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75章 一闭眼,一睁眼(上)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在断龙闸下,活生生被压了三年。这三年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杨夕都错过了。

    三年间,沈从容前后给杨夕卜了十六卦,次次都是“大凶”。

    薛无间一颗心悬得无处安放,“这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难道是被蓬莱抓了?”

    没人知道杨夕在哪,就像没人知道南海死狱底下还有两万人困在里面,求生不得。

    连天祚因为弄丢了自己的剑仆,险些被高胜寒活活拆成了零碎儿。

    “五代守墓人呐,多金贵的东西,你说丢就给我丢了?连天祚,我一直你起码对昆仑的忠诚是真的,现在看你不想让昆仑好起来才是真的!”

    连天祚办了错事,只低着头不吭声。

    高胜寒于是更加咬牙,连往日乱跑攒下的过错一起,几乎让人把他往死里折腾。

    后来是花绍棠拦住他:“行了,行了,南海海疆多金贵东西,邢铭还不是说丢就给丢了?”

    是的,南海海疆丢了,全线。

    从战场阵地,到巨帆城,到南疆十六州,到白沙列岛。

    整个南海战场,大陆各门派加起来一共投入了三十万修士,数量庞大。

    三年的苦战打下来,折损了有两万余人。

    已经是很高的战损了。毕竟,这不是凡人的战争,而是有无数灵丹妙药的修士。

    然而,蓬莱起事的那天,一日内,南海战场就失去了八万人。

    这还是邢铭在发现水中有蛊之后,当机立断先撤出了一批修士。

    当是时,陆百川还没有明确的打起反旗,不知是不是出于仅剩的良心,他痛快打开了虚空裂缝,把那些修士送走了。

    据撤回来的修士讲,当时的场面很难看。被蛊疫和行尸吓疯了的修士,为了争抢一个撤退的名额,无所不用其极,公然动手,暗中偷袭都是小菜,甚至有修士摔倒被活活踩死的。

    唯有昆仑,格外不同,邢铭登高一声号令:“金丹战力以下者出列,生年不满百者出列,父母在堂家中独子者出列,子女年幼夫妻俱在者妻子出列。”

    人群自成两队,连个哗然都没有。

    战胜的时候,只能看出一个门派的野心。战败的时候,才格外看出一个门派的底蕴。

    在一片“弟子们排好队,弟子们先等等,让长老们先走!”的声音中,仙灵宫的“三百岁以下内门单灵根弟子先撤。”也显得十分难能可贵了。

    而让人意想不到的,一个以往修士们并不入眼的民间小组织“多宝阁”,竟然喊出了:“让女人和孩子先走!”

    民间声望大涨,也令传统的修真势力暗暗关注。

    可也正是因为这大规模的撤退,几乎在陆百川等叛修发难的一瞬间,巨帆城就掉了。片刻喘息都没有。

    邢铭回山后,面对修真界一片“畏战离守,指挥不力”的责难,他就那么,一个人生扛了。

    “邢铭以为,人活着,才能有计较。”

    什么东西!大言不惭!这种人也配掌兵?

    昆仑这分明是没那个金刚钻,偏要拦瓷器活儿!

    贫道就知,让邢铭这个包藏祸心的来做抗怪的指挥,一准儿要输!

    墙倒总有众人推,落井下石谁不会。

    仗打输了,修真界死了那么多人,失了那么多地,用了那么多资源,竟然还丢了那么大的脸,总要有人被推出来。

    并不是没有人站出来为邢铭,为昆仑分辨。

    仙灵宫掌门方沉鱼,在各派的碰头大会上,敲着桌子道:

    “各位说得好,说得妙,说得呱呱叫。那各位能不能告诉我,罢了邢铭,修真界还有谁是打过万人以上大仗的?”

    “墨云山一战,我们麒麟阁可是一战灭了十万人的!”说话的人洋洋得意。

    诡谷坐师殷颂,捻着胡须,凉凉的发笑:“可不是么,派了元婴修士,去灭了十万凡人,多厉害。”

    “那有什么分别?”这就是恼羞成怒了。

    “差别很大的”苏不笑的声音不大,可是身旁的经世门师长拉了他三次,他也没住口,“ 就像我能一脚踹翻蚂蚁窝,却不能一脚踹翻麒麟阁。”

    “你!?”

