做……你们有多少修士,比我做到的更多呢?”

    高胜寒也被震得不轻,放弃了一向的高冷范儿,主动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活了这么久?凡人的寿命怎么可能无限?”

    百里欢歌哈哈大笑起来,如果说其他事情,只是他的个人情怀,那么这件事绝对是他最得意的。

    “寿命有限,金钱无限。站在我原来整个世界的肩膀上,我是你们这个世界上最会赚钱的人!多少增加寿元的灵药买不到?只要了解战争的规律,修士跟海怪开战之时,我就已经屯够了足够我再用一千年的丹药!”

    先不说什么狗屁.眼光,和赤身**穿过来就敢想拿钱砸命的气魄。单是这句“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会赚钱的人”,就让邢首座和高堂主更想把这个人扣在昆仑了……

    邢铭想了半晌,真的只有服气。

    可他觉得百里欢歌又是个不可复制,不可培养的稀有生物。这个世界的凡人做不到……

    看不上修士的或许有,想干翻修士的也很多。但是这种眼中全没有仙凡之分,一届凡人把爪子伸到修仙界捞钱、捞命、捞人才的思维层面,并不是这个世界能批量生出来的。

    更别说那种目空一切,抽离而新颖……用他的话说叫先进的,社会观念。

    或许,只有当年那第一个屠神的魔,能有这番气魄?

    或许,那个敢让仙凡融合的天羽皇朝第一任皇帝,敢和他比肩?

    邢铭决定问他一个问题,自己窝在心里头,一直无法想通的问题。

    “你对四代昆仑把神从这个世界除名的事情,怎么看?”

    初代昆仑杀死了修士对于神这种至高无上的敬畏。

    可四代昆仑把神除名后,没人再记得那段热血飞扬的反神历程。仙凡融合之后,对于武力的敬畏又一次统治了世界,只不过这一次,是凡人对修士。

    这大约就是百里欢歌与其他凡人的不同?

    包括对着修士能够一刀一个小朋友的楚久在内,在被仇恨逼得孤注一掷之前,也绝对没有想过去改变整个修士与凡人的地位划分。甚至那货有点一根筋,到现在也没有想过。

    可是,我毕竟是个修士啊……

    自从虚境里出来,邢铭已经为了这个问题,烦恼了几百年。

    反思自己的出身,他也发现自己似乎很有可能,是唯一在烦恼这个问题的人。他曾经是个凡人,认识的所有人都是凡人。

    中间掉线了一千年。

    再睁眼开机,通讯录上所有重点关注名单又几乎都是修士了。难道,他应该亲手掀起这二者的内战?

    许久等不到回应,邢铭抬起头来,看见对面的百里欢歌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什么四代昆仑把神除名?”

    邢铭也愣了,想了一想,觉得可能还是文化差异:“就是,你刚才说的,宗教运动和打倒帝国主义什么的。说起来……什么是主义?”

    百里欢歌依然有点迟疑,琢磨来,琢磨去,忽然露出一个震惊到懵逼的神情:“什么?你们这个世界的神是活的?”

    高胜寒被他这个大嗓门震得耳朵嗡嗡响,比他还懵逼的回答:“死的啊,撸死好多次了。”

    百里欢歌咣当一声从桌子上掉下来,露出一个三千年来的世界观被彻底打翻的神情:“卧槽,这不是东方古典仙侠吗?这一点都不马、列!”

    邢铭和高胜寒对视了许久,许久,许久。

    终于有点了解了,如果百里欢歌主要在凡人和低阶修士中混的话……

    邢铭的五官微妙的扭曲了一下:“我是不是可以猜测,你们的世界,宗教里的神,是不会降世的?”

    百里欢歌没有回答,一反之前的猖狂,仰面坐在椅子上。很久之后忽然一脚踹翻了面前的谈判桌,出声道:“我这回是真的别想出昆仑山了是吧?”

    邢首座脸上的表情更加微妙了,百里阁主可真是一个尊重特权和秘密的有觉悟的人。邢铭微微一笑:“很高兴您有这样的觉悟,在确定您不会泄露之前,与我同进同出如何?”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36章 历史的拐点(四)》,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