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83章 绝地大逃亡(二)补齐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一从宴会上出来,就累瘫了。

    她本就刚从“植物人”状态恢复过来,走路都得宁孤鸾背着才能轻松点,现在却用极限状态跟人拼了足足三个时辰的手速。

    一停下来,五根手指都合不拢,她昏睡了两天两夜。

    再次睁开眼睛,是在宁孤鸾的破石洞里。

    狭窄的石洞,江怀川不在,宁孤鸾尚未回来。

    杨夕猛然坐起,衣服都没批就往外冲。被恰好归来的宁孤鸾一把抓住了,“你干嘛?盒子那边儿还没信儿呢。”

    杨夕回头看了一眼石洞,心口还在那垂死挣扎一般的跳动。

    “师兄,你在门口等我一等,如果我一盏茶的时间还不出来,你就把我弄出来。”

    不等宁孤鸾回应,杨夕就转头进去了。

    小麻雀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运用他那绝对超越其他禽兽的智商,也没能理解人类有一种心理疾病,叫做应激性性心理障碍。

    在一个黑暗无人的封闭空间呆了三年,杨夕毕竟还是个人,易招心魔的小驴崽子,心脏其实并不比旁人强大。她得了自己并没听说过的“幽闭空间恐惧症”。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宁孤鸾刚要往里闯,杨夕自己掀帘子出来了。

    宁孤鸾:“杨夕,你没事吧?你脸色白得有点吓人……”

    脚步稳健,眼神清明,只有双手不易察觉的微微发抖。

    杨夕把手背在身后,摇摇头:“不要紧,能扛住。”

    她说的不是没事,她是说能抗住……

    宁孤鸾跟这个小师妹朝夕相伴了不短的一段时间,他当然知道这个个子娇小的师妹,她比任何人都还要能扛。

    宁孤鸾皱皱眉,看着杨夕一副沉思的模样。

    其实他隐隐的,也有感觉。一别三年,这头驴子变了不少。她比从前话少了,经常露出这样在思索的表情,果断还是果断的,只是……好像自己给自己上了一副笼头,更执着于拉车,而不是尥蹶子了。

    “听说你找着钱二了?”宁孤鸾说。

    杨夕一愣,“你怎么知道?”

    钱二看起来有独立门户的想法,杨夕就没打算特意跟宁孤鸾提起。

    宁孤鸾撇嘴笑笑:“还不是你面子大,薛兵主、沈算师流水似的往那小破洞里送东西,现在全死狱的人都知道他是东区新狱王的关系户了。”笑容忽然变得不怀好意起来,“还有人说,你是个眼残,挑男人的品味……啧啧。”

    “这都什么跟什么?”杨夕果然被逗乐了。

    宁孤鸾宽慰了一点:“你不去看看?钱二估计挺想跟你说说清楚的。”

    杨夕又一次顿住了。看看,又能如何呢?

    说什么?说那个叫土豆的孩子你帮我好好照看,说我不小心捂活了一条毒蛇,害死了他爹娘,你千万别让他知道?

    还是去跟那饿得黑瘦黑瘦的小土豆,说一声苍白无力的,“对不起”?

    杨夕从没想过把土豆带过来养。仇陌的事情最好就终结在她手里,上一代的仇怨,土豆知道得越少就越幸福。

    何况自己这种有今天没明天,指不定哪天就被什么小角色复仇捅死的生活,她是能保证他喜乐平安,还是能保证他衣食有靠?

    我可真没用啊。

    杨夕又不想说话了,她对宁孤鸾道:“胳膊腿儿还是有点麻,我出去溜溜。”

    宁孤鸾叹口气,为自己不争气的情商和智力。

    说是不想看,可杨夕走着走着,还是绕到了西区。

    直到站在钱二的洞口前,看见那焕然一新的帘子,心里暗骂自己的两条腿:“私自揣度主子意思是有罪的,你们知道不知道。”

    矫情个什么劲!想看就看一眼,横竖不知道是不是看一眼少一眼呢!

