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17章 一席之地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吃过犬霄的大亏,不止一次。

    坚决不肯相信这条疯狗也有弃恶从善,心向光明的可能。那就是颗墨汁里捞出来的心肝,从头到脚看不出半点人样。

    遂逮之,逼成黑狗,揉搓、虐待。

    塞进水缸里灌了一遍又一遍。

    不想,半宿之后,没审出什么惊天阴谋,到得到了一个让人齿冷的故事。

    “行了吧,杨夕。”大黑狗水淋淋的淹在浴缸里,“嘭”的一声变回了健美青年。因为太过灵活总显得有些油滑的双眼,呛懵了似的盯着房梁,“你不就想知道我为什么吃人么?”

    杨夕见他吐口,便放松了灵丝的钳制。

    犬霄两条长腿搭在缸外头,支楞八翘。变身而松散了一身的灵丝,搭在身上是冰冷的银色。他指了指灵丝中间漏出来的猩红长疤:“这个,我亲爹剖的,那时候我十二。”

    犬霄身上这道伤,杨夕见过,从颈侧左锁骨一直下腹右侧,贯穿整个躯干。

    上头偏一寸就能削掉了脑袋,中间歪一点就能捅穿了心脏,下边再长一指头,就能直接给这条疯狗给骟了。

    修士身上,寻常的刀剑是不那么容易留疤的,随便一颗生肌的丹药吃下去,疤痕就长得平平的。

    除非,很邪门的法器。

    杨夕第一次看见犬霄这道疤,还以为是刚伤了不久,没来得及长好。

    不想,却是条陈年旧伤。

    犬霄的叙述很破碎。

    他是真的有点疯,说到杀仍放火就有点神经质的兴奋,说到一些格外寒凉的内容,语调又会有点莫名的缱绻。

    “我出生之前,我爹做了一个梦。梦见他的仇人,从被他活埋的林子里边儿走出来,穿过我家的院子,一直走进我娘住的偏厦里。我爹惊醒了,然后就听见下人回报,说我出生了。

    “他一直觉得,我是投胎到他家报仇来的。因为不敢确信,所以没有直接弄死我。只是变着法儿的搓磨试探,让我活得不像个人。

    “从记事儿的时候起,我从来也没有吃饱过。一年里头有大半年是饿得半死关在地窖里熬刑。所以我十岁多了,还不太会说人话。

    “我小时候不懂什么是爹,所以不恨他。就是怕,怕得厉害。他一句话就能让我缺胳膊少腿,多看我一眼,我就吓得尿裤子。我以为‘少爷’这个词儿的意思,就是经常挨打的人。以为每个‘少爷’长大了,就可以变成‘小厮’,或者‘管家’。

    “整个庄子里,我见过的人两个巴掌都数得过来。我以为别人都是这么长大的,人小就是应该要挨揍的,也不知道别人能吃饱。”

    “然后十二岁那年,家里办了个什么宴会。他所有的子嗣都要参加,我也被收拾干净抱出去,我端着盘子狗一样供到地下吃,亲朋和他的下属都傻了,他却终于对我露出了第一个笑脸。”

    杨夕望着窗外惨白的月色,了悟的点了点头,“你已经残了,他放心了。”

    “可是我说过吧,他一看我,我就吓得尿裤子。结果就是他把我笑尿了……”犬霄嘿嘿的笑起来,似乎很为自己的幽默感得意。

    “后来慢慢的,我就能吃饱了。我当时可高兴呐,以为自己就要变成‘小厮’了。地窖里呆的也少了,然后就在那个时候,我娘又生了。新弟弟周岁的时候,我被允许过去看一眼。说是我未来的主子。

    “我当时就傻了啊,我就问:小孩子不是都要挨揍的吗?他为什么不用呢?还有地窖,还有饱饭?”

