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08章 消失的山门(一)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无色峰下,洗剑池的波光透着淡淡的红。

    可容纳十万人的广场上,竟然比昆仑开山收徒的那一年,还要拥挤。

    左侧的训练区,昆仑剑修们正在训练战阵。右侧的交易区,十几间门脸窄小的店铺,进出的客流竟然数量惊人。

    中间的居住区分三个部分。

    最靠外围的一侧大多数人都是搭着帐篷居住的,一顶帐篷一个大通铺,住上几十人。混乱而狭小,卫生的环境也并不十分优良。但来来往往的昆仑,却像看不见一样,既没有呵斥他们,也不曾伸手提供帮助。

    中间的部分大多数是昆仑弟子,也有少量依附门派中有身家的人,可以用身上的灵石跟昆仑买得一块芥子石。密密匝匝的一排又一排墙壁,模仿了传统街巷的格局,只是过道更长也没有院墙,人们居住的空间则是贴在墙壁上的芥子石里面。条件虽然依旧简陋,至少也是独门独户了,并且环境要干净得多,也有人打扫。

    最内侧这是最富有的一群人了,人手一栋芥子石的小院,外围看去都是一模一样的灰墙灰瓦石头平房,内里却可能有山有水有阁楼各自的洞天。约上三五好友,或者整个一门师徒都结居于此也是有的。

    昆仑食堂的土豆香弥漫在空气中,黑袍面具的昆仑刑唐在人群中来来往往的穿梭,时不时神出鬼没的冒出来: “罚款! ”

    钱二脖子上套着练奴环,牵着一串七八个孩子,忽然有了一种回家的感觉,莫名的想要流泪。

    可是明明,他根本连昆仑弟子都还不是。

    也许这就是家的安全感吧,家里并不是没有争执,家中并不是没有贫苦,可家就是那个不论你在外面混得有多差,都能随时回来的地方。

    “干爹,这就是你的师门吗?真棒! ”身边的孩子扯着钱二的衣袖,眼睛闪亮亮的。

    钱二心中升起莫名的自豪,狠狠点了头:“对,干爹就是从这上的战场。”

    其实真要论起出身 ,这几个孩子的家境都不算差。

    他们出生的巨帆城,可远比昆仑,至少是眼前这个简化版的昆仑更加气派。可是在孩子们眼中,能装几万人的店铺,能住人的墙壁,戴面具的袍子叔叔,显然要新奇有趣的多。

    “喝,可别逗了!跟咱们一样是带着练奴环的苦工,以为搭上了那杨夕,就真成了人家的弟子?多大脸!”

    说话的男修身材魁梧,却长得贼眉鼠眼,一看就是死狱出品的纯种,“不看看自己的样子,残废!”

    钱二身边的男孩当场就炸了:“你说谁残废?你再说一遍试试!”

    “贼眉鼠眼”哪里会把个小孩子放在眼里,眉一挑,嘴一撇:“怎样?少条胳膊还不是残废?别以为攀上了那个东区狱王就了不起!五代守墓人又怎样,我可是听人说了,那杨夕在昆仑也就是个记名弟子!”

    跟他一起的女修也附和着嘲讽: “有些人啊,是得着个香的臭的都要扒上去,抱大腿抱得把自己卖了也干。咱们是没办法,进了死狱,本就不是自由人。他倒好,上赶着给人当奴才使,真是有心上进的,舔腚舔得脸都不要!”

    钱二身边的男孩,顿时两眼充血,几乎要冲上来拼命了,钱二却一把拉住了他,摇了摇头。

    转过脸来很平静的道:“钱二也许是你们说的残废,昆仑却绝不是你们想的昆仑。在昆仑,做苦工还是做战部,并没有什么差别。花掌门用心良苦,你们若一直如此狭隘,只怕是辜负了昆仑的用心。”

    那贼眉鼠眼的男人看起来还想继续撕,可旁边的女人一眼瞄见负责昆仑的负责人过来了。连忙扯了他一把,后者立刻像见了花猫一般,悻悻住嘴。

    钱二看见他们的表现,忍不住笑了一下。

    他觉得这很奇妙,时光倒流四年,自己也是这样捧高踩低,凡事都觉得不如意。整天看见谁都防备着人占自己的便宜,不占便宜的又会觉得人家没心机没出息。生生把个好好的人生,大好的年华,消费在了这些龌龊里。

    多么傻呢?

