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73章 去留肝胆两昆仑(上)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你他娘傻啊?”杨夕这么骂完,爬起来再看路,已经滚进了芥子石甬道。面前再无岔道,身后亦无退路。

    咬牙抓住夜城帝君的脖领子,几乎是拖死狗一样的往前拖。

    卫明阳的膝盖“咣当”“咣当”磕在板地面上,一口血染红了膝盖下的地砖。

    “艹!”

    堂堂人帝魔君,有人骂过他残忍,有人骂过他冷血,最多的是被人骂傲慢。但真真实实从来没有人骂过他傻。

    突然冒出来一个人,迎头把自己撞到吐血,又引来一个致命的怪物,卫明阳要是能腾出手来,一定要把那小畜生掐死。

    卫明阳左眼轻眨,魔龙奔腾而出,贴着杨夕的耳朵咆哮冲向她身后,那行走得里倒歪斜的巨兽。

    人形巨兽被魔龙撞翻在地。

    卫明阳唇角浮现一丝冷笑。

    人形巨兽重新站起来,晃晃头,忽然拔步往前本来,一手捉住魔龙往地下狠狠一贯!

    “轰——!”

    地面震动,杨夕摔倒,手没抓住直接导致卫帝座被轮了出去!

    面朝巨兽,脚朝出口,卫明阳撞碎了一地骨架子。眼露惊惶,左脸上一片擦伤的石子沙砾,“魔气不侵!那是什么?”

    杨夕几乎是两个膝盖尖儿着地了一瞬,便重新弹起来,那姿势更像是卸力而非摔倒。她这一路跑过来没有旁人帮忙,天劫已散,两眼发黑,每一口喘进肺里的空气都像着了火。

    她路过卫明阳的身边,倒提起后者的衣领,奔着尽头唯一的光亮跑去:“别帮倒忙了大爷,那是饕餮!”

    凡上古神兽,无论威力如何,智力如何,本身什么属性,皆都具备这样的特点:魔气不侵、鬼气不近、灵力不蚀、皮糙肉厚抗打耐造得几乎像不死之神。昆仑山道上一剑秒杀近百修士的斩龙剑花绍棠,三天三夜才拨皮拆骨的干掉了一只夔牛。

    期间,花绍棠未受半寸轻伤,昆仑山上死伤的弟子,大半淫于夔牛所生天象以及……被斩龙剑余威震死的。

    关于上古神怪,修仙界最古早的记载中是这样写的——人常避之,渡则遭谴,是为劫。

    可惜卫明阳并未研究过怪兽的各种记载,今日第一次直面怪兽,就遇见了上古神怪之饕餮。

    卫明阳不甘心,召回魔蛟欲变招再试,杨夕斜眼抬手照着后脑给了一掌刀。

    可惜奔跑间失了准头,没劈晕,反倒把卫明阳劈火了。磕磕绊绊间一声怒吼:“孽障,你找死不成?”

    杨夕得空又拽他一把:“我怕你给咱俩找死!”

    卫明阳一辈子也经历过多次生死一线,却从未像此刻这么狼狈,这么乌龙,说到底入死狱,遭蓬莱,逢海怪,这从头到尾都是不受控制的池鱼之殃,且桩桩件件没离了旁边这小畜生的影子,心中早就憋着一股火:“这到底是谁害的?”

    杨夕跑动间斜他一眼,“反正不是我。”那一眼里没有半点愧疚,反倒顶顶不在意的猛吸气,再使劲儿出气:“天道吧,大概。”

    卫明阳差点当场停下来,先把这小畜生掐死。感情你之前道歉姿态摆那么低,当真半点诚意也无。

    刚要再说什么,眼前却忽然一亮,影影绰绰的有人。

    出口?

    本来斜眼就能看见跑在左前方的小畜生,忽然一晃失去了踪迹。不等卫明阳反应过来,忽闻一声几乎能掀了头皮的大喝:“落闸——!”

    那断龙闸升起来缓慢,落下却极快。

    卫明阳感觉到后背上被什么东西猛撞了一下,狼狈的向前滚了两圈。

    几乎是贴着卫明阳的脊背砸在地上,夹住了他半片袍角。

    卫明阳在剧烈喘息中,张大眼睛。

    只见那叫“犬霄”的死狱囚徒捧着一块阵盘,戏谑看着自己,然后抬手砸了阵盘。那个叫“闻人”的囚徒则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身后。

    卫明阳扯住被压的袍角,断龙闸严丝合缝,脆弱的丝缎发出裂帛之音。卫明阳杀意凛然的道:“杨夕,不管什么理由,这次你休想我再纵你……”

    回过头,却只看到一片空荡荡的芥子石壁。

    杨夕,她没跑出来。

    卫明阳的杀意凝在脸上,舌头像是突然冻住了。

    ……

    死狱内。

    沈从容猛然想起什么“薛老鬼,这不对啊,死狱只有四个口子,这样我的贵人不就回不来了?”

