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95章 突围(三)【关于设定】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打架这个事儿,未必人人都是高手。

    但拉纤这个事儿,大家可都是能学的。

    一听杨夕要把天上的宝船拽下来,死狱两万多人,眼睛里都冒出了绿光。

    多么,多么好的……一艘船呐。

    杨夕那几百条灵丝根本不够用。人民群众却都想帮把手。

    困龙索,翻山勾,灵蛇鞭,各式法宝齐出,能够着船的就去勾船,够不着的干脆往杨夕的灵丝上一搭,三五个人一拽,扛到肩膀上。

    转回头就学牛牤子耕田——闷头使劲拉!

    实在手上没法宝,裤腰带扯下来,缠上!

    女修不好意思扯裤腰带?

    “麻痹的,老娘头发不要了!”

    更有死狱第一荡.妇折草娘,叉腰大笑:“哈哈哈哈,老娘的手指今天派上用场啦!”

    十根触手样的雪白手指,迎风暴涨几十丈,挂住船舷往回拖。

    竟然成了拉船事业中,仅次于杨夕的中流砥柱!

    巨帆城的难民,古存忧手下的凡人,死狱但凡能动的,全都上来帮忙。谁不知道啊,这是给自己抢船呢。

    而且两万人铺开了拉纤是什么概念?

    离得远的都跑出二里地去了,根本不危险!

    凡人中的那位老者,实在是过了能帮上忙的岁数。往洞里的石头上一坐,竟然唱起了渔民们的纤夫号:

    “加把劲儿那么,嘿啰嗨~……跨过山那么,嘿啰嗨~……水淌子挡不住那儿郎步子,妹子儿屋里头盼郎回……”

    唱到后来,竟有那死狱修士,也跟着脸红脖子粗的跟着吼起来:“嘿啰嗨~……嘿啰嗨~ ”

    难为那五音不全的汉子,沈算师咬紧牙关忍了又忍,才没有当场暴打他一顿。

    死狱诸人,上下一心,众志成诚,拼了老命的要抢船。

    阴灵船上,炼尸门众人,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

    “快!开阴灵炮!轰那个领头的女修!”

    名唤“红泪”的女修借着师兄们的拼死掩护,挥动手中黑色令旗。船首的阴帅雕像张开口,聚起一颗光球。

    他们口中的领头女修,自然是站在船头正前方的杨夕。

    她眼看着那道白光射出来,却根本避无可避。

    银牙一咬,扛了!

    只见她脸上浅浅的浮现出四圈年轮,眼珠也渐渐开始发白。

    脚下生根,紧紧的抓牢大地,源源不断的汲取营养。

    两臂则在这养分的供应下,拉长成两道翠绿的藤蔓,沿着先前的灵丝,飞快的一路向上爬蔓。甚至分出枝条,开出串串雪白的花朵来。

    这种方式能更快把船拉下来,然而消耗委实过大,并非杨夕现在能安全承受的。

    她连神智都不清了:

    “老子是天雷锻骨!有本事你劈死我!”

    宁孤鸾一回头,已经来不及支援,眼看着那白光已近地面:“杨夕!!”

    却并没有打到杨夕身上。

    一朵巨大的黑莲,在杨夕面前旋转绽开。

    暗黑的莲花旋转着,吸收了“阴灵炮”的全部威力,毫发无伤。

    乍然盛开,又缓缓凋落。

    黑色斗篷落地,露出侧骑在藤条上的媚三娘,抬眸,迎向炼尸门众:“再来啊?”

    杨夕一怔:“梅三……”

    媚三娘头也不回,没好气道:“别跟我说话,正烦你呢!”

    那点高人范儿全掉了……

    有了杨夕那青藤的加持,漩涡中的阴灵穿就像一个被农夫盯住的萝卜,缓缓的被拔.出了海流的漩涡。

    中途他们放了好几拨尸傀,却根本无力回天。

    死狱的人太多了,即便啃死一两个,也毫不影响他们拉纤的速度。

    别说还有薛无间。

    他手下那些断天门的“尸兄弟”,别看面对夜城帝君的时候脆得跟麻杆儿似的,对付寻常级别的尸傀,那真是杀神附体般的好用。拳打两个,脚踢三个,回过头嘴上还能给你叼一个。

    阴灵船被彻底拉入了“封灵大阵”,炼尸门的年轻修士终于彻底失去了抗衡之力。纷纷跌坐在地,面如死灰。

    名唤“红泪”的少女,怔怔看着上船绑人的三大妖修:“我一定是在做梦……”

    一个额头上有五角星饰品的妖修看着她,又看看满船舷的绳索,再看看地面上已经变成半棵树的杨夕,露齿一笑:“那你可挺有想象力的。”

