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94章 突围(二)修文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作者有话要说:  18758272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2-04 09:54:30

    夕方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4 08:34:18

    夕方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4 08:42:59

    ling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4 08:49:55

    jo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4 09:06:18

    碎碎安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4 11:46:37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4 19:43:01

    18569993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4 20:01:21

    我只是潜水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4 20:47:53

    此处承诺过的补字:

    杨夕最终耐不住犬霄的歪缠,把他打包送给了折草娘去“配对”。

    暴风雨前,总有一段压抑的平静。

    每个人自有不同的狂欢,或者辗转。

    暗无天日的生活终于要结束,死狱两万多人,一半在往死里狂欢。喝酒吃肉敞开了造,因为不知道明日之后的下场,所以格外纵情。

    杨夕偷偷去看了土豆一眼,她怕自己真的看一眼少一眼了。钱二带着八个孩子玩老鹰捉小鸡,因为缺了一只手臂,可怜的小鸡们,总是从同一侧被老鹰给捉走。

    折草娘可谓是死狱今天最快活的人了,平日里忙着杀怪赚吃食的能干爷们儿,一个接一个的往她屋里钻。

    毕竟,作为一个挂牌营业的“那啥”,咳,她的确比其他“同行”高了太多档次,据说“服务质量”也是远超同侪的。

    把犬霄丢进去之后,杨夕还隔着帘子隐隐的听到了几声犬吠。

    “人.兽”,杨夕的脑子里明晃晃的冒出这个词。

    如果媚三娘修修剪剪还勉强能算得上一个女中豪杰的话,折草娘简直是赤.裸裸的“女中禽兽”。

    自见到她的第一天,她就不停的跟“吃药”“触手”“三人行”这些重口的词汇挂靠在一起。如今又多了个“人.兽”。

    杨夕抓抓头发,觉得这么一比,自己还是挺大家闺秀的么。她找到了一点道德上的优越感。^_^

    当迎面看见沈从容也朝着这个方向,施然而来的时候,杨夕觉得整个人都有点不好。

    沈天算有才有貌,手握在死狱里还称得上有钱,论气质也是环佩如月襟如水的一代名士之风。居然沦落到……

    沈从容溜达着走了过来,居然还冲杨夕微微一笑。他带着身后的三大妖修,一起进去了。

    一起进去了!!!

    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杨夕很幻灭。死狱这种女人奇少的地方,男人的节.□□真指望不了……

    抬头看见薛无间也站在面前,望着布帘的神情,解读起来有点深奥。

    杨夕干咳一声,谨慎的措辞:“先生,你不去么?”

    薛无间回过神,低头看了杨夕一眼,摇了摇头:“鬼修的五感,都有缺陷。”

    杨夕:“?”

    薛无间特别淡定,以目光往自己下半身示意:“鬼修无欲。”

    杨夕:啊! Σ( ° △ °|||)︴

    薛先生他……不能人道?

    身强体壮,能扛能打,一口气儿连做四千多个俯卧撑的铁血真汉子前断天门兵主现死狱狱王他居然……不能行?

    然后杨夕马上又联想到另外一位鬼修……

    杨夕惊觉得细思恐极:

    “所有鬼修?”

    薛无间点头:“嗯,基本上吧。”

    杨夕风中凌乱:“那我们邢首座……”

    薛无间道:“我的鬼修功法,可是邢铭给的。”

    一脉相承的功法,约莫就是一脉相承的下场了。杨夕脸上的表情,顿时十分精彩。

    怪不得……怪不得听说邢首座有个未婚妻,俩人认识了一千年,愣是至今都没有合藉。

    那姑娘这些年,肯定可不容易了。  _(:3 」∠)_

    正在此时,一身酒气的媚三娘迎面走过来,看都没看杨夕一眼,转身扎进了折草娘的小窝。

    杨夕默算了一下屋里的人数,那屋里绝没有隔断之类的东西。

    二加一,加三,加一……

    一个巴掌不怎么够用。

    然后,犬霄光着身子让人扔出来了,“沈从容我操.你二大爷!”

    沈从容悠然语调,极其欠扁的从屋里传出来:“家父独子。”

    杨夕默默按回一根手指,减一。

    “看什么看?”犬霄凶狠的对着瞧热闹人群呲牙。

    因为没得衣服穿,他只能原地化成一只黑狗。焦躁的模样,的确像一只到了季节的公兽。

    杨夕把链子给他栓回项圈上,拍拍狗头,落井下石道:

    “狗嘛,打不过就没得睡嘛。”

    最后,还是薛无间不忍心,出手帮助了犬霄——他捉来了一只母海怪。

    “将就一下吧。”薛无间说,“已经是最秀气的了。”

    犬霄瞪着那个青面獠牙的东西:“……”

    即使在心情紧张的情况下,杨夕依然笑抽过去了。

    入夜。

    犬霄终于老实了以后,依然维持个狗养,被拴在一根石钟乳上呼呼大睡。

    脑袋垫在爪子上,睡着的犬霄看起来终于不那么招人揍了。

    杨夕睡不着,心里都是明天干架的事儿。

    “薛先生,如果这回跑出去了,您打算做什么?”

