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202章 昆仑反扑(五)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盯着坑里头,已经不成人形的炼尸门前掌门殷天齐。

    “您认识我?”

    殷天齐笑了一下,虚弱的身体让他做这么个动作都要喘很久。

    “算不上认识。三年前,巨帆城,你我曾有一面之缘。”

    杨夕想了很久,也没想起这一面之缘自何处来。眼前的男人形销骨立,苍白如鬼,也实在难以想象他全盛时期是什么样子。

    更何况,杨夕素来颠簸,一面之缘的人何其众多,哪里记得住每一个?

    可对于殷天齐来说,那个一面之缘却不一样了。

    在门派的行宅门口,完全是顺手而为的给一个陌生姑娘指路,竟让他以后的生活整个变成了一个笑话。

    他当时是在赶赴战场的路上,战事吃紧,使得炼尸门这种清扫部队也不得不奔赴第一线。可炼尸门的一线作战能力毕竟不够,他很快就受伤回来了。

    然后,便直接被门内四大长老软禁了起来。

    殷天齐的身边,一直有四大长老的人在监视。当四大长老联络上蓬莱以后,心虚之下草木皆兵。

    殷天齐与昆仑五代守墓人接触了。

    五代守墓人紧接着在尸修行宅的对面买下一间茶室。

    大批昆仑聚集巨帆城,常驻那间茶室。

    百年难得一见的佛门弟子也出现了——佛门超渡,可是玩尸体的克星。

    另有大批本不参战的门派,突然参战了。

    一桩桩,一件件。多么巧合。

    炼尸门在昆仑邢首座心中没几分信任,所以大愿超渡的消息他们根本不曾得知。

    炼尸门在蓬莱面前也没什么脸面,所以更不知道一墙之隔的陆百川,是蓬莱的自己人。

    四大长老吓破了胆子,提前动手,控制了炼尸门。

    而不是像他们预想的那样,找个人不知鬼不觉的机会,让殷天齐自己战死南海。

    殷天齐眯起眼睛,仰头看着头顶圆形的洞口,露出一片湛蓝无云的天。

    命运,多么可怕的词汇。

    杨夕后退了几步,让人高马大的死狱凶徒能够趴在洞口,提着肩膀把瘦成一把皮包骨的殷掌门拽上来。

    殷天齐的身体实在太虚弱,这几个一巴掌下去能拍死牛的猛士,没敢拎着他走太远。而是把他轻拿轻放的,搁在了洞口。

    那厢边,青羽震惊的看着几近残疾的殷掌门。

    这个男人,也曾是他少年的敬仰与梦想,他的坚韧,他的睿智,他的淡然,让多少炼尸门的少年把他当作父亲一样膜拜和仰慕。

    是从什么时候起,渐渐的,长大的少年中开始出现怀疑的声音。

    父亲,似乎也不是什么都懂的……

    父亲,也经常有错的时候……

    父亲,他的实力比别家的“爹”还要弱呢……

    父亲,原来只是成年人中的一个普通人呐,甚至是并不出色的一个……

    父亲,甚至还不如现在的我。

    父亲,你的观点实在是僵硬,守旧,软弱,你令我失望。

    父亲,你的存在,已经限制了炼尸门的发展。

    父亲,就这样被抛弃了。甚至伤害他的时候,都只有一点浅浅的,关于道德的不忍。

    那些少年时深深刻在心中的,深沉的情感,都随着那高大身影的幻灭,一同倒塌了。

    少年明明发现了父亲只是个普通人,却在一次次因为他不是一个完人而伤害他。忘记了他也会老,会病,他不开口不等于就不会伤心。

    干枯的发丝,在山风中脆弱的飘起。肩膀上突出的胛骨,几乎要从衣衫里支出来。两颊布满了尸气侵染的青筋,一侧略重,已经蔓延到眼角。

    他转过头,看着昔日的弟子,嗓音干哑得像砂纸:“青羽……”

    青羽看到了,那一侧偏灰的眼球。

    他想过这个男人会死,想过这个男人会输,却即使在午夜愧疚的噩梦里也不曾想过,这个曾经被他当作神一样敬仰,再拉下神坛的男人……

    他怎么能这么狼狈?

