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70章 心魔终生相(三)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天劫固然凶猛,却并不是无敌的武器。

    薛无间站在死狱南区的门口,手持一只喇叭样法宝,遥遥指挥放出去的八百多个渡劫修士。 天劫不是人人受得,薛无间心里头估算,这批人能活回来一半就烧高香了。

    “地火、地火的,地火小队去左边,拦住那只大鱼!”

    “天雷、天雷,往前冲往前冲,劈死那条蚯蚓!”

    “苦雨小队撤回来,撤回来,妈.逼的那只怪不怕水没看出来吗?!”

    “凄风……唉凄风你们怎么不听指挥呢?”

    此景可见,无间兵主薛先生虽然看起来英明神武,骨子里还是略微逗比的。

    薛无间手捧喇叭,暴跳如雷。

    “凄风小队,你们怎么他娘的往回跑?”

    结果就看见本该向东的凄风小队屁滚尿流的往西浪奔,满面惊恐,一脸泪流。边跑还边喊:“薛先生救命,想想办法啊!”

    薛无间没等反应,就看凄风小队身后追过来一个,天雷、地火、凄风、苦雨的天劫“团子”。

    薛无间:“我了个去!”

    这是有多想不开,才能被大愿超渡给超渡成这样……

    结果就听那团子一边跑,一边狂喊:“南区狱王薛无间在否,薛先生可还活着?”

    薛无间一听,这声音略微耳熟。

    细细看去,果然见那雷火风雨的光影之中,赫然是在卫明阳面前拼死救了自己的昆仑小姑娘!

    薛无间回了一声:“杨夕?你撵我手下做甚?”

    杨夕眼前全是光影,看不见人,只是见了救星一样泪奔:“先生救命!想想办法啊!”

    不等薛无间反应过来,就听“哐当——”“轰隆隆”“沙沙……沙沙……”

    螭龙、白虎、毕方、玄武、梼杌、八歧、藤根、混沌、饕餮……十数只自带异象的上古神怪,跟在杨夕身后,肉山一般,向着死狱南区的入口驰来!

    薛无间差点吓尿了:“你这是救我救后悔了,所以想在把我弄死?”

    杨夕一边跑,一边泪流满面:“我把它们小弟都弄死了,忘了人家还有大哥!”QAQ

    众所周知,上古神怪与天地异象伴生,不惧天劫。

    得亏死狱里头有个封灵大阵,要不然就杨小驴子这几两肉,还不够人家一口。

    眼看着上古神怪越来越近,几乎能看见那些巨大兽瞳中的竖线。

    薛无间声嘶力竭的喊:

    “你特么别往我这带,你是想把整个南区犁平了么?”

    杨夕大哭:“那我怎么办?”

    薛无间疾呼:“先溜着,溜着!去找北区沈天算,看他有没有办法!”

    杨夕脚下一转,撒野的兔子一样往西,奔着沈天算的方向球就去了。

    溜溜就溜溜,这活儿她熟呢!

    上古神怪们体型大,转得漫,于是就兜了个半弧,不小心兜了所有南区的雷劫修士,轰轰轰的去了……

    薛无间:“……”

    一个都没回来,老子是造了什么孽了。

    北区,入口。

    沈从容白衣垂地的立着,背着手儿由身旁一个女修给打扇子。

    他活得精细,到哪儿都不忘享受,虽不曾刻意奴役谁,但旁人的殷勤他还是很待见的。

    因为有这么狱王镇着,带着整个北区都是一副活一天乐一天的悠然人间。

    “沈先生,我怎么瞧着东边儿绕出来一片颜色儿?”

    汇报的修士迟疑了半天,终究没敢说绕过来一大片天劫。

    沈从容修为低,也没修过远望的瞳术。看不清远处有什么,只是爽朗一笑:“约莫是薛无间那边儿清干净海怪,绕到爷头上狗拿耗子了。”

    悠然摆摆手,看看外面三五十天劫修士:“咱北区的狠人还是不够多,要不是我四个手下笨得惊人,少不得真要求着薛老鬼给咱清路呢。”

    他话说的客气,心底看着四个元婴属下却是极满意的,看那身板子,多壮实,平均每人儿身上两种天雷,虽说受了点轻伤,愣是不死!

