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77章 一睁眼,一闭眼(下)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薛、沈二人的到来,还给带着一件大事儿,惊得杨夕不轻。

    薛无间摸完杨夕的树冠头,在石洞中的墩子上坐下,谢过了宁孤鸾递过来的茶水,定定对杨夕道:“杨夕,我想让你暂代一下东区‘狱王’。”

    杨夕半天才憋出一句:“先生,别闹。”

    沈从容笑抽过去了。

    薛无间白了沈从容一眼,认真对杨夕道:“你先别忙着拒绝。请你暂代狱王,并不是要你做多少事情,只是借用一下你的威信。”

    杨夕觉得这就更扯了:“我哪儿有什么威信?”

    薛无间叹了口气,“你听我慢慢讲。”

    事情要从三年前说起。

    原来,当年犬霄、杨夕等去刺杀胡山炮的事情,是早在那时便有风声传出。只是大伙儿一来憎恨胡山炮妄为,二来不愿惹事。于是大多抱着隔岸观火的态度。

    本以为只是换个狱王,一场暴动的事情。古存忧活着从未暴动,古存忧死了难道还没有暴动?那得多大的威慑。

    不曾想,后面一系列点擎苍叛变揭破,蛊疫忽然爆发,行尸肆虐,蓬莱现身,上古神怪在死狱里钻了几圈。一番乱象同时发生,流言就被传成了,杨夕他们苦心孤诣,提前预知点擎苍与蓬莱勾搭成奸,为了拯救东区,为了拯救死狱,为了拯救天下苍生。七十二枚鸡蛋,勇碰顽石,决然赴死,前去与点擎苍决一雌雄。

    胡山炮?那什么,龙套也值得拿出来说?

    杨夕等人追杀点擎苍,也的确有胆大的胡山炮手下见过。当初参与刺杀的七十二个人,一场浩劫之后,一个都没回来,何等英雄慨然。

    如今在死狱内被称为“东区七十二死士”,真正的人民英雄!

    杨夕皱着眉头:“虽然,大伙儿确实慷慨赴死,但我们不过是撞上了……”

    薛无间打断她:“不重要。重要的是,七十二死士只剩你一个活出来了,还挨过了三年的断龙闸镇压。而且……东区是真的没剩什么能人了。”

    薛无间对此也很是慨叹。

    三年前一场灾祸,先有古存忧一死,直接带走了死狱东区大半的高手。后有胡山炮之乱,剩下不服管的又折损了一批。 后来点擎苍一批蛊母捏下来,东区现在剩了统共不到千人。

    杨夕想了想,“可是,既然东区人口死得剩不到一成,并入南北两区不好么,为何还要单列出来?”

    薛无间苦笑一声:“死狱四区之间,原就有些摩擦。当初蛊疫在东区爆发之时,我又下令封了闸门,未施援手。活下来的这些人,多少对我二人心怀怨愤。”

    薛无间没说的是,这两年已经暴动多次了。

    杨夕想起当时的情况,深知那根本没法救。谁知道救回来的人,会不会下一刻就倒地不起,再站起来就是个行尸。

    她点点头,表示理解。

    “那好吧,先生让我怎么做,我尽力便是。”

    “好。”薛无间欣慰,这才道:“现在你给我们说说,当年倒底是怎么回事儿。”

    杨夕把当年情景原原本本复数给薛、沈二人听,她人实诚,讲起故事毫不舔油加醋。可就是这样,其惊心动魄,险象环生之处,也听得二人感叹连连。

    当听到犬霄等人顶着蛊母之威,一步一死,强杀点擎苍。

    沈从容性情中人,竟然当场站起来,向着东方礼了一礼。

    等说到喜罗汉自愿献身,成就大愿超度的时候,连薛无间都叹了口气。

    杨夕讲完,已是口干舌燥。

    沈从容一叹:“没见到那个‘死灵法师’的传人,怕是沈某生平一憾。”

    薛无间则更有重点一些:“依你所言,闻人和犬霄两位小兄弟,有可能还活着?”

    杨夕道:“犬霄最后看我的时候,相当镇定。我想他们若不是有离开死狱的法子,应该不会那么气定神闲。”

    薛无间眉间纹路更深了:“可如果他们出去了,为何至今没有外面的人联络过死狱?”

    战时可以弃卒保车,可战后问一下总是该有的。以残剑邢铭之周密,断然不会是忘了。即使只能做表面功夫,也必然要想办法传个消息,勉励几句。

    毕竟,孤军易降呐。

    杨夕听得一愣:“死狱和外面断了联系吗?”

    “事发那天便断了,至今已经三年了。”

    “那关于外界的局势,先生又是如何得知?”离幻天灭门,昆仑、仙灵大祸,这总不能是瞎猜的。

    沈从容于是笑了一下,整了整衣衫。

    薛无间也笑,由着他得意。

    杨夕懂了,极为震惊道:“沈先生可以把天下事都掐算出来吗?”

