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25章 生存之道(一)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的金丹期挑战,并不十分的顺利。【鳳\/凰\/ 更新快  请搜索】站上金丹期的擂台,才能真正感受到什么叫“昆仑八成修士都是金丹”。

    修真界的修炼方法,演化了不知道多少年,昆仑掌握的力量已经足够帮助大多数敢拼、够狠弟子顺利的突破至金丹。

    可是心魔,却是修仙界至今无能为力的一道坎。

    昆仑号称百万弟子,实际上还要在百万以上。八成金丹,最保守的抹掉全部零头也还有八十万。

    这八十万弟子大多在百岁以上,年龄差横跨至与邢铭、白允浪同一时代。

    南海开战时,昆仑号召金丹期以上弟子参战,于是这八十万中战力最拔尖、最凶狠好斗的那一部分基本都上了战场。

    昆仑封山,许多弟子被困山门出不来。可无色峰下的金丹擂台上,只有区区三两个空缺是原主不在,后来填补上的。

    庞大的基数,决定了金丹期的前一百名,没有任何运气成分。凶狠、善战,丰富犀利的战斗经验,更可拍是花样百出的战斗手段。

    杨夕那逆天的人偶术在九十八号擂台上就正面遭遇了劲敌。

    一位看起来温温柔柔的美丽师姐,和气的笑着:“妹妹敢想敢做,虚怀若谷,我很喜欢你。”

    然后就爆了幻术大招,擂台上一瞬间看上去有几百个师姐。

    杨夕忙忙的闭上黑色右眼,只留一只破幻的左眼离火眸盯住本体。

    然后悲哀的发现那些幻影也会攻击。

    杨夕便陷入了,闭眼睛躲不过挨揍,睁眼睛找不着揍谁的困境。

    杨夕落败。

    “厉害姐姐,我在你这坐会儿行不?”

    女修柔软一笑:“行啊。”

    杨驴子琢磨了一天一宿,然后尝试着用头顶叶子的雷达属性来寻找本体。

    失败。

    又琢磨了三天三夜,恍然开悟不能被敌人迁着鼻子走。天罗绞杀阵全方位放出去,硬抗着伤害,对着每一个人影释放一遍人偶术。

    第六十八人影子,杨夕终于冲进了对方的识海。拨拉着巴掌大的美女师姐,操纵师姐跳下了擂台。

    而后,杨夕又陆续在九十二,八十九,七十五,七十处依次碰壁。

    七十师兄一手遁术无双,杨夕是靠诈才把对方骗出来,徒手扔下擂台的。杨夕险些被这位师兄的一双钢爪挠成土豆丝儿。

    “师兄,我知道这样是作弊,但是我好想跟后面的师哥师姐打打看。”杨夕认认真真的鞠躬。

    因为遁术太好,所以实际上皮脆血薄的师兄,一边儿揉着自己的屁股,一边来气的摆手:“滚蛋滚蛋!”

    杨夕没能滚出多远。

    紧接着的六十九号擂台,她便被卡死了。

    原经世门苏不笑,百年不到的金丹天才,可与邢铭、方沉鱼、殷颂坐论整个战争战略的智计妖孽。

    如今竟然还能在战斗擂台上见到他!

    除了两面三刀跨墙头得实在私德有亏,这位简直是全方位发展的标兵。

    苏不笑如今是昆仑金丹期的“守关大将”。自六十九往上,全部擂主皆是剑修。

    盖因苏墙头有一手调香的绝活儿——引魔香。

    方圆百米之内所有人皆入心魔幻境,且并不是入自己的心魔幻境,而是入苏不笑的心魔幻境。

    寻常人总是把自己的心魔隐藏起来,怕被人针对。苏不笑却反其道而行之,公然爬上擂台把每一个干架的弟子,拉入自己的心魔。

    “大家一起帮我参详参详吧,人多力量大啊!”

    杨夕深深的怀疑,让全昆仑善战者帮他参详心魔,才是这个皮滑家伙的本意。

    苏不笑的心魔很特别。

    苍绿的天空,湛蓝的大地,红艳艳的植物茂盛的生长着。脸色漆黑的人群,成山成海的来去匆匆。

    那些黑漆漆的面孔上,来往皆是冷漠神色。

    杨夕傻傻欣赏着苏不笑的想象力,“苏师兄,你这心魔到底是什么啊?”

    苏不笑耸肩摊手,满脸欠抽:“我要是知道,我还用费这么大劲?邢首座,方前辈,殷谷主都帮我看过,谁也搞不清我到底纠结的什么。”

    杨夕点点头,表示理解:“我明白的,人难了解的,是自己的本心。”

    苏不笑伸手从旁边的果树上,拽下一个蓝白相间的彩条果子,“咔嚓”一口咬下去,流出黑色的汁水:“你能看出点什么不?”

