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99章 昆仑反扑(二)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战争不是战斗,这是战争不是战斗,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是妥妥的战争,不会出现三年前被人打得不要不要的,三年后邢首座忽然就带人把蓬莱一锅端了这种事儿。

    三年前虽然是突发,到底是惨败,现在蛊的问题没解决,对方人比原先还多了,己方啥都没增加,上古神怪……三年前开战的时候,上古神怪也没在正面战场出现过啊!

    三年后一个小激动忽然就把对方端了,那让三年前被打死的人情何以堪呐!!!

    邢首座要是现在能干赢,那三年前其实是真的渎职了吧?!这三年一直在渎职吧?!

    另外,蓬莱修士老窝在哪?在海外蓬莱岛啊。所以合道修士才行踪不明啊,因为老家遇袭,回岛救援了啊!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觉得是邢铭进南海战场干蓬莱去了啊……

    那蓬莱修士哪来的失踪?还是你们觉得是被邢首座全给干死了啊?

    到底是我哪里写得让你们产生了这种误会,求求你们告诉我QAQ

    其实,若论单兵作战的硬实力,现阶段的杨夕未必打得过,全盛时期天赋异禀又屡有奇遇的昆仑好少年释少阳。

    灵剑一转,跨境界秒杀不是吹出来的。

    纵观整个六代昆仑历史,百岁以内的灵剑一转也只有释少阳一人。

    不然以昆仑邢首座那惟利是图的尿性,能稀罕走哪儿都带着这么个“二”?

    可是,深知战术对敌重要性的杨小驴,只用一招,就给这位天才上了个“必败”debuff。

    杨夕蹲在石头上看他:“我会跟师父告状的。”

    释少阳脸色一白。

    杨夕补充道:“还有邢师叔。”

    释少阳脸色一青。

    杨夕继续道:“还有掌门人。”

    释少阳,生无可恋。

    他怎么就忘了,告小黑状,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每一只小师妹的天赋技能。

    即使自己的师妹是一只变异暴走狂化版的,可是她显然在师门技能术上,尊重了“师妹”这个人设的原型。

    卖萌,告状,惹祸,师兄你真坏,都是点亮了的。

    T T

    于是释少阳被虐菜了。

    毫无意外的。

    虽然动手前杨夕曾放出豪言,要让释少阳光腚遛圈。但后来杨夕在斗殴中发现,小师兄真的已经长大了,不是当年的小白屁股了。

    脱光了什么的……实在过于的有伤风化。

    于是,杨夕仁慈的,给他保留了一片树叶。

    所以,接下来的双方会晤里,有一方的领导人,是捂着树叶,蹲在海水中进行的。

    宁孤鸾表示乐见其成。

    正牌师兄一出现,就抛弃了鸟师兄什么的,他现在意见很大。

    并不是在吃醋,并不是在吃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并不是在吃醋!

