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22章 昆仑大师姐(二)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昆仑筑基修士第一人,封尘公子邓远之,是被一波流直接放倒的。

    围观人士纷纷受.精不轻,赌盘上沐新雨一人是最大的赢家。她又对这场几乎无人看好杨夕的巅峰对决,压下了两个无人敢押的注——秒杀,一波带走。

    一比二十的赔率,已经让赌盘庄家即使被方天画戟压着脖子,也拒绝兑现了。

    庄家哭着:“真的,真的,这事儿得等邢首座从蓬莱回来,盘子里没那么多灵石。”

    众人纷纷:咦?好像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背后内.幕。传说中哪里有争斗,哪里就有赌局的谜之赌坊……

    哦,怪不得战部唯一的业余活动是麻将。好像可以理解了!

    不过这必须由邢首座决定的赌注,它到底是有多少啊?好奇死了……

    底下沐新雨仰头往上看,对杨夕打手势:“行么?”

    杨夕想了想,坚决的打了一个手势:“不行”“厉害的”“鬼”“狡猾”“消灭”“敌人”“反抗”“可能性”

    想了一想,杨夕干脆从筑基期的擂台上跳下来。百米高空,灵丝一荡,稳当当落在地面。

    杨夕把昆仑玉牌拍在赌局的桌面上:“抹了吧,不用你付现。”

    赌盘的这位荷官,被两个娇小甜美的妹子,押着脖子把债都偿了。杨夕还另外得到了一小袋灵石,二品。

    倾家荡产的邓远之满身是血的跟下来观看,看到杨夕玉牌上的负数“哗哗”归正之后,满脸的不敢置信:“你都欠债那么多了,哪来的灵石去赌?”

    杨夕摸摸后脑勺:“我跟连师兄借的呀。”

    邓远之的脸色,顿时像吞了一坨屙物。

    自识海秘宝拍卖会之后,连天祚的富有,可谓是整个昆仑闻名的了。

    杨夕拍拍腰间的袋子,资产为正的感觉,实在是太舒畅了。

    除邓远之以外,另有一些输红眼的赌徒,纷纷恶意揣测:不用她狂,再怎么狂,这样连战下去还是会输的!咱们就押她输!

    杨夕揣着一小袋十几个二品灵石,心情忒好的又踩着空步爬上去了。

    第十个台子,邓远之的所有物。

    然后她原地坐下了。

    围观群众:

    “哎等等!她什么意思?”

    “怎么不打了?刚那意思不是要直接干到金丹吗?”

    杨夕疑惑的看着他们:“你们怎么这么傻呢?打架打了一下午,我当然要休息一会儿,吃点饭呐!战斗的时候恢复灵力很重要,你们以后也要注意!”

    群众:&*%¥#·%

    “为什么有种脸疼的感觉……”

    “没,老子脸不疼……蛋疼。”

    “小生只觉得钱包疼。”

    “尼玛,果然想起来就疼!”

    忽然,又有人想起:唉唉?练气弟子不是不能占台子吗?那杨夕屁股底下坐的可是邓公子的台子。邓公子刚刚挨了揍……杨夕,等收拾吧!

    她要是回了练气擂台,再打上去就要重新刷了!占不住台子只能连挑,嘿嘿嘿嘿嘿!

    邓远之果然出离愤怒:“杨夕你这畜生给我下来!”

    杨夕探头看了一眼,“小气!”屁股没动,丢了两块二品灵石下来。

    邓远之接住灵石:“……”

    唔,相当于二十块一品呢。

    然后围观群众就亲眼看到了什么叫“一块灵石掰弯老魔头!”

    邓远之大义凌然的一撩下摆:“十块!”

    杨夕岿然不动背负双手:“三块!”

    邓远之:“九块,不能再少了。”

    杨夕:“一口价,四块!再多我换别家了!”

    邓远之:“是男人别废话……不对!是女人别废话,八块!”

    杨夕:“是不是女人哪有灵石重要?!”

    邓远之:“……”

    杨夕:“算了算了,我实在是喜欢,也懒得再去别家了。五块灵石,给个痛快话?”

    邓远之右拳砸在左掌心:“成交!”

    群众:……说好的节操呢?

    邓远之拿上这小小一笔补偿,转身要走。

    岂料刚一转身,几个白袍子医修闻讯匆匆赶来,就地给人按倒就要开始修补他。

    邓远之坚拒:“不劳道友,不劳道友!我躺躺就好了!”

    沐新雨这个姑娘有点黑,见状居然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

    杨夕在邓远之的擂台上,休整了一夜。

    吃过沐新雨从食堂带回来的肉包,杨夕兜里有钱,肚里有食,旁边有人,明天有事。身下有三尺之地,便终于什么都不想,幕天席地的把自己摊成了一个大字。回山以来,睡了第一个安安稳稳的觉。

    而犬霄告别了杨夕的骚扰,不用整晚面对想入非非的胸部,也终于在自己的战部宿舍里,安稳的睡了半宿。

    后半夜,他又从床上坐起来,抓耳挠腮的烦躁:妈的,砸还不习惯了呢?