    杨夕什么也没看出来,并且如果眼前的人不是顶顶大名的高能低得苏不笑,她一准得认为这种心魔的都是蛇精病。

    苏不笑这个“引魔香”,实实在在是个牛逼的绝招。除了剑修可以以力破开心魔,寻常人真是一点脾气也没有。

    不认输,就只能被这个五颜六色光怪陆离的世界荼毒。

    所以剑修以外的修士,对上他就是个憋屈死的下场。

    当然,剑修也不是人人能过他这一关了,毕竟,人苏不笑也是个厉害角色,并不是离了这个就没法收拾你。

    杨夕在和苏不笑僵持了两天两夜之后,终于无奈认输。

    对付心魔,似乎她一直都是在输。

    金丹期以下的心魔,还可以借助剑修之力,强行进阶。而今天从苏不笑口中终于知道,真正的金丹心魔,剑修只是能在心魔发作时砍了它,不受影响的继续生活战斗。并不能彻底消灭这个坑爹的玩意。

    巍巍昆仑百万众,八成卡在金丹不是没有原因的。众多的剑修,也只能保证这些弟子没有因为心魔直接疯死的。却并不能挽救他们,卡在堪不透的心魔上,慢慢的老死。

    杨夕长达半个月的打擂之旅,在苏不笑手上终结。

    终结之时,她并未能打到马烈所站的七号擂台。甚至没能够着董阿喵所在的二十三号擂。

    可是杨夕却不觉得难过。

    相反,几个很费力才撸过去的师哥师姐,还有怎么努力都撸不过去的苏不笑,使心中滋生出了一种天大地大,无穷极致的快意。

    下擂之前,杨夕手持夜行,回头遥指着前面六十八位剑修高手,其中五成战部,四成刑堂。

    开心的一笑:“小妹与各位前辈约占黑街,约不?”

    其中十几二十个姑娘小伙子,甚至不知在金丹期卡了多久,却依然有力量冲进金丹期前百,毫无颓丧的大叔,嘻嘻哈哈的应道:“约!”

    (值得一提的是,战部宿敌的刑堂们全都“约”了。)

    于是,杨夕又开始了她新的黑街之战。

    因为杨夕的战斗方式,前所未见的特别,无数昆仑高手闻风而动,慕名求揍。不少嫌弃擂台不够刺激,也不缺那点奖励的好战派,鬼畜凶,更是兴致勃勃誓破杨夕的“天罗地网人偶术”。

    不过区区几天,战斗高手们就陆续发现,天罗绞杀阵人偶术五代守墓人的神识,简直是迷之强大组合。

    你可以想方设法卡死她出手的机会,但一旦她出手要想不中招……呵呵,识殿殿主九薇湖可以试试。

    在这个过程中,杨小驴子作为实验品,每天被慕名而来的疯狂打手们人多轮流上,人少反复上,没人自己上。上不过强上,强上不行就被上!

    尽管赢多输少,却还是天天被修理得破破烂烂的迎接朝阳。

    其中一个脑抽的甚至企图对杨夕用搜魂术,试试能不能把神识破掉。结果那位师兄被刑堂判了一个月的【画地为牢】,哭爹喊娘的认错表示再也不敢了。

    马烈一直没有出现。

    相比杨夕丰富多彩的夜间生活,她白天的日子就没那么理想了。

    每□□阳升起之后,杨夕都必须面对亘古至今,每一位学艺出师的青年必将经受的残酷考验——找工作。

    而杨夕的考验,似乎又格外残酷一些。

    最心仪的刑堂和次一等的战部,都是明确规定不成剑不给入。除非你有些特殊能力,比如宁孤鸾那娇小的体形和闪电般的速度是天生的好斥候。

    继两大战斗部队之后,昆仑针对目前的状况,还新成立了一只“押镖队”。要求是战力高强,对战怪兽经验丰富,专门负责与其他门派间的物资往来。甚至接一些其他无力自保的小门派的运送任务。

    听起来很适合杨夕。

    然并卵。

    杨夕被下达了禁止离开无色峰三里之外的命令,掌门人亲自盖戳。

    那还押个屁的镖!