    泪水夺眶而出,他颤抖着扑过去,抱住男人的肩膀。嚎啕大哭起来:“掌门!我错了!我错了!我不知道你会这样,我不知道炼尸门会这么完了!”

    男人的骨架,甚至比青羽自己都还要瘦小一点,青羽没敢使力,却依然手掌被硌得生疼。

    殷天齐只是用悲哀的眼神看着他。

    瞎掉的一只眼睛,略过满地身炼尸门服饰的尸首,只余一片麻木。

    青羽最终趴跪在殷天齐的腿上,哭得像个十几岁的孩子。

    掌门枯瘦的手,抚上他的后颈。

    这沉默的温柔,曾经给练功累得偷偷哭鼻子的少年,带来无言的安全感。

    “记得我最后,跟红长老说过的话吗?”

    青羽微微的颤了一下,没有抬头。他感觉到脖颈上的那只手掌,缓慢的掐住了自己的颈椎。

    掌门人的声调,依然悲哀而低沉。

    “背叛从来不是偶尔的手段,背叛会成为习惯。今日叛我之人,必将会亡于彼此的背叛。

    我在地下,等着看。”

    青羽伏在地上,额头贴在掌门人腿上,心中一片冰凉。

    他缓缓地闭上了眼,一动没动。

    “掌门……”

    最后的最后,他听见掌门的声音。

    “不是所有的错误,都有改过的机会……青羽……”

    青羽听见了自己颈骨的断裂声,地裂一样的脆响。

    然后,自己的世界永远安静了。

    媚三娘的扇子“吧嗒”一声掉在地上。愣了片刻,才想起来弯腰去拾。

    扭头看杨夕:“杀不得了吧。”

    杨夕咬着下嘴唇:“嗯,真狠……”

    殷天齐把青羽的尸首,从自己的膝盖上挪开。抬头看着杨夕的方向,黑暗几乎毁掉了他的视力。他不得不像一个花甲老人那样,眯起眼睛。

    “姑娘,能做个交易吗?”

    杨夕往前走了几步,让他可以看清。

    但是并没有说话。

    殷天齐慢慢的说:“我帮你打开尸坑的正门,你给我炼尸门留一点骨血。不是其他人,是尸坑里面,有三十六个孩子,我用法术把他们的生气封住了。他们都是这三年,试图来救我的弟子。”他说得慢,却十分连贯,几乎没给杨夕任何插嘴的机会。

    “殷某知道,以炼尸门如今的累累罪行,这三个字无论如何都不能存在了。可这些孩子,真的是好孩子,只是没本事。殷某也是没本事,您就当……可怜我这个行将就木之人。”

    大约,这就是老谋深算和初出茅庐的区别。

    明明跟青羽几次提出来的条件差不多少……

    杨夕哽在原地,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到一个反驳的理由。

    媚三娘远远拿扇子遮住下巴,嘶声吸气:“这都不是断尾求生了,这简直断头求生!”

    殷天齐见杨夕仍是不答应,垂下眼睛:“殷某知道,你们自然也能强行破开尸坑。但毕竟缓慢,且尸坑中的许多……物件,也极易损坏。”他很含蓄的,没提宝物二字。而是用更为中性的物件带过。

    “而且殷某猜测,你们找到这里来,地上却没见我门内长老们的尸首。大约是被拖住了吧,”殷天齐抬起浑浊的眼:“也许你们愿意更快一点?”

    杨夕和媚三娘对了一下眼神。

    这老男人不得了,怕是要成精。

    杨夕转回头来,不惯绕弯子,便直接道:“行。但我加个条件,你带着你那三十几个弟子,从此加入昆仑,并到鬼道堂下。”

    殷天齐也干脆:“可以。”

    杨夕又道:“并且你不能再收徒弟,不能再教你现有弟子尸傀相关的一切,你们现有的尸傀也要毁掉。”

    殷天齐这回就没那么干脆了:“为何?”

