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90章 绝地大逃亡(九)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作者有话要说:

    宁孤鸾恢复了人型,靠站在杨夕边儿上:

    “是人,是蛊?”

    杨夕头顶的草叶子微微的颤,以耳语的音量低声道:

    “我们运气还没坏到极点,尸修而已。一千多个尸傀,后边儿还有二十多个活的。”

    宁孤鸾对杨夕深信不疑,只是看着百多米外的尸傀,有点莫名。

    “但他们为什么在杀怪啊?我怎么有点琢磨不出来,炼尸门主的脑袋是怎么长的了。”

    “反正,不像是好心给我们开路。”

    一只速度奇快的虾怪,飞窜过来。满身缝补痕迹的尸傀嗷嗷叫着在后面追。杨夕拉着宁孤鸾一闪身避进旁边儿的岔道里。顺手掐死了飞窜过来的小虾。

    杨夕靠在石壁上,瞥眼看着一侧因为失去了目标,懵懵游荡的尸傀。

    “敌人想干的,就是我们应该阻止的。”

    宁孤鸾惊呆:“难道我们还要去救那些怪?”

    “不,我们可以把后边的人杀了。”杨夕定定道。忽一转头,对着空无一人的黑暗角落:“滚出来!”

    漆黑的斗篷,莲花似的旋转着收起。

    媚三娘一把折扇磕在手心儿里,微笑:“你想怎么杀?强杀?你信不信只要有一个漏下半口气,蓬莱马上就知道死狱出来人了。”

    杨夕看着她,不跟她废话什么你来干嘛之类。来都来了,不是帮忙,还能是捣乱么?媚三娘要是能投敌,刚才绝不会往回跑。

    这位大能的脸皮……且厚着呢。

    杨夕:“不然呢?”

    媚三娘一笑,光风霁月的清白模样。生生把宁孤鸾这只爱畜生,不爱人的,给闪了一下。

    扇子遮住半张面孔,只余一双明眸,眼波流转:“让你见识见识邪修的手段?”

    杨夕:“好,佩服。”

    杨夕答应得太快,以至于媚三娘反而顿了一下,扇子一阖,“不过,我是有条件的。”

    杨夕转身:“没门儿,不干。”

    媚三娘怒了:“你连条件都还没听!”

    杨夕扯了宁孤鸾就走:“什么条件也没戏,我没你心眼多,不跟你比心眼!”

    远远把媚三娘甩在原地干生气,宁孤鸾走远了才低声问:“她要真有办法,不妨让她帮忙,反正答应了条件咱也可以反悔……”

    这位妖修的脸皮……那也不是一般人儿。

    杨夕拉着宁孤鸾不让他回头,呲牙笑:“你看她帮不帮!”

    媚三娘的行事风格,她算是揪准了,她要插手的事儿,绝对是有目的。

    果然,不一会儿就见媚三娘气急败坏的追上来了,捏着扇骨的手指都白了。

    “你行!你个小丫蛋子!三爷今儿算是见着,比我还光棍的了!”

    杨夕道:“没见过吧?傻了吧?开辟新天地了吧!长不长见识?”

    媚三娘鼻子都气歪了。

    宁孤鸾:“杨夕,杨夕你肿么了?这是坏掉了么?”

    ……

    十多里地之外,两个兜头罩脸的修士,手掐法决,远远操控着尸体。

    个子矮的对个子高的说:“师兄,你说咱们原在昆仑手底下,就总是接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任务。如今跟了蓬莱了,怎还是这样?你说这怪,咱们现在不应该跟怪是一伙儿的么?”

    高个子阴森森道:“不该问的,少问。你就是因为嘴欠,门里得到好尸材才总也分不到你头上。”

    矮个子一僵:“上次那个昆仑,都说了分我了。结果又被收回去了……”

    “屁!那是云家的,谁敢惦记?你当是分你头上,那是没人敢要!”

    矮个子一怒,转身就走:“谁的尸体不是尸体,反正你就是瞧不上我!”

    矮个子修士忿忿往一边走去,越想越生气。

    却忽然听见微弱的求救声:“救命……谁来……救救我……”

    循着方向走过去,看见一个女子衣衫散乱的匍匐在地上。只见她面色苍白,衣襟敞开,露出半个雪白的肩膀,上面赫然是个血洞。

    裙下被什么野兽撕了一道,白生生的大腿上,有血沿着腿根儿流出来……

    这场景已经不是香艳,而是带着凌虐的颜色。

    但这矮个子修士也是个奇人,只见他两眼放光的走过去,“哎呀,好尸材啊,小娘子别求救了,道爷助你成个尸傀,然后夜夜跟道爷双宿双飞吧……”

    却见地上的女子,娇弱的抬起头来,眼中楚楚:“……”

    矮个子尸修没听清,只想着万不能被尸兄抢了去。走进一步,竟是不等人死,就要上手给直接捂死。

    然后,他终于听清了:“我双你妈的双,你个恋尸癖!”