    对于以上遭遇,在重新把连师兄的本体放入剑俯的时候,杨夕就想到了。

    真正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杨夕苦思冥想,改换了策略。

    既然自己最擅长的战斗,屡屡因为这样那样的不达标,不能为自己找到一个专业对口的工作。那也可以退一步,找一个是人就能做的工作,让特长变成竞争优势。

    杨夕看中的第一个工作是饭堂,这工作虽然每月灵石不多,胜在可以偷吃,实在是一个低强度,高福利的好工作!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拥有这个想法的显然不止杨夕一个。

    饭堂招一个洗碗的,已经有十几个单水灵根,自创水系**,最低境界通窍期的弟子报名。

    呵呵,那个通窍期师兄至少能洗三百年的碗。

    值得一提的是,杨夕在食堂后门打转的时候,遇到了沈从容手下的妖修。贪狼戴着个厨师帽子,正跟荧惑和文曲说话。

    杨夕很高兴的跟他们打了招呼,才知许久不见,贪狼仗着一条灵敏的舌头,得到了在食堂酿酒帮工的工作——管饭。

    荧惑还没有工作,但荧惑向来是个有心的,一到昆仑就盯上了“天下最厉害的妖修”花掌门,目前正在天天死皮赖脸,挨打挨骂,不拿工资的跑前跑后,端茶递水。荧惑的理想是能被花绍棠收为弟子,尽管掌门人已经几百年不收弟子了,但荧惑觉得不要紧,反正妖修活得长,慢慢等嘛!

    文曲这个从不说话的安静妖修,最让杨夕震惊。杨夕本以为他一定会进昆仑医道堂什么的,结果人家跑去了昆仑刑堂。据说工作是每一个挨收拾的弟子快要死掉的时候,给他拉回半口气。

    杨夕有点心塞塞,觉得人家都比他混得好。

    在食堂工作的贪狼说,珍馐锦盒的输入法阵如今就保存在刑堂的密室。他被允许每三天烙一张大饼,给沈算师讲讲他们在外面都做了什么。

    杨夕一愣,鼻子忽然有点酸:“南海整个都是敌占区,想接再接沈算师出来……”

    “我们知道,代价太大,没有这么干的。”荧惑声音很低的笑笑,其实还是有点不开心的:“我问过花掌门了。邢首座那边已经撤退了,蓬莱几十个合道期都在南海转悠。他就算能接上沈爷,也很可能半道上没揣好给弄死了。”

    杨夕点点头,想了想,对贪狼说:“帮我跟沈先生问好,跟他说保重身体,我一定一定会去接他的!”

    把食堂从自己的求职名单上划掉,杨夕的下一个目标是昆仑诸多商铺的柜员。她知道这种柜员,最喜欢招笑容亲切的女修士,或者能言善道的英俊男修。

    杨夕为此做足了功课,抓来拥有最美笑容的沐新雨,诚恳求教。

    杨夕举着脸皮,端出自己最甜美的微笑去应聘了。结果被昆仑商铺新贴出来的告示糊了一脸暴风雪。

    “为避免过于频繁的人员流动,即日起,昆仑各大商铺招收柜员,限筑基以上。”

    杨夕恨的直咬手指甲:“寿元短就这么被嫌弃吗?”

    沐新雨疑惑的问她:“你为什么不闭关两个月,先筑基再来呢?反正筑基很容易。”

    杨夕看了他一眼,心里头更难过了。

    别人筑基都挺容易的,自己可难了,做梦都想筑了基,回到仙来镇去,把官府里存底的卖身契给拿回来。可是就是不成呐!

    杨夕迟疑了一会儿,方道:“我的心魔幻境没有了,你听说过这样的么?”

    “你有心魔?”沐新雨先是被这个消息震了一下,随即又道:“什么叫没了?渡过了不是就进阶了么。”

    杨夕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在南海被佛修给超度了一下,后来心魔不知怎么就坏掉了。冲关的时候,它还是卡着我,但是再也没有幻境了,会直接晕过去。”

    沐新雨道:“从来没有听说过,我觉得你这个情况,应该找长老们问问,不能自己乱搞。”

    杨夕觉得有道理,跟着沐新雨去了昆仑六殿中的“志”殿。顺便的,

    然后,她得到了在昆仑的第一份工作——主力研修员。

    工作职责:被研究……

    杨夕安慰自己:虽然只是个兼职,但好歹昆仑玉牌上正式承认自己是外门弟子了。

    夜色将暗。

    杨夕叼着一只香香的大肉包,宽大的黑袍子遮住面孔,骑跨在墙头上,一边等着今晚的约战,一边查阅昆仑玉牌上多出来的内容。

    “任职:昆仑志殿助理研修员。”

    “人本道:炼气九层。

    灵道:未入境。

    精道:精道四轮,约合金丹初境。

    妖道:未入境。

    鬼道:未入境。

    魔道:未入境。”

    “灵石储备:二品灵石七颗。”

    杨夕的经济状况,虽然从永生负债的泥塘里挣扎了出来。但并没有就此离开赤贫线。擂台上败给苏不笑之前,押她输的人十分多,毕竟那个引魔香+奇葩心魔的逆天,不少人都有过“多么痛的领悟”。

    一战战败,杨夕输得差点儿就当了裤子。

    后来的黑街夜战,也是输赢都有。来来去去,最富有的时候曾经腰缠万石,但她不是个知道见好就收的。待到化神期的高手都被引出来之后,杨夕的灵石很快就缩水到几乎归零了。

    可惜黑街不报姓名,杨夕并不知道自己跟谁打过。只在玉牌上留下一串“我战力暴表我穷困潦倒”“流水的昆仑铁打的师兄”“传说中的包子控”“昆仑八卦小报报花”之类的奇葩匿名。

    沐新雨也穿了身黑斗篷,坐在杨夕旁边陪等。

    “找差事的事情,你不要那么悲观呐。总是盯着那些小工找,其实可以试试管事级别的,没准还成了呢?”