    一进屋,却见薛无间也在,正给几个孩子念故事。

    杨夕一窘,如此温暖的薛兵主,虽说和人物画风挺搭,但的确没见过。

    薛无间一本正经的念:“只见吊丝大喝一声,你们这些凡人的智慧,还不快快给爷霸气侧漏面前颤抖。一剑砍出,王霸之气震翻全场,只见那虚空都要破碎了。众人这才知道,他原来竟一直隐藏了实力,是扮猪吃老虎来着。不由纷纷感叹,这份心机,这份城府,必然会成为一代大能。

    “对面的元婴期修士,果然一脸悔不当初的模样,跪地大喊:大哥,饶了我吧,我心甘情愿给你当小弟!”

    孩子们一个个听得眼睛晶晶亮,土豆就趴在薛无间的膝盖上,口水都要滴到人家薛宾主高贵冷艳的袖子了。

    钱二也在一边状似闭目炼气,实则竖着耳朵一直听。

    杨夕溜达过去,瞄了一眼页眉上的书名。

    嗯,眼熟,《吊丝修真指南》。

    不过薛兵主,你堂堂元婴期剑修,前断天门兵主,现死狱狱王,虽然倒霉了一点,也是妥妥的修真界人生真赢家,看这种话本真的能找到乐趣么?

    杨夕点了点书页,“我怎么没看过这段,我记得这个叫林吊丝的,不是已经显露过一次随身空间了么?”

    薛无间一看是杨夕,认真回到:“你看的那是第一部,我这是第四部。林吊丝又得到了一个系统,每一个人称赞他,他的功力就会上升。”

    杨夕一僵,神色复杂道:“真的……很有想象力。”

    薛无间叹一声:“景中秀虽然心思不往正道上用,但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不怪你们邢铭千方百计的想要他。”

    杨夕:“?”

    等等,这话隐藏的信息量有点大。

    薛无间一脸惊奇:“你不知道吗?这个《吊丝修真指南》的作者,王爷才是真绝瑟,就是你们昆仑景中秀的笔名。首发还要昆仑内售,第三部开始,题记都是花绍棠写的呢,这本书可赚了不少灵石……”

    杨夕扶着墙坐下来,“让我静静……”

    门派的节操早已喂狗好多年,她应该适应了的。

    又在那听薛无间念了一会儿书,杨夕看着笑得口水滴答的土豆。觉得心里的烦躁好象少了一点。

    就是为了你们这帮小兔崽子的好日子啊,我们这帮大人才这么拼,这样也许有一天,你们就不用拼了。

    薛无间的声音,有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像他的剑意,温柔透亮,沁着心脾的醉人。

    杨夕听了一会儿,站起来准备走了。

    钱二却突然追出来:“杨夕……”

    杨夕谨慎的瞪他:“你要敢问我爱没爱过,我这就把你阉了!”

    钱二哭笑不得:“不是,他们竟然还传到你耳朵里了……我只是想,我一直欠你一声谢谢。”

    谢谢你当初,给我生计,谢谢你如今,全我尊严。

    杨夕一愣,有点不自在。

    就好像人生活了十八.九,今天才发现自己身上居然长了手和脚这两样东西,不太知道往哪摆了。

    “还有,我觉得你可能会愿意留着这个。”钱二递了一条珍珠链子给她,笑了一笑,没有多问。转身回了自己的石洞。

    珍珠留下的链子,挂在土豆肚兜上的那条。

    薛无间的声音,温柔的传出来:“那美貌的女修临死时想着,这一生一世的缘分,我总要给他留个念想……”

    杨夕捏着那条链子,依旧没有目的的在西区闲逛。

    一边观察着这这个三不管地区,人们的生活。

    万一没能联系上昆仑,其他办法也不能马上出去的话,就先把这些人接手到东区吧。也许,我还罩得住他们一时。

    其实我折腾了这么多年,还是做过一些好事的吧?

    却不知西区的人,默默看着杨夕走过,默默在她身后摇摇跪拜。

    “快看快看,那就是东区女神,食物之神,拜她有饱饭!”

    “真的?灵吗?”

