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13章 百废待兴(一)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掌门人虐完了杨夕,拍拍屁股就走了人,姿态高贵冷艳,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杨夕就这么被惨无人道的挂在了最高的旗杆上,然而这还不算完。

    花掌门这次气得狠了,附加了一个十分丧病的命令:示众期间,但凡敢对杨夕所受一切惩罚,表示同情的,按同罪论处。

    高胜寒琢磨了一下,觉得表示同情这个说法不好量化。

    所以他换了“具体一点”的说法,转达给执行的刑堂:“谁跟杨夕说话,就照一样的挂起来。”

    于是乎,杨夕前脚刚被挂上。

    宁孤鸾后脚.交了任务从掌事殿出来:“妞儿,你犄角怎么打结了?”

    一只肥麻雀被挂在了杨夕的脚下。

    不到一刻,释少阳风风火火的从战部报道的地方冲出来:“师妹!你怎么了,他们说你上吊了!”

    麻雀下面多了一只英俊挺拔的脑坑青年。

    当黑袍面具的连师兄也出现在面前,并且说了一句:“对不起,是我不好,把你弄丢了。”并且也上了旗杆的时候。

    杨夕已经做好了,她在昆仑山认识的所有人,都会被挂上旗杆的准备。

    谭欠捅一身雪白医袍:“哈哈哈哈,杨夕你也有今天!”

    ——然后他就和杨夕有了同样的一天,就在连天祚的脚下。

    朱大昌围了个围裙:“我就是来给他们送个饭……”

    ——刑堂不听解释,开口就往上挂。

    邓远之:“……”

    嗯,要不说人家邓远之聪明呢,他是紧跟着朱大昌来的。看见老朱被挂上去之后,原地谨慎的观察了半晌,脚步一错,对着杨夕点了点头。

    一句话没说,绷着脸转身走了。看模样对昆仑这种,动不动就要坑个爹的地方,适应度依然不高。

    ——唯一的漏网者,谨慎是种美德。

    然后,宁孤鸾当年的七个狐朋狗友也来了。

    此情此景,高胜寒手下的刑堂们,学着他们的老大“琢磨”了一下:既然是同罪,那么宁孤鸾理应得到“谁跟他说话,都一样挂起来”的待遇。

    刑堂郑重声明,这绝不是因为对“以宁孤鸾为首的黑街流氓”的个人喜好,而做出的决定。

    于是,这七个人……唔,有点多,挂不下呢。

    黑衣的刑堂们聚头商量了一下,很快拿出了有效的执行方案——那七个人被挂在了旁边的墙上。

    (当时的刑堂们并不知道,从此之后神奇的大昆仑山就多了一种丧心病狂的连坐式撕逼方式,被称作“挂墙头”。_(:3√∠)_

    据说只要有人敢在“碧水楼”上,拿出一种叫作“锤子”的法器,就会吸引疯狂的围观。撕到后来,凡敢在该楼上出现者,都会被连坐全部亲友家属,并扒光所有马甲,直到妈妈都认不粗来……)

    紧接着,白氏一门团结友爱师兄师姐们,陆续到场,接连上墙。

    ——包子师父洪福齐天,吉光普照。一战过后,七十三个师哥师姐,竟然一个都没丢,既没有伤亡,也没有被憋在昆仑山里粗不来。

    杨夕在旗杆上俯视了广场整整三天,她认识的人却并没有到齐。于是杨夕就知道,他们,可能到不齐了……

    挂在杨夕脚下的释少阳,并没有想那么多。但是他敏锐的察觉,一根筋的小师妹似乎多了心事。

    从旗杆上下来的那一天,释少阳被大长老苏兰舟,提着耳朵揪走了——说是给他备好了剑俯。

    宁孤鸾打发了当年一起胡混的酒肉朋友,陪着杨夕又走了一道掌事殿。

    当年他们可是领了“清扫战场”的任务走的。一去四年,这个按时间计算的任务,可是让宁孤鸾的身家小丰了一轮。

    然而轮到杨夕……

    “这位师兄,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完成了任务应该是领钱呐,那个负……”杨夕手指哆嗦着查了半天,还是没查出来那是负多少灵石,“哎,总之我总不能上一趟战场回来还变穷了啊!”

