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93章 突围(一)修文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炼尸门三天后来接你们?你刚怎么不说?”杨夕一把扯过犬霄脖子上的铁链,恨不得把他活撕了。

    犬霄掀唇而笑:“你刚又没告诉我,你现在死狱里也是个说话好使的。”话是这么说,可眼睛里明明白白就写着,爷是故意的,你能怎么招?

    杨夕抬手,又要揍他,却被薛无间攥住了手腕。

    “行了,当务之急是收拢人手,通知昆仑接应的人,赶在炼尸门来前冲出去!”

    杨夕面色变了几变,最终对着犬霄一呲牙,转身走掉。找得一个无人的角落的,掏出珍馐锦盒,联系邢铭。

    邢铭不愧是朵解语花,三两次来往,便摸清了事情的因由。然而他这次给出的回答,却相当的不近人情。

    “你们必须撑到七天,才会有接应。”

    杨夕一看就炸了,炼尸门三天就来,这特么怎么撑到七天?

    大飙手速,取出成堆的吃喝,表示不行。

    邢铭又来一张大饼:“这是命令,必须做到。”

    杨夕深以为,命令也分能完成,和不能完成。

    就算你是战部首座,也不能这么任性好么?

    继续飙手速。

    结果邢铭又来一张饼:“相信我,撑过七天,所有人都能回昆仑。”

    然后,任杨夕怎么折腾,邢铭也再没有回应过。

    杨夕抹一把脸,站起来。

    她知道,七天这事儿,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而邢铭说的那个“所有人”,必然是七天之后还活着的所有人。

    杨夕站起身来,看着已经收拾好行装准备上路的死狱众人,甚至还有拖家带口的巨帆城居民。七天之后,这些人中还有多少能活下来,又有多少,会变成炼尸门的尸材。

    探手入怀,杨夕捏着怀中仅有的几颗芥子石洞府。

    原本坚定的心,忽然有了一瞬的裂缝。

    一百三十个,实验过无数次,一百三十个就是上限了。并且还是吃喝拉撒都不考虑的情况下。

    可眼前是两万三千人,活生生的。

    薛无间走过来,一拍她肩膀:“想什么呢?时间紧迫,抓紧上路!”

    杨夕低下头,应了一声。

    “邢铭怎么说?”

    “邢师叔说,昆仑的接应可能会……到的晚一点。”

    当是时,众人所在的区域,距离海面入口已经不远。快马加鞭,紧赶慢赶,竟然奇迹般的在两天后便赶到了海陆交界处,封灵大阵的入口。

    比炼尸门预定的时间,还要早了一天。

    封灵大阵唯一的入口,是一个巨大的漩涡。

    杨夕站在通道的尽头,仰视被大阵隔绝在上方的海水,一片纯然的漆黑,不透半点阳光,像一块倒悬的天幕。

    石壁上镶嵌的点点萤石,映在那天幕上,如浩瀚天幕中稀疏的星子。

    那天幕的正中,却有一条盘旋的巨龙,近端纤细,远端渐粗。不时有海怪从中被吐出来,不知事的想要从那通道重回海面。却刚一靠近,就被甩飞得更远。

    震撼的轻声呢喃:“昆仑打造的,有进无出之地……”

    死狱所在,地下百米。封灵大阵横贯整个死狱,把地下世界箍得铁桶一般。

    仅有中心有一处传送阵法,可通巨帆城底层牯尾巷,是死狱四区轮流放风之地。也是外部走头无路之人,进入死狱的唯一入口。那传送阵十分精妙,会根据四区现存人数的多少,自动决定传送的落点。

    杨夕当年赶上东区□□,人口骤减,于是落入是非之地,实在不能算偶然。

    如今,那处阵法已在三年前,巨帆城沦陷大量难民裹挟着海怪、活尸从牯尾巷涌入时,被沈从容决绝毁去。

    沈天算此番行事,着实心狠。不顾此处已是人类最后一条退路,不顾后面还有多少难民无处可逃。

    为此,还曾和薛无间爆发了一顿争吵。

    尽管事后证明,沈从容判断无误,逃进死狱的巨帆城众不少人身中蛊疫,接连爆发了七次活人突然猝死,而后暴起杀人的事件。但结果的对错,从不能决定过程的是非,巨帆城最后的生存希望,的确是被沈从容掐灭了。

    大约世界的运行方式,就是自己种下的果子,一定会被自己吃下去。

    或早,或晚。

    当沈从容通过“珍馐锦盒”得知,昆仑真的那么实在,把死狱只留了这一处传送阵,没有任何旁的后门可走,不禁苦笑连连。

    却又是薛无间安慰他,就算阵法仍在,另一端也无人主持,就算有有人主持,这两万来人,难道还能强攻巨帆城么?