    薛无间神色晦暗:“既是贵人,没准就应在这次上了呢?如果她能回去昆仑……”

    沈从容恼火道:“你特么逗我?她只有一个人,外头多少海怪,堆也堆死了……”他忽然一顿,“我明白了,所以她最后一趟不让人跟着,所以你没阻止她。薛老鬼,你刚还跟我说她救过你命。”

    “所以我信她一定能出去。”薛无间垂着头,侧脸刚硬:“还是,你想死狱被被怪兽攻破?”

    沈从容看看满地伤员,深深吸了气,再用力吐出来。狠狠闭眼。

    即便办法再巧妙,过程再曲折,也掩盖不了南北二区在刚刚的战斗中,战损又添三百,且四大护法也有一人在梼杌濒死的爆炸中被震死。

    四道闸门,全部关着上古神怪,杀不敢杀,开又不能开,除了死守再没有旁的办法。如今的死狱,彻底沦为了一座孤岛。

    沈从容深深叹息:“薛老鬼,你真他妈狠呐……”

    ……

    里外之间,断龙闸内。

    一片死黑,呼吸相闻。

    鼻尖儿上一滴鲜血落下来,啪嗒一个小坑。杨夕的声音很低:

    “你是谁?为何想致我死地?”

    离火眸映出一个娇小的姑娘,穿着点擎苍的道袍,背后全是刺破的伤口,却没有一道洞穿到胸前。“杨夕,你还记得严枫么?”

    “严枫?”

    杨夕在大脑里搜索了半晌,到底也没能想起来,严枫究竟是哪一根葱蒜。她喘息着:“你师哥师姐们,拼死把你压在底下,你才没有被闻人无罪捅死。你就用他们就回来的命,跟我同归于尽……姑娘你真出息。”

    那姑娘爬过来,嘴唇上的血滴在杨夕的耳朵上,沿着耳廓流过耳垂。

    “杨夕,我等这一天,等了许多年。”她声音里带着嘶嘶的笑,像是夙愿得偿的快慰,忽然语调一转,森森的说:“原来……你也有被一刀两段的一天!”

    断龙闸下,杨夕赫然只有半边儿身子露在外头。

    腰腹以下,具都压在芥子石壁之下。两手前张,抓着地上泥土,鲜血沿着断龙闸泅过来,很快漫过手指。

    杨夕自己都惊异,为什么这样她都还没死。

    深深的吸了口气,她的肺脏尚算完好。下身已没了知觉,估摸是在断龙闸的另一边儿陪着饕餮。

    主观上,她并不是为救夜城帝君,主动陷入死地的。

    时光倒回,半盏茶之前。

    杨夕与卫明阳并排奔逃,接近出口,一眼便看清了手拿阵盘的犬霄。他是个能的,趁着自己把蓬莱少年追得抱头鼠窜时,到底是抢下了这块东区的命脉。

    杨夕当时已经跑过了第十七道断龙闸,眼看接近第十八道。于是大喊了一声:“落闸。”

    变故,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

    墙角,那堆被闻人无罪几乎戳成筛子的点擎苍小辈中,居然有一个最小的姑娘,被所有同门压在身下,躲开了致命的刀伤。

    她保住了性命,用超出常人的耐心在等待着。

    杨夕她们第一次经过时,她没动;杨夕和犬霄爆发内讧时,她没动;蓬莱修士出现时,她没有扑出去求救;上古神怪现身时,她也没有逃命。

    杨夕不知道她是不是一开始,就在等一个对自己一击必杀的机会。或者,她最初只是胆小的想等闻人无罪那几个罗刹走了,再悄悄逃命。

    总之,在那个生死一线的时刻,这个不起眼的点擎苍小弟子抓住了机会,以同归于尽为代价,留住了她可能这辈子都干不掉的杨夕。

    世界是如此的公平,在杨夕一次次越级干掉那些比她更强大,更该活着的人的时候,都给她记着帐呢。

    一轮轮献死还生的引怪,杨夕当时早已强弩之末,全靠一口不甘心的狠劲儿在支撑。当点擎苍的女弟子斜冲出来,抱住她的腰际,杨夕望着尽在咫尺的第十八道断龙闸,心中清晰的响起一个声音:“来了。”

    她早知道的,杀人者恒被人杀,她两手鲜血洗都洗不清,迟早是要遭报应的。值此性命关头,不顾己身存亡也要先来拖死她杨夕,这必然是仇家,必然是报应。

    她只是,没想过会这么早。

    夜城帝君的身影在眼角一闪而过,这货已从她身后跑到了身前。杨夕几乎是想也不想的抬腿给了他一脚。

    一半是救他,一半是烦他。

    然后被这力量冲得后退,又有那小姑娘拼死一推。摔倒的瞬间,杨夕没来得及看清自己正在断龙闸下,她只看到,犬霄眼看着自己摔倒,然后面无表情的落下了断龙闸。

    闻人无罪在那一瞬间回头,好像是伸手拉了犬霄一把,和他起了争执。

    可是闸门落下,杨夕倒在第十七道断龙闸下方,流出的血,渐渐漫过向前伸出的两手。

    闸门并没有再次打开。

    杨夕有点想笑;来了啊,我的报应。

    那个竭尽一生智慧和勇气,终于在死前报了大仇的小姑娘,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在无力挣扎的仇人面前,显现出一种神经质的兴奋。