    管事儿的师兄忒不乐意:“怎么说话呢?难道还是我贪了你的灵石不成?”

    就在杨夕差点要拔.出夜行,拆了掌事堂的时候,一向唯恐天下不乱的宁孤鸾忽然拉了拉杨夕的衣袖。

    “额……妞儿啊,我觉得你可能确实是变穷了。” 会飞的鸟大爷竟然难得的有一点心虚。

    杨夕忿忿的扭头:“为什么?”

    宁孤鸾慢吞吞的说:“你还记得,炼尸门里,你给所有人打的欠条吗?”

    杨夕如遭雷击:“这年头连欠条都联网到昆仑玉牌了?”

    “也不是啦,就是掌门说人不白救,要花钱买命,所以吧……”宁孤鸾以眼神示意:你懂的。

    杨夕半晌才道:“所以死狱所有人的买命钱,是我一个人买单的。”

    宁孤鸾郑重点头。

    杨夕又反映过来:“所以掌门人对我那么大气性,至少有一半是因为,这个欠账我这辈子的昆仑玉牌可能都是负,死也还不上了。他觉得做了白工……”

    宁孤鸾点头如捣蒜。

    杨夕一把抽出“夜行”,半点不开玩笑的问:“鸟师兄,你觉得这玩意儿能退货么?”

    宁孤鸾小心的摇了摇脑袋,“我觉得吧,就算你再把它卖了,它也不值那么多钱……哎,杨夕你干嘛去?”

    杨夕没等宁孤鸾说完,拎着夜行就往外走。

    闻言扭头,阴森森的道:“我拿这破剑,去把死狱那帮人渣砍了挨个儿放血!我要它们同归于尽!”

    宁孤鸾哭笑不得的搂住她,“不至于,不至于,大不了师兄养你!”

    杨夕圆溜溜的脸蛋儿涨通红,两只眼珠儿都是血红的,:“怎么不至于了,怎么不至于了!玉牌上是负的,我这辈子在昆仑食堂都只能吃盐水土豆了!连糖水的都没戏了!没戏了!那是一辈子啊,鸟师兄!”

    虽然此时笑出来不厚道,但宁孤鸾还是觉得自己已经快憋不住了。

    只能按着杨夕的脑袋,“噗噗”在那吐气。

    掌事堂的管事师兄看够了热闹,终于闲闲的给了个建议:“想吃糖水土豆,其实也是有办法的。”

    杨夕噌的把头抬起来,猛盯这位衣服上绣着个“内”字的师兄。

    这位略微谢顶的师兄,指着杨夕放在柜台上的昆仑玉牌道:“喏,你已经有外门弟子资格了,只要把外门任务做掉,门内是有三餐提供的。”

    宁孤鸾先愣了:“我怎么没吃过这个三餐?”

    谢顶师兄耸肩:“以前是没有的,是咱们被憋在山门以外,才有了这个福利。邢首座说:有酒喝,有肉吃,才有人跟着。”

    杨夕带着饥渴的表情扑过去,猛瞪自己的玉牌。除了入门时的六殿成绩,还有那个不知道负多少(其实是已经不想去查了)的灵石数,就只有一个按手指头会打字的框框。

    “我怎么看不到我有外门资格?”

    谢顶师兄得意的指了指自己衣袖上的“内”:“昆仑玉牌,记录弟子的一切信息,信息库是专门有人打理的。不过记名弟子看到的,外门弟子看到的,还有内门弟子看到的,可就不一样啰。”

    杨夕觉得也有道理,这样的话昆仑从内往外的管理会很方便。又忽然想到,会不会自己其实就是核心资格,只不过这位师兄只是个内门,所以才只能看到低他一级的外门资格?

