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81章 吾家有女初长成(四)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钱二说,跟杨夕一比自己就是个娘们儿。

    杨夕怒了。

    “钱二,我特么是不是对你太好了?好心好意来看你,你拿我当卖笑的。真心真意夸你,你倒骂上我了!”

    揪着钱二的衣领要打,一群娃娃齐刷刷泪眼朦胧:“叔叔!”

    最大的男孩狐疑:“卖笑?”

    钱二整张脸被杨夕按在菜墩上,还不忘口齿不清的糊弄他:“一种菜!”

    男孩:“……”

    钱叔是自己有点傻啊,还是以为我傻啊。

    撕扯间,年纪最小的娃娃突然冲上来,“啊呜”一口,用他的小米牙啃在杨夕手腕上。

    杨夕下意识的,绷紧了手臂上的肌肉。

    低头一看是个奶娃。

    杨夕心眼儿坏,凶巴巴的看他:“小鬼,很有胆量嘛!”

    小娃娃咬不动,“哇”的一声就哭了:“叔叔,牙疼!”

    杨夕:我去,说好的胆量呢?现在的熊孩子可真是……唉,比我当年差远了!

    杨夕抓起领子,把那黑瘦黑瘦的娃娃拎在空中,道:“不许哭!再哭让大灰狼把你叼去!”

    娃娃脸上“噼里啪啦”掉水珠儿,“大灰狼是啥?”

    杨夕沉默了片刻,恍然反应过来,这娃娃在死狱里长大,只怕从没见过外面的天日。

    是以见过海怪,没听过灰狼。

    “大灰狼就是……一种毛茸茸,很可爱的畜生。是小孩子的好朋友。”杨夕色厉内荏的瞪眼睛:“再哭就不让你跟大灰狼玩!”

    小娃娃一抽一抽的,拼命忍。忍得眼圈都红了。

    钱二早从杨夕手底下挣扎出来,忍着笑上前接过土豆,

    “哪有你这么教孩子的,好好的孩子都让你教歪了。来,土豆乖,叔叔不是说了,碰见的时候小娃娃要往后躲,让大人上,不要给大人惹麻烦?大灰狼是一种,杀了吃肉不太香,但是皮子很暖和的有用畜生。”

    所以说,他这教法也没正到哪里去。

    杨夕乐了,“他也叫土豆?你起的?”

    钱二摇摇头:“不是,这娃娃是在巨帆城捡的。他爹娘给留了一封信,还有点财物,卷在孩子的□□儿里。”

    说着,从娃娃脖子里扯出一幅肚兜,“喏,就是这个。”肚兜挂在脖子上的那头,是一条珠圆玉润的珍珠链子。

    杨夕的手指抖了一下。

    垂着眼睛:“字都洗没了,你让我看什么?”

    钱二一愣:“你还真想看内容?我想想,写的是我儿姓姜,乳名土豆,若侥幸能活,请好心人把他送到昆仑。”

    杨夕有点怔:“你看见他爹娘的尸体了?”

    钱二皱了皱眉:“没有。”

    杨夕点点头。

    钱二犹豫了一下,“杨夕,你是不是认识土豆的爹娘啊?”

    杨夕看着他。

    钱二迟疑道:“虽然我只瞥了一眼,但是土豆家里,没有尸体,倒有一地沙子。我觉得他爹娘是扔下他走了……杨夕你脸怎么那么白?”

    杨夕一把扶住钱二的肩膀,眼前发黑。

    “没事,我出去走走……”

    杨夕稳着脚步,连撞了两次洞口,才掀开了门帘走出。

    眼前什么也看不见,杨夕扶着石壁走出了百米多远,才“哇”的吐出一大口黑血,跪倒在地上。

    珍珠在程家的时候,因为被赐了这个名字,自觉高雅。所以身上一应饰品,都喜欢戴珍珠。直到做了娘,也没有变过。

    如果这还不能说明土豆的身份,那一地的沙子……

    很难想象,那不是仇陌的话,该有多么巧合。

    仇陌发过誓,为姐报仇,不放过跟程家有关的任何人。

    珍珠不是死于战败的怪潮……

    翡翠的弟弟……杀了珍珠。

    杨夕靠坐在死狱西区阴暗的墙角,骨头缝儿里渗出浸人的凉意。

    被农夫捂热的毒蛇依然没有打死,仍然吐着信子藏身在暗处的草丛里,紧紧盯着农夫的脚跟。

    “就是她!”一个尖利的嗓子发出惊喜的叫喊:“刚就是她欺负我的。李爷,您可得给奴家出口气!”

    杨夕抬起头,两眼放出的都是冷光。

    买菜时又哭又闹的卖笑女人,傍在一个男修士身上,一脸娇嗔。

    男修士叼着根牙签,浑不在意的扫了杨夕一眼:“哟,这个也挺漂亮的嘛。我说丹姐儿,你们真不是争锋吃醋惹得麻烦?”男修士嗤嗤的笑,“还没筑基的小娘子,又是这么我见犹怜的,你说她给凡人出头,爷不信呐!”

