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32章 晴天霹雳(四)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花绍棠这个级别的大能,从昆仑到蓬莱,也就是一步的事情。

    从蓬莱回昆仑,也不会比一步更长。

    可这一步,花绍棠却迈了半个月都没迈回来。

    玉牌灵力屏蔽。

    通讯镜联系不上。

    连独有的掌门魂印都失了所踪。

    唯有一盏明明灭灭的魂灯,能证明他至少没事。

    “大长老,大长老,掌门可摊上大事儿了!”战部的楞头青冲进来就是一声大吼。

    苏兰舟守着镇魂灯,心中一紧。

    仰起头,看着飘摇不定的灯火,尽量克制的道:“说具体。”

    愣头青道:“掌门和蓬莱合道期修士在外海干起来了,南海海啸掀起来三十多丈高!”

    苏兰舟眉毛胡子同时立起来了:“啥?”

    愣头青喜滋滋的:“咱掌门真是,干就一个字儿。据说蓬莱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没有全部回援,但也回去了有二三十个合道。咱掌门一个人儿揍得他们满天满地的乱窜,外海都快打成一锅汤了!”

    苏兰舟一鞋底子抽过去,照脸连乎十八下:“你个蠢货!吓死我了!回去让邢铭教教你怎么说人话!”

    其实苏兰舟冤枉那报信的小弟子了。

    花掌门这次是真的摊上大事儿了,三十多丈高的海啸席卷了整个南海,淹死凡人修士以万计。

    经历过夔牛袭山的少数昆仑弟子,这时才发现掌门人当初那一剑震死几百人的威力,真的是很收敛。

    到了别人的地盘上,几百年没敢正经显过身手的老妖,可终于是撒开欢儿了。

    也不知道外海被折腾成了什么样子,就知道无数水中生活的海怪游鱼,成批成批的从水下翻着白儿冒上来。

    海面的鱼尸一条摞一条,飘了有差不多半尺厚。

    近海经验丰富的老渔民,舀出海水来一尝:“海变热了。”

    热得不多,至少普通人是完全感觉不到的。

    可是海有多么大?能让所有海水都升温?那离得近的,该是多么大的灾难?

    灾难,很快蔓延到了内陆。

    火山爆发,不是一座,而是连续十几座。

    蓬莱海底的海岭受到冲击,引起相连的大陆山脉发生异动。连沉寂多年的死火山,也突然爆发起来,殃及生灵无数。

    喷溅的火山灰,密布天空。从最高的空中俯望,拥有远观能力的修士可见十几片厚重不散的灰云。

    “不能这样打啊,这世界禁不住修士的折腾……”邢铭坐镇战部替“玩儿飞了”的师父背锅,连收上百封各大势力的信函。

    核心内容几个字:把你家那条蛇拎回来,他特么比怪还祸害呢!

    具体用词:或洋洋洒洒,或暴跳如雷,带脏字不带脏字儿的,诅咒昆仑剑修上数十八代祖宗中的全部女性,并且诅咒他们以后再也没有与女性亲密接触的机会——活该你们一家子光棍!

    可是合道期的战力就是有这么逆天的。

    花绍棠作为昆仑屠神的储备战力,修仙界第一大妖,第一剑修,四大派中山大王的掌门人,更是逆天*N。

    他铁了心要开战,那还是真的无人能拦。

    力量稍弱一点去了就是个死。

    大陆修真界有数的能跑会颠儿的大能——离幻天那个三年前睡死了,仙灵宫一个叛了一个找不着,昆仑苏兰舟不敢离昆仑太远生怕蓬莱惹急了再给昆仑来个点杀。

    经世门打定了主意装死。

    魔天坑两个,静默森林一个,都是避世不出的存在。

    合道以下,再无人能在花绍棠战力全开之时,撑住一回合不死。

    无奈之下,邢首座和高堂主,不日发表了公开的联合声明:

    代表个人,对近期修仙界发生的一系列灾难,深表遗憾。(此处应有默哀)

    代表昆仑,对掌门花绍棠一系列丧心病狂的娱乐方式,表示强烈谴责。(此处应有挥拳)

    修仙界各派势力:昆仑的,你们还能要点脸么?

    花绍棠在蓬莱外海开心玩耍的期间,邢首座也没闲着。

    他在昆仑战部的组织结构进行了一次大清洗。

    之前杨夕在比斗台上,从练气期刷到金丹期的事件闹得太大,在《昆仑邸报》连续屠版多日。邢铭一回来就听说了事情的始末。

    紧接着,他撸了严诺一。

    出乎了昆仑所有围观群众的意料,事件中心的马烈马次席,只是被送到刑堂挨了顿胖揍,从带新人的职务撵回了带队出战的职务。

    干了三年的战部第一次次席严诺一,几乎称得上战部的副首座、书记官,直接被撸掉了次席职务,一撸到底,连有话语权的三席都没保住。降为了与董阿喵同级的四席。毕竟四席只要求战力,不付与权力。严诺一手底下的战力,还是相当过硬的。