    矮个子的世界,永远的黑暗了。

    媚三娘整整衣服站起来,颇不爽的样子:“三爷都露腿给你看了,居然还想杀我不是想救我,真是个负心汉。”

    杨夕从角落里,掀开黑色的斗篷站出来。

    惊疑的道:“真的一点法术都没用?就这么自己走过来,近身让你捅死?”

    媚三娘捏着匕首,在衣衫上擦擦血:“没见过吧?傻了吧?开辟新天地了吧!长不长见识?”

    杨夕:“……”

    表情微妙的,捅捅媚三娘的后腰,“哎,你是桃夭老祖呢!”

    媚三娘掐着腰回头,揽过杨夕的脖子,把人按在怀里,吐起如兰的说:“没见过吧?是不是傻了?嗯?开辟了新天地一样吧?长不长见识?”

    瞧瞧,这就是桃夭老祖的范儿。

    她算是想明白了,跟这小丫蛋儿端架子,她早晚被活活气死!

    杨夕趴在她怀里,两手不自觉的搭在她胸前,小小声说了句什么。

    媚三娘把头贴得更近,声线压得低沉丝滑:“嗯?”

    杨夕于是改用正常的音量说:“原来你是真的荷包蛋,没有缠胸的。”

    媚三娘气得,直接把杨夕扔出去了。

    而后。

    这一队炼尸门修士,在媚三娘这个邪修的指挥下,遭到了分而化之的疯狂扑杀。

    “这个老女人,一看就是独守空闺好多年的怨妇,十之**还是自立贞洁牌坊。看见其他小情侣就要喷人家的款儿。不过内里嘛……啧啧,小麻雀你去,脱光了躺地上。”

    老女人绕过一个墙角,忽然被地上白花花的一个人型闪瞎了眼。

    左右瞄一瞄,蹲下身来。

    “这位小哥儿……”

    一股桃花香味儿溢出来,晕晕倒地。

    ……

    “这是个毒辣的男人,看他的眼神,满满的野心和贪婪。把你们那萝卜摆地上。”

    于是长腿儿的萝卜江怀川,在完全看不见路的情况下,颤巍巍的缩在角落里。

    “英雄……咱们商量一下,你看,我是个人,真的!不是什么天才地宝。”

    毒辣男人提着刀走过来,阴笑:

    “是个人?没事儿,你马上就不是了。好大个儿的人参呐。”

    暗影里窜出一捆灵丝,将其锁住。拖向无人的角落。

    ……

    “这个,是我最不待见的。这种说好听点叫天真,说难听了叫蠢。小麻雀,上原型。”

    不认真干活的小修士踢着地面:

    “都是这些恶心巴巴的怪兽,一点都不可爱……咦?”

    角落里,一只胖得肚子鼓鼓的鸟,摊在地上。

    两只脚丫一登一登,半天翻不过身。

    “天赐我的灵宠啊!”

    趁周围的师兄弟都没注意,乐颠颠的奔过去。

    然后,麻雀张嘴突出一捧火星。

    ……

    “这是个婊,看见漂亮男人迈不动步,卖爹卖妈卖师门,什么都干得出来的类型。等着,我去。”

    宁孤鸾都已经自觉的脱衣服了,于是有点小怒:“为什么不是我去?”

    媚三娘眨眨眼,在他皮白肉嫩的腹肌上掐了一把:“你这又坏又贱的,控不住这一款。以后找小情儿,记得找个熟女。”

    一转身,白衣翩然,袖子拂过宁孤鸾的胸口。

    “尼玛。”宁孤鸾被他掐得腹下噌得冒出一股热气。

    杨夕狐疑的看过来:“怎么了?鸟师兄?”

    宁孤鸾假笑:“没事。”

    呵呵,被袖子拂一下胸口就直接硬了,这么丢人的事我会说?

    只见那边媚三娘白衣墨发,一把折扇握在掌中。端的是眉如远山,目如秋水。

    眼中浓情满得像要溢出来,凝视着走过来的女子:“霓裳,是你吗?霓裳,你说过转世也会来找我的。”

    她面前的女子果然顿住了,一言不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你是……”

    “霓裳,我地下等了你一千年呐……”

    宁孤鸾惊得瞪眼,小声对杨夕道:“连名字都算得出来?”