    双方人员整合成一支,在你一言我一语的介绍中,杨夕终于搞清了当前的状况。

    释少阳所带领的这一批人,是由昆仑邢首座遥控指挥的一只游击队。

    其人员构成,大多是三年前撤退时,主动断后,或者没来得及跟上的内陆修士。

    当时内陆修士撤得太急。

    虽有昆仑邢首座精明的预判,可是也很有一批人散在战场各处,没收到命令,或者收到了却被事情拖住,于是没能一块撤出去。

    这批人是被昆仑骨殿殿主甘从春收拢起来的。

    南海地面战场的护阵,虽然没有死狱的封灵大阵那么变态,毕竟也是个能在物理上阻止海怪外涌的困阵。

    甘从春主持传送阵,把内陆修士的大部队送走之后,拍拍屁股跟蓬莱打起了游击。

    第一件事儿,他在半个月之内捣掉了几处仅有的,能够大规模运兵的传送阵。

    然后四处游走,收罗那些在蓬莱-云家的疯狂搜索下,依然坚持着没投降,也有足够能力躲藏没给打死的修士。

    这个技术性问题,其实是极好解决的。各家活下来却没能撤出去的修士,都会在第一时间给门派汇报自己的消息。

    这些门派又把消息传给昆仑,邢铭再传给甘从春,甘殿主按图索骥,就可以大摇大摆的去定点接人了。

    不过,这种办法只在游击战争的初期比较有效。

    毕竟,蓬莱虽然缺乏战争素养,云家上下千来口修士可不是吃素长大的。

    很快对方就掌握了新的搜捕技巧,抓住一个内陆余党,用他的联络渠道给他的门派发信,设好包围坐等游击队入瓮。

    双方进行了长达一年的抓捕—反抓捕之后,行事高调,把云家上下恶心得一年睡不踏实的昆仑甘从春,终于落网被捕。

    面对昆仑一位殿主级的人物,什么严刑逼供,威逼利诱,云家想都没想。

    他们直接策划的就是把人给“咔嚓”得惨一点,然后留影球录下来,送给大陆各派,以达到威慑作用。

    结果,这位籍籍无名了几百年的昆仑骨殿殿主,终于在临死前,干了一件不负少年时天才之名的大事。

    他不知怎么破解了云家下在他身上的禁制,带着四千余名被押俘虏,杀了上千名看守,血腥而恐怖的进行了监狱暴动。

    并在最终面对蓬莱合道期修士的镇压时,以自爆为代价,炸开了监狱地宫的大门。

    当夜,两千名被俘的大陆修士,踏着甘从春的献血走出地宫。

    自甘从春开始,接连的自爆式袭击,纵然合道期修士,也被阻住了脚步。

    最终,六百三十四名遍身染血骨瘦如柴的修士,在南海的深山里,与释少阳所率的剩余游击队汇合。

    在甘从春被捕后,就已经遥控接过指挥权的残剑邢铭,在得到甘从春最后的消失时。

    只在玉牌上回了一句话:“面对蓬莱,南海的第一场胜利,属于甘从春。”

    甘从春过世至今,已有两年之久。

    在昆仑第一战略家残剑的指导下,释少阳拉起的队伍,增增补补,已有近万。

    其中除了滞留南海的各派精英,甚至有不少天羽帝国慕名来投的修士。

    那些精英有熬不住清苦,偷偷离去的。

    天羽帝国境内,也有并不愿跟从云家,屈服蓬莱,改弦更张的。

    大浪淘沙,深入敌后的战斗,由来是信仰的试金石。

    “说来惭愧,晚辈于排兵布阵上天赋实在有限,南海三年,收拢的人里也未曾出现一半个可为军师的人物。每每连战斗细节都要向邢师叔问计。今日夜袭炼尸门也是如此,邢师叔那边突然断了联系,我们就麻了爪子。高堂主只下了命令,三日拿下炼尸门,强攻不计代价。小子坐地熬油,不知如何是好。在此遇到薛兵主,实在是解了燃眉之急!”

    释少阳说着从水中站起来,忽然对着薛无间一揖到底:“还请先生助我等,拿下炼尸门,一雪前恨。”

    薛无间一把捂住杨夕的眼睛,咳一声:“掉了!”

    释少阳:“?”

    薛无间无奈:“树叶掉了……”

    释少阳这才想起自己是光着的,唰一声缩回水里,左看右看——围观者众多。

    脸上明明白白浮现出“人生无望”的神色。

    “咳,”薛无间看他实在可怜,连忙扯开话题:“你也不必妄自菲薄,人各有常。你昆仑花掌门不就是个尤善单打独斗的英雄。南海游斗艰难若此,还能聚拢近万人为你马首是瞻,你到与你师父一模一样,是极有人格魅力的将才。”

    释少阳受宠若惊,连称不敢。

    他可是被邢师叔骂了整整三年的“榆木脑袋”。

    “巨帆城应该还有一拨行动。”一直很安静的坐在旁边的杨夕,忽然开口:“邢师叔真的很厉害。”

    释少阳被弄得一愣:“什么?”

