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87章 绝地大逃亡(六)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东区狱王”要收服上古神怪,这惊人的消息在死狱不胫而走。

    尽管杨夕一直在解释:“不是收服神怪,是把断龙闸收起来,怪在里面。”

    一群光头、疤脸、独眼、横肉们,仍然眼巴巴的望着她,柔情似水:“哦哦!好厉害!”

    杨夕反复声明:“我说的是真的!而且这是昆仑本来就有得办法,不是我的本事!你们能别那么肉麻吗?”

    光头、疤脸、独眼、横肉们纷纷转换成宠溺画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都听你的!”

    杨夕:“……”但愿这种不算桃花……

    断龙闸前。

    薛无间站在杨夕身后,手心有汗:“有把握吗?”

    再往后是乌央央的人山人海。全死狱的人都挤在后面,等待这个历史性的时刻。

    尽管光线昏暗、尽管地形所限、尽管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站的位置根本就看不见。

    杨夕是真的一点不紧张,她完全没觉得这是自己的本事,只认为这是昆仑的英明。昆仑会出错吗?或许也是会的,但绝不会在一个收服介子石的小法诀上出错。

    两只雪白细腻的,玉雕一样的手,如乱蝶穿花一样连续捏出几十个手型。

    ——那也就是眼花缭乱的一瞬间。

    杨夕把自己的芥子石往断龙闸上一贴。

    “轰隆——”前方通道忽然失去了原本的支撑,发出挣扎的闷响,尘土簌簌落下。

    待尘埃落尽之后,一条透出曦光的通往希望的出口,出现在众凶徒的眼前。

    “嗷~嗷~出路啊,出路啊!”

    “啊啊啊,老子终于可以出去了!”

    一干凶人,跑圈的,拥抱的,抓起身旁人接吻的,活生生一群憋坏了的二百五。

    也有稍微聪明点的,激动得往外冲。

    不料,沈从容面沉如水,薛无间撒豆成兵。血红着眼睛的“断天门”尸傀,与沈从容座下三大元婴并立,排成一堵越不过的人墙。

    二人身后,杨夕的天罗绞杀阵——织,张开一张满含杀意的巨网。

    人群一顿:“几位,这是什么意思?”

    沈从容一笑:“意思很简单,虽说出了死狱就不再是囚犯,咱们几个也算不上狱王了。但从这里到真的安全出南海,还有好一段距离。为了让更多人能活着走出去,麻烦各位再听我等几天约束。”

    “凭什么?”人群中马上有人高呼:“既然是逃命,就应该各凭本事!西区里还住一群巨帆城来的废物呢,难道我们还要等他们?”

    无法无天,才是死狱诸人的特点。你跟他们讲道义,讲知恩图报,还不如跟牛讲“宫商角徵羽”来得快。

    薛无间冷笑一声:“不是等,而是战力强者在前杀怪,保证老幼病残能走得出去。”

    “你他娘做梦!你爱当英雄自己当去,老子听你的就是傻!”

    杨夕是用了江怀川教给她的“八步蝉”,拈在网中中站住的。

    “谁不听?”

    一个黑塔似的莽汉,梗着脖子喊了一声:“我!凭什么……”

    长剑“夜行”,嗡鸣出鞘。杨夕一个瞬行到他面前,当头一剑劈下去。

    那莽汉惊慌一个倒仰,“夜行”贴着他的鼻尖儿,划下一道红痕。血流如注。莽汉阵脚大乱:“你……”

    怎么招呼都不打,上来就砍?

    薛无间拉了杨夕一把,也被吓了一跳:“杨夕?”

    杨夕维持着长剑砍下,一腿蹲地,一腿侧出的姿势。抬眸:“我们不是在跟你商量。”

    莽汉怔然后退。

    杨夕缓缓站起来,剑尖儿依然指着那人鼻子:“门是我开的。我要带人走,以上就是条件。同意的,跟上。不同意的,我不介意再把断龙闸放回去,把你们留在里面堵死。”

    一个女修惊叫:“你怎么能这样,你可是昆仑!”

    放都放出来了,不听号令就堵死回去,这哪是正派魁首救人的风格?

    杨夕呲牙冷笑:“我是昆仑没错,但是别忘了,你们可不是什么好人。这死狱之中,真正能让我这个昆仑动恻隐之心的,只有你们口中,那些巨帆城来的废物,而已。”

    女修当即收声,死狱关得太久,众人如今又一直群策群力,她几乎忘了自己是被抓进来坐牢的。

    自己正是被昆仑抓进来坐牢的!