    杨夕道:“炼尸一脉的传承,实在没有必要……不,我不是说你们亵渎死人,而是对逝者仍然活着的亲友来说,伤心恒久。

    “关键的是,炼尸道统并不强大,传承了几千年,没见有人飞升,没出什么厉害人物,也并不能救命。你那逆徒告诉我,你也是个元婴,但是被派到抗怪前线,三天就给打残送回来了。”

    杨夕抬手一指媚三娘:“我想你可能连这个只职业勾男人,业余养女人的邪修都打不过。我觉得这样一门道统,实无传承的必要。”

    媚三娘:“……”

    殷天齐垂下眼皮,现出苦笑来:“姑娘这是强人所难,便是那凡人之中,明知自己的家族容易生出痴傻残疾,又有几人不希望家族延续?”

    杨夕略一寻思:“好,那我们各退一步,今日我放你一马,刚才的条件你先遵守一百年。一百年后,你如今这些弟子但凡还有一个想跟你学炼尸的,我们到时候再谈。”

    这样的条件,虽然多了诸多的不确定。但终于是双方都接受了。

    殷天齐由两三个死狱猛士扶着,打开了传说中神秘的尸坑。

    杨夕在熏人的尸气冒出来,眼前看不清事物的时候,忽然问了一句:“殷掌门,贵派有拿自己的门人做过尸傀吗?”

    殷天齐极干脆的回道:“有。”

    这答案有点出乎预料:“为何?”

    “恍如在生。”

    杨夕忽然有了点了悟:“殷掌门,如果贵派上下,都是这样软弱自欺的弟子,那就不怪炼尸门从来不出高手了。”

    想了一下,又道:“那贵派可有把自己亲友的尸身,拿给不相关的人作尸傀?”

    殷天齐这次沉默了半晌,才道:“并无。”

    杨夕点点头,道:“所以,你们和只生傻子的凡人家族还是不一样,起码傻子不会只祸害别人。”

    说完,当先一步迈出去,率先跳入尸坑。

    殷天齐立在原地,久久没有言语。

    ……

    炼尸门的尸坑,是专门给门人弟子,储存优良尸材、宝物的地方。

    跟它的名字相当契合。

    诺大一个地宫,一眼望过去,上千具尸体平铺在“坑”的中央,面容上真有些“恍如在生”。

    四周靠着墙壁,还有数不清的一排棺椁,每一具上都有鸡血压线。这些棺材放在外面,都是极好的板材,阴沉木、金丝楠、水纹柏、尘沙梓,也有少量的石棺,甚至杨夕还看到了三五具纯金的棺材。

    殷天齐眼中依然有相当浓郁的不舍,

    “我那几位门人,被我藏在……杨姑娘?”

    只见杨夕手握“夜行”,走到那些平铺尸体的正中,直接就要往地上插。“这里边儿没有你门人吧?”

    “没……”殷天齐只来得及回了这一个字。

    就见杨夕一把将那乌黑流光的宝剑,插入了整个尸坑聚阴阵的阵眼。

    整个尸坑中的阴力,狂暴的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汇聚到杨夕手下的阵眼处。

    目之所极,那些用阴力滋养着的尸材,转瞬间腐朽化灰。

    被留在坑中守卫的鬼仆,哀嚎着被吸入针眼。

    然后所有阴灵鬼力,全部汇入杨夕手中的“夜行”。

    只片刻,四周的棺材“框框”落下盖板,大多数倒出一具白骨。

    有三十几掉出来的身穿炼尸门弟子常服的年轻尸修。

    “掌门!”

    “师父!”

    “掌门人,这些人是谁?”

    殷天齐匆匆看一眼弟子们无事,顾不上那么多,忙对杨夕喊:“杨姑娘,你再不停下,这坑中宝物,可就一样都留不下了……”

    仿佛是应着他的声音,四周墙壁上的图腾,多宝台上摆的小塔,随葬箱里盛的聚魂石……

    但凡具有阴力的,算得宝、或材的物品,接连发出“咔嚓”“咔嚓”的碎裂,密集成一片。

    媚三娘连续捏了自己三次,确定自己是真的没做梦。

    因为不信邪,又把一边打了一路酱油的折草娘抓过来,掐了一遍。

    特别认真地问:“疼么?”

    折草娘疼的直叫唤:“三娘……我又哪错了啊?”