    薛无间本来靠着石壁练气,闻言睁开眼睛。

    却没有回答,反问道:“如果跑出去了,杨夕想做什么?”

    杨夕答得毫不犹豫:“回昆仑,找到邢师叔,把他打一顿。告诉他战部首座也不带这么任性的。”

    薛无间以为邢铭是在山门的时候得罪了杨夕,逗得笑个不住。

    却听杨夕又道:“薛先生,如果这回我没跑出去……我死了的话,您一定要上昆仑,帮我打邢师叔一顿。”

    薛无间笑够了,闭上眼睛:“放心吧,你不会死的。”

    杨夕心想,您要知道我骗了你什么,指不定就直接把我打死了。杨夕忽然觉得心累,四仰八叉往后一倒:“薛先生,如果跑出去了,你也打我一顿吧。”

    薛无间闭着眼,轻笑:“头回见着自己约揍的。”

    杨夕却忽然急了:“您就答应了吧,先生,您不答应我睡不着。”

    意外的,薛无间竟然应了一声:“行,我跑出去了,就打你一顿。”

    人群的另一端。

    折草娘临时的快乐窝里。

    犬霄被扔出去之后,三大妖修立刻把折草娘按在了地上。

    沈从容隔着一块当桌子用的石头,坐在媚三娘的对面:

    “梅三,把蓬莱遗脉交出来吧。我知道你找着他了。”

    媚三娘看也不看地上涕泪横流的折草娘,垂着眼皮:

    “沈算师,您这样逼迫我一个弱女子可真没意思。区区一个蓬莱弟子,要换我和阿草两人的性命或许能够,想换两万人性命,那是白日作梦。”

    沈从容浅浅一笑,镇定道:“足矣,我只是用他,保杨夕和薛无间的命。”

    媚三娘忽然就火了,一巴掌拍碎了面前的石桌:“凭什么?他杨夕的命,薛无间的命就比我的值钱?”

    又是这样,总是这样,一直是这样。

    从小到大,从爹妈嫌弃的“又一个”丫头,到蜀山邪修“桃夭老祖”,每逢重要的抉择,她永远是被牺牲的那一个!

    沈从容哪管她什么心情,当即直言不讳道:

    “因为你死了对死狱没影响,杨夕、薛无间活着却对死狱很重要。”

    媚三娘低着头,额发垂下来挡住了表情。忽然阴沉沉一笑:

    “沈算师,凭你这句话,我就是杀了他吃肉,都绝不会交给你!”

    第二日午时。

    昆仑的接应,依然没有影子。炼尸门预定的汇合时间却已经到了。

    人心已经隐隐有些浮动,然而大战将至,每个还是守在薛无间安排好的位置上,并没有蠢动。

    空中的漩涡转动着,缓缓吐出一只乌金楼船。

    三层楼船,上百个房间,没点一盏灯火。

    破败的巨帆上黑底白字“炼尸门”!

    船头站着一个红衣少女,神态娇憨,举止活泼,几乎不像一个尸修。

    低头看见犬霄,便是一声娇叱:“怎么只有你个杂碎,其他人呢?”

    楼船从漩涡里只露出半截,并不像杨夕他们预料的那样落下来。扛着强大的离心之力,就那么悬浮在出口。

    杨夕缩在犬霄背后,见状忽道:“真是艘好船。”

    犬霄却在看见少女之后,猛然变了脸色:“不好。”

    “怎么?”

    “这女人跟我不对付。巴不得弄死我,之前计划只怕不行。”

    杨夕看一眼那红衣少女,一把匕首横到犬霄脖子上,道:

    “先试试。”

    犬霄于是微微侧了身,把自己的状况暴露得更清楚一点,做出一副苦笑神情:“红泪师姐,我们没用,在地下杀怪,没想到里头还有活人,被捉住了。”

    船头上,那叫红泪的少女居高临下,露出了一个极微妙的表情。

    “哦?只有你被捉住了?”

    犬霄做出一副惶恐姿态,刚要开口,杨夕却匕首一压,抢先发声:“二十个尸修,不小心弄死了八个,剩下的全在我们手上。想要他们活命,就拿你的楼船来换!”