    杨夕把长剑转过去,正对着那张小巧的瓜子脸:“这位姐姐,人从第一次犯下罪行开始,就失去了好人给予无辜者的保护,恶人,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命运,都只能自己担着。”

    杨夕露齿笑笑,因为虎牙有点大,像是要吃人的样子。“小妹言尽于此,希望把昆仑当成冤大头同义词的,赶快改改心思。而且这人吧,从不是你的立场可怜了,你就干净了。”

    沈从容依然是温温的浅笑,其实他也没想到杨夕说砍就砍。但这不妨碍他给杨夕添柴助火:“另外有件事儿告诉你们,东区狱王一个人杀了饕餮。这就是她三年每有现身的原因,你们有谁想步饕餮后尘的,不妨试试。”

    平地惊雷!杨夕剑尖儿指着的方向,眼看着呼啦啦一阵后退,让出一条通道来。

    人们一听战力强大昆仑,都觉得是剑修。他们怕剑气喷出来。

    沈先生稼秧子,杨夕自然得往上怕。冷着一张团团脸:“按照原来的区位划分,东南北三个区的人跟着原来的狱王不变,不许问目的,不许问方向,不许问计划。

    “体修剑修在前,法修阵修靠后,只管跟着走!”

    杨夕一转身:“西区的也都跟我走。”

    死狱原本就有类似保长、甲长这种传话管事儿的,前面发生的事情,包括要求被一层层的传达出去。

    很快,呼呼啦啦四千多人,跟着杨夕走出了死狱。在紧邻的地下空地上,哆哆嗦嗦的集合成一片。

    宁孤鸾拨开人群走过来,“杨夕,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这样一来,你带的这拨人实力最弱……“

    杨夕一根灵丝搭上他手,直接闯进他识海。人则靠在他怀里一软。

    识海里。

    杨夕对着眼前的肥麻雀:“鸟师兄,我刚才说谎了。”

    麻雀一扇翅膀:“真话是?”

    杨夕:“邢师叔给我画的图,死狱是个铜钱。方孔的居住区以外,还有大片的怪区要过。死狱没有传出去的阵法,我们只能穿过怪区,从海怪进来的口子出去。”

    宁孤鸾心下一凉:“海面那么多怪……”

    杨夕:“不单海面,我们想要离开南海,还要从海面上,沿着地下走过一遍的路,再从地面上反身杀回来。蓬莱治下的南海海疆,邢师叔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这些老弱病残,绝对出不去。”

    宁孤鸾翅膀都硬了:“那你……”

    杨夕道:“我有八块芥子石洞府,一块装了断龙闸。还有七块可以装人。东区断龙闸里饕餮被我弄死了,底下也被我弄了个洞,还可以钻进去几个。鸟师兄你有多少空余的芥子石?”

    宁孤鸾:“如果田地全放弃的话,有五十四块。”

    杨夕摇头:“田地不能放弃,我们出去不知道有没有饭吃。就算能找到食水,蓬莱那个蛊……咱们也不敢轻易入口的。”

    宁孤鸾咽了咽口水:“那我一块都没。”

    杨夕早有所料,点点头道:“所以,我是想多跟他们相处几天,再确定一下,把谁装进芥子石里带出去……”杨夕眼睛里有一点迷茫:“这个决定,真的好难啊。”

    宁孤鸾张了张口,“东区断龙闸,你不能多弄几个洞?”

    断龙闸下,十七层间隔,饕餮挂了,能装不少人。可是开闸的阵盘随着当初犬霄的失踪,一块儿没了影子。

    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的糟心。

    杨夕摇头:“我试了好多次,不行。我昏过去的时候,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顿了一顿:“鸟师兄,一会儿我们都走了,你悄悄去把另外三个区的断龙闸也收起来。里面那么多神怪,邢师叔让带回去研究,别浪费了。”

    宁孤鸾点头:“我知道。”

    杨夕挠挠胖麻雀的肚子:“小心点,别让人看见,也别被零散的野怪伤了。”

    宁孤鸾被挠得特别舒服,“我~知~道~……嗯~”

    ……

    当天夜里,死狱里的人,终于都在三位狱王的高压政策下,集群撤了出来。

    靠近居住区的地方,大约是因为上古神怪的威压,散怪很少,不比钻进居住区里边的多。体修剑修在前边冲冲杀杀,到了晚上扎营的时候,很容易的聚到了一起。只有少数的几个轻伤。

    可三位狱王却没一个轻松。

    沈从容:“今晚上肯定有人叛乱,就不知能有多少。”

    薛无间:“再往前走,怪就要密集起来了,地形这么窄,要是有怪突然从脚下或者什么地方钻出来,我们根本来不及整顿。”

    杨夕嚼着一张前两天剩下的饼,你别说,这涂了辣椒酱的饼,吃多了也挺酸爽的。

    许久,杨夕开口:“晚上叛乱的人,抓回来之后,给我留一个闹得最凶的。”

    沈从容一愣:“难道其他还杀了?”

