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04章 蓬莱应对(上)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子时,天暗如晦。

    这几日疯狂的战斗,食物又不怎的够吃,大家的状况都不太好。

    “昆仑我最大”再也没回过信息。

    邢师叔也没有消息。

    邓远之说,并不知昆仑有没有营救行动,至少公开的没有听说。

    高堂主的消息只有两个字:“保重。”

    杨夕他们在一片惨烈中,迎接了毁天灭地的敌人。

    漆黑的夜幕中,遍布璀璨的星斗。

    裂开了一个漆黑的缝隙,最初的时候,仰望天空的折草娘只以为是乌云遮住了星斗。

    她甚至拉了拉身旁的闺蜜:“三娘,我是不是饿花眼了啊,我怎么看见天上掉男人呢?”

    媚三娘掐着扇子抽她脑袋,“你妈的!都饿成这样了,你也不想个馅饼!”然后她下意识的抬头。

    看清了那个身穿兽皮,手拿藤杖的战士,正冰冷的俯视着她。

    媚三娘惊得膝盖一软,直接一条腿磕在了身旁的石头上,然而根本感觉不到疼。

    她听家自己破了音的嘶吼:“有敌袭——”

    两万多人迅速的抄家伙,跳起来,四下防卫着侵袭。

    立刻就有人看见了空中的人影子。

    白花花一个人影,只围了一张斜肩雪豹皮子,想看成背景除非是眼残。

    而他身后那个漆黑的空间裂缝,视力稍好一点的也认出来了。

    “合道!”

    “破碎虚空——”

    “合道期修士!”

    真是让人兜头一盆冷水,连战意都升不起来,心中只有恐惧。有人惊得当场就跪了。

    杨夕头皮发麻的盯着天上的人影:“蓬莱……”

    邢铭没能拖住全部的合道,有人回援了……

    蓬莱的合道期修士,高高地站在空中。背后虚空中的罡风吹动他辫起的几百条辫子。那远古的、野蛮的、血腥的气息,随着狂风扑面而来。

    他操着一口海民特有的古怪腔调,生硬的开口:“投降,或者死。”

    薛无间一震,握紧了他的剑。

    媚三娘咬牙,忽然不知从哪里扯出她的黑莲斗篷,呼啦啦从面前拽过,露出一个没有双腿的年轻人。

    扬声道:“蓬莱的修士,我们谈个交易怎么样。”

    年轻人看起来过得并不好,双眼木然抬起来。

    对媚三娘掐在他脖子上的手,毫无反应。

    就在媚三娘侃侃而谈“我知道这是你蓬莱的修士,如今只有蓬莱到才有这么纯的人血……”的时候,空中的蓬莱修士忽然招手一道落雷,当头向着媚三娘劈下来。

    媚三娘眼看着落雷迎面而来,根本没回过神来。

    眼看就要被当头劈死!

    她不是杨夕,没有由弱到强的被天雷锻骨劈过十年,她扛不住这一道几乎亮紫色的雷劈。

    死神的双手已经握住了她的脖颈,收紧手指,就会带她离开人间。

    却有一个身影忽然从旁边扑过来,把她从死神手边推开,搡倒在地,自己迎向了死神。

    “呲啦——”

    亮紫色的雷火,包裹住那个人的全身。那一瞬间的亮度,让人的视觉几乎可以透视那纤细的骨骼。

    媚三娘坐倒在地上,对这一瞬间的变化完全处于呆滞的反应不及。

    贯爱微眯的桃花眼,在那一瞬间争得大大:“阿草……”

    一截焦炭立在她前方,心口还有一处大洞。

    从大约是嘴的位置上,发出走形的声响:“三娘……我终于对你有用了一回……”

    风一吹,那焦炭便碎裂在地。再也拼不起来。

    媚三娘睁大着眼睛,一动不动。

    任焦炭的黑灰,落满白衫。

    蓬莱修士这才又一次开口,仍是那古怪的腔调,冰冷无波。

    “投降,或者死。”

    众人几乎要忘了,蓬莱不是云家。

    对待大陆修士,蓬莱出面的时候,由始至终只有一个态度——投降,或者死。

    他们不谈判。

    你可以自己在两个选项中衡量。

    众人并不是一开始就怂蛋的。

    就在落雷的同时,释少阳手中的门板巨剑,倏然收缩变细,凝成一支碧玉样的竹骨。君子剑,灵剑一转。

    释少阳提刀就上。

    白允浪一系,由来是昆仑剑修中近战的至高,速度系,拆迁流,以贴身战斗的机巧,和狂暴的攻击力闻名。

    释少阳是白允浪的得意门徒,一步瞬行踏出去,直接从地上开到蓬莱修士的面前,一剑劈出,带着浩浩如江河的灵压。空中甚至传来,灵气被瞬间压缩的气爆声响。

    蓬莱修士,只是微微一晃。

    身体瞬化虚无。

    任那一式狂猛的剑招,透体而过。

    毫发无伤。

    然后没人看到他使了什么招式,释少阳便直接吐着血倒飞回来,“轰隆——”一声砸进了地面。

    十丈方圆一个巨坑。

    然后是薛无间。

    重回元婴全盛时期的薛无间,隔空祭出一百二十八支飞剑,化作繁星点点的剑意,交织成断天门的看家剑阵,杀意盈人的兜头罩过去。

    蓬莱修士冰冷的笑了一下。

    然后他开始跳舞。

    抖胳膊抖腿,羊癫疯一样开始哆嗦、转圈。却有一种奇异的野蛮韵律。

    原谅杨夕,她见识太浅,只能这么理解。

    “背叛了血脉的罪人,神灵会惩罚你们。”他在踩着奇怪的鼓点,在空中一蹲。

    杨夕觉得心脏忽然一停,整个天地间似有什么浩瀚的力量在回应他。

    浓云开始聚集,四面八方,滚滚而来。

    他手中那奇怪的藤杖一挥,万千道雷光在云层中聚集,比修士渡劫还要可怕。

    杨夕倒抽一口冷气,眼看着薛无间仰天喷出一口鲜血,被自己的剑阵砸趴在了地上。

    地上的人都震傻了,他们谁也没见过这么诡异的攻击方式。

    修士用雷的有没有?