    虽然知道这位外号叫天算,可足不出户而知天下,这也实在逆天得有点过。

    沈从容翘脚:“我要有那本事,蓬莱要生事我早通知昆仑了,还能由得他们猖狂?”

    薛无间撇他一眼,嗤道:“你要有那本事,躲在地底下也躲不过天雷劈死!”

    杨夕好像从薛无间的话中抓住了什么。看一眼二人神情,似乎不能乱问。

    又看出来沈从容有点顽童心性,拍道:“沈先生这么大能耐,杨夕从来没见过,求先生看在我年纪小,给我讲一讲!”

    这马屁拍得直接而露骨,沈从容一副屁股很舒泰,精神很恹足的模样。果然不吊着杨夕了:“其实也简单,算不准具体发生了什么,那就化整为零,掐着主要的几个人物算吉凶嘛。”

    杨夕还是不很懂。

    沈从容笑着,很有那么点摇头摆尾的意思:

    “我给离幻天十二个长老,四个太上长老连同掌门挨个卜了一卦。除了夏千紫那个小娘们儿,各个是必死之相。就算他们不是死在灭门的时候,他们全死之后,也必然要灭了。”

    杨夕恍然点头。

    “仙灵宫,水相长老必死之相,木相长老大凶之象,白镜离卦象不可算,方沉鱼卦象是个千年一衰。”沈从容手指点点桌面:“所以应该没出什么大事儿,但总觉得要内乱的样子。”

    杨夕又是点头。

    “昆仑的卦象特别了一点,花绍棠常年就是个大凶卦象,这就不说了。邢铭大凶,苏兰舟大凶,高胜寒大凶,江如令总算得了个中运。所以我想着,昆仑虽然没灭,但应该是出了大事儿,且损失不小。”

    杨夕忍不住问:“白允浪呢?”

    沈从容脸色有点怪。

    杨夕急了:“难道死了?”

    薛无间对沈从容道:“白允浪是她师父。”

    沈从容很不情愿的开口:“白允浪上上大吉。”

    杨夕:“……”

    为什么我有种,师父果然背叛了整个门派的错觉……

    薛无间乐出了声,点着杨夕道:“咱们沈先生给白允浪起卦,从来都是上上大吉,你那师父就跟个吉祥物儿似的。”

    杨夕:“……”

    薛先生您这么夸他,我真的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沈从容很有点怅然的样子,却还是瞪了薛无间一眼,对杨夕道:

    “白允浪气运之旺,的确非常人能及。寻常人一生努力的事情,他可能坐在家里就掉头上了。寻常人必死的局面,于他可能抬抬脚就过了。跟着这么个师父,有好处……”

    杨夕想了想,“那不对呢,我师父一心为昆仑,可是还被逐出师门了呢。还被写上了诛邪榜。”

    沈从容笑着摇头:“当年他被逐出昆仑的时候,我也想过,难道真是我观气之术出了错处?可是蓬莱一叛,我就知道了。原来应在这儿了,白允浪若是还在昆仑,这么一场浩劫似的战败,顶缸的可不就是他了么?”

    杨夕震惊似的张嘴,这怎么好像,邢师叔在大祸临头的时候给师父顶了缸一样。

    “不是……不是这样的吧,我觉着我师父……肯定是宁愿顶缸,也想留在昆仑的。”

    沈从容道:“气运好坏,无关人的意愿。天道是按你的得失来评判的。”又瞄了杨夕一眼,“比如你们战部邢首座,这辈子都是个捡烂摊子的顶缸命,可我看他背锅背得,挺开心的么!”

    杨夕:“……”

    他还真不知邢师叔有这等爱好。

    “那……我师父气运特别旺,是不是也有气运特别差的?”

    沈从容一拍巴掌:“巧了,沈从容此生见过气运最差的两人,你还真都见过。头一个就是你们刑堂首座高胜寒,大约也就是这么着,所以你们花掌门排继承人的时候,是白允浪——邢铭——高胜寒这样的次序吧。”

    杨夕:“还有一个呢?”

    沈从容一斜眼睛。

    杨夕跟着斜过去。

    薛无间淡定的坐着,任他们视奸。

    左脸上断天门三个字血淋淋的。

    杨夕立马就信了,这位妥妥的倒霉不解释。

    同样是诛邪榜榜首,白允浪满大街蹦跶了六十年,也没见谁伤着他一根毫毛。

    薛无间才上没几天,人都躲到死狱来了,三年才敢探个脑袋,不过是想静静卖个药,都能招来尽诛有罪的夜城帝君喊打喊杀,几乎被活活拍死!

    要不是杨夕拼死相护……哎?