    这场会议,最终结束在一片你来我往,无休无止的人身攻击之中,不欢而散。

    南海一战,仙界四巨头的威信下降到前所未有的低谷,如今昆仑封山、仙灵弃岛、经世门缩头乌龟得太严重引起了极大的反弹。此次会议的召开,近半是为了瓜分离幻天近乎灭门之后,留下来利益。

    离幻天首席长老夏千紫素服重孝,坐于席末。从头至尾,一语未发。

    会议结束之后。

    昆仑花绍棠责令邢铭闭关自省,战部一应事宜由八位次席商议抉择。而台前出面理事的,变成了刑堂堂主高胜寒。

    仙灵宫掌门方沉鱼回山之后,即宣布退位,让贤于她同门的师弟沙行子。

    经世门苏不笑,在会议结束的当日,便没有再返回经世门。他去了昆仑。

    家家户户自打脸,四巨头居其位,享其利,掌其权,出了事自然也要担其责,承其咎。

    形势好的时候,喊着大家跟我上,一旦输了就嚷嚷:我输了已经很难过,你们不能再伤害我——二三十岁被宠坏的小姑娘才会这样想,修仙界活了千百年的老怪物都懂得,世界的规律不是这样。

    你敢冲到浪头,就要做好被拍死的准备。想当出头的椽子,刮风下雨又不肯先烂,真当其他椽子是木头做的呢?

    离幻天在自打脸事业中,自然也不能落后的,只是这一门戏子,这一巴掌扇得实在太狠,打得整个修真界都耳朵里嗡嗡作响。

    离幻天首席长老夏千紫,在战后的第二年,代表离幻天向蓬莱递上了降书。

    昔日以修士之尊,手握凡人各国权柄的离幻天,终于向蓬莱外岛俯首称臣,献上了自己的膝盖。

    整个修仙界这才恍然想起,各家门派受袭之日,那些最后干死的怪兽身上,都留下了俩个字的劝降书——“可降?”

    不少门派的掌门人话事者,深更半夜,点灯熬油摸索着,那薄薄的一张或绢,或纸。

    真的……可降?

    收到消息时,“闭关中”的邢铭正与前仙灵掌门方沉鱼,在南海边缘的一座山洞里碰头。

    手下沙盘,被他一指头戳出个窟窿。

    “……完了。”

    方沉鱼微抬美目,她双眼已被苦禅寺和尚们一场大愿超度治好了。战场第一群加术不是吹的,邢铭用完绝招本该半残的身子,如今每天也能有几个时辰活动。

    “怎么?”

    方沉鱼可不是什么专情女人,裙下之臣来来去去组得起一个小门派。她当然也不信邢首座这般魂飞胆丧的模样,是在说他和那位离幻天的娇娇夏公主完了。

    邢铭看了看南海十六州的方向,拳头攥得骨节都发白。

    “这一年来,蓬莱统治南疆十六州不曾扰民,并且没有再向大陆发起过流血的进攻。”

    这个问题,之前他们和殷颂一起商议过。当时得出的结论是,蓬莱弹丸之岛,人口稀少,短时间占领过多地盘也无力统治。

    并且蓬莱突然进攻大陆,总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理由。他们是想统领大陆?或者直接灭了大陆修士?三岁孩子的睡觉故事里,才会有那么神经的反派魔王。

    可如今再看,先一棍子打得大陆头破血流,再摸摸伤口善待南疆十六州,加上如今已经传开了的蓬莱有飞升办法的甜枣吊着,由不得大陆修士,不跪地哭喊叫爸爸。

    只是修士们不太适应这种攻城掠国似的斗争,蓬莱在战后又从不曾公开出面,大陆这边一时才没有想到。打仗这件事儿,除了事先战队,还有临阵投敌一说。

    而离幻天此番作为,无疑给大陆修士们提了个醒,也是山穷水尽第一个试吃螃蟹的榜样。蓬莱只要给予安抚……不,离幻天这是功臣,蓬莱几乎必然要给予安抚。

    大陆本就岌岌可危的形势,必然彻底崩盘。

    方沉鱼想明此中因果,气得脸都白了,“云家那十几个崽子,给蓬莱出谋划策倒真是劳心劳力、不辞辛苦!”