    杨夕捡了一根树枝,在沙地上画了四个圈圈。分别标上箭头。

    “行动顺序应该是这样的。

    “首先,邢师叔带了人去蓬莱本岛踢场子,引走了蓬莱最恐怖的战力,全部合道修士——这个已经可以确定了。邢师叔亲口承认看到了蓬莱岛,我们捉到的俘虏也承认蓬莱合道期修士行踪不明。

    “之后,巨帆城有一拨行动,合道期修士已经不在,这一波行动就只有各门派的掌门长老在内的高端战力去应付。这一波行动的人应该很厉害,至少邢师叔笃定炼尸门的高端战力都不会留下。——炼尸门掌门和四大长老都不在了,你应该也知道吧?”

    释少阳听得怔怔点头,“师妹……”

    “再后,是死狱。死狱在今天会遇上炼尸门,这个我跟邢师叔讲过。因为掌门和长老都不在,死狱现在归着炼尸门管,所以一旦出事,门内精英必然倾巢而出。他大概没想到我们能直接杀出来,而是觉得我们会牵制炼尸门的大半精英……”杨夕顿了顿,垂眸道:“证据,就是强行要求我们多坚持四天。”

    “最后,也是真正的目的。就是你们要在这四天内拿下只剩了空壳的炼尸门,至少是打残了它。所以高堂主说的没错,小师兄你的任务,本来就是强攻炼尸门,不惜代价。”

    沙地上的四个圈圈已经都被杨夕画满了箭头符号,她抬起头来,凝着一双漆黑的眉毛:“邢师叔是不是也给你们订了,三天后有人接应的约定?”

    释少阳一脸愕然的看着杨夕:“这也猜到?”

    杨夕不在意的一点头:“巨帆城那拨人也会来,到时候和我们一起走。邢师叔这个布置的方式,应该是没打算让任何一队人去送命的。”

    扔下小木棍,杨夕拍了拍手上的沙子站起来:“一个调虎离山用到这种程度,邢师叔真是让我开眼。”

    释少阳至此已经呆滞了:“师妹,我觉得你也挺让我开眼的。”

    杨夕摆摆手,“我不行呢,我这都是马后炮。”

    薛无间坐在一边笑。

    杨夕仰头看了看树梢上摇晃的叶子,就不知巨帆城的是谁带队。难道甘从春没死?还是闻人无罪已经联系上昆仑了?

    抿了抿嘴唇,这么多人,跑路还罢,如今硬要捅人家一个蜂窝,怎么个接应法儿能跑出南海……

    正想着,腰间的昆仑玉牌忽然一热。捏起来:

    “生而短小:

    三日之后子时前赶到炼尸门,方有接应。过期不候,跑丢不找。

    昆仑我最大”

    杨夕瞪着那个称呼:“!!!”

    这人谁啊?

    太过分了……

    再看下面落款,只觉得欠揍得不行。而且这么个落款,实在猜不出哪个认识的人狂妄成这样。

    连发十条信息如下:

    “你谁啊?”

    “你谁啊?”

    “你谁啊?”

    “你到底是谁啊?”

    “你回信!”

    “你凭什么这么狂啊?”

    “你怎么不回话?”

    “是不是怕了?”

    “怕了就乖乖跪地叫爸爸!”

    “我告诉你,昆仑最大的是掌门的脾气,昆仑最黑的首座的心思,昆仑最深的长老的褶子,昆仑最狠的堂主的板子。这都没听过,还敢给人起外号?我短小?你才短小,你一辈子短小!”

    发完最后一条,还是不解气。然而对方一直不回,只好气呼呼的拿炼尸门出气去了。又因为战况太过激烈,以至于并未发现,一个时辰后,“昆仑我最大”给他回了一条信息。

    “昆仑最大的,应该是你的胆子。”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99章 昆仑反扑(二)》,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