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88章 死狱大逃亡(七)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作者有话要说:

    人的一生,会遇到多少位引路人。

    影响你的性格,改变你的一生。

    如果没有师父,如果师父不是纯良到近乎偏执的白允浪,哪怕是邢铭,甚至是高胜寒,如今的杨夕,心脏里可会装得下一厘厘的柔软?

    杨夕不知道。她不知道如果没有老道士的言传身教,自己会不会是如今心黑手狠的杨小驴。她只知道,如果没有老道士,自己早就在程家被打死了。

    杨夕背手看着跪在眼前的人。

    眼神凶狠桀骜的汉子,五花大绑被三大妖修压在地上。

    满口吐血,仍然难驯:“要杀要剐一句话,老子哼一声就是驴.操出来的!”

    沈从容逃命都要拎着把椅子,此时坐在他的太师椅上,翘脚:“别糟践驴了,看你长那德行,真当驴稀罕你妈呢。”

    薛无间没有现身。

    除此之外死狱的头头脑脑,强人狠角都被叫到了现场。

    杨夕走到那汉子身前,单膝蹲下来:“你带了多少人跑?”

    那汉子咧开满是血沫的大嘴,张狂笑起来:

    “五百!怎样?想跟咱们玩铁血统治,小妞,你还太嫩!咱死狱最多就是不怕死的爷们儿!”

    杨夕却道:“那五百人的份,你就一个人担了吧。”

    杨夕一抬手,祭出了识海中的“研神碾”。

    透明的碾盘,晶莹的碾滚子,柔和的散出莹莹的白光。

    这是杨夕第一次把“研神碾”,示于人前。

    它安静的滚动着,不带一丝声响,仿佛无害的小工具。

    人群中有人惊呼了一声:“识海秘宝?”

    并非每一个人都见过识海秘宝,毕竟大多没有天赋神通在身的修士,这是只有到了化神阶段才敢于肖想一下的高级东西。

    可绝对是每一个人都听过“识海秘宝”的大名。

    高阶修士从识海里辟出来,或用于修炼,或用于攻击的宝贝,作用于神识而非肉.体。绝对的高端货。

    沈从容也没想到杨夕拿出来的竟然是这个,“昆仑也不是那么穷呐。”

    杨夕只是动了一下心念。

    “研神碾”倏然放大,把那桀骜不驯的反叛者摄到其中。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所有人眼睁睁看着碾子转动起来,而那个躺在碾盘上的人被碾碎了!

    没流一滴血。

    可眼前一花,那人又好好的躺在上面,除了呼呼的喘气,和惊慌的神情,半点看不出与刚才的区别。

    “刚……是看错了吗?”有人问。

    杨夕微笑了一下,看着碾盘上躺着的汉子:“刚刚,是你一人的份。”

    汉子猛然一抖,那晶莹剔透的碾滚便再一次滚到了手指,骨骼碎裂的痛苦,仿佛不是来自于**,而是直接传达到大脑。

    “我.操.你妈啊——”

    杨夕就这样,用研神碾漂浮着这个汉子,绕着众人驻扎的营地,从头到尾走了一圈。

    路人纷纷侧目,整片营地静的只有呼吸声。

    人们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汉子前前后后被碾碎了五百次。

    沈从容身后的苍蝇妖修惊叹了一声:“第一次见到,识海秘宝还能用于刑囚的。”

    沈从容瞟他一眼,喝了一口茶,“研神碾,前昆仑识殿殿主宗泽用过的东西。是昆仑除了高胜寒的‘一身剐’之外,最狠的刑具。”

    荧惑一顿,反映过来自己话多了。低眉顺眼的垂下头,“哦。”

    杨夕带着“研神碾”溜了一圈,回到最初的□□。

    眼看着旁观者的眼神,从看着一个创造奇迹的小仙子,变成了看着一只择人而噬的黑寡妇。

    所以自从在血色战场里试用了两次之后,杨夕很久以来都不曾动用它,只把这个秘宝当作单纯的修炼辅助。

    它知道这个东西有多么的吓人,视觉上看到一个活人被碾成一滩糨子,然后再弹回来,那心里的阴影也是不会消退的。

    而这还没完。

    在珍珠港来巨帆城的那会儿,研神碾就隐隐露出了进阶的征兆。断龙闸下的三年,杨夕成功熬过来了,没有疯掉,神识的增长几乎达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