    薛老鬼那个众叛亲离的呆货,手下哪有这样好用人。

    目光悠悠飘过去看那一群越跑越近的南区修士,猛然睁圆了眼睛。

    世界残忍的恶意生生扇了一大耳刮子!

    “我.操!那团四项天雷的是什么?上古神怪么?”

    只见一个手短脚短的小丫头,风火轮一样得滚着疾驰过来,:“北区狱王沈先生可在?昆仑杨夕求见!”

    沈从容身后助手看得更远一些,颤抖着声音,腿都软了:“沈……沈先生,后面一大波上古神怪正在接近啊!”

    沈从容提着长衫下摆爬上大石,看清了杨夕身后,脚下一软,直接滚了下来。

    “先生!”

    身后人马上扑倒,垫地上接住。

    沈从容面色青白,气若游丝:“问问她,我沈某是何年何月,杀过她全家么?”

    身边人原话喊了。

    杨夕大喊回道:“蓬莱人要攻死狱,后边那是前锋,薛先生让我来找你!”

    不等身边人转述,沈从容爬出三步,声嘶力竭的吼:“你告诉薛无间,沈某日.他十八辈祖宗!”

    杨夕一听就知道沈从容也没办法,一脸苦逼相,脚下一转继续跑。

    不小心,还裹挟走了沈氏手下的四大元婴……

    没办法,神怪在后头追,吓得闭眼睛往前跑,难免就找不着路了。

    沈从容垂地悲声:“沈某人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快快,把我的龟甲拿来,让我卜一卦。”

    龟甲铜钱,叮叮当当。

    十八道卜算程序走完。

    卦开——

    “嘶——竟是个贵人襄助,逢凶化吉之兆?”

    再抬头看见远处,绕过一圈又奔回来的“天劫群”,沈从容盯着那四项天劫加身,五短身材的小丫蛋子。

    上看下看,都觉得这个包包头很便宜,哪里都不像贵的样子。

    咬破舌尖,以血涂在眼睑上,观其气象——这是……?

    杨夕跑得两眼冒金星,看见沈从容便大喊:“沈先生,薛先生说,只要您老能把办法想出来,他自掘祖坟把十八辈儿祖宗捞出来,让你挨个儿.操!”

    沈从容一口脏话就骂出来了:“我靠!”

    这种玩意儿居然是贵人,老天爷是瞎么?

    一代铁口直断沈天算,再怎么吐槽,对自己观出来的气象还是坚信不疑的。对着前方狼奔的四个妖修手下吆喝一声:

    “不惜任何代价保她性命!”

    四名应诺一声,回身支援。

    杨夕恰在这当口“啊——”卡了跟头,爬不起来,骨碌碌滚着前进了三五丈远。

    沈从容惊得一身虚汗:你别把我的贵人给滚死喽!

    好在妖修及时杀到,一手捡起来,“咻——”的扔出去。

    杨夕身在空中:“啊啊啊——沈前辈,那话真是薛先生说的,你报仇找他啊!”

    “吧唧”脸朝地摔下。

    第二个妖修,大步流星,飞奔而至……

    “……”杨夕,弱弱的:“这位大哥,虽然人家已经不是初次了,但是您能轻点么?”

    沈从容不忍观看,于是,他闭上了眼睛。

    “啊啊啊——”

    “啊啊啊啊——”

    到了最后一名妖修伸手来捡的时候,杨夕已经放弃治疗了。

    “大哥你来吧,我不会反抗的……”

    结果第四名妖修把杨夕夹在胳膊底下,抖出一双透明翅膀,飞了……

    杨夕:你大爷,有会飞的还扔老子,你们在逗我?!T皿T

    所以说,不要跟妖修讨论智商这种玩意。鸟师兄真的已经是少见的聪明了。

    沈从容看得一颗心忽上忽下,死狱几万口子的身家性命,竟是系于一个看着就皮脆血薄的小丫蛋子。而这小丫蛋子脑筋好像还有不少坑!