    杨夕已经长在了地上,根系发达,枝繁叶茂。

    总而言之,很茁壮。

    薛无间仰着头,瞻仰那一片浓密的枝叶。

    许久,喟叹:“又成材啦……”

    杨夕依然是只露出胸腹和脑袋,因为头发和树干长在了一起,所以连头都不能回。她也根本不用回头,径直道:“不许给我浇水。”

    沈从容顿住,把手上的水瓢丢掉。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杨夕又道;“也不许给我施肥。”

    犬霄悄悄的,放下了翘起的后腿。

    杨夕深深觉得,继续和死狱这帮蛇精病相处,自己早晚也要坏掉。真心累……

    “把那几个俘虏带过来吧。”

    因为杨夕最近几件事的亮眼表现,三大妖修自觉地就把人送到了树下。

    总觉得,这个人搞不好,就还能创造什么奇迹似的。

    额头上有五角星的妖修,眼神亮亮的盯着她。

    而意外的,一向主意很正的沈从容,和本性仁厚的薛无间,都没有出声反对。

    在明知杨夕定是要给俘虏上刑的情况下。

    杨夕看着被推到面前的红衣少女,因为手指已经找不到了,所以她搓了搓两根树枝。

    “开始之前,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我不会回答你任何问题的!”红泪愤怒的瞪着眼前的精修,“炼尸门都敢打劫,你们这帮穷图陌路的丧家犬!炼尸门怒火不是你们能承受的!我们的任务时间是一个时辰,如果一个时辰后我们还不回去,炼尸门定然会再派人下探。”

    她冷笑一声:“哼,我们可是炼尸门最前途无量的精英,下来找我们的至少也是管事级别的师长。你们以为会是什么后果?识相的,现在放了我们,炼尸门还可以考虑让你们死得轻省一些!”

    杨夕对着这位“精英”。露出了一个微妙的表情,“那么,我已经知道了我最想知道的问题。”

    侧过头对薛无间道:“先生,我们有一个时辰的准备时间,也许能再抢一艘船。”

    红泪怔在当场,随后知道自己犯了蠢,咬紧了嘴唇。打定主意再不说一句话。只用怒气升腾的眼睛瞪着杨夕。

    杨夕转回脸来,“我真没想过你会这么容易说出来,其实我刚才原本是想问你……”嘴角牵起一个残忍的弧度,“你听说过炮烙之刑吗?”

    红泪惊惧的往后缩了一下,不是说想知道的都知道了吗?

    为什么还要上刑?

    她可是炼尸门长老的直系后裔并入室弟子。

    从小到大,师兄弟们从来没人敢对她说一句重话,父母更是没动过她一根手指!

    他们竟然敢给她上刑?!

    她想张口说:老祖宗不会放过你的!老祖宗不会放过你们这些杂碎的!炼尸门有二十万人,他们会倾全派之力,让你们不得好死!

    可是身后的妖修却忽然给了她一脚,以至于她疼得没说出来。

    恨恨扫过那个额头上有五角星的妖修,红泪心中咬牙切齿:这些畜生变的东西!她是个女孩,是个天资不错、背景可观、还娇俏可人的女孩。人生二十多年的经历当中,遇到的男人,只有怜香惜玉和无差别跪.舔两种。

    杨夕看一眼那个小动作的妖修,依稀记得他是沈先生身边的苍蝇兄。名字,好像是叫个荧惑的。

    实在有点记不清。

    三大妖修常年站在沈从容背后,走哪跟哪,话都很少自己说,难免就被当成了背景板。 今日竟然突出起来。

    杨夕低头看着红衣少女,她愤恨怨毒的眼光里藏着惊恐,这骗不了人。

    血腥的掀唇:“看来你是知道的,省我许多口舌。”

    白光闪过,一根垂挂下一百零八道火焰的玉白蟠龙柱,矗立在众人眼前。

    研神碾之形态三——烙神柱。

    看过杨夕施行的死狱众人都能想象,别看这玩意儿精致漂亮得跟个工艺品似的,运行起来绝对跟地下架了火盆的铜柱子没差。不,可能还有过之无不及。

    杨夕目光阴沉的扫过一众面如土色的尸修:“一共六个人是吧,把你们知道的全部说出来,这艘船的开法,你们这次出行的动机,炼尸门的驻地,你们掌门的弱点,门内有多少尸傀,与蓬莱关系好坏,蛊疫的事情知道多少……”

    目光回到那红衣女修身上,微微一笑:“就从你开始,分开上刑,轮流坐庄。什么时候你们的说法能对上了什么时候完。到时候……我们也许会考虑,让炼尸门死得轻省一些。”

    一模一样的话被当面砸回来,红泪当场爆发出一声尖叫。

    即便刚刚心里还在怕,可从没被人这样打过脸,盛怒之下只想扑上去!

    她要和这个恶毒女人拼了!