    当夜,传播途径不明的昆仑邸报迅速发布了新刊。知情人士纷纷发现,五代守墓人以各种身份成功屠版。

    头条:《练气女弟子,吊打筑基师兄:无战斗,不昆仑!》

    人物:《我从死狱走出来——19岁女修士关于“战”的震撼发言》

    娱乐:《有生之年活久见之六十七:练气期的昆仑金丹大师姐即将诞生!》

    社会:《黑心老板自食恶果,昆仑赌坊将破产——“那个人”能否再次力挽狂澜?》

    法治:《一次借债引发的血案:昆仑刑堂行刑手深夜街头遭群殴!!!!》

    广告:《清仓处理,嫩肤手露——你值得拥有!》

    副刊:《蛇妖情史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回》作者:不想学炼丹的阵法师不是好剑修(十八岁以下未筑基修士不推荐订阅)

    这一切,杨夕都是不知道的。

    第二天清早,杨小驴子抻了个大大的懒腰,精神倍儿棒的跳起来。左手灵丝,右手“夜行”,在围观群众还没到齐之前,就已经把筑基期的修士给刷完了。

    “真是太没有挑战了,怪不得许多高手宁愿去打.黑街夜战……唉!”

    叼着包子,捧着土豆赶来围观的修士们,刚一到场就听见了杨夕如此独孤求败的自言自语。

    个中酸爽各人知……

    满地尊严如厕纸……

    仇恨稳稳的。

    然而杨夕还没有继续开打通窍期,她很稳的等着什么。

    擂台下,因为昆仑邸报之故。战部没任务的修士全来围观了。

    张子才拉着董阿喵的手,两个人很亲密的飞在通窍期擂台旁边。

    张子才是一个偏瘦,却长得很男人的相貌,一身链子甲也跟昆仑常见的雪亮白甲不同。看起来还有点好脾气,一丝丝都不像带刺杀部队的出身。

    “你这新交的小朋友,可真是能折腾。首座都被她搞破产了,呵呵。”

    董阿喵表示不服:

    “筑基而已,我练气的时候也能打过!”

    张子才在她鼻子上一点:

    “可是你从练气的时候起,每次打架只有败家,从来没有赚过一分钱。”

    董阿喵瞪眼:

    “你嫌弃我!当初谁说就喜欢我简单直接很可爱的?说出来的还能吞回去?”

    张子才被她扯得站不稳:

    “哎哎,自己笨还不让嫌弃,我又没说要怎么样……而且就你这笨,除了我,谁还还得起你每个月的欠账?”左右扫一扫,忽然低下头在阿喵的猫耳朵边道:“就冲你男人这赚钱的本事,你不得对我好一点?都够把你买下好多回了!”

    董阿喵媚眼儿一飞,当着众人的面,“啪”的一口亲在了张子才的脸上。伸出舌头沿着鼻尖儿划上去,划到左眼珠重重的“嘬”了一下。

    张子才虚虚的一声叹息:“我有点不想看比斗,想回卧室了……”

    众人等来等去,不见杨夕动手,终于沐新雨忍不住出声询问:“杨夕,你还在等什么呢?还是又要休息一天?”

    杨夕背着手,很疑惑的抬起头来:“不是啊,赌局今天怎么还没来呢?他们不来我怎么赚钱呢?”

    刑堂也来了不少人,有带着面具当值的。也有拎着面具纯粹来凑热闹的。

    其中一个带着面具的,瓮声瓮气回答:“赌坊已经关门了。”

    杨夕瞪大眼睛:“连师兄你说真的?”

    连天祚:“……”

    为什么又被认出来了?衣服也换过新的了,昨晚还有好好洗澡!

    他这么想着,就不小心叨咕出来了:“明明大家都是一样的。”

    董阿喵一抖,睁大眼睛看看连天祚,又看看其他刑堂:“他认真的?”

    张子才不厚道的噗噗直笑:“嗯嗯,连师兄比较单纯,老觉得自己可泯然众人了。我小时候他就这样儿。”

    杨夕觉得事情很难办啊,赌坊的家底居然这么浅,连二十个连师兄都够不上。

    摸着下巴,那我的发家计划白订了?

    忽然抬头,眼睛亮亮的扫过在场所有的围观群众。

    高阶修士还没反应,经历过的低阶修士却纷纷虎躯一震,交头接耳。

    压低了声气道:

    “还记得,若干年前,五代守墓人第一次上擂台么?”

    “擂台本身没印象,她的‘韭菜论’我后来听说,无比酸爽……”

    “唉。”

    “什么?等等,不是吧?”

    “就是。”

    只见杨夕对着所有人一抱拳:“铁打的赌盘,流水的庄。既然昆仑赌坊已然关门,不如就让我来做这个庄吧!我不开双面赌盘,我就押我每一场都赢。但凡觉得我赢不了下一场的,就押上灵石赌一赌,咱们也没有赔率,就一比一。你押多少,输了我就赔多少!”