    修者三百六十城,巨帆城忝列其一,额定常驻人口,可是二十万。而蓬莱如今所占地盘,大多崇山峻岭,城镇极少,巨帆城中的常驻,只怕还要超标。

    除传送阵外,仅有眼前的漩涡,外通三百六十道海底暗流,纵横交错,密布南海,拦截一切企图从地下靠近大陆的怪兽。

    是如今死狱的最后一根气管。

    据说,当年海怪猛攻大陆之时,此处吸入的海怪远不像现在这么零星。

    那铺天盖地的海怪洪流,是死狱修士们绝对不敢靠近的。

    杨夕:“犬霄,你和闻人当年,是怎么出去的?”

    犬霄脖子上一只项圈,是薛无间从自家尸傀身上拆下来的,仔细看还能看见清晰的断天门三字。项圈上的锁链,则是由沈天算友情贡献。

    沈算师对于如何捆绑妖修这事儿,似乎十分在行,特地帮杨夕找了个挂钩,拴在裤腰带上。所以现在,基本上杨夕去哪,犬霄就得跟着。

    犬霄倚在石壁边儿上,笑得不怀好意:“我们当年,是靠着夜城帝君的魔龙出去的。这次跟着炼尸门进来,是一人一张护身符,直接顺水飘下来的。至于怎么出去,别问我,我还没混到能知道级别。“

    杨夕一顿,忽然问道:“对了,夜城帝君哪去了?也在卧底?”

    犬霄换了个姿势,没骨头似的靠在墙上,背对着杨夕:“人家卫帝座什么身份,哪稀得跟咱们这种肮脏小人为伍。早已经出了南海,回老家享福去了。”

    杨夕觉得犬霄这突然背对自己的姿势,十分可疑。忽然想起来,卫明阳这个没事儿就窜出来“尽诛有罪”的夜城帝君,在死狱凶徒的心中,那可是极为招人恨的。

    狐疑道:“你们不会,又把他坑了吧?”

    犬霄见瞒不住,只有干笑:“我们投蓬莱,起码也得有投名状么。他名头那么那么大!”

    垂下眼皮,索性破罐子破摔道:

    “再说了,他又是什么好饼?算起来他从南海跑出去也有一年多了,你看他可把死狱的消息告知昆仑了?他能活下来,难道就没借了死狱的光?”

    杨夕没搭理他。

    就如死狱这群凶徒流着哈喇子想咬死卫明阳一样,卫明阳何尝不是咬牙切齿的恨不能把死狱全体一网打尽。

    本来就不是能摆一处的人。

    杨夕盯着那旋涡,深深叹口气:“虽然人有点蠢,常年遭坑。但他是真能打啊……”

    但看当年牯尾巷一战,卫明阳一个人把死狱上百凶徒撵得狼奔狈逃,敲得一堆人渣满头是包。断后的薛兵主险些被直接敲死掉。

    以杨夕的眼光看,就算现在薛无间又重回了元婴境界。只怕也干不过卫明阳。

    不过这样一比,能几次三番把卫明阳蹂.躏搞得不要不要的,似乎自家师父白允浪才是那个最厉害的。

    自传达了七天之后,邢铭再没有理会过珍馐锦盒。似乎真的想要杨夕懂得什么叫命令。不问缘由,不计代价,不管客观条件,直要执行。

    所以杨夕没能问出来,究竟是什么人来接应。

    如果是师父来就好了……

    出神望着那有进无出的漩涡,杨夕忽然道:“犬霄,昆仑的接应,五天后才到。”

    犬霄一惊猛然站直了身体,带反应过来话中的含义,忽然跳着脚大骂:“靠靠靠靠!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犬霄抓狂的扯着自己脖子上的锁链:“你连薛无间都哄了,你告诉我干嘛?”

