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92章 绝地大逃亡(十一)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堇色帐幔,从棚顶上垂下来。

    白玉酒杯,盛满了琼浆玉液。

    宴会大厅里,一副声色犬马将始未始之相。

    照明的器具只开了一半。

    一屋子仙姿玉骨的修士,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交谈。

    似乎在等什么人。

    云想歌侧身靠在桌角,眉头紧皱。

    正和一位元婴期的族叔,和一位金丹期的族弟凑在一起商议。这两位云家子弟的神情,也并没好到那里去。

    忽然,年纪最小的云想闲抬头望着门口:“来了。”

    应者他的声音,大厅的照明瞬间全开。

    金碧辉煌的大门紧接着被人一把推开,白发玄袍的花绍棠裹着一身寒气走进了大厅。

    含笑道:“对不住各位,我又睡迟了。”

    屋里的伪修士,真人精们立刻以他为中心,围绕着转了起来。翩翩然如蝴蝶一般。

    “哪里哪里。”

    “花掌门昨日定然辛苦。”

    “得见花掌门一面,已经是我辈的荣幸。”

    “花掌门可还记得小子,小子曾随家师上过昆仑山拜访。”

    元婴期的云随风走上前去,对着花绍棠一礼,伸手请道:“花掌门上座。”

    花绍棠也不推拒,三两步走过去,在主位上坐好。浑然不管人家是主,自己是客。

    好在他灵剑三转,境界反虚,也没人敢跟他计较这个。

    至于他自己,妖修么,人情世故向来少动脑筋。

    “你们也坐。”

    众人纷纷落坐,两个容貌娇媚,衣衫轻薄的女修更是直接缠上去,各自分了他一边大腿。

    这个说:“花掌门吃这朱玉果。”

    那个道:“弟子给掌门人斟酒。”

    花绍棠轻笑一声,就着两名女修的手,一口果子,一口酒。

    恰逢有人起身相敬,花绍棠酒到杯干,来者不拒,甚至连祝酒词都没听完,一气儿连干十六杯。

    豪爽得近乎生猛。抬手一拍桌面,笑道:“换大碗。”

    又一个声色犬马之夜。

    自花绍棠到达巨帆城开始,这样的戏码每天都要演上一遍。

    这位修真界终极战力,第一美男,全然不似外间传闻的嚣张跋扈,冷酷无心。

    有请必应,有宴必到。话虽不多,但敬酒都喝,谁黏上来都笑,送礼的也全都接着。竟好像真是诚心来跟这些归附蓬莱的修士们交好……

    这让时刻准备着迎接花绍棠发大招,甚至都防备了昆仑掌门与整个巨帆城同归于尽的云家王爷们,陷入了两难。

    陪客的名单每天都在换,今天已经是第十六天。

    甚至蓬莱的合道修士,除了不能见人的几位,也都来露过脸。花绍棠却还是这八风不动的模样。

    云想歌端着酒杯,一口都喝不进去。

    没人知道他这两天冥思苦想,光鲜亮丽的外表下,急得满嘴都是燎泡。

    花绍棠……到底是想杀谁?

    ……

    同一时间,巨帆城底层的冰室里。

    花绍棠看着眼前巨大的柱形尸棺,透明的,发着幽幽的蓝光。可以看见里面漂浮的,保存完好的怪尸。

    抬起手,花绍棠并起两指在怪尸脖子的位置,轻轻一划。

    微微翘起了嘴角。

    一个黑袍身影,匆匆从角落里绕出来。

    距离花绍棠尚有十步距离,已经开口:“弟子因故来迟,掌门勿怪。”

    花绍棠转过身,打量着那身具有鲜明昆仑特色的,遮头罩脸的袍子。

    忽然抬手,一道剑气把人摄过来,捏在手上。

    另一手轻轻掀了他的帽兜,露出一张眉眼精致的小白脸。

    手掌下摩挲一下脖子,有喉结,是男人。

    “就是你在我门里塞的字条?”

