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11章 消失的山门(三)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听罢掌门人的话,杨夕沉思了很久,终于低声开口:“掌门觉得,昆仑是反派?”

    花绍棠以仰望的姿势,凝视着昆仑山的银色光幕。

    忽然,嗤笑一声:“要我说,初代昆仑就是悖义忘本的熊孩子,贸贸然干翻了爹妈,然后发现没爹没娘的日子也没有那么好过。”

    银龙载着杨夕,开始慢慢的绕着昆仑的巨大光球旋转。

    杨夕眼前于是呈现出极其惊人的一幕。因为有那三十三个小光球作参照,她很确定自己是在绕圈,然而不论她绕到哪一边,看到的都是俯视的昆仑山——只不过俯视的是不同的部分。

    花绍棠慢慢的开口:“有爹妈掌管的家,才有安稳的日子。随着上古之神一同消亡的,是这个世界稳定了上亿年的秩序。”

    杨夕思索了一下:“没人想过把那些神迎回来吗?”

    花绍棠一笑:“有啊,二代昆仑花了近万年光阴,以众生对生死轮回的敬畏为基础,万年香火,唤醒了冥神烛阴。”

    “然后?”杨夕问。

    花绍棠道:“然后地府就被鬼修给拆了嘛。”

    杨夕不说话了。

    地府消失,轮回终止,六道混战。

    这是二代昆仑灭门的根由,她记得的。打着斩妖除魔的旗号,整个门派都搭在了那一场大战里。

    而拆了地府的鬼修,至今都没能从失去冥府的打击中,恢复昌盛。

    杨夕又思索了半天,谨慎的开口:“神既然能创.世,难道不能修复地府吗?有没有人试过……”

    花绍棠阴凉的一笑,“三代昆仑试过。在自家后院里,试着把神养起来,小心保护。”

    杨夕一看花绍棠的表情,便大致猜出了结果:

    “结果也被.干了?”

    花绍棠笑得有点凉薄:“五百道派联合起来,打上昆仑山门。掘地十里,挖出了空神奢比尸,挫骨扬灰。而天藤也在那一战中,彻底断了。”

    他垂着眼皮,一手搭在龙头上:

    “初代昆仑杀死的,不是神本身。而是这个世界的众生,对于‘至高无上’的敬畏。”

    杨夕不禁倒抽一口气:天藤也是人为砍断的?

    若说地府是人为消失,杨夕还没有太明显的体会。

    她毕竟是个人,没当过鬼,想象不出鬼修后悔不后悔。至多觉得佛门被连累得无法修行,实在躺枪得很无辜。

    可是天藤断绝,这件事对整个修真界的打击绝对是毁灭性的。这些年的典籍记载中,飞升的统共才多少,当年走上天藤的又有几多?

    天藤若在,修真界的现状,与如今看到的绝对不会一样。

    所以历代的天道大劫,其实全都是世间众生的咎由自取?

    从这样的历史顺下来,历代昆仑应劫灭门的血泪史,简直成了一部不作死就不会死的黑历史。

    杨夕沉了嗓音问:“天藤需要修复,难道还有人反对把神迎回来?”

    花绍棠嗤笑一声:“那毕竟是神呢,再怎么爱世人,能咬牙忍了世人把它送走,能捏着鼻子认了世人再把它迎回来。总不会甘愿,一直被这么被世人迎来送去的。”

    指节敲着龙头上的鳞片,龙身绕着“昆仑山”飞行,花绍棠侧过头,那球形的光幕里依稀闪过了人丁最兴旺的“昆仑书院”。隐约可见蚂蚁大的黑点,密密麻麻在一堆彩色小块中移动。

    “天藤断绝之后,侍神道统终于撤出了大陆。留下话说:神已震怒,终将归来,降下天罚,惩诛所有的背叛。”

    杨夕沉默了半晌:“实在可以理解。”

    花绍棠仰头望着昆仑的光幕,展开双臂:“所以,四代之后的昆仑,不再是为了镇守天藤而存在。而是为了防止上古神族的苏醒。”

    “凡有迹象,皆尽诛杀。”他一定一顿的,慢慢的说道:“至此,昆仑才真正成了,天道叛逆的代称。”

    从杨夕的角度看去,银白的龙头上,掌门人映着萤光的半身和双臂交错成一个十字,在巨大的圆形光幕中如此矮小,仿佛是个不能合拢的拥抱。

    可因为那光幕中不论怎样看都是俯视,花绍棠那飞扬的白发,又像极了是在从空中,飞速的坠向大地。

    杨夕望着掌门略显单薄的背影,轻轻出声:“可是掌门,后来的昆仑如何确定,那真的是神的意志,而不是,仅仅是那些侍奉神的人的意志?”

