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98章 昆仑反扑(一)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南海海岸,薄雾氤氲。

    自从炼尸门常年在此游荡,此处一直是这般不见光明的模样。

    夜幕下,五艘漆黑的楼船悄然升上海面。

    惨白的月光映着破烂的黑帆,三层船楼上一盏烛火都未点。

    这使它们阴森森的诡异。

    “这是……出来了?”

    “嘘——好像是出来了!”

    “老子现在好想洗个澡!爷已经六年没特么洗过了!”

    一群衣衫褴褛的修士,在月色下低声的欢呼。劫后余生的表情,与他们鬼祟的声调绝对的对应不上。

    杨夕第一时间抓起昆仑玉牌,给邢铭发讯息。

    “解语花:

    归池有问题,它一直说自己是个纯粹的妖修,不能化形,可我第一次在识海里见到它的时候,它是个人型。我从前对神识大小形式不懂,在死狱里折腾了一圈才明白。

    不用杨鞭自奋蹄”

    邢铭的讯息几乎是立刻回过来。

    “羊羊:

    陆百川就是归自去,归池已经跟着走了。之前烙饼不方便,所以没有告诉你。

    注:那称呼是怎么回事?屁股痒?

    行到日出自然铭“

    杨夕捏着昆仑玉牌,指尖发白。

    归池跟着陆百川走了。

    这几乎是杨夕能想象的,最差的结局。

    如果陆百川确实是老道士,不,现在几乎已经能确定陆百川就是老道士了。

    那错付信任的那个人,并不是归池,而是自己……

    可笑自己曾经那样同情它。

    真是想起来就窝火,杨夕磨了磨牙齿,觉得有必要找个机会把那俩狗男男一块干掉。

    镇定心神,重读一遍,才注意到了邢师叔对自己的称呼。

    羊……羊……= =!

    可是考虑到邢师叔都是当面管景中秀叫秀秀,似乎也不是那么意外……

    杨夕随即惊恐的联想到,难道老远子被邢师叔抓苦力的时候都是被叫成远远?然后楚久叫久久?或者干脆……楚楚?

    我靠,老远子也太可怜了!楚久的神经还是很坚韧的,但邓远之那个傲娇,杨夕想了想,他绝逼会哭的!

    杨夕有种不妙的预感,这个称呼可能会伴随自己在昆仑的后半生。

    昆仑玉牌的特点,是主人记录了什么名字,就会在发出的信息中显示出来。据说这是高胜寒设计的,目的是防备弟子对师长不敬。

    杨夕表示,什么敬不敬的。

    到现在她玉牌上存的亲师父都是“包子”。

    往下翻:

    无面师父是“没脸”。

    大长老是“老头”。

    鸟师兄是“木有鸟”。

    云师兄是“做梦”。

    小师兄是“白屁股”。

    杨夕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有点不敬师长呐……

    “解语花:

    您先把我那羊羊改了,我就把这花花改了。

    不用杨鞭自奋蹄”

    过了一会儿,讯息才回过来。

    杨夕欢天喜地的以为自己一定是把邢师叔给噎住了。

    然而打开信息之后,杨夕就发现自己真是太特么天真了!

    “羊羊:

    师叔觉得花挺好,显得人比较温柔,并且有朝气。

    行到日出自然铭”

    杨夕:您不愧是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真猛士……

    杨夕一抹脸,邢师叔如此豁得出去,自己得做个拿得起放得下的真·女汉子,才不会给大长老一系丢脸!

    羊羊就羊羊,谁怕谁?

    QAQ

    “解语花:

    还有个事儿,不知道重不重要。刚抓了一个炼尸门,他说蓬莱得到了一个新岛,好像炼尸门很想搬上去。

    不用杨鞭自奋蹄”

    邢铭又是过了一会儿发来消息。

    “羊羊:

    好姑娘,我已经看到了。

    这的确是很重要的消息,你很敏锐。

    行到日出自然铭”

    杨夕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看到了”背后的真正意思。

    那绝不是看到了信息!