    沈天算顿感前途无望。

    思绪电转,沈从容猛想起了西区狱王秦幼女已带人出走。

    脑中电光一闪,那西区此时,岂不是一座空城?

    当下喝道:“往西区跑!”

    那会飞的妖修,跟了沈从容多年,早已心意相通,如臂指使。连个原因都不问,掉头就飞。

    另外的两个,也展开翅膀飞上来,庄严的护卫在侧。

    杨夕:你大爷啊……

    可惜,沈从容号称天算,不开卦的时候却并非算无遗策。

    这一次,他以为死狱西区无人,是因为秦幼女带走了所有人,不走的都宰了。该人叛逃之后他匆匆去看了一眼,大敞四开,还跑了不少怪进去。

    可有些人,为了远离是非,宁愿到这荒芜之地去。

    梅三手握折扇,桃花嫣然,闭目不动。她身边折草娘躺在地上人世不知。那个没腿的半截修士,已然不见了踪影。

    对面,宁孤鸾单膝跪地,身前一滩血迹。

    显然,这应该是打斗进行到一半,忽然被大愿超渡勾起的打断。

    媚三娘看见,鸡皮鹤发,枯骨红颜。

    眼前一个面容精致的女子,不停的从呱呱坠地,到亭亭玉立,再到容颜渐老,黑发皓首,再到华为枯骨。

    那情景看起来无比真实,连皮肤上每一道皱纹的生成,都那么清晰。

    媚三娘静静看着,怕老怕死,这世间众生最平凡的心魔。

    “这么多年了,我还真是……没出息。”

    可惜人心向来不由己,心魔这东西,也不会因为你嫌弃它,就给换个高尚的意境。

    媚三娘往前走一步,再一步,伸出手指点着眼前那张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天天也是游走在生死边上了,你还怕个屁呀。”

    美人儿不回答她,而是慢慢弓起身子,身形佝偻。脸上爬满触目惊心的老人斑,眼皮几乎下垂到遮住眼睛。

    抬起头来,阴险的看着她笑。

    “何为而所愿?”金光普照,佛陀的宣号仿佛能涤荡阴霾。

    媚三娘精神一振。

    她天资所限,修行不精。是以全部的功夫都花在修仙界的史料秘闻上,她是南海战场上,少数知道自己正在经历大愿超渡,并且明晰大愿超渡原理的人。

    她知道,自己现在可以许一个愿望,借佛门愿力,让它代替原本的心魔。

    这是一辈子的事情,必须要谨慎再谨慎。

    愿望的难易,关乎往后修行的每一步。并且必须发自真心。

    她垂下眼眸,微微沉吟,开口道:“若梅三穷尽一生都逃不脱会老,会死,那梅三希望,至少可以有个知心人,相伴白首,同生共死。”

    “赤子心诚,助尔成圣!”

    梅三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检查自己的修为,见只从元婴二层进阶到元婴三层,微微有几分失望。

    可是已经很好了,自己的天资能前进这一步,已经十分不易。

    至少……能多五十年寿元吧。

    “西区谁在里边?”一声呼喝响起。

    梅三侧目看了看身边的闸门,这不是断龙闸,而是联通四区交汇口的闸门。她刚刚好不容易潜进来,就遇到了那只灰麻雀的袭击。

    她知这也是个昆仑,并不想杀他,可那麻雀竟然一副跟他死仇的模样。

    未免动静太大,引来了旁人,梅三落下了这道闸。

    这闸很有意思,落下只需要单方面的操作,开启却需要两边同意才行。

    梅三估摸着,建狱之时,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昆仑残剑并不希望死狱内部太团结。

    梅三回味了一下那个声音,不是薛无间,不是胡山炮,西区狱王已经叛走,那么应该是剩下那个沈从容。

    梅三没有理会那个声音,伸手扶了地上的折草娘起身,看一眼仍在渡劫未醒的小麻雀。那小子口吐鲜血,一副很惨的模样。

    梅三想了想,伸出一指点在小麻雀的眉心,渡了一道绿光过去。

    小麻雀的脸色看起来好了不少。

    梅三面无表情的退后两步,把折草娘挂在肩膀上,转身要走。

    “沈算师,薛某来迟,实在是那丫头进不去西区,在外头溜着神怪,薛某不嘱咐两句放心不下。”是薛无间的声音。

    梅三脚下一顿,神怪?

