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97章 突围(五)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蓬莱遇到了大.麻烦。

    近两天,安插在蓬莱身边的眼线纷纷传回消息,数十个作为终极战力的合道期修士,同时行踪不明。

    作为归降门派中比较说得上话的一员,炼尸门掌门已经带着门内四大长老,匆匆赶赴了巨帆城。不惜一切的要从云家人手里挖出点有用的消息。

    “形势紧张已经不下三年前炼尸门临阵反水,我们身为门内核心弟子,却在这里像个凡人渔夫一般撒网捕‘鱼’?”

    黑袍遮面、背负巨棺的青年尸修看起来很愤慨,青白消瘦的手掌从袍子下露出来,几乎抓碎了阴灵船的护栏。

    他的身旁,另一名尸修阖上手中正在阅读的道典古籍,揉揉眼睛,没什么诚意的笑道:“青羽师弟,何必如此烦恼。横竖最紧要,最多门派贡献点的任务,是一定不会漏下我等的。是赶‘鱼’还是下蛊,又有什么区别?”

    在他面前,体长三米,遍身钢甲的海怪们,小动物一样惊慌的迎面而来,背后是两艘阴灵船扯起的毒刺巨网追赶。这便是他口中的“鱼”了,也只有这种资源无限,实力强大的各门派核心弟子,才敢这样轻蔑海怪吧。

    他们是有资格骄傲的,年富力强,资质优异,三年前胆大敢赌屁股坐对了椅子,一场清洗过去成了门内仅有的十二位核心弟子,且能力非凡打蛇打死,所协助的革新派不露任何风声的解决了前掌门为首的保守派,核心地位不容动摇。

    而且因着三年前的大功,门派在修真界的影响力——不论那是正义的还是邪恶的——也比三年前有了显著提高,连带着他们的身价倍增,现在也是走哪有人巴结的了。

    手持珍贵古卷的青年春风得意的笑笑。

    他不是师弟那样一心想着干一番大事业重振炼尸门几十万年前的威名,他深知现今的年代,他们这帮玩儿尸体的在仙凡融合之后,是不可能得到足够多的优秀弟子自愿投诚,不会成为一流门派的。

    可是那又有什么要紧?要是仙灵宫方少谦、昆仑剑派释少阳那样的天才都入了炼尸门,哪里还有自己的核心地位呢?

    拍拍师弟的肩膀:“我们在蓬莱-云家这个阵营里,炼尸门被分配的职责,一直是保证海边阵线的宁静,除了一个地下死狱的出口,这里也没什么旁的东西了。相信我,这绝对是炼尸门最重要的职责。”

    翘起嘴角,在心里又补充了一句,还能顺便解决红泪那个祸害。

    正在这时,前方瞭望台上负责观察的外门弟子发出了一身惊呼:“师兄!前方有一个水母型的巨怪,正在向我们游过来!”

    抓着栏杆的青白尸修怒骂一声:“外门服食的垃圾丹药把你的脑子也塞成了糨糊吗?我们前面就是南海洋流,什么怪能游得动……”

    他忽然顿住,也是有一种怪能够游动的。

    悚然回头,向来散漫的墨云师兄已然飞上瞭望台,一把推开了那外门弟子:“让开,我来看!”

    可是,从没听说过哪一种上古神怪是长成水母模样的?

    双手掐诀,猛然睁眼,两束青白的光柱从师兄的眼中散射出去。照亮了前方,飞速接近的巨大黑影。

    “我的……天啊……”

    青羽怔愣之下,终于捏碎了手下的船舷。在白光的照映中,他看清了那黑影的真面目——

    不是什么上古神怪,那是一艘阴灵船,与他脚下这艘一样,绝对的炼尸门出品。船上密密麻麻的堆满了数不清的修士……

    是的,堆。

    甲板上挤挤挨挨的站满了人已经不能震惊他,更多的人站在其他的肩膀上,然后还有新的人站在更上层的肩膀上。

    叠罗汉一样密密匝匝摞了六层,连以前在凡人中见过的杂耍都没有这样登峰造极的技巧。因为这些修士并不是一层比一层人少,而是手拉着手,每一层都比下一层的人更多!