    丹姐儿一撅嘴:“你没看她当时那个嚣张的,我哪里想到她是没筑基的?也就欺负欺负我们这种没本事的凡人女子。我命苦呐,修士也能欺负,男人也能欺负……”

    男修士不知是不是刚被她伺候爽利了,呵呵笑着给她抹一把眼泪儿:“不哭,不哭,爷给你出气。”

    杨夕一双眼睛清凌凌的望着那个男人:

    “你要给他出头是么?”

    男修士是个通窍期,比杨夕整整高出两个大境界,是以半点不把人放在眼里。

    叼着牙签儿晃晃:“你一个小娘子,爷还真有点下不去手。这么着,你给丹姐儿磕个头,再伺候我一晚上,爷免了你一顿揍。”

    丹姐儿惊叫:“李爷!”

    男修士平平的扫了她一眼,丹姐儿半点声音都没有了。

    要不是这死狱里头,女人实在少得厉害,以他身份地位,怎么也不能要这么个半老徐娘的傍家儿。

    幸而这女人进来之前,就是干这行儿的老手,功夫是顶顶棒的。

    男修士低头扫了杨夕一样,这水蜜桃似的的小娘子倒是好,但不是他一个人儿罩得住的。

    最多是吃上一口,少不得就要往上献一献了。

    杨夕:“你有取死之意,就休怪我心狠手辣。”

    李姓男修惊了一下,心中闪过一瞬的惊慌:“什么?”

    随即又骂自己没出息,一个练气期的小丫蛋子,自己惊慌个屁啊。

    杨夕却根本连第二句话都没有,说动手就动手。且上手就是大招。

    天罗绞杀阵——缚。

    直接缠成一个蚕茧,只漏一个脑袋在外。左手袖管里窜出七八条翠绿长藤,直接插.进了那男人的颈侧血管。

    男人的脖子,肉眼可见的瘪了下去。

    一个照面,自己连招都还没出,这就要死了?

    灵力体力一同的流失,男人终于惊慌起来:“你是精修?!”

    杨夕心里存着意,不让他死得太痛快:“干你屁事!”脸上浮现出四圈隐约的年轮。

    看见那四圈年轮,李姓男修终于发觉自己踢了铁板。

    精道四轮,能断肢再生,能吸人精血,五感敏锐得可延伸千里,还能扎根地下随时汲取灵力。

    人修大多不太愿意跟精修打架,因为这种东西只要双脚不离开大地,基本就是个不死之身。但凡攻击力强一点,都难缠得要命。

    如果真要干起来,大多都是上阵法,活活困死。

    可这李姓男修显然失去了困住对方的先机,反而被对方先发制人的困住了。

    他此时内心是真实的惶恐,几乎肝胆俱裂的嚎起来:“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北区狱王,沈从容的手下!我是他手下的班头,整个西区都得听我哒!每天都要向他汇报的!若是沈先生明天见不到我……”

    杨夕平平的打断他:“如果沈从容是你这样的行事,我也照杀!”

    李姓男修连身上疼都忘了:“你是……谁啊……”

    “她是断龙闸底下压了三年的,东区七十二死士唯一的生还者,东区的新狱王,杨夕。”

    却是沈从容本人的声音。

    只见沈从容带着身后三大元婴妖修,从拐角里转出来。面沉如水:“李子,我什么时候准过你在西区,打我的名号伤天害理了?”

    沈从容一直走到李姓男修面前,扬手给了一巴掌,扇得男人满嘴冒血。“狱……狱王?”

    沈从容见他还能说话,扬手又是一巴掌抽下去。

    终于扇得男人吐出一口带牙的血,再张不开口了。

    杨夕止住了藤条吸收灵力,她在思考。

    一只冰凉的手搭在杨夕的肩膀上,薛无间道:“沈天算给你做脸到这种程度,你该给他个面子。”

    杨夕收回了藤条。却没收回束缚的灵丝。

    “先生怎么来了?”

    薛无间道:“听说你下了地,我二人要请你顿宴席,叫上所有死狱有名号的,帮你这个新狱王立威。”薛无间看了那被捆成蚕茧的修士一眼:“如今看,倒有点多余了。”

    杨夕只是道:“逼良为娼,他当死。”

    薛无间一愣,“逼良……”

    杨夕面无表情指了指自己。

    薛无间哽住,点点头:“嗯,放心。”

    杨夕这才放松肩膀,任薛无间搂着,走出这片西区。

    临了回了个头:“那女人算了,罪不至死。”

    薛无间拍了拍她肩膀。

    那李姓修士见杨夕这个活阎王走了,噗通一下磕倒在沈从容面前,口齿不清道:“多谢先生……”

    沈从容一抬脚尖,垫在他膝盖底下,一勾一挑,又给他提起来了:“李子,你跟了我也有三年吧。”

    李姓修士一看沈从容不让自己跪,心里就开始打突突。又听沈从容这样问,又升起半分希望来,忐忑道:“有了,小人是刚进了死狱就投在先生手下的。”

    沈从容点点头:“三年,你阳奉阴违,滥杀无辜三十二次,死得不冤。但我无人可用的时候,你毕竟也帮了我。如今给你个痛快,也算全了你我一场相识。”

    “沈先生?!”李修士知道自己对沈从容不算忠诚,可这死狱里头,又有几个人懂得忠义二字怎写?他做梦也没想到,沈从容竟然一笔一笔,都给他记着帐呢!

