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27章 生存之道(三)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高胜寒那边还在说着:“每一个核心弟子诞生,我总是要劝上一劝。炼心路若想走过,总是逼得人在不进阶的情况下,不停的同修多道。战力一再翻倍,性命却愈来愈堪忧。走完那条路的历代昆仑掌门,都是自个儿把自个儿作死的万人莫敌。”高胜寒看着杨夕,语调里并没有什么煽动性,“英雄还是傻,你自己思量。”

    高堂主说完,就静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看杨夕在那狂笑。

    高胜寒冷心冷性,是个极其端得住的。也不搭理杨夕笑什么,也不问杨夕到底如何思量。

    安安静静等她自己恢复正常,比这疯的,他见过的多呢。

    恰逢其时,两个昆仑医修走进来,一眼看见发癫的杨夕:

    “哎呦喂,这姑娘笑的。”

    “这给她个小鸡.鸡就敢强.奸天道的豪放,是打哪儿来的?”

    高胜寒对他们一摆手:“别理她,让她笑去。再跟我说说邢铭的状况,有什么进展?”

    两个医修顿时苦了脸:“半点进展也没。邢首座这是鬼力用得太过,死气盖过了生气,奔着尸体的大道一去不回头了。可是他鬼力太盛,咱们所有的医修都试过,压根梳理不动,也引不出来。”

    高胜寒把头仰在椅背上,有点无力:“就真的只有,等上三十年,等他挖出来的那颗心脏自己烧完了,鬼力才能散么……”

    一个医修叹了口气。

    “要是土豆爷爷没憋在山门里,倒是有办法的。鬼力引不出来,也可以试试输送生气进去呢。可除了土豆爷爷,谁有那么多生气?”

    “别乱给长老起外号,什么土豆爷爷!”

    “怪我咯?我最开始认识他,他就这么糊弄我叫了一百多年爷爷呢!”

    两个医修例行的上去对邢铭“动手动脚”。抽血,切片,扒眼珠。除了心口一点温热,手下这具身体,真是跟死尸没有半点差别。

    没有呼吸,没有心跳,眼瞳放大……

    三个人盯着邢铭都很犯愁。

    背景音是杨夕极不和谐的“哈哈哈哈哈”。

    邢首座的病床旁,杨夕笑得上起不接下气。

    这真的是杨夕经久以来,最开怀的一次。

    她想起从比斗台下来的时候,沐新雨曾经问她:

    “你就这么放过了马烈。就不怕五年以后,他耍起光棍来说,硬说你输了赌,非要逼你出昆仑?”

    杨夕当时短暂的顿了一下,“不致于吧,怎么也是昆仑的战部……”而后又垂着眉眼加上一句:“况且,离开昆仑我也一样做事,我师父不也在外晃荡么。”

    沐新雨呆住了:“我以为你会一辈子呆在昆仑的?”

    杨夕扯了扯嘴角,没笑出来:

    “我若想留在昆仑,谁也拦不了。马烈算什么,赌约算什么,就算掌门亲自把我扔出去,我不会蹲在山下卖土豆么?面子这俩字儿,在杨夕这从来就没值过什么。”

    “可我若是想走……也不会是奔着师父去的。只能是我觉得我该走,不走,不行了。”

    杨夕的声音,渐渐的低下去。

    昆仑出生昆仑长大,此生唯一的噩梦是师父英勇牺牲了

    的新雨姑娘,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她的整个前半生,都在泥泞的地狱里挣扎,从来没有得到过解脱。

    镇日徘徊在生存线的边缘,时刻防备着被人打死,天天害怕没有饭吃饿死,前半生遇到的所有人,没有一个全心全意的待她。

    心脏被锤炼得无比坚强,可生铁啊,青钢啊,毕竟冷的。同样的境遇,那些敏感温柔水做的姑娘,早已经流干了眼泪活活的哭死吓死了。

    杨夕活下来了,变成了一个铜浇铁铸骨头梆硬的小姑娘。

    那颗冷冰冰的心脏,在昆仑山上被白允浪含在嘴里捂出来的热乎气,又在断龙闸下被砸散了。

    从死狱到昆仑,杨夕在一个个漫长的黑夜里,不敢独眠。她小心的捂着自己忽然害怕黑暗中独处的秘密,不引人注意的蹭着薛无间,蹭着宁孤鸾,蹭了好一阵子媚三娘,甚至去蹭犬霄那个王八蛋。

    薛无间是真君子。

    宁孤鸾的心性还是个孩子。

    媚三娘的秘密比杨夕还多,由她去蹭,从不探究。

    犬霄狼心狗肺,不关心旁人的因果。而且杨夕能把他捆了,狗子如今打不过她。那是个货真价实的恶徒,真被他发现了,一刀宰了也没什么可惜可怜。

    辗转恐惧的长夜里,古存忧的尸首一次次带着临死时解脱的微笑,入得梦来:“你不是个东西,你没有良心。”

    沐新雨是杨夕见过最美好的姑娘,她是英雄的弟子,功臣的后代。可这一切并不能改变杨夕眼中,沐新雨与程十四是一样的人。

    云锦霓裳和银鳞宝甲,千娇百媚和英姿勃发,程家的明珠和昆仑的天娇,并没有什么区别。

    她们都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她们跟她杨夕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不同的世界里。