    小白脸被捏得说不出话,打着战部的手语示意:掌门,弟子要被捏死了。

    花绍棠倏然松手。

    小白脸摔到地上,狠狠的咳嗽了几声,总算缓过气来。方要起身,又被花绍棠一脚踩住了肩膀,“跪着。”

    于是不再挣扎,只是挺直了脊背,道:

    “弟子闻人无罪,参见花掌门!弟子有幸在昆仑上过掌门的剑道课,知道掌门的分.身秘术,可同时身化百人,每一个都有相同战力,且可以分别行事。所以弟子见掌门夜夜笙歌,便大胆猜测也许是用了这等神通,拖住云家另外行事。弟子走头无路,才赌一赌掌门会不会在卧室里始终留一道分.身。”

    花绍棠一挑眉:“背叛者闻人?”

    花绍棠不认识闻人无罪,却听过“背叛者”的名号,毕竟这等出了名的离经叛道欺师灭祖之人,收入门墙之前,邢铭、高胜寒还是要跟他报备一下的。

    应当是,上届昆仑,六十年前。

    那时候闻人无罪虽然已是臭名昭著的叛徒,却还没有后来那么心思歹毒人人喊打。

    闻人无罪脸皮忒厚,面色不变的应了一声:“是。”

    “这次叛归了蓬莱?”

    “是。”

    “又打算叛回来?”

    闻人无罪笑了,抬头:“并不。”

    花绍棠垂眸看着他,忽然勾了勾唇角。

    “闻人小子,跟我卖关子,我看你是对昆仑刑堂的板子,分外想念。”

    闻人无罪向来是个蹬鼻子上脸的能手,见花绍棠给了好脸,原因还没想透,人已经顺势站起来了。

    乖巧笑道:“弟子在昆仑时,高堂主一向抓不着弟子。”

    花绍棠笑骂一声:“少废话,说正事儿。”

    提起正事,闻人无罪立刻敛了神色。

    其实他也是莫大压力担了太久,今天终于能告诉给可靠之人,松了一口气才一不小心恢复了浑人本性。

    “启禀掌门,弟子冒死相见,是因为半年前忽然察觉蓬莱竭力掩盖的,云家都不知晓的上古神怪的秘密——每种上古神怪,从头到尾只有一只。”

    花绍棠蹙着眉:

    “放屁!光是夔牛,昆仑战部就宰过两头,昆仑山上我还亲手卸过一头。”

    闻人无罪盯着花绍棠:“那掌门可曾见过,两只夔牛一同出现?”

    花绍棠一愣。

    闻人无罪继续道:“战部也从来没有同时斩首两只相同的上古神怪,可对?”

    花绍棠侧过头,目光冷凝:“你是说……”

    “本来,如此诡异之事,我也是想不到的。但恰巧有您昆仑一位女弟子,名唤杨夕的,三年前在死狱之下困住了十几头上古神怪。

    “因为亲眼所见,所以我恰好每一头都记得。而这几年蓬莱的偃旗息鼓是显而易见的。我查了蓬莱所有的出战记录,凡死狱被困的上古神怪,均未在这三年中再次出现。所以弟子猜想,会不会,上古神怪是只有一头被杀之后,才会有一只同种现世。或者说……”

    “那东西杀一个,生一个,是杀不尽的。”花绍棠沉着脸,接上了闻人无罪的话。

    花绍棠面无表情看着面前的水晶棺,里面怪尸各个狰狞,竖瞳利齿,择人欲噬。

    “这如果是真的,那海怪可真是我修士的劫数……”

    闻人接上话:

    “弟子有办法验证,只是弟子一人之力做不到。才冒死求助昆仑。

    “弟子之所以注意到此事,是因为上古神怪中有一种名唤饕餮者。云家那位皇帝因知道它是人型,几次叫嚷着让蓬莱运一头瞧瞧。可蓬莱那些合道修士全都有事的有事,闭关的闭关。后来干脆推脱说找不到饕餮。

    “云家本因为这件事,觉得蓬莱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弟子本也是揪着这件事儿离间二者关系。因为蓬莱此行实在奇怪,弟子私下追查饕餮资料时,才渐渐发现这两年消声匿迹的上古神怪不只饕餮一种。进而发现,凡死狱下困住的神怪,都不曾再现世。

    “可是半年前,蓬莱的合道期修士,却突然破碎虚空,把一头饕餮运过来给云家瞧了。当时弟子几乎把已经得出的结论推翻,还是另一位同伴提醒弟子,死狱下怪区之内,有一个方向的天道威压消失了。所以弟子想,莫不是有人把它杀了?如今掌门有破碎虚空之能,若能亲自去看一眼……”