    “我爹沉了脸色,让我娘把弟弟抱回去。然后把我拎到院子里,我以为是又要挨揍了,可是揍惯了我也不是很怕。他把我从钟楼的窗台上扔下来,又不是一回两回了。

    “可是他没有,他拿出身上最厉害的法器,一刀就把我给剖了。肠子当场就流出来了,可我还站着愣,我不知道这是要死人的。我就伸手拽一拽,想给塞回去。但是塞不住,肚子漏了。

    “然后他好像又不愿意亲手把我弄死,就让管家给我抬到地窖里,让我自生自灭去了。我也没想到,我命就有那么硬,地窖里躺了一宿我愣是没死。而且特别奇怪的是,我当时还记得该吃饭了,要饿。

    “我一直不死,我娘就来了。我没怎么见过我娘,她是几乎不跟我说话的。但是那次她说了特别多,她说不是她狠心,而是我如果不死,我爹会厌弃她的,没准还会连累弟弟。她说为了她和弟弟,让我就闭了眼吧,她会给我烧很多很多纸钱的。”

    杨夕沉默的看着犬霄,这个男人脸上一滴眼泪都没有,声音温柔得能滴出水来。

    “你这娘,比你爹还可怕。”

    犬霄笑了:“你可真说对了,然后她就拿了一把剪子,要伸到我肚子里。我一把就给攥住了,我就想知道一个问题:到底是不是小孩都要挨饿挨揍。

    “她哭着跟我说,不是,是我不该出生。于是我一瞬间就懂了,现在想想我都觉得自己真聪明。我一瞬间就知道了,挨打挨饿的不是小孩子,只是我而已。

    “然后我就把剪子抢过来,从她心口戳进去了。然后顺着她进来的口子跑了。一直跑到大街上,那是我第一次出庄子。

    “我后来过了很久才知道,我娘在我爹面前,一直是个没有心机的柔弱妇人。她把所有人都支走了,才下的地窖。倒是便宜了我了。”

    杨夕垂着眼睛,觉得这世上要是有身世最惨排行,犬霄这个疯货定然是要名列前茅了。要是这么长大的,他如今这个程度,还真不能算太疯。

    “那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本来已经要死了,我肚子漏着,跑不远。躺在路边上,就嘀咕着饿。

    “然后就有条老黑狗走过来,给了我一个肉包,说拿这包子,换我的身子。我把身子借它用用,它让我以后都能吃饱。我就干了。”

    杨夕忽然有了点明悟:“那狗也不是好东西,他要夺你的舍。”

    “是,我这身子,其实修行的资质很不错。你看我爹把我剖成那样,我都不死。可我当时不是已经被我爹养残了嘛,看见什么都觉得想吃。所以那老狗夺舍的时候,也被我给吃了,神魂吃到神魂里,不顶饱。但我就这么着,入了妖道,活下来了。

    “我在很多年里,都是维持着狗样子,跟野狗一起过的。我不敢靠近人,我怕我爹给我抓回去挨饿。我是在野狗堆里,慢慢的明白,原来正常的爹娘,是要养崽子的。也终于知道了,我爹他是十里八乡最有权势和威望的人,叫做州牧。而我呢,原来是个州牧的公子。”

    杨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所以,你并没把自己当人?”

    犬霄漂亮的眼睛盯在杨夕脸上,温柔的对她一笑:“不,我知道自己是个人。也很多年前就不跟狗一块儿过了。”目光落下去,慢慢的浸到水里,他又露出了那种疯兮兮的神情:

    “我只是不知道,人和狗,和牛马鸡犬,到底有什么区别呢?为什么不能用来果腹呢?”

    杨夕果然的被这句话问住,就算她有一千个答案,那也绝不是犬霄能理解的。

    从床上抓下一张大被单,抬手扔到身上,把他脑袋给罩住。

    “擦干了上床睡觉,别以为冻伤寒了明天就可以不用训练。”

    犬霄从水缸里钻出来,抓着床单默默擦。

    半晌,忽然抬头:“我从老家跑出来的时候就想,等我肚子长好了,我一定要回去,把什么爹娘弟弟,都给他吃了!”