    于是,研神碾正式进阶了。

    前识殿殿主宗泽,曾经刑堂最好的行刑手。

    杨夕面无表情的看着。

    然后,她打了一个响指。

    “形态·二,梏神棺,我自己还没有试过,它的第一次就便宜你了。”

    巨大碾盘忽然升空,而后爆出璀璨银光。

    轰然一声,落地。

    一个画着人型巨棺立于场中,巨棺的面上画着精致肃穆的脸谱。周身遍插尺长的利刃。

    厚重的棺身,威严圣洁。

    杨夕一手握在利刃的柄上,珍惜的摸摸棺材上的人脸。

    “其实,我很不愿意的。”

    沈从容瞠目结舌的瞪着那棺材,“那个……他人呢?”

    杨夕手下用力,三百六十柄利刃同时刺入棺椁,只露出密密麻麻的手柄。棺材里传来闷闷的惨叫。

    杨夕说:“在里头。”

    当场就有人出声:“我觉得可以了,他已经受到惩罚了。”

    杨夕看着他,直看得那人后退了一步,慢慢摇头道:

    “梏神棺不是这样用的,跟研神碾相比,它的惩罚是持续的。研神碾瞬间就把人碾碎了,精神在崩溃和正常中来回反复。但是我以为,咬咬牙,还是能挺住的。但是梏神棺,会让你清醒的,一直被刀插,拔.出来,再插,然后搅动。过程缓慢,痛苦持久……”

    应和杨夕的声音,那三百六十把利刃果然开始沿着棺材上密布的凹槽,上下滑动起来,“咯吱吱——”发出骨骼被从中见破开的脆响。

    然而里面的惨叫,却并未停止。果然如杨夕所说,受刑人没能昏过去。

    “邪法师告诉我,这个形态是西方道统的固有刑具,叫做钢铁处.女。原型是让人清醒的钢刀入体,流血到死。可我觉得,神识刑罚又不会流血,而且这种搅动,更像是黑市规则的三刀六洞吧?”杨夕垂头,像是想了一下,“跟各位的气质很合。”

    “各位”被她说得一抖,胆小点的脊背都开始发凉。

    杨夕控着“梏神棺”,“可惜看不见受刑的惨状呐。”

    正说着,那棺材却好像心意相通一般,隐隐的透明起来。众囚徒们隐约的看到,一个人型的脖子,被固定在棺材的头部,足下悬空的挂着。三百六十把钢刀,在他体内抽.插搅动,身体……不,那不能叫身体,那就是一堆将断未断的肉条。

    不滴血,像风干的腊肉。

    “不错哦。”杨夕点头。带着透明的棺材,脚步稳健的,再次游街去了。

    杨夕走后。

    死狱的小头头们几乎是扯着沈从容吼叫:

    “她不是昆仑吗?昆仑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她大爷的,谁想出来这么损的秘宝?”

    沈从容也是看得一身冷汗,但他还记着今天的目的。冷笑一声:“昆仑山大王,各位又不是没听过。昆仑一向这样,说要救你,你就得听话,不听话收拾你的办法多呢!”

    “谁用这煞星救?她他妈别心血来潮,捅我几百个窟窿我就谢天谢地了!”

    沈从容冷笑一声:“不想被捅,就别犯煞星的忌讳!”

    杨夕一圈儿遛回来了,神态很安闲。

    开棺,里面的受刑人几乎是连着一颗头颅,流到地上的。稀里哗啦,半天都没能弹回原状。

    面对众人惊疑和期待,杨夕笑得有点文静。

    “除非梏神棺消失,否则他是变不回去的。”

    没人敢说出你快让它消失。他们都猜到了,这东西绝不可能就这两个形态。

    杨夕按着自己的步调,又打了一个响指。

    “形态三·烙神柱。炮烙之刑,大家应该都听说过吧……”

    棺材升空,银光一亮。

    落地,一根粗大的柱子上,锁链捆缚着重于弹回原样的凶徒。可是肢体是弹回原样了,却两眼无神,口角流涎。

    “杨夕!”薛无间突然分开人群走出来:“够了,已经可以了。”

    杨夕被他握住了手指,没有抽回:“先生确定?”

