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19章 一席之地(三)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当日夜,杨夕又往犬霄的宿舍里头钻。

    犬霄堵在门口,愤怒的以生命相阻拦:“祖宗,你饶了我行不行?你让我睡个完整的觉!不要再让我做奇怪的梦了!”

    人杨夕可淡定,一只手搭在门框上,仰头看着犬霄:“让开。”

    犬霄彻底暴躁了:“你到底图啥啊?你又不是要睡我,为啥非得跟我一起睡阿?”

    杨夕皱着眉头:“你这人怎么这么龌龊呢?我就非得要睡你才能进屋?就不能单纯的跟你一起睡个觉?”

    犬霄瞪圆了两只眼睛,心说我要不是现在打不过你了,我特么非咬死你丫的!

    正在二人僵持的时候,马烈得了巴色的来了,一脸诧异:“唉哟?杨夕啊,咋的没地方住啊?唉我给你安排个地儿啊!”

    杨夕转头看着他,不说话。

    马烈拍着大腿,欠儿欠儿的:“瞅你那小酸脸子,怕我害你不成?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还能在昆仑给你杀人埋尸了不成?”

    杨夕掀一下嘴角,“难说。”

    马烈噎得够呛,抹一把脸,笑得就有点不好看了:“其实吧,是这么着。今晚呢,这不是那些凡人剑侠回来了嘛。他们一年难得休两天儿,咱战部对他们是一切优待,所以把家属也给接来了。这家属里头正有姑娘家,晚上一人儿不敢睡……”

    杨夕松开了门框:“所以师兄是瞅着我胆儿大,让我去陪床的?”看了一眼捍卫门口比捍卫自己菊花还努力的犬霄,杨夕对着马烈一点头:“师兄带路吧。”

    马烈一拍巴掌:“得嘞,走着!”颇兴奋的在前边儿领路,路上还跟杨夕叨叨了不少风景。

    突如其来的热情,杨夕谨慎的保持三米距离。

    她觉得马师兄这病情看起来不是太好,估摸着是要疯。

    到了地方,马烈在一个点着昏黄灯火的窗口停下。

    向里头望了望,笑了。

    回过头来对杨夕道:“哎呀,真不好意思呀,看起来人家自己找着人陪床了。”

    杨夕听了这话,冷冰冰瞧了马烈一眼,掉头就走。

    马烈反而愣了,急着上前去扯杨夕,伸到一半,想起男女授受不亲,又给缩了回来。

    干吼道:“哎,你怎么走了!你都不看看是谁吗?”

    杨夕顿住脚,鄙视的看了马烈一眼:“马师兄,我知道你不待见我。可你就为了让我白跑一趟费这么大劲,这为难人的段数可真幼稚!”

    马烈瞪着眼,想说我不是。可是他咋说?说其实我是让你来看看那谁家的小谁?

    靠!感觉更幼稚了好么!

    结果正在这个时候,那间屋子的门,却被人从里推开了。

    一盆脏水从屋里泼出来,全泼在了马烈的裤子上。

    马烈:“我靠!”

    杨夕乐了:“活该!”

    “马师兄?”楚久端着个脚盆,诧异的看着门口的马烈。转而看到马烈的裤子,又变得尴尬起来。

    然后又看见了几乎被马烈整个挡住的姑娘,“杨夕?”

    楚久抬头看看月亮,大半夜的……又看看马烈和杨夕。露出了狐疑表情,这怎么觉得是在听壁角一样?

    杨夕也愣住了:“楚久?”

    不说好的家属宿舍么,马师兄大半夜领他来跟楚久合宿不成?

    “阿久,什么人呐,这么晚了?”一个温柔的女声从楚久的身后响起,素白衣衫,气质温婉的女修士,跟在楚久的身后走出来。落后楚久半步,微微靠着他,从他的肩膀上懒懒往外望:“哎?马师兄你来窜门子么?”

    马烈终于顺心了:“哪儿呀,我路过,被你家楚久泼了一裤子水!”

    “你家”两个字,咬得格外重。

    温柔的女修虽然觉得奇怪,可还是点一点头,又注意到他身后的杨夕,“这位……”伸手去扯楚久:“还不给我介绍一下,这位是……”

    杨夕却比她更先问出来:“楚久,她是谁?”