    杨夕抱着胸,盘腿坐在桌子上,觉得这种疯玩意儿想拜正了,得把严师兄那种死板人累出个好歹来。

    “你想找他们报复,这很公平。但这不是你随便吃人的理由。当然,偷吃个别爹爹弟弟什么的,也不是不能商量。但你要敢动不相干的人,战部肯定第一个收拾你。”

    犬霄擦干了全身,被单子一裹,终于恢复了点正常人样。

    “嗤,我知道,我修炼了这么多年,可还是打不过我爹。被他又剖了一次,扔下死狱去了。昆仑战部肯定是要打南疆十六州的,我要看着他死。”

    杨夕点了头,表示这个理由虽然很扯,但自己可以接受。

    犬霄往床上一歪,忽然斜过眼睛看着杨夕。

    “其实你心还挺软的。”

    “放屁!”杨夕掀了眼皮看他,“我告诉你犬霄,我相信你的故事,但我信不着你能管住自己的嘴。”

    犬霄邪邪的一笑:“那怎办,我想改邪归正,都不行?”

    杨夕从桌上跳下来,恶狠狠的:“走着瞧吧,反正我会盯着你的!”

    犬霄还是笑,闭上眼睛,慢慢的又说了一句:

    “这么离奇的事情,你怎么就信了呢?我以前也跟人说过,他们都不信,后来我就不说了。”

    杨夕原地怔了一下,半晌才答:“并不是每一个父母,天生都是爱着孩子的,我懂。”

    目光不自主的穿过窗棂,穿过操场,一直望向幻术遮掩下美轮美奂的无色峰。昆仑如今的权利中心,信仰之源。

    那里,有花绍棠坐镇。

    “可是,有的人不懂。”杨夕慢慢的,慢慢的,叹了口气。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犬霄忽然从床上坐起来。

    “你妈的,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你又不让我睡!你还睡我旁边!”

    杨夕特别不乐意的踹了他一脚,

    “你穷的就一张床,我还没嫌你脚臭呢!”

    犬霄烦躁的化身为狗,自己睡床下去了。

    “认识你这小娘们儿我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杨夕也觉得自己挺倒霉:“你至于么你?我衣服又没脱!”

    犬霄把狗头钻出来,也怒气冲冲的:“妈的,你胸太大,晃得老子睡不着!”

    于是,这天晚上咱们狗子是缸里睡的,全程湿身,睡前还挨了一顿胖揍。

    第二天早上,狗子果然得了风寒。

    负责新丁训练的马烈马次席,一颗丹药灌下去,就给犬霄揪出去训练了。

    丹药费用,当然从犬霄自己身上扣,并且那丹药吃完了鼻涕是止住了,鼻血就再也没有止住……

    杨夕提着自己的“夜行”,也跟在后面,想要参训。

    然后她终于深深的体会到了,严师兄说的“战部的氛围,对每个女修都是麻烦”。

    杨夕被歧视得相当酸爽。

    马烈带训的不只是新丁,还包括一些刚刚结束休假,或刚刚结束养伤的战部们的适应性训练。一队人拉出来七百多,一共只有三个雌性生物。

    一只专做斥候的猫妖,之前受了伤现在来恢复的,名字就叫“董阿喵”。生得十分妖娆,说话却有点糙,总往人类的下三路招呼。总的来说,是一位美丽的女汉子。

    一个使方天画戟的人修小姑娘,新从别的部门调过来,据说骨殿殿主甘从春的弟子,来此是为了上战场给师父报仇。能成为战部唯一的女性人类修士,主要还是爹娘都是昆仑内门的管事,在残剑那里有面子。不过这爹娘也够心大,不怕闺女直接死战场上。小姑娘名叫“沐新雨”,不知原来是个什么性格,现在倒是很沉默。