    薛无间的手,温暖而干燥。并不像旁人那样被吓坏,相反,眼神坚定略带责备的看着杨夕。

    杨夕低笑,所以说,生平未做亏心事,这世上真的有人不怕半夜鬼叫门。

    口中仍道:“先生,我现在的神识,可以进阶出六个形态。我还有‘熔神釜’,‘炼神墟’,和‘葬神钉’没有用……”

    薛无间咆哮了一声:“跟我走!听话!”

    杨夕是已经下过决心,要在今天扮演一个死变.态的。她乖乖的被薛无间扯着手拎走,收回‘烙神柱’,回头露出一个天真的笑:

    “那只能,有机会再继续了,我会记得叫大家来看的。”

    沈从容追了两步:“这个囚犯昏过去了,怎么弄醒?”

    杨夕摆摆手,漂亮的手背上,四个浅浅的肉坑坑:“那个啊,弄不醒了。神识暴增,他识海已经爆炸,疯掉了。”

    这下,连沈从容都没有想到,怔在了原地。

    对于修士来说,爆掉丹田,还可以用神魂夺舍。可是爆掉识海,神魂无处可逃,湮灭其中。肉身还有生机,可对于那个人来说,与死无异。

    所以刚刚那不是刑囚,那是虐杀。

    杨夕被薛无间牵着走到无人的地方,然后握着她的手就被松开了。

    杨夕抬头,只见薛无间晦暗不明的看着她,“太过。”

    杨夕道:“那如果再□□,先生可有办法?”

    薛无间黑着脸,没说话。

    若有,他就不会默许今天的事情发生。可做到如此程度,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的。

    杨夕又问:“那薛先生知道,古枪王在世的时候,是怎么做到让东区从不□□的吗?”

    薛无间一愣:“你知道?”

    “我也不知道。”杨夕摇摇头,低着脑袋倔道:“所以我没有更好的办法,再有这样的事,我还是得这么干。”

    薛无间气得脸色铁青,甩袖而去。

    待薛无间走远,杨夕转过身,忽然抱着墙干呕了几声。

    抬起脸来:“再也不想吃腊肉了!”

    想起以后自己可能还要用那个‘腊肉盒子’来修炼,杨夕脸色就黑黑的。

    环顾左右无人,杨夕扶着墙坐下来。

    掏出“珍馐锦盒”,大飙手速。

    在传出了一堆包子、馒头、水晶饺之后,终于得到了一张“邢氏大饼”。

    饼上有云:

    “震慑完成了?

    “是,一。”

    “遇到问题,二。”

    杨夕对自己的决定不是十分兜底,上刑的事儿是跟那边沟通过的。

    她拿了一张饼,选了是。

    “干得不错。可是还有什么担忧?”

    “有,一。”

    “无,二。”

    杨夕拿了一张饼。

    选了有。

    等了一会儿。

    饼云:“担忧何事?

    “神怪,一。

    “蛊,二。

    “海边接应,三。

    “薛无间的尿性,四。”

    杨夕瞪着那个选项四看了半天,心道,这还真是算无遗策……

    却是伸手拿了两张饼,她现在最担忧的,是“蛊”。

    恰在这时,偷偷潜回去收服断龙闸的宁孤鸾回来了。他速度惊人,一只小小的灰麻雀迅速绕营地飞了一圈,找到杨夕,落在面前。

    从怀中掏出三块芥子石:“三个断龙闸,都在里头了……”

    宁孤鸾忽然一顿:“你笑什么?”

    绕着杨夕转了一圈,确定人没事。才敢开口:

    “我可听说你刚给人上了一场刑?还能笑这么高兴?”变态么?

    杨夕乐呵呵的,抬起头来:“我突然发现,邢师叔可真是朵解语花儿。”

    宁孤鸾猛然扶住墙壁,我……你……邢首座……

    Σ( ° △ °|||)︴

    正在这时,解语花的大饼又传过来了。

    “蛊的事情,去问薛无间。

    “就说,我让他全部告诉你。”

    【真正的作者有话要说,与正文对调部分:】

    应大家要求,放了一章变.态内容上来。

    这个程度,大家能接受否?能的话,后面我可就接着放驴子的刑具了啊。

    后面有驴子进刑堂的情节……

    要是不能的话,我就把后面的行刑细节掠过了。

    好怕挨骂,萌点长歪肿么破?

    这个不算更,今天还有俩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88章 死狱大逃亡(七)》,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