    然而身后妖修毫不留情的连踹三脚,却她趴在地上爬不起来。

    杨夕把她摄到“烙神柱”上,恶意的微笑,像看一个不懂事的幼儿:“急什么?”

    故意停了一停,才慢慢的说:“我们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呢。”

    然而,世事难料。

    仅仅过了一盏茶的时间。

    炼尸门六个弟子,连同自家几岁开始尿床都交代了。

    显然杨夕对这些炼尸门精英,在熬刑方面与死狱凶徒的差距,估计不足。

    熬死了两个,吓死了一个。还有一个刑都没上,只是看着别人上,就崩溃得趁着看管的妖修没留神,撞墙死了。

    那个总把脖子挺得跟天鹅一样的红泪姑娘,倒是活下来了。低下了她高贵的头颅,偶尔瞥过杨夕的目光,小心隐藏着怨毒。

    这让杨夕十分意外,这姑娘几乎算是成长了,变得识时务了许多。

    敌人的成长,可不是什么好事,一会儿威胁的时候,就先砍死她吧。

    “炼尸门的骨气,就只是这样?”杨夕低声对身边的犬霄说:“能开这么好的船,就算不是精英,也不该是废物……”

    犬霄讥诮的一笑:“德行好的都因为不肯降蓬莱被他们自己收拾了。”

    杨夕点点头,那个红泪的身份很高,知道很多旁人不知道的。

    其中一个,看似平常的消息,让杨夕很在意

    ——“蓬莱得到了一个新的岛屿,炼尸门想迁到那座岛上建派,蓬莱没答应。”

    杨夕甚至觉得,出去以后要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邢铭。

    一个时辰的时间,空中漩涡再次被激出了水花。

    有东西要出来了!

    死狱的“纤夫们”纷纷摩拳擦掌。

    没想到的是,这次露出头来的,不是宝船。

    甚至不是炼尸门的大队人马。

    那细长的触须,锋利的铁甲,分明是……

    “海怪?”杨夕瞳孔猛然一缩:“炼尸门还真特么是没有同门之宜!”

    作者有话要说:  很重要:

    由于大背景的需要,本文的空间设定比较严格,基本上说多大就是真的多大。

    不会出现有些无设定修真那样,说是几百平米大小,用起来跟个城堡似的。(不是挖苦,有的看起来还是小爽的。)

    so,第一,杨夕手上介子石,每一块里面蕴藏的空间就是,厕所大!(前文说过)

    第二,断龙闸不是芥子石堆成的通道,而是那通道本身就是一块芥子石蕴藏的空间,不能二次展开。十八道隔断,能有两百米长短,五六米直径,顶天了。

    第三,芥子石和芥子石之间,是可以炼化成一块的。(同样前文说过,去找掌事殿师姐的时候,瓜子皮师姐答应给炼化的,被杨夕拒绝了。)

    第四,没有单独拿出来一章写设定,妥妥的是我的失误TAT。

    因为所有人都告诉我,女读者不喜欢看设定,要在文中潜移默化。

    其实我为了把设定插.进去快要累死了,真的比剧情难写多了QAQ。

    不过你们可以放心,当本文收尾的时候,你们就会发现,原来倒过来看,一切竟然这么滴简单!!

    另有一件事:

    封灵大阵中,昆仑玉牌不好用,前面交代过(可能不详细),灭门求救信号是例外。这个其实还好理解吧,手机没卡的时候,也能打110什么的。

    毕竟,封灵大阵是昆仑苏兰舟设计打造的,是个人为的东西,原意是困住凶徒,并且压抑怪的力量帮忙杀。各家工具没信号,只是防止凶徒们传消息逃跑嘛,灭门信号那个发信形式,一看就不一样对吧,有脑子的昆仑,都不会特意屏蔽它对吧?

    请理解成,3G的微信被屏蔽了,然而卫星还通着。

    ——PS:估计有细心的姑娘会问,卫星不是能定位么,怎么昆仑三年都没找着杨夕?注意杨夕那三年在哪了么?断龙闸啊,芥子石里头啊!昆仑腾出精力认真找杨夕之后,这丫的已经在芥子空间里了。而灭门信号响起的时候,杨夕是在断龙闸前——估计你们都没注意。

    (微笑)我这么严谨的作者,有没有觉得为我自豪?

    徵铮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2-05 08:40:46

    恰似柳摇花初妍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2-05 16:03:12

    phoebele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5 00:02:59

    ling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5 00:41:12

    阿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5 01:04:27

    jo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5 02:17:42

    徵铮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5 08:43:43

    加油更新哟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5 08:43:51

    夕方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2-05 10:51:17

    嘎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5 12:02:10

    阿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5 13:45:54

    阿平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5 14:37:48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5 19:19:54

    鹅好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5 21:11:16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6 00:01:01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95章 突围(三)【关于设定】》,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