    邢首座在战部人事上,一向奉行是你行你试试,你不行腾地方的残酷主义。对此事只给了三个字的解释:“不合适。”

    而原本的刺杀班次席张子才被提升顶替了严诺一,成为了邢首座的职业跟班。原本的医修班次席游陆,被调过来督训新丁。

    张子才的能力,威望,甚至人缘都是有目共睹的。在最初战部剑修都不看好凡人剑侠的刺杀方案时,他是除邢首座之外唯一独具慧眼的坚定支持者,并且提出了创造性的联合方案。至于邢首座,下面人的提议他从来都是:试试看,行就干。典型的放养流领导策略。

    之所以之前提拔的不是张子才,一来他资历不如严诺一悠久,二来则是刺杀班工种特殊。移动了张子才,怕就要崩盘。

    另外一位被提拔的医修班游陆,也属于应该死呆在医疗班的技术性人才。可是没办法,缺人,这个万事不上心的医修,因其个性的疏懒,反而成了众望所归的公正人选。

    如此一来,战部次席空余了两位。

    刺杀班,医疗班,两个重要而特殊的部门缺了次席。邢首座再对无色峰下所有修士,公开发了一个“诚征英才”:

    不限境界,不限资历,不限道统,不限是不是昆仑。能带队刺杀就来,能带五十个医修在战场上吊住一千人性命就来。

    公示一出来。

    杨小驴子先喜大普奔了。

    刺杀,我能行啊。不限境界,我有戏啊!

    高高兴兴的冲进了战部去应聘,一头撞在了邢首座的手心里。

    邢首座笑得可温柔了:“昆仑赌坊,是被你赢破产了的?”

    杨夕保持着喜大普奔冲进来的动作,眨了眨眼睛。二话没说,掉头以更快的速度往外跑。

    她不是怕了邢铭,她是怕邢铭让她赔钱!

    奶奶个腿儿的,头可断,血可流,要钱绝对不能有!

    可邢铭这厮不要脸,缩地成寸,两步迈过去亲自抓人。给小姑娘夹在胳膊底下,一手揪住草叶子防止逃跑:“你赢钱的时候不是挺能耐的?跑什么?”

    杨夕木着脸:“我想起来还是比较喜欢刑堂,决定再等等看。”

    邢铭一挑眉,嘴巴张了闭,闭了张。实在忍不住被带歪了楼,颇有点不乐意道:

    “刑堂哪儿好?小四儿跟个土皇帝似的,你这丫头是欠骂,还是欠板子?”

    杨夕这回就有点较真了,小脖子一颈:“起码刑堂从来不欺负女修士。你这战部,所有男人都像让女人甩过似的!怨夫集中营。”

    跟沐新雨处久了,杨夕的说话风格,也开始向一个奇怪的方向跑偏起来。

    杨夕真不是故意的。

    但是邢首座被“让女人甩过”五个字,一刀戳中了胸口。

    首座心里苦哇。

    但是男子汉大丈夫,这战部首座的架子得端呐。

    打肿脸冒充一个心大的胖子,邢首座咬着后槽牙,公报私仇用力薅一把杨夕的叶子:“杨夕,战部一直是物竞天择。如果自己弱,被欺负也是活该。能熬就忍着,能干就试试,不行就滚蛋。战部首座不是保姆,没那个义务天天爱抚受不了竞争的小兔子。”

    杨夕一边和邢铭抢夺头上的叶子,一边瞪眼睛:“女修士不比男修士弱。虽然女修士臭美了点,怕死了点,矫情了点,可是……”她终于把叶子从邢铭的魔爪下拽出来了,“可不还有我这样的吗?”

    邢铭似笑非笑的瞧着她:“是你说战部欺负女修士的。”脸上五官进行了一番微妙的位移,“我的理解,欺负这个词是弱者博同情的专属。难道不对?”

    这是逻辑上的绑架。

    承认女修是弱者,才能谈欺负。如果不承认,那根本就没有了欺负的基础,于是战部的问题只变成了一种内部派系的正常倾轧。就没有资格跟首座叫嚷公平。

    杨夕盯着那个欠揍的笑容,头顶上呼呼冒火。

    “战部剑修四千多,加起来不到一百个女修。这种现象完全不是因为个人的强弱,而是邢师叔常年纵容,导致的人数悬殊。这些女修也是考进来的,难道录取她们的考官是被土豆泥糊了眼睛么?”

    邢铭放开她,让这个小个子丫头两脚落在地面上。然后仗着身高,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声音沉了一点:

    “小姑娘,这就是你的弱。战场上对敌,难道你的对手还会给你数清了同等的人数,摆明车马一对一么?这是不是太甜了点。”

    邢铭长臂一伸,指了指战部操场上,旁人看不见,杨夕却看得清清楚楚的几十个七零八碎的鬼:

    “告诉你一声,好叫你服气。

    “我到昆仑之前,整个昆仑山上就没有鬼修。除了你师父,其他同门躲我活像在躲瘟疫。我花了六百年时间让昆仑变成了修真界鬼修最多的门派,没有跟同门冲突过,也没有跟掌门要求过公平。”

    如果换了旁的什么人,或许会反驳:那战部又不是战场,同门难道是敌人?