    杨夕道:“我知道你是个扛事儿的。”

    犬霄:“狗屎!”

    杨夕想了想,又道:“我知道你本质还是好的。”

    犬霄:“放屁!”

    杨夕不怎么气馁,继续想:“嗯……”

    犬霄一把抓烂了头发:“行了行了,你特么别费劲编了。我知道这事儿非我不行!”

    杨夕抬眼看他,眼神亮了一点点。

    “我帮你拖住炼尸门,可以。但拖个一半天就是极限,后面你还是得自己想办法。”犬霄阴沉沉站着,浑身都是狗爷想跳墙的气场,忽然下流一笑:“而且。我有条件。”

    “你说。”

    犬霄意有所指的在杨夕胸口瞄了一眼:“你陪我睡。”

    杨夕认真想了一下,摇头:“不行,我不能害死你。”

    犬霄:“嗯?”

    “沈算师说我是桃花煞,跟我扯上男女关系,容易不得好死。”杨夕看着犬霄,是真的在认真讲给他听:“我八字儿好像比较硬,所以死的肯定是你。”

    犬霄一呲牙:“爷不信那个,你哄我!”

    杨夕于是开始扳手指:

    “我小时候,有个老道士要拿我当童养媳,后来赶上饥荒,被人给吃了。

    “大一点,被指派给一个少爷做鼎炉,然后少爷全家灭门,他自己被人砍成了半个。

    “进昆仑之前遇到一个流氓,喜欢玩弄小孩子,要把我捉去玩,然后他是烧死的。

    “有个朋友的弟弟,对我挺亲近的,然后怪潮刚刚爆发的时候,被鸟叼走了……不过这个也可能没死。

    “然后三年前胡山炮你记得不?”

    犬霄一副被震到的模样,“他刚点头把你收房,然后就死了。”

    杨夕叹气:“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我都做好这辈子天煞孤星的准备了。”

    犬霄抓抓头发,极其不可思议道:“这么邪门儿?”

    杨夕抬眼看他,两眼水水的:“要不你试试?”

    犬霄分外犹豫。

    杨夕却又改了主意:“不行,我怕你死这事儿,应到明晚的大战上。你暂时还是得活着。”

    犬霄大怒:“感情老子的命不是命,你就只惦记输赢是吧?”

    杨夕有点奇妙的看他,歪了歪头:“你死不死的,又不是我孙子?”

    【看这里,】

    因为小修了一下,所以本章缺了三百字。晋.江的作者后台,是修文必须多于原来字数。

    我会在下一章,放一部分到作者有话说里面。

    我断章都是有固定氛围的,不是卡字数。所以这章琢磨了一下,确实不适合增加。

    所以,补个小贩外吧。

    花绍棠坐在导演的椅子上,身体前倾,两肘支在膝盖上。

    “我来找你为什么,知道吧?”

    导演:“不……”

    花绍棠微微一笑:“我再不来,我昆仑的儿郎们,都快被你卖完了。”

    导演:“我……”

    “拿来吧。”花绍棠说。

    导演智商一时掉线,没能理解。

    花绍棠往后一靠,一手撑在太阳穴上,笑道:

    “别装蒜了,知道你拉点投资不容易。可也没有那么霍霍孩子们的。拿来,我一人儿给你了了。”

    导演激动的捧出名单:“您……您……对了,您原型是蛇来着,蛇性本……”

    花绍棠捏着名单,仔细看:

    “嗯,明天上门,一剑一个,都给他劈了。我看谁还敢走邪道抢镜头!”

    作者有话要说:  掌门威武霸气!

    以下为名单,诸君自重。

    夕方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2-02 21:13:33

    masaky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2 21:20:45

    星垂平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3 00:06:54

    phoebele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3 00:26:35

    圆圆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3 01:13:31

    穆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3 01:20:49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3 01:28:22

    若素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3 03:51:28

    阿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3 04:20:01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3 06:04:43

    ccgsq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3 08:39:59

    ling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3 09:03:56

    加油更新哟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3 09:04:05

    加油更新哟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3 09:04:08

    masaky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3 14:17:54

    芒果味汽水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4 00:04:29

    phoebele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4 00:15:32

    阿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4 00:24:32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04 01:08:26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93章 突围(一)修文》,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