    杨夕略一思量:“屁!她编的,算准了赌那个女人看她俊,就不会否认。”

    ……

    他们又绕回了最初领头的高个子修士那。

    、

    媚三娘拾掇着杨夕的头发:“终于可以解决你头上这两个胸顶个丁丁了。”

    宁孤鸾:“噗——”

    杨夕黑着脸,忍了。

    媚三娘把杨夕的头发全都放下来,发现脑门儿前边一个逆旋儿,后边的头发纷纷站起来半尺要闹独立,这还真是不太好办。

    “你这脑袋怎么长得跟棵柳树似的?”

    杨夕脸色更黑:我忍。

    媚三娘一双点金手,在收拾打扮上的才华还真不是盖的。脑门前面的头发被编了两条细细的小辫儿,从鬓角垂下来。

    一低头,一抬首间,在杨夕白嫩嫩的圆脸蛋儿上晃,有点媚,又有点甜美。

    后边立起来的头发,则被她高高地绑了个马尾,稍一转头,便张扬一荡。英气而潇洒。

    媚三娘拍拍手,“唉,就这么样吧,你底子太差,半点女人味儿都没有。”指指自己肩膀,“要不是我伤着,真不想让你去。你还是比较适合对付恋童癖。”

    刚刚那最后一个女子,媚三娘没想到伸手牵她的时候,竟然向自己上下其手。

    荷包蛋虽然扁了点,毕竟也还是有的。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没让她喊出声来。肩膀么,被捅了个洞,还中了一点尸毒,青黑青黑的晾在外面放血。

    杨夕特别不忿:我怎么就只能对付恋童癖了!我起码还有“人间凶器”呢!

    媚三娘:“领子,这样,再开低一点。不能白长俩馒头,露出一点点……沟~哎,对!回头弄个腰线低的裤子穿,上衣下摆要松。一蹲下,后边儿也露条小沟,你就迷死人了~”

    杨夕听了半天沟,摸摸屁股,估摸这是夸自己屁股长得好。可是有点疑惑:“你不都露腿么?我不用?”

    媚三娘:

    “扬长避短难道是说的?我这种,露肩,露锁骨,露长腿。阿草那样的,露脖子,收腰线。 你么,肩膀也勉强,但重点还是沟么!”

    杨夕没很懂,只觉得自己好像被隐晦的骂了。狐疑道:“我腿不好看?”

    “哪有。”媚三娘蹲下身来,攥着杨夕的脚腕子,往上比了四掌,就摸到了杨夕的大腿根:“妞儿啊,你这都没腿,哪有什么好看不好看的?”

    杨夕气得一脚照着媚三娘胸口踹过去了。

    媚三娘早有准备,两腿一蹬,谑笑着闪开,衣衫半敞,露着半个肩膀:“来,跟我学个眼神儿。”

    眼儿媚,横着那么一勾,“你就过去,弯腰露个胸口。再这么飞个眼儿,就齐活儿了。”

    杨夕对准宁孤鸾的方向:“这样么?”弯腰,露胸。

    宁孤鸾:“……”

    他镇静的站着,半点反应木有。

    杨夕转头,看媚三娘:“骗子!”

    媚三娘长眉一挑:“不至于啊,小麻雀,你难道好龙阳么?”

    宁孤鸾知道龙,然而不知道龙阳。但他觉得还是有必要声明一下物种的。

    指了指自己:“我是鸟。”

    媚三娘挑眉:“所以?”

    宁孤鸾挠挠下巴,笑得一脸春.色:“我还是觉得长毛儿的比较好看。”

    媚三娘:“……”Σ( ° △ °|||)︴

    杨夕:“…………”OTZ

    杨夕杀气腾腾奔着目标去了,胸口不长毛所以不好看,这种理由绝对无法接受!

    再说我怎么就没腿了?怎么就没腿了?

    这要按比例量,我腿还挺长呢!

    再说,我才十九,长个儿还没长完呢!

    看我五年后长个大个儿,让你们这帮狗眼看人低的,全都仰脖看我!