    犬霄抽口气,小声道:“昨天明明不是这样说的……”

    “嘘,昨儿我不是没见着船么——”杨夕一把捂住犬霄的嘴,她自认把人数编得有零有整,还是挺像真的。却不料,名唤“红泪”的女修忽然娇叱一声,义正言辞的指责起来:

    “犬霄!你居然伙同这不知哪里冒出来的敌人,企图染指师门‘阴灵船’,早知你是个柔奸成性,见利忘义的阴险之徒。却万想不到你能做到如此程度,如今看来,那没现身的二十名弟子只怕早已被你加害!”

    杨夕一惊:“这么聪明?”

    犬霄苦笑:“真不是,她这是编排罪名想弄死我!”

    果然,那女修根本不等杨夕答话,也不等犬霄辩驳。抬手从空中祭出一只黑幡令旗,拨转间光华闪闪:“今日,我就替师父清理门户了!”

    杨夕被这说搞死同门就搞死同门的阵势,惊了一下:“卧槽,多大仇?”

    犬霄回以眼神,里面清清楚楚三个字——“你懂的。”

    杨夕还真是不懂,她加入的第一个门派就是昆仑。昆仑不敢说绝对的团结友爱,但也绝不会存在如吃饭喝水一样的互相阴害,最起码的底线是山门之内见血受罚,杀人偿命。

    其实按杨夕原来的想法,这已经很放任了,毕竟斗殴什么的都是不管。山门外也无人追查。

    但她哪里见过,许多山门之中,师父弄死弟子,内门弄死外门,元婴弄死金丹,掌门的儿子弄死天资优秀的孤儿,都是每时每刻在发生,从不会有人去主持公道,明面上默许的日常事件。甚至有那地位低的弟子死了,还会冒出一群人指责“不长眼色,不识时务”,却称赞那杀人者“实力高强”。

    说到底,修仙者中弱肉强食远比凡人更胜,越大门派越是如此。

    昆仑,真的是一个异类,一处庇护后来人的乌托邦。

    “红泪”少女挥动令旗,那“阴灵船”首上一座雕像,忽然射出一道白光,朝着犬霄的方向,当头劈下。

    杨夕见势不妙,在船首雕像张口时便一把按住犬霄脑袋,横扑在地上。就势翻滚,躲开了这一击。

    身后一声炸响,伴随着熏人的尘土弥漫。

    红泪一见杨夕竟然救了犬霄性命,整个人错愕非常,随即惊呼道:“犬霄!你竟然真叛了!”

    杨夕按住犬霄脑袋,从地上爬起来,神情凶狠:“杀了她!”

    当先一招“天罗绞杀阵——缠”,隔空百米,缠向漩涡中的阴灵船。

    伴随杨夕一声大喊,四周密布的洞口,如群蚁出巢般,涌出上千死狱凶徒。从空中看去,如黑色海流,乌麻麻一片全是人头。

    红泪尖叫着在船首下意识后退一步,“不好!师兄,他们好多人!”

    随着她一声骄矜的求救,阴灵船的船楼上,又飞出四五名修士。

    为首一个男子一见地上情景,也是面色大变:“糟糕,这是死狱暴动,那帮凶徒出来了!他们怎么能没死?”

    为何没死,他是来不及想明白了。

    地面早有能隔空攻击的死狱修士,远远放出法宝飞剑,平均上百人对敌炼尸门一个人,不计代价的消耗法宝,死死缠住。

    为首男子想去够船首的舵盘,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寸进。

    不过这名师兄,很快从惊慌中镇定下来。

    以空对地,本来就是有优势的。

    底下那群修士,身处封灵大阵之中,大部分法术都用不得,没几个飞得上来。

    而阴灵船之所以停在这个位置,便是因为处于这个位置,还不算阵中,一应法术全都用得。毕竟,但凡是个修士,都不会觉得封灵大阵中那犹如四肢被缚的感觉好受。

    原本只是因为师妹一时娇气,自己随口应了。

    此时却成了救命的关键。

    “待下面这些人消耗得差不多……”

    地面上,有一头杨小驴子,两眼贼亮贼亮,手中灵丝放出合抱粗的一捆,早已缠住了露出的半截船身。

    “犬霄,抓住我,别让我飞喽!”

    犬霄闻言扑过来抱住杨夕大腿。又被拖动两步。

    宁孤鸾飞扑过来,从正面帮杨夕拉住灵丝。

    又有几个死于凶徒,见状扑到犬霄身上,把他的大腿也抱住。

    一个身材高大的死狱凶徒,忽然两手猛捶胸口,原地化成一头丈许高的巨大棕熊。口吐人言:“东王,也给我一条绳子!”

    杨夕受到启发,扬手散出去五六百条,手臂粗的成捆灵丝。灵丝飘荡,划过死狱凶徒们的头顶。

    杨夕双眼发着绿光,振声高呼:“老少爷们儿们,都抓紧了!咱们把这宝船,给它拽下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94章 突围(二)修文》,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