    有,还很多。

    但是除了渡劫,没谁见过有人把雷云聚过来的。

    杨夕没傻,杨夕知道那雷要是劈下来薛先生就哏儿屁了。电光火石之间,杨夕身无重宝,发觉只有自己的小身板子能替薛先生抗雷。

    可她站的位置离薛无间很远,她也没有释少阳的本事,可以一个瞬行从地上开到天上,横跨上千米距离。

    可她专业坑爹二十年,也有她自己的办法。

    杨夕一拍自己由宝剑正式晋级为宠物的“夜行”:“宝贝,能飞么?”

    抬手一指天上:“看见那朵云了没?大鸡腿!还有穿兽皮的那个,烤乳猪!特别香!”

    杨夕对天发誓。

    她真的是想让夜行带她上天,血色战场的半年磨练,她深切的知道站得高就能抗雷。

    夜行“嗡”鸣了一声。

    杨夕以为它听懂了。

    可其实它真没懂,并且没有那么好糊弄。

    杨夕的态度更适合对待一个三四岁初通人事的娃娃,可如今的夜行更像个刚出世人事儿不懂的小兽。

    行动全凭本能。

    雷光落下的时候,夜行挂着杨夕就飞出去了,直奔它的“大鸡腿”薛无间。

    杨夕心惊胆寒,狂呼:“错了错了,天上!”

    可是没用。

    薛无间刚吐完血昏倒在地上,生生又被“夜行”这个小畜生一剑插醒过来了,

    “我艹!”

    好在杨夕机灵的在夜行戳中薛无间之前,放开了它。

    于是杨夕在薛无间面前扛了砸下的紫雷,并且没有顺便电着刚被插醒的薛先生。

    杨夕被电得无比酸爽,本就有点逆生长的头发,此时全都卷卷曲曲的倒立在脑袋上。一边打着摆子问:“先生,还好么?”

    薛无间被夜行插得十分虚弱,趴在地上气息厌厌:“丫头啊,你救人也不能有个正常点的办法么?”

    杨夕觉得这事儿绝逼解释不清。于是她没解释,两手握住“夜行”的剑柄,想要□□。

    无果。

    鸡腿太香了。

    杨夕一脚蹬着薛无间的肩膀,两只眼睛都憋红了。

    “嗯——”

    可夜行那个倔货就是不听话。

    杨夕傻眼了,难道薛先生没被雷劈死,反倒要被夜行吸死?

    眼看着薛无间脸上,一道道波纹似有光划过。

    生为阳,死为阴。

    尸气、鬼气对“夜行”的吸引似乎完全超过了主人的命令。

    薛无间也感觉到,支撑自己灵魂的什么东西,似乎在从胸口的血洞被吸走。虚弱的抬抬手:“算了……还是谢你……”

    这个时候,见识了蓬莱修士毁天灭地的战力之后,地上游击大军,有三成已经跪地乞降。另有三成转身就跑。

    剩下的四成人呆若木鸡,根本没反应过来是什么状况。

    只有不到一成人,还在试图反击。

    桃夭老祖媚三娘,在这一成人之中。

    媚三娘走过来,握上夜行的剑柄一拔,一推。

    “夜行”这个小傻子被骗了,被拔的时候拼命往前挣,结果被人一推就从薛无间的背后穿出去了。

    薛无间心口喷血,噗通一声倒在地上:“你……”

    媚三娘一颗拳头大的补血药,堵上薛无间的嘴。

    看都没看地上被她捅穿的男人。

    “借剑一用。”她对杨夕这样说。

    杨夕根本来不及回应,媚三娘已经把锋利的剑刃对准了自己的手腕。

    完全不惜力气的一划,热血飘洒。

    换过另一只手,如法炮制。

    庞大灵压顺着她飘洒的热血,奔涌澎湃而出。滴到杨夕脸上,几乎烫伤。

    杨夕忽然想起,梅三爷打架从来是远远的站着,或者躲在人后,纤尘不染的样子,从没让自己流过血。

    她又想起,传闻桃夭老祖媚三娘没有灵根,但天生的桃媚之体,采阳补阴得来一身功力,莫不是全存在——

    杨夕失声道:“你的血——”

    媚三娘把“夜行”压在杨夕怀里,错身而过的瞬间,声音超然而平静:“三爷这辈子就想过个平顺的长生日子……真是欠了你们的。”一声若有似无的轻笑。

    交友方式有问题的梅三爷,一直想要远离是非,为此甚至不怎么跟人交往。

    折草娘的化作焦炭的尸体还在地上碎着,媚三娘没有为她收尸,甚至没流一滴眼泪。

    哭有什么用?

    三百年前就懂得了,流泪并不能让日子更好过。

    流血才行。

    盛大的黑色莲花,在夜空中缓缓绽开,雪白衣衫的女子站在莲花上,缓缓升空。

    双臂鲜红的血滴淌下来,浇灌着莲花的怒放。

    “蓬莱的修士,三爷来会会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04章 蓬莱应对(上)》,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