    邢铭扶着墙,脸上一片凝结的寒霜:“我的错。我顾忌着想游的关系,没有早早带上昆仑战部,把天羽帝国给灭了。”

    方沉鱼这才知道,邢铭对天羽帝国的态度,竟与历代昆仑掌门,是不一样的。

    果然,在离幻天举派投降,蓬莱一番赠丹赠宝赠功法,许以飞升之利后,楚久又从南疆十六州带出消息:失踪已久的昆仑外务堂掌事景中秀,在蓬莱与离幻天得宴饮上现身。

    据说昆仑山上,高胜寒气得昏迷了三天,醒来之后连着砸烂了十八碗盐水土豆,呕得水米不进,谁劝也不听。

    丹药还是花绍棠捏着脖子给灌下去的。

    大行王朝逍遥王爷景天享,宣布与独子景中秀断绝父子关系,“我景家只有战死的男儿,没有投降的世子!景天享半生杀孽,遭了天谴,生不出儿子。断子绝孙,本王认了!”

    因为南疆十六州的失陷,大行王朝隔着一片内陆无妄海,已成了抵抗蓬莱与海怪的第一战线。

    大行王朝民风之彪悍,简直让整个修真界瞠目结舌。

    在蓬莱几次试探性的袭扰当中,大行王朝不论被攻击的是繁华城市,还是偏远村镇,一律的坚壁清野,全民拼命。

    总角小儿,八旬老翁,凡人女子,举着锄头拿着菜刀就敢跟海怪拼命。打输了就一把火烧了几代居住的祖地,揣着操饼干粮,退进山林接着干。

    操饼吃完了就啃树皮,菜刀砍烂了就磨石头,牙都没长齐的小娃娃看见野怪都敢扑上去咬一口。

    如果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也就算了。

    富家翁、风尘女,压箱底的棺材本儿拿出来买刀买粮,跳着脚要跟海怪算账

    平日里斗得跟乌眼儿鸡似的修士家族,集体敲响了皇帝门前的登闻鼓,哭喊着让皇帝把我们大行王朝的僵尸军神给叫回来。

    就算那僵尸吃人,老子一身肥肉送给他,随便嚼!

    只要他能打仗!

    甚至有一位紧靠无妄海的金丹期城主,放出豪言:“只要昆仑还敢打,老子这儿就敢做第二个巨帆城!”

    邢铭就是在这样的周旋之下,才能隐蔽在南海海疆,与投靠蓬莱的炼尸门、点擎苍暗斗。

    两年下来,原也是剑道六魁的点擎苍,不得不卷了包袱,扔下原本的山门,一人不留的撤进南疆十六州。

    护山大阵在凡人刺客一天八十轮刺杀的面前,根本连层窗户纸都不顶。

    以楚久为首的一干凡人剑侠,终于正式进入了修真者的那高贵的视野。这帮人能杀修士,却无灵力波动,修真界现有的防护示警在他们面前形同虚设。

    杀不过高阶修士又怎样,人家专捅你家身娇儿体软易推倒的账房先生。修真界连昆仑都算上,谁家不是最高战力闭关清修,聪明伶俐的中坚修士打理事务。

    把你家中坚修士捅了一次又一次,保证虐得你脸红气喘,不要不要的。

    站在点擎苍人去楼空的山门里,邢铭听说了那个城主敢做巨帆第二豪言,捂着胸口,闭上了眼睛:“故国…”

    所以,景中秀失踪叛变,夏千紫率门派投敌,在景氏皇族眼中才格外的不可原谅。楚久两年内数次横渡无妄海,七进七出南疆十六州,就是为了得到景中秀生死的消息。每次上岸后,第一个迎接他的,就是景中秀的生父景天享。

    当他带回一个景中秀疑似叛变的消息,这个活了几百年的金丹期老王爷,一夜之间,就白了头发。

    这样的情况下,只有邢铭在私下与殷颂碰头的时候,曾经提过一句:“我觉得秀秀没叛。”

    殷颂也是个出了名儿的护短,并没有马上反驳,“可有依据?”