    媚三娘随手扔掉折草娘,望着那如魔似幻的阴力旋涡:“我也算炼器大手了,完全看不懂啊……”

    她更看不懂的还在后面。

    只见杨夕脚下的聚阴阵,终于承受不住这磅礴的阴力席卷。从阵眼开始龟裂,刚开始是一道小缝隙,眨眼间就蔓延成了一片蛛网似的裂纹。

    殷天齐大喊一声:“不好,尸坑要塌!”

    跟着下来的死狱修士蹭蹭蹦出坑底。这群自私的混账,一时没顾上炼尸门的各位。而这炼尸门仅有的十几人又都虚弱不堪。

    殷天齐心下着急,却见一根长的很像手指头的长条触手,伸下来把自己卷了上去。还捎上了自己的一众弟子。

    “……”殷天扯了扯那触手,分外结实。可是为什么觉得哪里不对?

    媚三娘看那个旋涡看痴了,是被折草娘扛上来的。

    此时回神,惊诧的看着折草娘:“你不会连这半死不活的都能看上吧?”

    折草娘呐呐一笑:“哪有……我看他挺男人的……养一阵兴许就活了呢?”

    媚三娘:“……”

    即使以邪修来衡量,你的节操也绝对是个深坑。

    “轰隆”一声,尸坑终于塌陷。溅起大片尘土,烟尘弥漫。

    媚三娘左右扫了一圈,忽然发觉不对:“杨夕呢?”

    一名死狱修士,满脸见到鬼的表情。指了指天上。

    媚三娘抬头,看见杨夕一束灵丝挂在那名唤“夜行”的宝剑下方,奋力挣扎。

    而天空中,离开了聚阴阵的“夜行”,并没有就这样停止吸收阴力。

    整座海岛范围内,阴力从四面八方继续汇集过来。空中几乎刮起了一阵黑灰色的龙卷风!

    杨夕的一声怒吼,从空中炸雷似的传来:

    “小兔崽子,你是我花钱买的!想跑?先把钱还来!”

    媚三年沿着自己的流海,使劲撸了一遍头皮。

    认识的人都是坑,三爷这辈子一定是交友的方式出了问题!

    同一时间,薛无间、释少阳等正在跟炼尸门尸修交战人,纷纷发现对面的鬼魂都“咻”的一下被吸走了。

    尸傀也都一副中了迷药的模样,七昏八素的往地上趴。似乎终于发现大地才是最终甜蜜归宿。

    偏偏那强大的吸力,对草木人畜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

    徒留一群光杆尸修,握着控尸符箓,一脸懵逼相。看看刚刚还在跟自己生死相搏的敌人:“那个……现在投降来得及么?”

    正义的一方,神色肃穆,面临着一个良心的拷问:敌人都被缴械了怎么办?

    死狱凶徒们,用实际行动回答: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他胳膊上没长手爷都照砍!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经常投雷留言的数字小天使们,好歹改个名字,让虫子认识你呗?

    “电话号码”不好记啊……

    徵铮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0 20:11:20

    夕方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0 21:08:24

    夕方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0 21:42:00

    夕方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0 21:44:03

    18827990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1 15:22:21

    2315224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1 20:40:51

    徵铮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1 21:25:10

    phoebele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01:20:05

    嘎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01:53:17

    穆寒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09:09:37

    阿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10:09:34

    圆圆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10:20:16

    苏苏苏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10:21:56

    徵铮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12:02:11

    jo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12:08:50

    十布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13:24:31

    fanyinkikyo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13:34:00

    一衣带水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14:15:43

    如烟随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14:37:06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14:52:15

    phoebele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15:06:29

    小虫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17:03:07

    徵铮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19:39:27

    ccgsq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20:11:00

    ccgsq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20:12:07

    CiC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20:59:24

    ling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21:17:19

    18828295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22:34:04

    Thymolblu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22:54:57

    加油更新哟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23:31:39

    西瓜瓜瓜_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0 23:39:39

    嘎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1 02:09:57

    鳗鳗游走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1 09:13:14

    小凳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1 11:51:17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1 14:20:51

    jo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1 19:41:49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1 19:44:05

    phoebele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1 20:00:12

    嘎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1 20:49:28

    流漓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1 21:26:55

    温晴天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1 21:38:24

    星垂平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1 21:43:36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202章 昆仑反扑(五)》,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