    “怎么不灵,沈算师身边儿传出来的,据说还保佑桃花运,比送子娘娘还好使呢!”

    “真的呀,最近我跟我老婆总觉得心有余力不足的……”

    “快拜,快拜!”

    可见修士当中,也有“凡人的智慧”……

    杨夕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条门帘很艳丽的通道。

    当看清每一个门帘,都不停有男人抱着食物进门,然后空着手出来的时候。杨夕终于反应过来——这就是那个凡人小伙儿说的,西区那条巷子?

    杨夕左右眇了一眼,尽量装出一副自己不是走错了的淡定样子。

    目不斜视,一走到底。

    转身,却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地方。

    “折草斋”三个刻在石洞上的字,几乎闪瞎人眼。一身雍容打扮的折草娘,站在门口牵着一个挺壮士的小青年儿:“都跟你说了,你来不用拿吃的,你要天天住我这儿,我养着你都成!”

    小青年红着脸:“不敢住,腰疼。”

    然后一个更健壮的汉子,从屋里探出半个光膀子,“阿草,进不进来了?再不进来我走了啊!”

    折草娘一扯那小青年:“走,姐姐教你玩点新花样。”

    小青年脸更红了:“上次,上次我好几天都没缓过来。”

    杨夕目送那三人十分和谐的掀帘子进屋了。

    我真是给折草娘这女人跪了……你好歹也是个元婴,在这里挂牌卖笑真的行?

    杨夕又转头四下去瞧,一看就知是在找东西。

    果然,在不远处的墙角,看见了坐在地上喝酒的梅三。

    她仰头靠在石壁上,一条长腿曲起,另一条则远远的支出去。

    头发是微湿的,两眼漫不经心的望着洞顶。

    这一看就是个喝闷酒的架势。

    其实杨夕一直觉得梅三这人很奇怪,这世上再没有另一个人让杨夕有如此感觉。

    明明那么潇洒,浑不在意飞短流长。有时又现实得惊人,一个熹微的点滴就能让她改变立场。

    就像现在,她双手自然的下垂,微微弓着脊背,肌肉却是紧绷的。好像灵魂下一刻就会冲破腐朽的躯壳,破体而出。

    亦正亦邪,大约就是这样吧。

    “丫头,你再这么盯着我看,我就要忍不住发.浪了。”

    梅三一双眼睛轻佻的看过来,因为喝了酒,眼尾有微微的红晕。

    杨夕往前走了两步,稳稳的背着手,继续盯着。

    “你浪一个,我看看。”

    梅三一顿,然后眯着眼笑起来:

    “哟,这可真是长大了,**都学会了。”

    不知道为什么,杨夕总觉得她笑得很悲哀。

    “你不进去么?”杨夕用下巴尖儿比了比折草娘的石洞。

    梅三不解的挑起来一边眉毛,看起来很风流。

    杨夕于是道:“你不是折草娘的相好么?”

    梅三一身风流妍态全收回去了。用一种看海怪的眼神,震惊看着杨夕:

    “你不会还以为我是男的吧?我要是阿草的相好,她在屋里会男人,我给她守门,那我得多心大?”

    杨夕也愣:“呃……你们的圈子……不都是那样么?”

    梅三眼睛里静静的,看不出水花。可杨夕还是感觉到自己这句话,好像踩了她的雷区,只是她被踩惯了,已经做不出恼羞成怒的姿态。

    可她也有自己发脾气的方式,抬手一卷,扇底风卷得杨夕直接扑在她身上。抓着杨夕一只手按在胸口:“明白了?”

    杨夕动了动手指,有一点点软。迟疑道:“胸么?”

    梅三立起眉毛:“难道还是包子?”

    杨夕小心的看了她一眼,挺纠结的道:“哪有包子,顶多就是荷包蛋。”

    没错,闻名修真界的第一女邪修,号称最美艳勾人,无人能拒的妖女,媚三娘……她是个贫乳。

    (所以扮男人才毫无压力)

    媚三娘:人艰不拆啊……QAQ

    作者有话要说:  补齐XD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83章 绝地大逃亡(二)补齐》,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