    杨夕目光闪了闪,“沈先生……那个……能不能?”

    沈从容笑:“什么?”

    杨夕有点不好意思:“能给我也看看吗?”

    沈从容笑道:“怎么不能,你要想学,观气之术我都可以教你。”

    薛无间立刻道:“你那是害她。”

    杨夕一愣:“我能学?”

    沈从容理也不理薛无间,循循善诱道:“怎么不能,九幽离火眸,幻、视、窥、查、洞、明、观、望、印,本就能观天道熹微。不过是看你想观的是不是气运罢了。”

    杨夕下意识想去摸摸眼睛,才想起来自己没有手。

    “可是,我在昆仑,从没有人跟我说过这个。”

    “傻丫头,你以为推演天机这种事儿,是满大街跑的修士都会么?整个修真界放在面儿上的,也就一个我的师承,一个你们昆仑历代掌门,再加一个佛门闭口禅宗。私底下应该也有那么小猫三两只,但我想绝对不会超过两个巴掌。”沈从容笑得挺温和,就是眼睛看起来有点渗人,

    “而且妄窥天机,代价可是很大的。六道大忌嘛,你这么点年纪,有点良心的都不会跟你提。”

    沈算师悠悠的翘着二郎腿,毫不在意的把自己划在了没有良心的范畴。

    杨夕心里头一凉:“昆仑掌门,付出了什么代价?”

    沈从容端起桌上凉茶,低头吹了吹茶沫:“不得好死。”

    杨夕印证了心中猜想,沉思片刻,又抬头看沈从容:“那您也……”

    这茶太破,沈算师下不去口。于是双手握着茶杯,搁在交叠的腿上,顶顶渗人的抬起眼来:“我师门的代价是,终生不得筑基。”

    杨夕闭了口。

    这简直是死穴,她绝对不会学的。

    沈从容见她样子,也不强求,只是有点遗憾:“离火眸的话,没准真能亏天下气运呢。行吧,回头我教你观点别的,免得你离火眸镶眼眶子里,用得跟玻璃珠似的。”

    杨夕疑惑眨眨眼。

    沈从容道:“天道有规则,人道有对策。我算师一门逆着天意偷窥了这么多年,钻空子的小把戏还是攒了几手的。”

    杨夕:“……偷窥。”

    沈从容两手翻开,在双眼上一抹,“九幽离火本天成,三千碧水人道通。当世两大瞳术,一个是随便练练就有本事,一个是但凡用眼睛的法术全能用。昆仑也不好好给你开发开发……”

    再一睁开,已经没了瞳孔。一双纯白的眼球,直直的望向杨夕。

    杨夕没想沈先生的思维如此跳跃,话题开始结束都随心情。说看就看上了。

    杨夕很紧张的道:“怎么样,会很倒霉么?”

    沈从容:“我的妈呀……”

    杨夕顿时沮丧了。

    沈从容说,“你气运倒是平常,基本上大作大死,小作半死,不作老死。也就是你们昆仑邢首座的水平……”

    杨夕一口气缓过来了,下意识想挠头。又想起自己已经没手了。

    “那您刚刚?”

    沈从容感慨道:“可是你的命格,我活了半辈子还从来没见过,一个女人命主桃花煞……”

    杨夕:“啥?”

    薛无间一口冷茶喷了出去:“噗——”

    沈从容以为杨夕太小不明白,解释道:“就是一步一桃花,遍地桃花煞,这辈子不管看上你的,还是你看上的,要不就是置你于死地,要不就是被你置于死地,这辈子直要跟个情字沾边儿你都别想痛快了,并且……”

    “您能一气儿说完么?”

    杨夕泪流满面,其实我原本隐约知道桃花煞是什么意思,您解释得这么凶残,我又觉得我不明白了……

    “身边有情人常在,偏偏孤独终老。”沈从容总结。

    薛无间终于忍不住爆笑出声:“哈哈哈哈哈……”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今天遭遇一个极品爷们,心情极不痛快,开码得晚了一点。

    不过也不算短小了,明天我应该会更两个3000这样。

    月火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5-11-19 12:36:01

    对以上和以下,鞠躬致谢。幸好有你们,还能开心点

    ling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9 23:51:14

    穆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9 23:45:02

    若素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9 23:24:35

    Thymolblu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9 23:11:02

    2315224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9 22:54:09

    雨迷迷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9 22:34:37

    虫虫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9 22:31:41

    虫虫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9 22:16:25

    芒果味汽水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9 21:46:04

    穆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9 21:19:09

    穆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9 21:19:08

    猴哥的药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9 19:46:58

    咬咬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9 14:36:09

    18595306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9 10:18:33

    方羊羊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9 09:52:19

    方羊羊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9 08:59:13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77章 一睁眼,一闭眼(下)》,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