    杨夕的语气令楚久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回转:“介绍一下,这是霓裳,是我的……”他忽然卡住了,回头瞄着温柔的女修。

    女修士自己一笑:“我是楚久的未婚妻。”

    杨夕从没见过楚久那么愉快的笑容,楚久有点不好意的笑着说:“嗯,未婚妻。”然后又像是把自己的宝贝,展示给朋友知道似的:“其实你们是见过的,咱们刚认识那会儿,记得吗?杀幽冥鳞蛇那次,我不知传送大殿要交灵石,是霓裳借给我的。”

    低下头牵住霓裳的手:“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杨夕。”

    杨夕听见自己脑袋里嗡嗡的在响,完全反应不过来眼前的状况。可她总得说点什么,不然就太奇怪了。

    所以她说:“哦,你们也是那时候认识的呐。”

    相比之下,霓裳的表现则比杨夕热情多了,她很灿然的一笑:“你就是杨夕呀,谢谢你的药,效果真的很好。楚久以前也常跟我提起你,进来坐坐吧?”

    药……

    杨夕脑子嗡嗡的,半天才想起拿给楚久的那瓶【岁月催】。看着楚久并无变化的沧桑面貌,有点呆楞:“效果?”

    霓裳略羞涩的低了头:“我是个不成器的,一直都筑基不得,以前也是靠【岁月催】撑着的,可是现在这药太难得了。”她飞快的瞥了楚久一眼:“若是没了这药,我都不知怎么以老太太的模样对着楚久。说起来,你是哪里买到的?”

    于是,杨夕终于找到了话说,她盯着霓裳光滑如玉的脸:“【岁月催】被你吃了!”

    杨夕这声音太大,太突然,霓裳平日接触的人,显少会这么凶的说话,不由被惊得一怔:“啊。”

    杨夕转过头又死死盯着楚久:“你把【岁月催】给她吃了?那是我拿给你保命的!”

    楚久也微微的有一点愕然,然而对杨夕坏脾气毕竟有了解。温言解释道:“我现在,还没什么大碍,霓裳却是离了这药,寿元不远了。而且我一个大男人年不年轻无所谓,霓裳毕竟是姑娘家……”

    杨夕忽然就爆发了,“楚久你他妈就是个混蛋!你知不知为了这一瓶岁月催……”杨夕声音一顿,话到嘴边改了口,恶狠狠道:“有一个人,可能要牺牲自己多年修炼的肉身,而另一个人,可能再也成不了剑了!”

    杨夕抬手指着一脸错愕的霓裳:“因为你是个英雄,别人才给你牺牲,可你就把这么得来的丹药全了这废物女人一个年轻貌美?”

    霓裳当场白了脸,连退两步,幸亏楚久扶了一把才没摔倒。

    她的确废了点,可是,也断没被人这样当面骂过。

    楚久正了神色:“我真不知道这药如此难得,战部近日还说要给我们这些凡人批量淘换的。我若知道这药背后这么大代价,”他极认真的道,“我是不会收的。”

    楚久眉头微敛,一双纯黑的眸子,透彻见底:“楚久何德何能,受人如此抬爱。待战部的福利发下来,我定要还你。”

    杨夕看了楚久半晌,忿然抬起头看漫天闪烁的星斗,牙齿咬着舌尖道:“批量淘换……还给我……楚久你可真行。”

    话音方落,杨夕转身就走。边走边大声留下话语:“楚疙瘩,今日之后,你我桥归桥,路归路!你大剑客的事情跟我杨夕再没有关系,【岁月催】你爱还谁还谁,别让我再看见你!”

    脚步之重,似乎能把战部的操场踩出一地深坑。

    待杨夕走出了老远,霓裳才缓过那口气来,攥着楚久的一只胳膊,略微后怕:“能从死狱杀出来的女人,的确是比男人还凶……”

    抬头看看楚久,发现楚久皱着眉头不讲话。

    霓裳峨眉轻蹙,声音低下去:“嗯,你不是说她人挺好的么,是不是我太废,让你的朋友瞧不起了?”

    楚久拍拍她手,摇头:“不是你的问题。”

    霓裳惊讶:“她平日真的就这样?”

    “不,也不是她的问题。”楚久抬起头来,清润的黑眼睛盯着杨夕的去路,渐渐露出个不敢置信的表情,“她会不会是……”喜欢我啊?

    他握着霓裳的手,没说出来。可怎么都觉得,那反应真的不太对呐……

    …………

    操场上,杨夕大步流星的在前边迈步。看背影几乎有趟出了一地火花的错觉。

    马烈跟在后边,嘿嘿的怪笑:“怎么了?伤心了还是生气啦?所以我就说嘛,把女修收到战部里,男男女女的在一块儿,多影响心情,多影响训……我靠!”