    人群当场就炸了。

    “我靠!他这是要把全昆仑当韭菜田吗?”

    “天真,她哪来的本金赔赌?”

    “一人跟我们所有人对赌,这丫头也忒狂妄!”

    “不是,那我想押她下一场能赢怎么办?”

    “你这叛徒!”

    “哐当——”一袋灵石,砸在擂台上。袋口散落,露出来的都是四五品的高阶。

    这这这……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这哪个高阶修士把家底儿都掏出来了?

    循声望去,战部次席马烈阴沉着一张脸,站在一众战部剑修的前头:“我跟你赌。”

    杨夕眉头一挑,扫一下地上的灵石,这加起来也有七八品了。

    马烈一手按在腰间长剑上,脸色阴得可怕:“我不赌你下一场,我就赌你通窍期必然被打下台来。你输了,我不要钱,五代墓葬之后你给我滚出昆仑山!我输了,台上那些灵石是我全部的身价,还有我成剑以前用的天工一百零八剑“草吹”,全都归你。敢不敢?”

    杨夕看着地上的灵石和又看看马烈的长剑,眯着眼睛。

    严诺一今日也来了,一听马烈的话立刻伸手拉住人:“马烈!你别太过分!昆仑山谁留谁走是你能决定的?昆仑师父都没有驱逐弟子的权力!”

    马烈冷然一笑:“我过分?谁过分!这丫头昨天一天惹下多少事情?当年战部、刑堂花了多大代价,才稳住了昆仑今日的规矩。是由得她这么闹的?今天我把这句话放下,这丫头留在昆仑就是个祸害!我是没资格逐她出门……”

    “我可以自己走。”清冷一声,来自擂台上的杨夕。年轻的女修士笔直的站在擂台上,一字一顿的说:“我要是撸不过通窍期,五年后五代墓葬开山结束,我自请离开山门。”

    严诺一震惊:“杨夕,你怎么也跟着胡闹!”

    杨夕低笑一声:“也跟着胡闹,说得好!严师兄你也知道马烈是在胡闹!可就因为我们这帮人比他理智,就都得担待着他。不能跟着一起闹?”

    杨夕敛了笑容,冷肃的说:“没有这个道理。”

    “我不知道战部什么样是对的,但我知道你们不对!马烈,严诺一,你们都不对!接上我刚才说的,如果我要是赢了,马师兄你从此放弃在战部任何一件事情上的投票权,你敢不敢?”

    严诺一没拉住,马烈红着眼睛爆了一声:“有何不敢!”

    整个围观的人群都是寂静的,半天没人想起来说话。

    严诺一眼前一黑,到底还是闹到这一步了。

    杨夕呲着牙一笑:“那咱们就走着瞧吧。还有其他师兄师姐们,我刚才的话不作废,有愿意跟注的,杨夕都接着。”

    说罢,一捆灵丝飘荡,攀上了通窍期的擂台。

    通窍期的一百号擂台上。

    杨夕正面遭遇了,在南海进阶通窍,刚刚回山没有几日的释少阳。

    这才是马烈敢赌的原因。

    千年不遇的灵剑一转释少阳,是筑基期就能一剑秒了元婴的人。传闻中,战部次席中的第八个位置,就是留给他结丹以后顶上。可即便没有结丹,整个战部也没几个人敢说能胜他。

    杨夕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小师兄。”

    释少阳满脸尴尬,看看杨夕,又看看马烈众人。一边是兄弟,一边是师妹。

    “我昨天才来打了一场,觉得擂台上这些人比黑街弱得多,就没有再挑战下去……”

    而他的强,昆仑闻名。一天过去,竟然没人敢再挑战通窍一百。

    杨夕一笑,抬手指着释少阳:“小师兄不必为难,我自知实力不如你。但是,我会赢。”

    作者有话要说:  私以为,以后所有关于人物的长评,都可以起名《昆仑邸报之N》

    落款大家可以给自己来个昆仑范儿的笔名?

    ccgsq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6-01-02 14:06:09

    夕方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6-01-02 19:24:57

    2315224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6-01-02 22:27:23

    笑笑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6-01-02 23:10:47

    嘎嘎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6-01-02 09:41:27

    我爱大西瓜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6-01-02 03:12:14

    phoebele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01:30:37

    方羊羊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01:59:41

    ccgsq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03:33:15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05:11:10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05:46:53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05:54:01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06:00:26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06:06:34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06:13:51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06:28:55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06:36:26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06:43:59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06:48:54

    立体幻想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09:47:50

    2315224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10:19:36

    十布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14:03:59

    phoebele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15:25:20

    星垂平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17:39:52

    乌拉拉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18:24:09

    炸毛的小白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20:42:23

    18595306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20:46:07

    若素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21:23:53

    山宅小龟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22:15:03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22:29:28

    夜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6-01-02 23:16:43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22章 昆仑大师姐(二)》,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