    邢铭摇头:“没有依据。只是我的人我知道,景中秀两面三刀不要脸面,兼且浮夸得要死,若是真叛了,只怕早就跳到台前作威作福不以为耻。即便是熬不住威逼,曾经吐过口,他也能干出来先混得蓬莱信任,找机会再叛回来的事儿。”

    殷颂目瞪口呆:“我真不知该说你是收徒的条件特别,还是夸徒弟的方式特别。”

    邢铭隐有忧虑:“景中秀至今才有消息传出来,我只怕他是两年来一直在受刑,如今人要熬不住了……”

    云家那些狼子野心的王爷,才会在他熬死之前,模棱两可的,用干净仅剩的价值。

    南海兵败的第三年,蓬莱终于派出了使者,接触各大门派的掌门。

    这位使者叫云想歌,是云想游同父同母的亲生兄弟。

    “时间过了这么久,花掌门应该也看出来了,蓬莱想要的是归顺,不是屠戮。蓬莱要的是人,不是土地。蓬莱族长嘱咐小子,邀请花掌门代表整个大陆修士,去参观一下现在的巨帆城。”

    云想歌在花绍棠面前,是执晚辈礼,跪着说话的。相当客气。

    以花绍棠嚣张跋扈的脾气,竟然亲手扶了他起来:“好说,我去。”

    花绍棠竟然这么好说话,云想歌双手缩在袖子里,捏着地顿符,微不可察的顿了一下。

    来之前,云家十几个王爷闲来打赌,赌花绍棠会在他说第几句话的时候一剑劈过来,其中赌得数字最大的是三……

    半数人赌的都是,不用开口,就得劈成渣。

    云想歌试探着:“那一月之后,云家……到无色山脚下接您?”

    “可。”花绍棠一点头,又琢磨了一下:“不过旁人就不必叫了,如今修仙界除了白镜离,也没什么人有资格与我同坐。”

    云想歌慢慢的回过味儿来,低笑了一下。

    “那么,花掌门,小子一月之后在巨帆城恭候您大驾了。”

    云想歌被花绍棠亲自送下了昆仑无色峰,这是仙灵宫白镜离才有过的待遇。云想歌被花绍棠携着小手儿,是真哆嗦了。

    待他走后,花绍棠径自站了一会儿,望了望无色峰边洗剑池,望了望身后封闭的山门。双脚踏着地面,一步步跺回无色峰上的寝殿。

    一进屋,险些被跪在地上的高胜寒绊了一跟头,一脚踹过去:“你这畜生,才当家就想欺师灭祖么?”

    高胜寒抱着掌门人一双笔直的大腿,铁打的汉子,声音里都带了哭腔:“掌门,您不能去!”

    花绍棠看着他那浑身紧绷的样子,直乐。

    “我说四儿啊,大白和老二当家的时候,可也没敢管到过我头上。”

    高小四儿实在不是邢铭那种擅藏心思的人,一副心思全写脸上,他现在一双眼睛里分明写着:掌门要同归于尽去了,我拦不住他就不活了!

    高胜寒一句话不说,就是抱着掌门大腿不撒手。

    花绍棠乐了半天,终于落下手来,按在他脑瓜顶上。高胜寒他们这一代师兄弟八个,邢铭主意太正,白允浪早熟太乖,另外几个都是半路入门的二手徒弟,敬重有余,亲近却不大敢。

    真正小时候在师长们面前撒娇卖萌的,是眼前这位曾经天之骄子的高胜寒。

    可是时光啊,把一个傲娇的少年,生生磨利成了身残志坚却让人闻风丧胆的刑堂堂主。

    “不是你想的那样。”

    高胜寒面色冷冷的,可花绍棠从他眼睛里看出倔头倔脑的俩字儿:“不信。”

    花绍棠静默了片刻,缓缓开口:“上次夔牛空降昆仑,实在是太可怕了。其实夔牛本身不可怕,再来两头我也能抽筋剥皮给它炖了加菜。可是,合道期破碎虚空的能力,配合上古神怪自带的天劫之威,这种战术实在是太可怕了……”

    一夕之间点杀离幻天,逼得昆仑封山,仙灵弃岛,这种战术要是地图炮似的放起来,哪怕花绍棠再嚣张,邢铭再善战,为了手下的小弟子们,昆仑也只有投降的份儿。

    可蓬莱为什么没有地图炮呢?