    甲板上的三层船楼早就被拆了,整个船上还能看出炼尸门制式的,就只有船首的舵盘——那上面站着一个额头上有五角星,一看就是妖修的修士,在用两只脚扭来扭去的开船——还有船上一根并不占什么位置的旗杆——杆上的炼尸门旗帜依然在,并且每一片布上都吊满了修士——旗杆本身上也猴子一样爬满了修士,最顶端站着一个手持长剑,高吊马尾的小个子女修。

    白色光柱扫过,那女修在黑暗中露出了半边面孔,睁眼露出一只滴水凝冰的蓝眸。

    嘴角绽开一个凶残的笑容,长剑横挥:“杀——!”

    青羽立刻放下身后棺材,放出精心呵护的最强力的尸傀迎战。

    青白手掌按着棺材的顶端,漆黑棺材在地面上一顿,烟雾缭绕,覆棺的白布飘然落下,厚重的金丝楠棺材盖倒落在甲板上,金丹期的剑修尸傀在棺材里睁开空洞的双眼。握住宝剑的手掌上,有淡褐色的尸斑。

    然后他才看见,那艘被敌人夺走的阴灵船上,不仅防护罩内所有的空隙都鼻子贴着鼻子,脚跟靠着脚跟的挤满了修士。

    船舷两侧,竟然还垂挂着数不清的坚韧绳索和法宝,绳索的末端,拴着更多的修士——防护罩外,暴露在洋流强大的吸力之中,浑身狼狈的湿透——望过来的神情,带着森林中饿了许久的狩猎者终于看见一只肥羊的贪婪。

    青羽这才明白,为什么瞭望的弟子,会把他们看成一只大型的水母。而当那上万条绳索忽然如有生命般动起来,卷着面色狰狞的狩猎者们飞蝗一样扑过来的时候。那看起来也确实像一只巨大的,拥有生满致命毒刺的触手的水母。

    年轻的炼尸门修士清晰的看见,旗杆上那个拥有一只蓝眼睛的女修,双手按在绳索的源头,灵力覆盖过所有的触手,泛着淡淡的绿光。一脸胜券在握的险恶,酣然落刀!

    “轰——”一声巨响。

    把青羽从恍惚中拉回现实,“准备迎战!迎战!不许后退!”

    仓皇的疾呼在同门的惨叫中这样无力,而青羽惊恐的发现照亮水底的两束白光不知何时已经褪去,师兄墨云早已不知所终。

    徒留一地实力不济的炼尸门外门弟子,单方面的被屠杀。

    他们一个照面就被拉入了海上战斗中,由人数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战法——接舷战。

    三艘游荡在附近的阴灵船无一幸免,而青羽最引以为豪的金丹期剑修尸傀,也并未起到力挽狂澜的作用,反而激起了那个能操控绳子的蓝眸女修的狂怒。

    “当——”

    纯黑无光的剑锋贴着脸皮钉入甲板,炼尸门核心弟子高贵的头颅,被狠狠的踩进尘埃里。

    隔着船舷,他看到成群的鱼怪从眼前仓皇游过,它们被吓坏了。

    这只是些小怪物,虽然担了狩猎者的声明,其实在善战的修士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于此时的自己,何其相像……

    青羽忽然想起了,个性迂腐的前掌门被最信任的弟子推进禁地的尸坑之前,对他们说的最后一番话:

    “对于背叛者来说,背叛不是手段,而是习惯。诡计的成功,并不会使人变得强大。炼尸门落在了你们手上,我很心寒,因为你们是注定会失败的人。”

    青羽觉得脸皮被踩得很疼,很疼。

    他是真的,真的想重振炼尸门上古的荣光而已。

    “昆仑剑修的尸身,你们哪来的胆子?”