    第三个,就是一身飞短流长,身为五代守墓人,又刚刚立了大功的观摩人士杨夕了。

    “你们以前也是这么训?”杨夕站在队尾巴上,看着前面一众男修在排练战阵。自己三个女修被安排在绝对安全的替补位置上,并且一直待命,始终没补上去。

    董阿喵巴拉着自己的猫耳朵,“马烈,德行!凡人出身的男人就这臭毛病,严诺一训人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杨夕点点头。

    如此重度歧视的环境下,少数派自然是相当抱团的。杨夕已经被董阿喵普及了知识,战部常设八位次席,其中四位是专门带队出征的。一位辅佐首座总理事物,一位负责督训,一位负责刺杀、斥候等特殊工种的管理。

    最后,还有一位医修。

    云想游阵亡后,督训的严诺一顺位前提,成为了邢首座的跟班。斥候、医修那两位不能动。便有一位带队出征的次席,马烈被提到了督训的位置上。昆仑规矩,所有部门负责督训授课的都是重要职位,不是老资历不能担任。

    这么一来,就有一个出征的次席位置被空了下来,据说是在等释少阳。

    杨夕听完,眯了眯眼睛。

    “这次席,也不是随便定的吧?还是邢首座喜欢谁,谁就能上?”小虎牙一呲,董阿喵莫名就觉得这新来的妹妹可能有点蔫儿坏。

    连沉浸在丧师之痛中的沐新雨,都扫了杨夕一眼,低声道:“首先是能打。战部次席到五席,基本就是昆仑金丹期最强的一百人。”

    昆仑内外门,八成修士都是金丹。心魔幻境的酸爽,大家都在慢慢爬。过了金丹,也会有跟着战部出征的时候,但基本就不允许浪费生命在这么基础的职务上了。基本都是“堂主”“殿主”“峰主”。

    杨夕“哦”了一声,“能打啊……”

    董阿喵呸了一口在地上:“只是能打,只能保证在战部有席位,不是闲散。但真要想带人管事儿,就得混到三席以上,得能服众。”

    看起来她竟然对此相当不满,甚至咬了咬牙。

    杨夕摸摸下巴,“阿喵姐姐是有席位的?”

    董阿喵气呼呼的:“我是四席,每次往上选,那帮臭男人都不肯跟我,自然带不了人了。”

    战阵排演,三位雌性生物就这么酱油着结束了。接下来是日常战技,“空步”和“瞬行”的训练。杨夕老实的跟在后面“瞬”过来,“瞬”过去,因为没做过这种严格的说开就开,说停就停的训练,跟得比较勉强。

    董阿喵还送给了杨夕一副神奇的“胸甲”,据说是九薇湖殿主,在战部的时候发明的的装备。杨夕穿上之后跳了跳,唔,果然不是那么的“甩”了。她对董阿喵表示了感谢。

    接下来,则是一种杨夕从没见过的,五到十人的“合击术”的训练。

    马烈这回就做得十分难看了,根本没给三位姑娘分配齐全的队伍。就让他们三人,凑合凑合吧。

    杨夕觉得时机正好,礼貌的走上前去,“马师兄,这个,我们真凑合不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不懂杨驴与掌门哪里信仰不同的童鞋不要急,因为我根本还没明写啊。当然,有善猜的可能已经给猜到了。

    看本卷的卷名,还没走到那个剧情呢。

    徵铮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5-12-28 09:06:29

    susie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5-12-28 08:23:45

    麦芽子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2-28 03:36:31

    ccgsq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2-28 21:45:26

    夕方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2-28 22:03:06

    2315224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2-28 11:28:33

    phoebele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8 00:23:45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8 00:30:05

    Emm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8 08:35:07

    小虫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8 10:56:16

    方羊羊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8 12:06:26

    穆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8 14:44:05

    流云淡雅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8 17:15:24

    phoebele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8 23:00:33

    小虫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8 23:12:28

    方羊羊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8 23:38:26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8 23:43:05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17章 一席之地》,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