    以他们往日行事,虽然口口声声要的是活人,可也并没在乎过造下杀孽。

    不是说要集体飞升么,看那行事就不像是他们这些大陆本土,那是为了什么目的最后一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拍屁股走之的样子。

    是他们合道期的修士不够用?还是上古神怪不够用?又或者是对大陆这边有什么顾忌?并不太像是时间不够用,忙不过来的样子。

    而其中很违和的就是,既然是拍屁股要走的,他们要那么多人干什么?南疆十六州的人还不够服侍他们么?或者是……南疆十六州灵气稀薄,历来少出修士,凡人居多。

    他们要那么多修士做什么呢?

    花绍棠敲着高胜寒的脑瓜顶:

    “傻四儿,我看你改名儿叫蠢死算了。背后这一大家子徒弟,热血上脑同归于尽,这种惨绝人寰的想象力,脑瓜子是让驴啃过么?左边儿面粉,右边儿清水,稍微一晃脖子上顶得就是一罐子糨糊!”

    高胜寒依然迟疑,抱着掌门大腿问:“那掌门为何让旁的门派都不去?”

    不怪高胜寒疑心,那云想歌也是听了这句安心的。

    花绍堂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嫌弃,昆仑师长看见徒弟犯蠢的经典神态:“万一我偷两个神怪回来研究一下,劈开空间就走了,谁耐烦照顾他们?”

    高胜寒惊呆。

    剑修,都是从熊孩子长起来的没跑儿。昆仑掌门花绍棠熊孩子的那会儿……蛇嘛,最爱干的事儿就是偷人鸟蛋。

    云想歌后来又依次接触了修真界许多门派的话事人扛把子,依照实力辈分依次定下邀约的日期,或直接提出归顺的好处。

    在内陆徘徊一个月,先后遭到一百三十余次刺杀。九次被上门直接被鸿门宴,关门打狗险些炖了。可又总有亲附蓬莱的门派上赶着相救。

    云想歌艺高人胆大,孤舟匹马,不疾不徐的招摇过世。一脚一脚蹬揣着大陆修士们的底限,掀开裤裆挨个儿看,有没有种,都看在眼里。

    美男子殷颂,坐在个破山洞里醉语呢喃:“崩了,崩了啊……”

    却不知,蓬莱那边也是一样的忧愁。

    “族长,上古神怪失踪的事儿,云家好像察觉了,最近老问咱们饕餮哪去了。”一个身穿兽皮,貌若好女的青年修士,跪在蓬莱族长的面前。

    “闻人,地底下的事儿,绝不能让云家知道。若他们知道有人能指挥上古神怪,万年难遇的机会,只怕就被他们搅黄了。”

    “那云家怎么办?”

    “拖,能拖一时是一时,反正……也要不了多久了。”

    各人有各人的目的,各人有各人的心思。你有你的缘法,我有我的谋算。谁家也不是铁板一块。

    南海战败的第三年。

    整个大陆修仙界,人心浮动,主战的一片压抑,主降的一片跪舔。

    就在花绍棠在无色峰下,坐上云家御冕的第三日。一片浑浊的局势,终于迎来了期待已久的转机。

    只是任谁也不曾想到,这转机,竟自来所有人心中,早已失落之地。

    死狱与之下,一帮身无灵力的凡人在挖坑。

    “这咋有点不对呢?江先生不是说,顺着树根挖,挖出来应该是小仙子吗?这咋是棵树呢?”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活生生的双更量,快来夸我!

    AlyciaLiu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7 09:01:10

    穆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7 02:03:38

    茶茶猫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7 01:02:03

    若素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7 00:05:24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6 23:35:57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6 23:35:53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6 23:35:48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6 22:22:42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75章 一闭眼,一睁眼(上)》,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