    “不,我不确定。” 花绍棠放下手臂,垂下头笑一下:“包括刚才跟你说的全部,我也都是道听途说而来,我才八千岁寿命,不曾亲身经历过任何一件。何以去伪存真?”

    他复又抬头,凝视着光幕中流转的昆仑山:“但是我不能赌。赌身为神,就真的有博大宽容到无有底线的品性。它究竟视我们为子女,还是把我们当造物?十二祖神复苏之后,最初的始神就会觉醒,一念有光,一念灭世。 他的一念之间,我们输不起。”

    杨夕伫立了许久,无声的吐一口气。

    “原来,您是这么想的。”年轻的女修士眉头轻蹙,斟酌着用词:“您觉得初代昆仑对不起创始神,可是事已至此,苍生总要活下去。您只是在将错就错。所以,我们是反派,是不道德的。”

    花绍棠笑了一笑,身姿坚定,眼神却迷惘:

    “我觉得,虽然是神创造了众生,如众生之父母。但是我想,即便是个凡人,也没有因为太太太爷爷,把太太太太爷爷撸死了,就去自杀,以求原谅的道理吧?”

    杨夕想了一想,没有立刻发言。

    她恍然发觉“昆仑”二字,与自己曾经的想象有绝大的不同。

    五代守墓人说过,每有人想重开民智,打起的旗号便又是“昆仑”。

    掌门刚刚也说,从初代到三代,“昆仑”都是守护天藤的那个门派的称呼。四代以后,则是天道叛逆的代称。

    所以……杨夕默然回首,十分惊诧。

    昆仑二字从不是一个不死不灭的家族,祖宗被.干倒了后人再站起来。它从一开始就像……

    就像自己的故土。它上万年来一直叫大行王朝,可杨夕清楚的知道,它现在姓景,六百年前姓宇文,宇文之前是孙,孙之前曾经姓夏。

    六代昆仑,是截然不同的六个门派。

    唯一的相似,只是它们都是强大执着,曾登人界巅峰。不安现状,逆着时代的潮流,试图对世界作出改变。

    杨夕垂眸沉思,最终开口道:“掌门,您这八千年,一定活得很累。”

    花绍棠没有回应。

    银色的龙头,忽然拐了个弯,沿着那三十三个光点练成一线的方向,盘旋着绕行。昆仑的光球,变得越来越小,终于败给近大远小的规律,变成了一个小点。而随着角度的倾斜,近处的光团会渐渐掩住远处的光斑。

    终于,杨夕的只剩下了一个光球,白茫茫一片,遮住了其它的所有。

    她不是第一次知道,却还是由衷震撼。

    原来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同样一组东西,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花绍棠说:“邢铭曾经劝我,用国家的更替来理解昆仑的所为。没人该对前人的所行负责,我们只能为了后人尽量努力。我知道这是他在地底下躺了一千年悟出来的道理,我知道它可能是对的……”

    白发修士的声音低下去,他忽然两手扒住龙头上的裂缝,把整个下半身,从龙头上血淋淋的拔了出来。金黄的龙睛黯淡下去,花绍棠伸手招出一件衣服,擦了擦腰腿上的血。

    “可我是个妖修,我理解不了什么是国家。我只知道,我为我的先人所犯的一切罪过而羞耻。大概,我的师父选我做掌门,本也没指望过我能理解吧。他说不定只是看上了我活得比人长……”

    花绍棠召出一件玄色的袍子,大马金刀的正对着杨夕套上。

    杨夕只好自己转过身去……

    她可不敢像视.奸小师兄那样看掌门,她还想好好的活着。

    敏锐的从掌门的话语中发现了微妙:“活得长?”