    沈从容本就焦急,看见连忙来拉:“我知兵主大才,快帮我想想办法叩开这门,再溜下去那丫头不被怪碾了,也得活活累死!”

    薛无间诧异,他着急是因为杨夕于他有舍命相救之恩,沈天算可不是什么悲天悯人关怀一个小姑娘生死的博爱者。

    “沈算师,如今你我已是最后同盟……”

    沈从容咬牙,低声附耳:“我占了一卦,咱爷们这次能不能活着走出死狱,全系这丫头身上了!”见薛无间凝眉不语,沈从容又补一句:“你别不信,卦象之事,我何时坑过你?”

    咳咳,言外之意,旁的就没少坑了。

    “非我不信,”薛无间垂头笼着袖子,杨夕那丫头他算是有三分了解,必死之局都被他救出了一条性命。本以为那丫头要把自己撩里头了,结果今儿看着除了有点糊,还是全胳膊全腿儿的。

    若说她能救死狱,薛无间还真有两分信。“只是我的办法若用了,死狱人是能活下来,怕就出不去了。”

    沈从容大急:“管他出不出去,先活下来再说啊!”

    薛无间仍是摇头。

    现在昆仑、仙灵退了兵,死狱形势如巨浪波涛中的孤岛一座。一旦被困,早晚也是个粮尽、援无、人死绝的下场。

    他二人声音渐低,梅三愈发听不清楚。终于开口:“刚才二位说上古神怪,怎的?”

    薛无间也是个耳聪目明的修士,又刚刚晋回了元婴。

    “可是梅三公子?”

    沈从容听了却是面色一变:“桃夭老祖?”

    沈天算出身蜀山,地道的邪修。虽然与这位同乡没见过面,但桃夭洞主出门在外的诨号,他却是耳熟能详的。

    可这桃夭老祖的为人……沈从容眉头紧皱,嘴里发苦。

    梅三仍是不愿与太多人牵扯,听人叫破自己道号,问都不问一句,只是笑道:“梅三如何,老祖又如何,不过是名字罢了。敢问二位,能否把现死狱的情形详说与在下?”

    沈从容一怔,连忙给薛无间打手势。奈何薛无间心急,并没有看见,便三言两语把上古神怪在外围困的事说完了。

    沈从容生生扼腕。

    只听梅三淡淡道,“如此……我还需在这西区盘桓些时日,才能开断龙闸出门了……”

    薛无间闻言一惊,他并不迂直,敢照直说也是因为听昆仑修士讲过,这位桃夭老祖与昆仑交善,屡次救了昆仑弟子性命,并不是极恶之人。

    “梅三公子,西区断龙闸不开,则上古神怪肆虐死狱,外面诱敌的上千性命就白白搭进去了!”

    梅三的声音,隔了半晌,才淡淡然的响起:“那又,与我何干呢?”

    沈从容苦笑,桃夭老祖之性情,的确不是大奸大恶,她只是,格外的自私凉薄。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这些坏淫,又要频率,又要粗长,又要戳G点。累死本攻了。

    感谢以下萌物,小萌物,进阶萌物。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9 21:26:01

    阿呆的袋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9 19:14:31

    海棠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9 18:15:06

    咬咬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9 18:07:41

    ttp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9 17:26:47

    若素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9 16:14:33

    hsy87512341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9 15:23:58

    Thymolblu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9 15:21:04

    糯米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9 14:11:55

    杳杳兮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9 09:21:04

    若素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9 03:40:30

    圆圆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9 03:36:11

    穆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9 00:07:57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70章 心魔终生相(三)》,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