    这样一想,又有了一点拌猪吃老虎的窃喜感。偷偷幻想了下,等自己直接做掉外门任务,内门任务,再登上掌门炼心路,摇身一变核心弟子。回来显摆并打脸的美好场景!

    这么一想还有点小带感呢……

    “唉?也不对啊,那我有外门资格了,我看不见任务,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去做啊?”

    谢顶师兄抻着自己的衣袖,仍然在得色——看样子也是刚晋升内门不久。

    “咱昆仑的信息库,徒弟的每条信息变化,都会发给师父知道。你师父自会来提点你该做什么,或者干脆就帮你做了任务也没准呢?”

    杨夕脸色白了白,没敢说:我师父连玉牌都被没收了。话说,师父果然洪福齐天,这么麻烦的事情,就这样躲过去了……

    鸟师兄今天也不知为什么,格外体贴。不给那个谢顶继续显摆的机会,拉过杨夕的昆仑玉牌看了看:“老样子,跟几百年前没差。外门就是要你在门内担任个固定差事。”

    “什么差事?”杨夕立刻问。

    宁孤鸾挠了挠头:“哎?我当年是有选项的啊?你这怎么没?”

    谢顶师兄于是得到了继续显摆的机会。

    “咱昆仑是个书院,记名弟子嘛,就相当于学子,自是不用当差的。外门弟子嘛,当个助教自是最好的,没那本事的话,在食堂、器居这些地方做个柜员,也算是贡献。至于内门嘛,那都是各堂各殿的讲师、博士,不授课的也得做个管事,真正拿得起一方事情来才行。不过……”

    杨夕忍不住打断他:“那你也是个内门,怎么在做柜员呢?”

    谢顶师兄瞪她一眼,重重说道:“不过!咱们被关在外头了,开课的堂不多,六殿全关在里头,日常事务的堂也基本在里头。差事很难找的!”

    “这样啊……”杨夕回头看着宁孤鸾:“鸟师兄,你是当的什么差?”

    宁孤鸾忽然干咳一声:“啊,我是人偶堂助教。”

    杨夕挑着眉毛:“不对呢,你是内门来着呢?”

    宁孤鸾连忙在众人注意到之前,推着杨夕往外走,一边小声说:“我是昆仑邸报的官长。”

    杨夕被推着就出门了,一边还叨咕着:“鸟师兄,你今天好奇怪啊,一直不大对劲的样子。”突然变体贴了,居然还不显摆?

    宁孤鸾推着杨夕望天:师父保佑我!既不要让身后那些人发现,我就是那张八卦邸报的官长,也不要让师妹察觉是我主动把欠条的内.幕汇报给掌门的。

    跪舔不是错,鸟爷就是靠着这门手艺,才基本没吃过土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最近评论区,一片学霸、侦探、脑洞大王们在屠版。

    每天看评论笑得睡不着……

    ps:晋江的程序是,选择长评,然后字数超过1000字,就能永挂右侧评论区哦~

    已经□□百的筒子们,不要大意的多撸一两百嘛!

    pps:因为我这一章更得早,而没有在上一章撒花的都是坏人。你们将得到更晚看到下一章的报应!

    徵铮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5-12-24 20:11:24

    麦芽子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5-12-24 00:00:02

    YE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2-24 19:37:47

    穆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4 00:02:29

    偶是杜小糖童鞋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4 00:08:04

    蔚泠冰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4 00:08:49

    方羊羊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4 00:39:19

    月娘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4 06:37:46

    嘎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4 18:11:07

    Y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4 19:35:57

    Y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4 19:36:19

    Y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4 19:36:36

    Y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4 19:38:10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4 23:54:26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13章 百废待兴(一)》,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