    前方的杨夕突然刹车,马烈一个手势不急险些撞上。

    怒气冲冲想要骂一句:你这牲□□该没人要!然而话没出口,先看到了杨夕的脸。

    马烈的心脏嗖的一下飞上了万米高空,不是爽的,是吓着了。

    “哎不是,你怎么哭了!”

    马烈两只爪子都麻了,“哎不是不是,你刚才不还挺有气势的么?你怎么说哭就哭呢?”

    杨夕的哭法是十分渗人的,面无表情,一声儿没有,就是满脸的眼泪。

    马烈现在就怕杨夕是给气出毛病了,口不择言道:“不是妹子,你别哭了行不?要不我再给你找一个?你看战部一屋子剑客,楚久那样的挺多呢!”

    杨夕脸上带着水光,却连眉峰都不动一下。只说了一个字:“滚!”

    马烈被她骂的呆住,眼看着杨夕一路身披冷月,脚踏黑土的走远了。

    看着那孤孤单单的娇小背影,他讪讪的摸摸鼻子,忽然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过分了。

    ……

    杨夕一阵风似的冲进犬霄的房间,一脚把犬霄从床上踹起来。

    “变狗!”

    犬霄这一天天的快被她折腾毛了,嗖一下从床上弹起来:“道爷跟你拼……”然后他看见了杨夕一脸的水迹。

    哎呦喂,天下红雨啊,这不是洗了脸来懵我的吧。

    “嘭”一声,大狗趴在床上,默默把嘴筒子转过来对着杨夕。

    觉得自己作为一只狗的话,也许应该上去舔舔,不过自己这狗熊似的妖型……好像会舔一脸,还是算了。

    杨夕脱了鞋上床,把头供到了大狗毛茸茸的肚皮底下。

    闷闷命令:“你睡你的觉!”

    犬霄:“……”

    尼玛老子又不是母鸡,肚子底下孵个脑袋,能睡着有鬼了好吗?

    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犬霄把头伸到肚皮底下,拿鼻尖戳戳杨夕的脸蛋,“喂,谁欺负你了?说说不,道爷耳朵借你用用?”

    杨夕把头藏起来,手脚缩着,闷闷的:“你说他怎么能那么过分呢?我特别大代价买的一瓶好丹药,他转手就送人了。连师兄都没吃到,就给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吃了!”

    犬霄应和:“真过分!那丹药得多少钱呢!话说连师兄谁?”

    杨夕来劲了,脑袋扒出来:“是吧,是吧?是不是特别过分!我跟你说,那丹药值一颗九品灵石,有价无市!而连师兄吃了能救命!那女的自己是个废物,六十年以上的老弟子了,还茿不了基,凭什么耽误连师兄呢?”

    “九品灵石!”犬霄挥舞着狗爪子,甩着舌头口沫横飞:“尼玛太过分了!这简直丧心病狂啊!”

    杨夕忽然觉得这狗看起来可顺眼,勾肩搭背跟犬霄都讲了。

    犬霄听完了“嘭”的一声变回人型:“这真是太没心没肺丧尽天良了!九品灵石,九品呐!咱们邪修都不会这么干,你说那个凡人住哪,老子这就去把他吃了!”

    杨夕讲完之后,觉得心情舒畅了不少。扯着犬霄忿忿道:

    “我就说是他太过分嘛,可你没看见他们刚才的表情,都好像我生气不对似的。”

    犬霄拍着胸脯跟她保证:“绝对不吹牛,就这种九品灵石转手送人的事儿,你随便拉个死狱的过来,保证都说他的错!”

    杨夕正有此意,想了一想,又想到一个可以在大半夜打扰,却不会太大动干戈的人。

    双面镜里。

    倒霉催的,半夜被叫醒的媚三娘,支着脑袋,听完了杨夕的絮叨。却没有如犬霄所言一起吐槽。

    咳嗽了一声,低声道:“杨夕,你不是喜欢他吧?”

    杨夕捏着镜子:“……啊?”

    她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木木的转过头:“犬霄,你听见她刚才说的话了么?我觉得我好像听错了……”

    “嘭”犬霄原地变成了一只大狗:“汪汪!”

    尼玛,老子就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我会被灭口吧?一定会的吧?

    作者有话要说:  请不要因为驴子的立场,欺负本文任何一个人物,作者桑会伤心的……已经尽量客观的描述每一个了。

    文里还有个我超讨厌的有原型的人,我都忍着没有黑他T_T

    云纹扔了一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5-12-31 09:06:38

    云纹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2-31 09:03:49

    2315224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2-31 16:22:27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19章 一席之地(三)》,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