    被堵上嘴砍头之前,他凄厉的嚎了一声:“沈从容,你他妈忌惮一个小丫头,就要弄死自己兄弟!你个孬种,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你们这些狗腿子,你们真当他成了大事之后,就会放过你们吗?”

    堵嘴的妖修在他耳边阴笑了一声:“兄弟,让你做个明白鬼。西区难管,不是恶人管不住,可成大事儿前怎么也的平民愤,你早就是死定了的。”他笑声极低,“至于哥儿几个,就不劳你操心了。沈先生身边儿总是需要人的,矬子里面拔大个儿,咱们永远不会当那个最踩底线的。”

    一记手刀横过,鲜血横飞。

    手背上闪着金属的质感,拍拍断气的尸身:“下辈子投胎做个好人吧,蠢成这样,为恶不适合你。”

    沈从容已经走出了很远,回头叫了一声:“荧惑!”

    荧惑一转脸就变成个呆样,应了一声:“唉!”

    沈从容道:“那女人也办了。”

    荧惑应一声:“唉!”

    当晚,庆祝杨夕从断龙闸下生还。

    宴会上,到场的一百多名修士,具是死狱中说得上话的大佬,也有少数独来独往的高手。

    宴会很丰盛,有酒有菜,有糕饼。

    杨夕却在皱眉。

    薛无间拉着她介绍:

    “坐在左边的,是真正的自己人。都是我和沈从容早年的手下,这三年没了外边支援,死狱不好管。就把他们都单出去了。”

    “右边那些,多是有本事或者城府深的,但大半不是一条心,或者大奸大恶得太过,如果出事,可让他们顶在前头。”

    “中间这些,有的是个性孤僻,有的是野心大,或者也有些就看不上我和沈从容的行事。但不管怎么讲,还是不希望死狱乱起来,所以都还隐忍未发。你若想管好东区,可以着意拉拢这些人。说不定有些可用。”

    一转头,却发现杨夕神色不对,“怎么了?”

    沈从容也探头来问:“可是菜式不喜?”

    杨夕想了想,决定说真话:“先生,杨夕今天才去了西区。知道这外面人吃的都是什么。先生为杨夕办这酒宴,杨夕不是不感谢,可也还是得说一声……”杨夕顿了一顿,尽量和缓道:“有点造孽。”

    薛无间、沈从容俱是一愣。

    薛无间从桌上拎起一壶酒,摇头笑起来:“丫头,你知道一壶酒要酿多久?就算我们真敢动宁孤鸾的粮食,也得死狱里头有灵酒师才行。”

    杨夕凝眉,她是不知道的。

    沈从容拍拍她肩,“昆仑的小兔崽子,怎么都这么招人儿疼呢。来吧,沈爷今儿个让你看看,以沈某过日子的矫情劲儿,昆仑是拿了什么东西,说服沈某扎到这腌臜地方来的。”

    薛无间笑他:“你还知道自己矫情。”

    沈从容不以为忤,指指自己的脑瓜:“这世上还有人比沈某活得更清醒?”

    人生大梦,冷暖自知。

    入了算师一门,已经是上了天道黑名单的花样作死了,过了今天没明天的,凭什么委屈自己?

    杨夕一路跟着沈从容,来到一个小密室。然后见到沈从容打开一层一层的箱子,珍而重之的取出一只方方正正的,特别可人意儿的食盒。

    沈从容感慨道:“昆仑多奇士,都说法术不能平白变出物品,可昆仑就是拿得出这种能变出食物的逆天法宝。不亏是最接近天道秘辛的门派。”

    杨夕瞪着眼珠子,下巴直接掉地上。

    那分明就是景中秀发明的“热乎乎便当盒”!!!!!

    沈从容还在介绍:“此物名为‘珍馐锦盒’,实在是我辈修士居家旅行、坐牢等死之必备!”

    杨夕还有点不敢相信,走上去抓起一块灵石填在盒盖上,一扭。

    沈从容惊讶:“咦?你会用?”

    掀开盒盖,里面是一盘明显刚出锅的糖醋鱼。焦皮上仍冒着热气,和熏人的醋香。

    杨夕看看盒子,又看看沈从容。

    神色复杂得难以描摹:“沈先生,我想,我有办法联系昆仑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卡得够呛。简直花式作死。

    今儿的另外1500字不一定出的来了,我明天尽量6000字吧。原谅我,真的很努力了。

    么么哒……

    喵了个咪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5-11-23 17:28:09

    翡酒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1-23 17:06:42

    加油更新哟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3 16:36:21

    穆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3 11:07:25

    fanyinkikyo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3 09:51:00

    糯米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3 09:38:45

    ling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3 08:28:56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3 00:10:47

    闪烁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3 00:07:45

    Rroye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2 22:35:24

    phoebele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2 22:16:08

    海棠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2 21:37:36

    咬咬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22 21:02:46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81章 吾家有女初长成(四)》,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