    花绍棠没接这个话茬,他束好了腰带,理顺了长发,赤脚站在银龙的头上。

    “很多很多年里,我想我是恨着那个,把创.世神干掉的初代昆仑的。没有他,一切都还安好。直到我跟蓬莱的侍神修士干了一架,我发现他们即使合道,也永远来不了虚境。”

    杨夕一怔:“什么?”

    花绍棠回过头来看着杨夕:“没发现么?这里没有任何天地五行之力,蓬莱的侍神道统,来到了这里,和一个凡人没有区别。”

    杨夕浑身一震,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

    “掌门,虚境到底在哪?”

    花绍棠居高临下的看着杨夕,用一种一听就知道是在复述的语调说:

    “它在天之外,比天更高,在地之下,比地更深。它一片虚无,无法定位,并且在世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入口。除非你背离神的庇护,放弃神赐的本体,自己得到破碎虚空的力量,否则你永远无法看见世界背面的虚无。”

    杨夕被这段话镇住,总觉得它是在描述些什么别的东西。

    “这是谁说的?”

    花绍棠淡淡的瞥着杨夕,又把目光转向一侧的光团。银白的光芒,映得在他几乎完美的脸上,闪闪的光辉。

    “他是一个魔,这世上第一个想要修成人的魔。不入轮回,不求救赎,在那个前世造孽才会托生成妖魔的年代,他认为自己应该是个人。”

    杨夕怔怔出声:“那个屠神的……初代昆仑?”

    花绍棠没有去看杨夕,但长久的沉默,显然已是默认。沉默之后,花绍棠开口:“他是第一个飞升的修士。扛着当时所有人都认为是天谴的惩罚,一路筑基结丹成婴合道,破开虚空,来到了这里。”

    花绍棠忽然一挥手,银龙沿着一路银白的球,呼啸着飞过,三十三个光团眨眼间在脚下掠过,杨夕的头发被带得飞起来。

    花绍棠迎风眯起双眼,继续被打断的话:“那时候,我忽然就理解他了。如果神还好好的活着,我们永远不可能,从这个角度,看一眼昆仑。”

    银龙呼啸着冲向昆仑山所在的光幕。杨夕明显感觉到身体所受压力越来越强,“爆体而亡”这四个真不是在吓人。

    剑气劈出的空间裂缝,贴着杨夕的鼻尖出现在面前。

    杨夕一头撞了进去。

    作者有话要说:  被人点评了《师姐的剑》是一篇很man的女主文,感觉自己再也找不到对象了……_(:3√∠)_

    另:本文世界仍未完全展开,貌似这是第二次吧,第一次是展开昆仑。第二次是这。

    有个筒子说对了,我就是想写,没有那么多居高临下,纵观全局的情况下,一个人认识自己所处的世界,究竟有多艰难。

    前文试探过似乎是没有佛教徒和基督徒看这个文,但是真的没想到,居然有道教徒看修真文?虽然本文不出现三清,但你真的不怕修仙文报社么?修仙常常报社哦?

    kk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5-12-21 16:00:02

    徵铮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5-12-22 22:22:02

    夕方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22 22:21:47

    ccgsq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21 23:32:34

    道不同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22 17:03:11

    穆寒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00:30:50

    十布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10:48:18

    麦芽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11:12:43

    小凳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12:59:59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20:31:18

    袭鸢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20:53:59

    嘎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09:18:28

    嘎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10:12:58

    君子言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11:33:38

    苏苏是个过客不是归人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12:32:53

    苏苏是个过客不是归人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14:25:30

    苏苏是个过客不是归人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16:24:02

    真.玛丽苏.无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16:33:20

    十布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16:47:41

    方羊羊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16:58:19

    方羊羊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16:59:27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17:00:50

    方羊羊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17:07:35

    小虫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17:22:12

    方羊羊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17:32:00

    phoebele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19:56:58

    杳杳兮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20:47:02

    phoebele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21:40:40

    期末咋办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22:38:27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11章 消失的山门(三)》,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