    只见杨夕杀气腾腾蹲到墙角,等那高个子修士过来。

    在他面前,弯腰,抬头,飞眼儿。

    那修士盯着瞅了半天。

    迟疑道:“你是树精?要认我为主么?不过你眼睛是坏的吧,这我可不要。”

    媚三娘躲在墙后捂脸,这绝不是我教出来的。

    露个胸跟他娘下跪似的,鬼知道她飞眼儿飞成什么德行了。

    宁孤鸾背着手,一脸的“高人我早就知道会这样。”

    杨夕等了半天,也不见人过来。眼皮都挤疼了,终于狠狠的瞪了一眼。

    抽刀。

    不想这时,却忽然有另一个修士从旁拐角处窜出来:“师弟,你让我好找……你是什么人?”

    那原地犯傻的修士一愣:“是个人?”

    再傻也不会继续傻了。

    他二人顿时一个冲过来要扑杀杨夕,一个抽出一支小旗,振臂挥舞:“操,敌袭——!有敌袭——!”

    杨夕一看就知道要坏,天罗绞杀阵——缠。层层覆上小旗,两脚在墙上一蹬,贴着地面滑出去两丈远。

    一刀,斩腿。那修士倒地,仍不肯松开小旗。

    杨夕又落一刀,人头落地。溅了杨夕一身的血。那小旗终是被松开了……

    另一个修士见势不妙,转身就跑。

    杨夕一捆灵丝缠上他脖子,借力一荡过去,从他胯下钻出,一刀上挑,从中劈成了两半。

    鲜血飞溅。

    赶过来帮忙的媚三娘和宁孤鸾各自站住,都没想到杨夕这么快。

    眼看着杨夕一把掀开尸体,衣衫染血,衣襟本就散着,露出雪白的胸口上也有血滴落。

    面上一道溅射的血痕更是横贯左脸,甚至莹蓝的眼珠中间都有一个血点子。

    双眼蹦出一道残酷的冷光:“压不住了,强杀,速杀!”

    像一尊淫.乱的罗刹。

    媚三娘被那一瞬间的杀气所冲,竟然觉得喉间有些干渴。

    好像冰天雪地中,站在一道悬崖断壁上,断崖上却延伸出一根枝条,一只甘美的果实挂在上头,诱你伸手。

    可一臂之遥,就是万劫不复。

    媚三娘突然“啪”的给了自己一耳光,醒过神来。

    卧槽,三爷可是喜欢男人的!

    想想胸肌、腹肌、肱二头肌,终于镇定下来。还好,我没有坏掉。

    眼神复杂的审视了杨夕几眼,有点放弃般的说:“你……你要是勾引男人,就……少穿点,干架给他看吧。”

    杨夕皱眉瞪她一眼,火大道:

    “你还有心情想这?左边三个你的,右边两个我的。鸟师兄前边两个!”荡着灵丝飞出去了。

    宁孤鸾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在飞窜出去之前说了句:“就算你终于发现胸没用,认个错就好,也不用扇自己啊。”

    媚三娘:“……”

    三爷一定要找机会,把你小雀雀儿给你掰折了。

    【番外小剧场,与正文对调部分】

    连天祚执着的站在导演面前,闷闷道:“楚久的事情,我听说了。”

    导演一甩头:“你不行,没戏!”

    然而灵修是不知妥协为何物的,所以连天祚犟嘴:“我不是卫明阳,我身体好,受得住!”

    导演气得大拍桌子,怎么卫明阳的事儿你也知道!

    吼道:“看看你那姚明的体型!你受得住,投资人受不住好么?!你想我们的投资人全都死床上么?男演员抱大腿,把投资人给搞死了真的很好看么?”

    连天祚愣在原地,高大的个子,一脸无措:“都……都不行么?”

    导演气得翻白眼,“给你,给你,都给你。你自己跟她们联系,谁受得住谁上!”

    于是,下面这张美丽的名单,在连师兄手中。他正在努力挨个打电话……

    (亲爱的小天使,你接到电话没?)

    三百年九含糖肾亏不治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1-30 09:19:05

    道长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1-30 13:25:31

    Thymolblu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26 23:01:00

    phoebele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30 00:21:27

    忆殇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30 00:26:22

    看文的银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30 05:41:06

    ling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30 08:14:05

    流云淡雅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30 08:53:05

    树懒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30 11:03:05

    蔚泠冰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30 11:26:44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30 14:16:42

    ling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30 20:23:26

    狗蛋无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30 20:51:46

    永玉2008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30 22:02:50

    ccgsq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30 22:25:03

    ccgsq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30 22:25:18

    ccgsq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30 22:25:33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30 22:46:08

    phoebele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1 01:56:49

    穆寒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1 01:56:56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90章 绝地大逃亡(九)》,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