    杨夕怔了怔:“我能行?”

    沐新雨荡着两条小腿,悠闲悠闲的给杨夕出主意:“你现在在昆仑可是名人呢。”说着,把自己的昆仑玉牌拿出来,跟杨夕的一对。

    杨夕就见到自己玉牌上,灵石被扣掉了一颗二品。然后出现了一个新版面。

    《昆仑邸报》——这不是鸟师兄说的那个报吗?

    然后杨夕还在上面找到了两条,似乎是在说自己的内容。

    教育:“天罗地网人偶术”掀昆仑小法诀学习热潮。

    时尚:今天,你头上长草了没?

    杨夕摸着头上的草叶子,我就说这两天怎么总有人盯着我的脑袋看,还老“呆毛”“呆毛”的,我还以为头发没梳好!

    杨夕把帽兜摘下来,正面对着沐新雨:“很像呆毛么?”

    沐新雨认真的看看,点头:“像呢。”

    杨夕又把帽兜扣回去了。继续读报上的内容,很快就发现了《蛇妖情史》这本旷古奇书。很快就如其他所有昆仑弟子一样,如痴如醉的陷入了这个大坑。

    杨夕看得耳朵通红:怎么能这么好看呢?

    沐新雨道:“好看吧?大长老年轻的时候,可是一代才子!”

    杨夕可是个正经人,还有点不好意思:“我怎么觉得,这写的是掌门呢?”

    沐新雨却早已经彻底不正经了。

    “就是掌门呐!掌门刚来咱们昆仑的时候,青春年少,风流俊俏,冷心冷废,武力高超,不知道多少昆仑姑娘哭着喊着要嫁他!天天从他的住处一直堵到课堂门口。”

    杨夕被前辈女修们的胆量和魄力震惊了:

    “掌门不火?”

    沐新雨点头:“火的,所以掌门后来实在被烦的受不了,公开约定,让那帮女修打一架,谁打赢了,他就娶谁。”

    “……”这可真像掌门能干出来的事儿,“那后来呢?”

    沐新雨做了一个膜拜的动作:“事实证明,女修们在面对美色的时候,拥有空前的创造力。本来各自为战的她们,忽然就团结一心的开了个会。掌门人得到了一个谁都没想到的结局。”

    杨夕没明白:“什么意思?”

    沐新雨道:“天天做新郎,夜夜换新娘。”

    “……”杨夕想了一下,才明白那帮女修的会议结果,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掌门居然干了?”

    沐新雨耸肩“特别渣是不是?明明貌美如花,奈何□□。掌门人是条蛇,蛇性本……你懂的,反正是没长情爱那根筋。身边儿睡得是谁,对他来说都差不多。”

    杨夕张着嘴,“我怎么觉得……这……这得叫婊啊?”

    沐新雨一把捂住她嘴:“你快别,上一个被掌门听到的,三年都没能开口说话。”

    两个小姑娘做贼似的左看,右看。

    杨夕低声问:“可我看掌门现在怎么都是一个人呢?”

    沐新雨更低声的答:“据说一千年前,掌门把最后一个打赢的女修的名字给忘了。那女修也一直没来找他。但掌门是个守诺言的人,所以,就这么着了。”

    “一千年呐……”杨夕想了想,会不会那个女修在掌门不知道的地方,已经死了。

    两个小姑娘八卦得正欢实,忽然有个黑袍子风风火火的冲过来了。

    杨夕连忙从墙头跳起来准备迎战,可那人逼近之后却惊愕的发现:“元婴?”

    沐新雨惊呆了:“太夸张了吧,这你可得把赔率定得高一点!”

    结果,那元婴欺近之后,杨夕还没等开口谈价钱。就听到高胜寒的声音从那黑斗篷下传出来:“杨夕,掌门人又蜕皮了?”

    杨夕一个呆愣,被高胜寒抓着草叶子拎了起来。恍然察觉,常年冰山似的摊在椅子上的高胜寒,竟然是直立着赶过来的。

    “高堂主,我不懂什么意思,您再详细说一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25章 生存之道(一)》,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