    杨夕一脚踏在这个炼尸门尸修的脸上,深恨自己不是个三百斤的死胖子。她表情凶残得像是要吃人。

    离火眸能在黑暗中视物。她在红泪那个该死的玩意喊出“师兄”的时候,就看见了那棺材里的尸傀。

    尽管面色死白,穿着黑色尸衣。每一具尸傀看起来都差不多,可杨夕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杨夕认识他,至少到四年前为止,他都还是昆仑战部的一个活的剑修。

    昆仑山下那堂长达半年的根殿课程,这个小伙子很活跃的跟在云想游身后,一次一次把新入门的弟子们丢进河里,埋进坑里,架到火上,然后很欢快的掐腰大笑。因为笑得实在太贱,以至于不少以战部为理想的弟子,都惦记着以后骑到他头上要把场子找回来。

    而现在,杨夕沉默的看着单膝跪地,双眼空洞的尸傀。长剑笔直插在他的脚边。

    自己的场子,永远也找不回来了。

    当愤怒充斥了整个大脑,杨夕发现自己竟然诡异的平静下来了,她低头看着脚下脑袋快要被踩进甲板里的尸修,低沉的问:“人是你杀的么?”

    “不是……”可怜的尸修从齿缝里挤出话来,“炼尸门……是正道,并不……杀活人炼尸……”

    杨夕几乎要忍不住笑出来,“正道?”眼看着这一艘船上的厮杀已经接近了尾声,另外两艘船因为离开了视线,可以想象这些憋狠了的人渣能做出些什么令人发指的事情,但杨夕忽然并不想阻止了,至少现在不想。

    “那你能告诉我,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具尸体?别告诉我是昆仑送你的。如果你说是战场上捡的,我现在就把你脑袋拧下来。”

    脚下的人似乎不堪重负,沙哑的回答:“三年前,在南疆,云家杀了十个昆仑战部……”

    杨夕平静看着他,“你觉得这不算你杀的,是么?”

    然后忽然爆发,一脚一脚踩在这个尸修的脑袋上,看那样子是要把他就这么踩死,“你觉得这是你的盟友杀的,所以不是你杀的,即使你跟他们蛇鼠一窝,是么?”

    薛无间把她拦腰抱起来,从那个尸修身边拖开,“杨夕,你冷静点!”

    同时给身边的死狱凶徒递上眼神,立刻上前把那师兄从地板里拔.出来。连削带打,刑讯逼供。

    杨夕呼呼的喘着粗气,薛无间的两只手臂铁钳一样掐着她的腰,勒得她喘不过气,勒得她肋骨发疼。

    在亲眼看见认识的人被做成尸傀,她真的从未意识到炼尸这门技艺到底有多黑暗。

    当邪法师抬手一片骷髅,挥袖一地尸体的时候,杨夕只看到了那法术显现的强大,从未意识到法术背后那轻描淡写的“挖过三千多座坟墓”意味着什么。甚至还觉得那些把他追杀进死狱的人,有点太看不开了。

    事到临头,杨夕才发现,摊到自己的头上,她也看不开。

    无论如何都看不开!

    她能够平静的接受他们战死,却绝对无法接受他们死后这样被人摆弄。他们已经死了,他们应该被尊重,必须被尊重!

    杨夕忽然意识到,薛无间到底是有多坚强。

    要多么坚强的人,才能发现自己手刃同门,对不起为之奉献一生的师门之后。还能理智的把剩下同门的遗体收服起来,让他们派上最大的用场。

    要多坚强,才能不会发疯,不去寻死,还能依然坚守着最初的守护与信仰。

    竟然还能把最悲惨的往事,像一个故事那样,将给陌生的人听。

    杨夕闭上眼,发觉即使自己的态度再小心,依然做了残酷的事。

    “薛先生,帮我把那具尸傀,海葬了吧……”

    薛无间稳稳的应下来,“好。”

    听见那个尸修供出来,炼尸门现任掌门和长老都不在门中,杨夕忽然开口:“先生,我们之前不是担心上了地面,这些凶徒不甘等待,会各自溃逃么?”

    薛无间点头,回以探寻的眼神。

    杨夕说:“我们去把炼尸门的老巢踹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写出来,病还木有好。弱弱求安慰。另外,今晚23点还有一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97章 突围(五)》,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