    如果你足够了解杨夕,就会发现她不是一个执着于报负的人。

    如果她在意仇恨,她就会杀了邓远之,杀了程十四,杀了折草娘,杀了犬霄,杀了号称帝君的卫明阳。

    她没有。

    她马不停蹄的这些年,其实一直在做的,不过是让自己生活的地方安全一点。干掉一切危险的,可能在下一次威胁到“我”性命的人。

    只不过她的“我”,等价于无数与她相似,没有力量,妄想生存,被人的一时之幸主宰了一世生死的人。

    而她生活的地方,随着时间流淌,从程家变成仙来镇,从仙来镇变成大行王朝,又变成昆仑山,变成修真界,一直到奔赴南海,流连死狱,眼看着沈先生因天劫所困留在死狱暗无天日的地下,终于演变成了“这个世界”。

    杨夕从不认为沈从容的悲剧,是因为蓬莱。也不认为沈从容的牺牲是因为昆仑在此事上的无力。

    如果没有天劫,潇洒浪荡的沈先生,是好好的活在日光下的一条有些欠揍的男子汉。

    杨夕无论如何都不能把这一切的罪首推到蓬莱头上。

    更是无论如何都不明白那些觉得蓬莱可恨,昆仑可叹,沈从容可怜的人怎么会这样轻易的就放过了这一切的元凶?

    就因为它一直存在?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是谁害了那条姓沈的狗?又是谁让那条姓杨的活得狗都不如?

    谁说看得见的公平,就是真正的公平?

    谁说公平的就是正确的?

    程家的每一个奴才都在公平的挨打,这就是正确的么?是官府给了他们打死奴才不偿命的权力。

    天道在公平的用各种方式虐待这世上的人。

    杨夕以前不知道没被虐待是什么样子,可那天在虚境里,她分明听懂了,神是不会死的!

    那么又是谁给了神这个权力?

    杨夕一直想要“我生活的地方”更安全一点。

    杨夕一定要“众生”生存的“这个世界”变得更安全一点。

    杨夕是一直被公平虐待的众生之一,并不知道不被虐待具体是个什么样子。可她想天道的宠儿神一定知道。

    等到自己有了能力的一天,一定要把他们叫醒问清楚。

    即使有一念灭世的危险,也再所不惜。

    渎神弑神也再所不惜。

    感谢初代昆仑那个伟大的魔,不论他登上神殿时看见了什么,他终于是对人们传达出一个信息,天道的猪仔们如果不听话了,就会被罚自己去拉车。

    二代三代是胆小鬼,可他们也证明了一件事,这车我们能拉!没有地府轮回池,佛修灭了,鬼修惨了,可我们并没有因此绝了种。

    死去的灵魂也并没有不能往生。

    那么以前世罪过决定下辈子生死的轮回池,除了做一根逼众生听话的鞭子,到底还有什么用?

    没有天藤登仙路,修士们一样找到了去到上界的办法,抗着曾以为的天谴飞走了。三十个的名额杨夕不信它不可突破!

    四代昆仑干得好!

    如果从小就知道神的存在,杨夕不确信自己能发现那就是“没有挨打”的人。程思成建立了程家,杨夕在被老道士带走之前,一直以为程思成就是程家的神。

    可杨夕如今干翻神的意愿就,和干翻程思成的意愿一样强烈,撸死是不够的,一定要撸出来他为什么不用挨打,踹翻让他不用挨打的理由,不撸到所有奴才都不该挨打,这事儿就不算完!

    而花掌门……

    在那一日到来之时,如果他仍然活着,他终将因为灭世之险,渎神之罪,成为这条路上的一块绊脚巨石。

    杨夕不想看到那一天,不想看到花掌门带着整个昆仑站在自己的对面。或者自己在受尽了昆仑的恩惠之后,成为了比白允浪更彻底的一个昆仑叛徒。

    杨夕压抑迷茫而又焦躁,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是不是在没承恩惠之前,就离开昆仑会比较不那么伤人?

    还是等着花掌门慢慢老死,自己能成为昆仑的领路人再亮出底线?可如果在那之前,自己有机会挽救掌门的性命怎么办?如果在那之前,就已经能唤醒神得到真相,是不是就要让挣扎在泥泞中的众生因为她的不想看到,就每分每秒的忍受着?

    杨夕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不是一个人。

    高胜寒,昆仑刑堂堂主,昆仑第二战斗部队的当家人,中坚力量的二把手。

    他不赞成昆仑核心弟子为了撸死神而放弃飞升。他甚至不认为昆仑应该因着前人“同名门派”的“过失”,担下这个世界的劫难。

    即使高胜寒跟她想的不一样。

    可既然高胜寒跟掌门想的也不一样……

    那么杨夕是不是可以奢望,有那么一个人,也是核心弟子,穿过无色峰美轮美奂的幻术,披着一身血火向她走来,问一声:我们可是同志?

    杨夕从未有一刻觉得这般开怀。

    她找到了自己误区,地牢里的五代守墓人曾经说过,“昆仑是一群不肯忘本的人”。

    是“一群”,从来不是某一个。

    杨夕扶着墙,终于止住了笑。

    她眼睛亮亮的,因为合不拢嘴而露出两颗虎牙。

    “高师叔,邢师叔需要的生气,我觉得我可能有办法。”

    两个医修猛然回头看她,差异的交换神色。

    高胜寒微微蹙起了眉毛:“把你全身拆了,够不够旱魃一口?”

    杨夕摆摆手:“不是我,上古神怪,十几只,够不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27章 生存之道(三)》,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