    若是四年前,自己早就气得结了仇吧,即便实力差得太多结不起仇,也会暗暗记在心里,想方设法报复回来。本来资质就很差,又把不多的生命浪费在这些鸡毛蒜皮上,能筑基才怪。

    区区四年,擦身生死。

    养着孩子们,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忙碌。自己竟然就学会了豁达。钱二有一点为自己骄傲。

    钱二身旁的“白菜”还远远没练出自己干爹的豁达,梗着脖子,垂着眼睛问:“干爹,你是为了我们,才把自己卖了么?”

    钱二摸摸他的头,并不因为他是个孩子就哄骗他, “吃住都是灵石,昆仑东西贵,干爹穷呗。”

    “白菜”一双眼睛黑黝黝的: “干爹,我没卖,但我也能做工。我会把你赎回来的!”

    “行啊,干爹等着!”钱二笑出一口开心的白牙。

    三十个战部剑修,雪亮的银甲外罩大开叉的黑色袍服,整齐的一站就是一排森严的刀枪剑戟。

    为首剑修眼神很年轻,却板着面孔,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我叫严诺一,是昆仑战部次席,接下来的一年,就由我和身后的师兄弟,来安排各位的衣食住行,以及每日工作。希望各位能够配合!”

    人群中有人阴阳怪气的哼哼了一句: “那要是不配合呢?你还去跟花掌门告状呗? ”

    死狱多的是老油条,见严诺一修为只有金丹,话又说得如此客气,便以为他板着脸是紧张,纷纷起了欺生的心思,跟着哄笑。

    严诺一表情一点没变,稍微偏头在人群里扫了一眼:“冯果,第三排左数第六个,那个贼眉鼠眼的。”

    耗子眼男人没想到自己会被点出来,还没等喊出你要干嘛,就见严诺一身后一个剑修抽出长刀一道剑气批过来,精准的穿过人群,直接砍掉了他一条胳膊。

    “啊——”

    众人全被这小剑修的狠辣镇住,大门派的公子哥,多是足不出户的,没几个有这样辣手。

    严诺一慢慢的开口,“不配合,也没什么。反正昆仑的医修,有很多。”

    于是,所有人噤若寒蝉。

    严诺一盯着那个地上痛苦挣扎的鼠眼男子,压着步子靠近一些。死狱众人在那无机质的目光下,不自禁地给他让开了视野。

    “还有,以我个人的名义,你刚才的发言真的很令人不快。

    “首先,肢体的残缺并不一定是残废。昆仑刑堂堂主高盛寒双腿残疾不良于行,但我觉得他比你有用多了。当然,你如果想切身的理解,还是要亲身尝试一下刑堂的板子。以我的眼光,你很有这个机会。

    “其次,五代守墓人杨夕已经晋升为昆仑的外门弟子。如今昆仑封山,留在外面的弟子并不多。而你们只是昆仑的人型财产,一应工钱减半,食宿费用翻四倍,如果想在这片广场上活下去,搭上一个外门弟子,借用一下昆仑玉牌,还是很有用的。当然,你就不必了,相信今日之后,认识我的昆仑弟子都不会接受你的投名。”

    严诺一每多说一句,地上的鼠眼男子脸色就多白下去一分。刚才他嘲笑钱二的话,这个昆仑居然都听到了!