    花绍棠道:“天真!如你所言,若封灵大阵内可以随意来去,蓬莱的合道期修士不是早把饕餮接出来了。”

    “啊……”闻人无罪现身开始,第一次露出错愕表情。随即又镇定下来,他心狠手辣,为达目的毫无怜悯之心,神情镇静的道:

    “如果掌门也办不到,那弟子便只有自己想办法说动蓬莱,强攻死狱才能证明。只是弟子猜测,死狱里尚有活人……”他只是微微一顿,看一眼花绍棠的反应,“弟子这几年是尽量在保他们的,如今也只能弃了。”

    然后,闻人无罪被花绍棠敲了一下头,很痛,“啊!”

    这对他是个相当新奇的体验。

    闻人无罪以前只接受过赞赏的嘉许,和狠辣的追杀。

    所以……敲头?

    他镇静的面具没掉,望着花绍棠的眼神却带了点莫名。衬着那张眉眼精致的小白脸,显得有点无辜。

    花绍棠手痒,于是又敲了一下。

    “咚”的一声。

    “你这小子,果断的不是地方。战争不是一个人的事,门派也不是独来独往的地方。”

    闻人缩着头,张口欲言。

    花绍棠冷下脸来,“你这小子,坐的不是运筹帷幄的位置,还想什么事儿都自己解决。可见你以前入过的师门,都把你踢出来算对了。”

    闻人无罪被一刀插在胸口,受到会心一击。

    血条掉了一半。

    花绍棠道:“转过去,不准看。”

    闻人无罪转过身去,看不见花掌门在做什么。却难得的感觉,觉得胸口处安安稳稳的,不会觉得慌。

    这可真奇妙……

    他的背后,花绍棠从怀里掏出昆仑玉牌,飞快的给邢铭发信息。

    “牲口:

    为师捡到卧底一只,有情况如下:

    1……

    2……

    3……

    4……

    5……

    自己看着办,三天之内搞定。再出岔子,等着吃‘小炒肉丝’!

    ——昆仑我最大”

    …………

    万里之遥。

    邢铭刚把接任云想游位置的严诺一训了一顿。

    忽然腰间一热,低头一看。

    没看清中间的内容,先看到了“小炒肉丝”,莫名觉得屁股一痛。

    手握玉牌,看着眼前严诺一,叹息着道:

    “阿诺,不能再出错了,知道吗?云想游要是你这个出岔子的频率,我这个首座早就变成首站了。”

    严诺一是老实人,尽管完全不明所以,却依然认真点头:“首座放心。”

    严诺一走后,邢铭拿出玉牌细细观看。

    下意识捂着屁股。

    老给属下抗锅的首座,屁股伤不起。

    …………

    南海地下。

    杨夕每隔一个时辰从“珍馐锦盒”里取一次食物。

    以防邢铭有什么临时的信息要交待。

    这次,她取到了这样一张饼。

    “牲口”“人型”“巨怪”“死了”?

    是,一张饼。

    否,两张饼。

    杨夕捉磨了一下,这是说饕餮。

    这事儿她觉得不是大事,因为单线交流不方便,所以尚未特意汇报过。

    她选了一张饼,“是”。

    抬起头来,一扯手上的链子,“你老实点!”

    犬霄是个人型走在地上,摸摸脖子上的链子。

    “我说杨夕啊,就这么让其他人看见,真的好么?”

    作者有话要说:  结果,结尾还是羞耻play了一下……

    另外,文下那些秀身高的你们真是够了,你看人家阿平都可怜成啥样了。我看的各种心疼,虎摸,不理他们!

    PS:我170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1 06:21:37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1 07:18:27

    阿平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1 09:18:28

    phoebele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1 10:11:17

    ling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1 11:05:40

    2315224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1 11:16:16

    西瓜瓜瓜_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1 12:24:32

    苏苏苏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1 13:54:40

    Rroyen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1 18:36:39

    phoebele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2 01:18:47

    穆寒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2 01:35:28

    三百年九含糖肾亏不治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2 03:45:33

    jo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2 07:55:07

    ling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2 08:49:04

    AlyciaLiu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2 10:18:23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2 10:49:09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2 10:49:45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2 10:54:14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92章 绝地大逃亡(十一)》,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