    “解语花:

    师叔在蓬莱?

    不用扬鞭自奋蹄”

    “羊羊:

    刚到。

    停止发信,有任务。祝安好!

    行到日出自然铭”

    杨夕捏着昆仑玉牌,猛然抬头看着薛无间,嘴里蹦出了一句:“我靠!”

    薛无间:“……你靠我干嘛?不是跟你说了鬼修无欲么。”

    对薛兵主这种程度的嘴贱,杨夕已经基本上免疫了。

    依然保持着震惊的表情:“为了给咱们打掩护,邢师叔带人去踹蓬莱的老巢了!”

    薛无间立刻道:“我靠!”

    杨夕忍住了吐槽。

    “所以蓬莱的合道修士都失踪了,炼尸门的掌门长老全去了巨帆城。”杨夕搓了搓手,“这回邢师叔就是让我等三个月,我也原谅他了!”

    杨夕和薛无间对视一眼,脑子里闪过都是之前商量的去踹炼尸门的事儿。

    好机会啊!

    最后,杨、薛二人带着死狱凶徒们,找了一个海边的溶洞,把巨帆城平民和凡人藏在里边。留下三千死狱修士守备。

    带着一万七千人 ,乘阴灵船行至炼尸门附近。而后下水,泅游上岛。

    然而一上岛,他们就被发现了。

    迎头痛击,到来的突然而迅速。

    第一批上岛的是以薛无间为首的一千人。各种无声、无光影的法术招式漫天飞舞。

    包括杨夕在内的第二梯队三千人,默默把头沉回水中。

    离开了封灵大阵的死狱凶徒们,战斗力陡然飙升了一个量级。

    彼此的地位,由于战力的变化也有了一个新的排列。毕竟,大阵之中,本来就是有人被限制的多,有人被限制的少。

    总之,即使见过杨夕对海怪绞肉机似的屠戮,若没有“昆仑会来接我们”这个前提,杨夕也绝对压不住他们。

    即使加上薛无间也办不到。

    各种恶毒的法术,伴随着血腥、恶臭、迷眼的烟雾和呼啸的破空声,夹杂着一声声隐隐的闷哼。

    第二梯队的三千人,悄悄绕过战场,从另一侧登岸。

    一柄飞剑沿着地面的阴影飞过来,不反射任何月光的射入杨夕身边的奇怪树木。

    “咄!”轻响近乎无声。

    然后数不清的飞刀飞剑,无色法术暴风雨般从面前的树林中,飙射出来。

    杨夕忽然意识到这不对。

    敌人的应对虽然不乏阴险,然而跟死狱的众人相比,却明显的不够猥琐。太过正直,连起码的掏裆、戳眼睛都没有。

    如果说对面是没见过血的,可眼前这聪明的伏击又是什么?

    而且炼尸门无论如何不应该配合着自己一方,把战斗的影响压到这么低。

    “住手!”杨夕低呼道。

    一部分人住了手,另外一部依旧跟对面打得两眼血红。

    杨夕一咬牙,顾不上那么多,这要真是大水淹了龙王庙才是大笑话。

    怀中掏出一个有剧烈光效的爆炎蛋砸在地上。

    “轰——”附近的地面都在振颤。

    火光冲天。

    这回所有人都回过神来,住了手。

    对面的敌人似乎更早察觉到了不对,或者得到了类似的命令,纷纷甩脱对手,迅速而整齐的后撤。

    中间于是空出一条泾渭分明的界限,白色的细沙在月光下莹莹闪亮。

    薛无间怒气冲冲的奔过来,脑袋上一道血迹顺着额头流过下巴,滴滴答答砸进沙滩上,留下一个个暗红的小土坑:“谁干的?这么大动静,不想活了吗?”

    杨夕在一块巨石后头,踩着石块冲出来,登上最高的怪树,一眼看到了对面人群最中间的剑修。

    那把门板剑,实在是太好认了。

    杨夕又惊又喜,“对面可是昆仑释少阳?”