    “第三,杨夕是你们的救命恩人,你能不懂感激这也没什么。反正接下任务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不断被你们突破下限的准备了。”

    严诺一偏头示意了一下广场的旗杆:“她挂在那挺丢脸是吧,看起来可真像失势了!但就算你们不相信这位小兄弟说的,昆仑不一样。也该想到门派的大旗下边,轻易是不会挂人的,挂也该是个人头,而不是全乎的整个。”

    严诺一扯了扯嘴角,似乎是想笑。可是笑容太淡,以至于只能看出眼尾勾出的嘲讽弧度,“掌门人亲手惩戒。我以为,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年轻的次席嘲讽大开,连消带打,言谈间并不把这些死狱凶徒当作人看。这些人渣老油条,恼怒归恼怒,却反而敬畏起来。

    所以说,有时候人之劣根性,果然是贱的。

    接下来,工作便顺利了很多。

    三十位昆仑战部,飞快的分好了罪犯们的工作,居住的帐篷,以及到食堂开伙的时间——昆仑食堂剩下来的灵厨师很少,山下几十万住民,都是轮流吃饭的。

    却在这时,又有人出了幺蛾子。一个女修发现住帐篷也就算了,每顶帐篷竟然平均要居住200人以上。而且那又乱又破的环境,还不如死狱的坑洞呢!

    眼珠子一转: “这位小哥,奴家一个女人家,住不惯地上,能不能换个高点的呀?”说着,一双媚眼流转瞟了瞟远处的无色峰。

    幻术下美轮美奂,云山雾罩,她也算真敢想!

    连身体也贴上,拿丰满的胸口在严诺一胳膊上蹭,呵气如兰的道:“那山上,不也有人住么?”

    严诺一也不躲,又是那么极淡的笑笑:“想住高点,行啊。”抬手一指昆仑的旗杆:“五代守墓人头顶上还缺个人,要不我帮你搬上去?”

    女修脸色一僵,说好的昆仑小剑修都没见过女人呢?这是要闹哪样?

    严诺一再没看她一样,召唤钱二到面前,递给他一块芥子石:“你的卖身钱,收好。”拍上钱二缺了一条手臂的肩膀:“兄弟,哥们儿们都待见你,有事儿说话。”

    钱二一笑,这是自己挣得的尊严。

    刚刚那个碰了软钉子女修却不干了,“凭什么他住芥子石,我们就要住破帐篷啊!就因为他带几个小崽子?那把小崽子给我,我比他带的好!”

    严诺一看着她,“就凭同样是卖,他值钱,你不值钱!”

    看着那女人还要无理取闹,严诺一手指一勾,一柄长刀落在手上,森森的逼视着那女修:“还有,别以为我不打女人,我只是不爱虐菜。偶尔为之,却也浪费不了多少时间!”

    不理会那女人乍青乍白的脸,目光在人群中扫过一圈,压着嗓子道:“现在,谁还有问题?”

    人群沉默。

    钱二却迟疑了一下,轻声开口: “我有个问题,不知能问不能问? ”

    严诺一轻轻挑眉,有点意外: “昆仑没有不能问。”

    钱二于是轻声开口: “我想问的……昆仑山,到底哪去了? ”

    死狱众人都是一呆,他们大多没见过什么超级大派,还以为无色峰就是昆仑的山门。虽然小了点,但毕竟有传说,昆仑穷不是吗?

    严诺一闻言沉默了片刻,他倒是忘了眼前的男人名册上登记他是来过昆仑的。

    眉眼锋利起来,削薄的嘴唇抿成了一线,终于开口道:“说多了你也不懂,总之昆仑山本就不在这个地方,现在只是放回去了。下一个甲子,开山收徒的时候,你自会见到。”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这群小妖精,正经你们嫌我虐,轻松又嫌我逗比!你们是不是外边有人了?嘤嘤!

    徵铮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8 23:25:23

    嘎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9 08:52:32

    很淡的黄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9 10:40:10

    很淡的黄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9 11:03:11

    liushuihe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9 12:16:06

    永玉2008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5-12-19 14:08:01

    phoebele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9 14:43:16

    徵铮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9 21:13:00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08章 消失的山门(一)》,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