    又或许会说,你可是掌门带回来的,背靠大树没准别人顾忌呢?

    可杨夕不是旁人,杨小驴子对于“弱势者想赢就得比别人付出更多心血”这种霸王条款,还真吃得下。

    杨夕小时候那个倔头倔脑的模样又冒出来了:“我也能行。”

    邢铭一挑眉,全不放在心上的样子:“我还是那句话:你行,你试试。”

    杨夕低头琢磨半天,头顶上那根叶子正对着邢铭的眼睛。邢铭不禁多看了两眼,手略痒,背在身后搓了好几下。

    其他人是怎么忍住没把这根草给揪下来的呢……

    杨夕并未意识到自己头上的“呆毛”有危险,稳稳的问了一声:“你会让我当刺杀班的次席么?”

    邢铭摇头,笑道:“你不行,差得远。刺杀,或许可以。次席?你还不如严诺一会带人。”

    杨夕又想了想:“我答应给昆仑带回一千个人,我做到了。”

    邢铭伸出一根手指头,到底没忍住点点杨夕的叶子:“是,这是你的能耐,我很欣赏。死狱那帮孙子一般人也真镇不住。但是,战部不是死狱的囚犯,我需要的是一个空降次席,立刻就能展开行动并且不引起矛盾的帮手。”

    杨夕点点头,她做不到。

    她是有自知之明的,大多数时候她就是个行走的刺儿头,恰恰是走到哪儿,就跟人干到哪儿的款。

    得到答案,杨夕转身就走。干脆利落,没有半点迟疑或不忿。

    反而让邢铭愣了一下,他以为这个倔姑娘,起码要再跟他理论半天,至少要垂死挣扎一会儿的。

    邢铭一笑,有点意思,很不一样。

    待杨夕走到门口,忽然又回过头来,挺认真地问了一句:“邢师叔,抛开所有的规矩道理,你自己,是不是也认为女修士比男修士弱?”

    邢铭一点马虎没打,干干脆脆应了一个:“是。”

    “为什么?”杨夕已经有点摸到邢铭的思维方式了,事实说话,用结论倒过来推判断,“因为昆仑从未有过一个女掌门?”

    邢铭不知想起了什么,微微眯了眼,目光显得有点寒凉:“感情用事,斤斤计较,自我过度。大多数女修,软弱的并不是实力,而是性格。”

    杨夕心道:我就知道你跟马烈那种东西是一伙儿的。

    又仔细琢磨了一下,因为邢铭的三个词组用的有点深,她虽然明白,却不很能确定自己有没有这些弱点。

    不过就算有,我也是最强的,嗯,没错!

    于是特别心宽的抬腿儿出门了。

    邢铭却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杨夕,景中秀有没有跟你提过一本书,叫《**丝是怎样炼成的》 ?”

    邢铭这已是有点病急乱投医了。

    抓着苏不笑,用通讯镜联络方沉鱼、殷颂,已经研究了好些日子。可是几个各有所长的,出了名的“聪明人”,半点头绪也没研究出来。修为最弱的苏不笑,不眠不休的已经快要抗不住,据说心魔里都是“天书”了。

    所以邢铭本着万一踩到狗屎的侥幸,决定问问每一个跟景中秀关系亲密的人。

    “没有。”

    邢铭只有一点点失望,毕竟,对这么撞狗屎的事儿也没有很多期待。

    “可这不是一本书么?”杨夕皱了皱眉毛:“书为什么不把它印出来呢?”

    看邢铭没什么反应,杨夕觉得自己可能问了很白痴的问题,于是也没当回事,摇头晃脑的走了。

    事实上,邢铭不是没反应,他是反应过度了。

    杨夕走出去都有了一炷香的时间,邢铭才从头脑爆炸力反应过来:“这么简单……”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发誓我会加更,不然我围脖直播“汪汪汪”

    但这部分剧情复杂,背景信息量略大,在视角选取的时候,改了三遍。最终定了现在的。觉得应该是合适的。

    上帝保佑我未来一个月都不要再这么卡文……

    麦芽子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1-13 14:59:40

    云纹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1-13 17:25:10

    恰似柳摇花初妍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1-13 23:25:09

    师苏苏党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1-13 08:18:52

    pianpia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04:19:57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07:42:29

    师苏苏党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08:14:15

    庞贝虫虫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11:39:30

    嘎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15:50:11

    杳杳兮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16:12:10

    月娘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16:23:08

    月娘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16:57:17

    徵铮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17:30:14

    然后爱情随遇而安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19:01:21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20:06:47

    有狐淇梁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22:46:13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32章 晴天霹雳(四)》,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