    扛着门板的剑修似乎受了伤,推开阻拦的人,一瘸一拐走到两方对垒的中间空地。

    仰头眯眼,逆着月光有些看不清椰子树上的人脸。

    “你是什么人?跟我有仇只管划下道来,释少阳没有不接着!”

    杨夕喜形于色,要不是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就要扑下去求抱抱了。

    奋力挥手:“小师兄!我是杨夕啊!这些人都是从死狱里拉出来的,我们正要去端了炼尸门的老巢!”

    杨夕可以清楚的看见,小师兄又长高了。

    三年不见,他长成了一个眉眼犀利的英俊青年,大概是过得比较艰苦,下巴上还有稀疏的胡茬没刮干净。成熟男人的气息,隔着破烂的衣衫,从手臂上微微隆起的肌肉发散出来。

    干练得熏人。

    媚三娘赞赏的砸了砸嘴。

    门板剑巨剑往沙地上一戳,释少阳往前走了几步,依然只能看清说话人的大概身形。

    但这对于辨认熟悉的人,已经足够了。

    释少阳忽然抬手一指,愤怒的破口大骂:“想骗我不编个像样的借口!我师妹哪有那么大胸?!”

    “……”杨夕静默了片刻,连带着周围人也半天没反应过来。

    她忽然如脱弦的利箭一般从椰子树上射下来,“妈蛋,释少阳我跟你拼了!今儿不让你脱裤子光腚遛三圈,我特么下辈子跟你姓!”

    胸大有什么错?胸大有什么错?胸大到底哪里有错?胸大哪里惹到你们了?胸是我自己想长这么大的么?老特么拿我的胸说事儿!

    T皿T,凸

    收回上面一切小师兄变成熟,变靠谱的形容!

    事实证明,释少阳这货,即使外表看起来再精明,也无法改变他脑袋里有坑的事实!!

    作者有话要说:  为什么永远一承诺就跳票……TAT

    我错了,我昨晚十点多睡着了QAQ

    小番外:

    导演:“老沈呐,最近你人气有点火,投资人纷纷叫嚷要把名单也给你一份。”

    沈从容表面不动声色:“多亏导演栽培。”

    心中暗自窃喜,老男人也有人肯喜欢了,人生果然处处是惊喜。我应该买两套西装穿穿,要佩钻石的袖口。皮鞋一定要意大利手工定制……

    “老沈,你听到我说什么了吗?”导演不耐烦的催促。

    沈从容打起精神:“您说。”

    导演递给他名单,摆摆手:“这些人给了大笔钱给制片方,说爱看你的苦情戏。所以编剧那边已经决定了,让你死个十次八次的,赚足了眼泪再翘……”

    “……”沈从容:“说好的潜规则呢?”

    导演一愣:“是什么让你有了这种错误的自信?”

    穆寒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5-12-07 16:32:04

    恰似柳摇花初妍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06 15:36:52

    麦芽子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06 10:04:08

    小虫子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07 14:12:30

    徵铮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07 22:49:23

    麦芽子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07 17:32:47

    阿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6 01:53:56

    phoebele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6 08:41:41

    落落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6 10:17:37

    ling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6 10:20:49

    嘎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6 10:48:57

    18827990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6 11:28:52

    流云淡雅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6 12:24:57

    徵铮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6 21:25:30

    2315224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6 22:46:40

    2315224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6 22:47:06

    神兽小清新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6 23:28:59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04:01:18

    嘎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10:30:05

    穆寒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13:30:19

    伊比的天空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13:59:30

    小虫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14:11:17

    小虫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14:12:07

    苏苏是个过客不是归人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14:16:48

    phoebele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14:19:48

    ccgsq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15:36:12

    ccgsq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15:36:29

    伊丽莎白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16:38:53

    夕方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0:22:04

    虫虫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0:27:31

    夕方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0:30:08

    ling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13:43

    jo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7 22:56:39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98章 昆仑反扑(一)》,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