    杨夕摇头:“让他们看着。”抬头对上二人莫名眼神,杨夕咽下嘴里的大饼,“咱们不是打仗,是逃命,杀了违背初衷。”她抬头望望棚顶上,当年昆仑建狱时镶嵌的白光石头。

    终于道:“我给他上刑。”

    薛无间的脸色忽然严厉下来:“杨夕!”

    杨夕抬头:“薛先生,我知道您心地善良。看不得这种腌臜事儿……”

    薛无间道:“杀人不过头点地。”

    杨夕手里捏着半张饼,“白天,收起断龙闸的时候,如果薛先生没有拉我,我是打算当场砍死几个的。”

    沈从容忽然插言,面色平静:“我赞同,不杀鸡难儆猴。”

    薛无间脸色铁青。

    杨夕低着头啃饼,“现在出都出来了,他们也应该反应过来,一路出去,肯定不少死人。再杀鸡估计就……反正我要是猴的话,估计吓不着我。”

    杨夕下意识的舔舔,嘴角鲜红色的辣椒酱。看起来跟舔血一样。

    她语调很平静:“所以,得让他们知道,这世上有比死还可怕的下场。”

    薛无间还要说什么,杨夕却先一步开了口:“薛先生,东区蛊疫爆发的时候,您也曾第一时间下令封锁。所以您应该是知道的,想让这些人尽可能多的活下去,单有善良并不够。”

    薛无间像是被踩中了什么尾巴一样,双拳握紧,脸色黑成一片。

    恰在此时,妖修中的苍蝇兄飞过来报信:“叛乱了,是北区的人!”

    沈从容站起身来,“我去看看。”刚迈出一步,忽又一转脚,捏了一下薛无间的肩膀:“薛老鬼,当初把小丫头捧上狱王位置,你也是答应了的。那这事儿就是二对一,就这么定了……”见薛无间又有挣扎动作,沈从容手下加力,把他稳稳的按在地上:“还是说,其实你一直都只把她当个学徒?”

    说完之后,甩袖就走。

    留下一句:“抱歉,我可从没这么想过,我觉得她比你理智得多……”

    沈从容走后,薛无间与杨夕之间陷入了沉默。

    杨夕不知道说啥,干脆吃饼。

    然后吃噎着了,使劲儿拍胸口。“呃……呃……”

    薛无间哭笑不得。把人往大腿上一横,照着后背“啪啪”两下。

    杨夕终于活过来了,拼命喘气。

    薛无间叹息,“你说这半点余地不留的行事,到底是跟谁学的?”

    杨夕拍胸的手一顿。

    陆百川临战反水,昆仑封山,仙灵弃岛,大陆局势隔着内陆无妄海一分为二。这些形势,邢铭都已经通过珍馐锦盒传过来,并且由杨夕转达给死狱里该知道的能人了。

    “您就当我,天生心肠狠毒吧。”杨夕不自在的笑笑。

    薛无间叹一口气,在杨夕头上狠狠拍了一下。

    嘴角挂着笑,杨夕却不抬头。

    她倒真心希望,自己的狠辣是天生的。而不是被那个人,一手一脚,一点一滴,调.教成了现在的模样。

    然后,无情的抛弃。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卡得严重,更得晚了,大家表介意。另外,下章开始,虫子要祭出防盗手断了,正文与“作者有话要说”部分对调。

    不影响正版的大家阅读。

    爱你们。

    加油更新哟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7 23:20:29

    兜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7 22:14:27

    2315224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7 21:29:14

    闪烁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7 19:29:59

    方羊羊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7 17:36:43

    乌拉拉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7 15:58:16

    阿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7 13:35:42

    阿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7 13:35:31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7 12:54:42

    炸毛的小白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7 12:49:49

    ling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7 10:09:26

    鸿白南山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7 09:42:43

    穆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7 09:37:02

    jo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7 08:20:00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87章 绝地大逃亡(六)》,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