    “两年前,昆仑六十年一次的入门大典,我和师兄严枫,跟着门内长老前去贺喜,好心好意。 师兄天生的碧水瞳,是我们点擎苍千水峰上最有潜力的弟子,连掌门都看好他。

    “可是你,就因为他几乎话得罪了你,你就动手打人,我门内长老要跟昆仑讨个说法,你竟然就把他杀了!你把师兄和长老一块儿杀了!明明是你杀了人,可从那之后,你们昆仑还要处处打压我点擎苍,你可知两年来我夜夜煎熬,在门内过的是什么日子?

    “杨夕,你杀人可想过人都是娘生爹养的,他身后多少人跟着活不下去,你可想过有人会给他报仇!杨夕啊杨夕,你当日那般心狠手辣,今天落得个一道两断的下场,你可后悔?”

    杨夕终于想起两年前的入门大典上,似乎有个点擎苍的小女修说过一定会来报仇。

    两手撑着地面,低声道:“你附耳过来,我告诉你。”

    点擎苍的小姑娘迟疑了片刻,并不怕杨夕。杨夕现在半截身子都被断龙闸压折了,两手若不死撑着地面,整张脸就会直接拍在血泊里,被自己流出的血淹死。

    可她觉着,杨夕也许会临死吐她一脸口水。

    她谨慎的蹲下身子,随时准备躲开:“你说。”

    杨夕低声的:“……”

    “什么?”也许是大仇得报,太急于听到仇人的忏悔,也许是即将步古存忧的后尘,再没什么盼头。小姑娘到底抛弃了谨慎,把耳朵凑到杨夕的嘴边上:“你说什么?”

    杨夕猛的偏过头,离火眸中厉色一闪,张口露出一排利齿,狠狠咬住了小女修的的喉咙。

    小女修脖子一痛,惊慌挣扎,胡乱摸到了身旁一块兽骨。砸在杨夕的脑袋上。

    杨夕不松口。

    小女修一下,一下的拼命砸,开始还能瞄准脑袋,直砸得杨夕头破血流。

    可杨夕还是不松口。

    渐渐窒息,小女修的石头便开始砸杨夕撑在地面的手。十指连心。

    杨夕终于松口,张开嘴,吐出代血的皮肉。

    小女修倒在杨夕面前,捂着脖子,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响。杨夕把她的气管活活咬断了。

    杨夕恶狠狠的一笑,说话声很大:“想让我为杀过一个人渣而后悔,不过我落到什么样下场,你也还真是打错了主意!”

    “那碧水瞳的畜生,无缘无故辱我师门,我骂不过揍他,他便要挟我师门道歉。好心好意?你们这帮人渣的伎俩,我比你们还熟悉!

    “如果我杨夕不是比他严枫能打,如果昆仑不是比点擎苍势大护短,我一个刚入门的小弟子,只怕早就用来周全点擎苍的颜面被师门处死了!若换一个人,换一个师门,就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你那师兄半点愧疚都不会有,而你一滴眼泪都不会流。

    “杨夕杀了人,不敢说无辜。但我从头开始确实没招没惹你们,点擎苍敢在入门大典上刺探昆仑的底线,”杨夕阴狠一笑:“挨了耳光子又装可怜给谁看?”

    那小女修本就将死,听此一番话更是眼珠子都突出来了。

    只听杨夕道:“修士也好,权贵也好,我生平最恨你们这帮不把人当人,只把自己的命当命的畜生!官府说杀仆无罪就无罪?天道说修士高贵就高贵?

    “我告诉你,就算全天下说你可怜,我也觉得你该死!我杨夕这次要是能活出去,天涯海角追杀你点擎苍全家,山门看见打死在山门里,路边遇上磕死在路边上,厕所抓着淹死马桶里!原谅你们,是佛祖的事情,我杨夕负责送你们去见佛祖!

    “要是我这回活不出去,阎王殿前你只管告我,下了地狱我也还是这个话,下辈子投胎我也还是这么心狠手辣的活!”

    杨夕睁着离火眸,活活看着小女修几番挣扎,伸着双手,最后“嗝”的一声死在自己面前。

    她喘着,“一想到阎王殿前,还要跟你们这种人拜扯,我就怎么都不愿意死。”

    一语说完,杨夕的世界,陷入了黑暗。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才一半,非灭世结局。

    ling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4 22:51:48

    方羊羊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4 00:25:55

    jo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3 23:51:55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3 21:20:41

    米斯莱爱特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3 20:47:51

    苏苏苏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1-13 20:29:17

    公子清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3 20:00:57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3 19:46:12

    Thymolblu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3 14:17:05

    苏苏是个过客不是归人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13 08:53:42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73章 去留肝胆两昆仑(上)》,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