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68章 心魔众生相(一)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你的人生,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涉世之初,一颗真心圆滚滚的,或许还有点胖。小心捧到人前,或者什么事业面前,却被世界的恶意残忍的糊了一脸。

    那颗圆圆的心脏,跌落尘埃一路往下滚,终于变得坑坑洼洼的难看。于是狠下心肠,剜去纯良,裹满尘土,填满恶意,以为这就是报复了世界。

    却终于在很久之后,发现这不过是报复了自己。

    你痛骂自己是个傻瓜,却已经成为了这恶意世界的一块载体。

    人融入社会确实是要牺牲点什么的,可傻傻的你牺牲了原本的自己。

    八十岁的“背叛者闻人”,又一次站在十五岁的人生岔道上。仰起头,闭着眼,任淅沥的春雨流过了满面。

    “何为尔所愿?”

    闻人无罪微怔。

    佛陀的金光洒遍全身,却驱不散身旁的阴影。

    闻人先生尚未结丹,对于传说中金丹尊者的心头噩梦,都只是从旁人耳边听说过。

    “心魔幻境?”闻人皱起了眉。

    可心中执念,早已种下,不过时机未到,并非不曾成魔。

    所愿?

    八十年前,闻人无罪的所愿是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真的卷了师门财物逃跑,横竖师傅无情并非自己做错。

    七十年前,闻人无罪的所愿是秘境中的队友足够不长眼,上杆子来偷袭然后被反杀,这样所得资源就可以少分一份。

    六十年前,闻人无罪的所愿是勾上那个脑残的掌门之女,盗得她家族法宝再一脚踹开,那种骄横跋扈的女人活着也是浪费空气,管她去死。

    五十年前,闻人无罪的所愿是把前面走着的那个修士打死拖走,拍卖会上的终极拍品就是我的了。

    四十年前,闻人无罪站在一座香火鼎盛的道观里,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善男信女,心中想的是:

    要得这山下一具剑胚,又不能走漏了消息,果然还是得全部灭口吧。

    ……

    三年前。

    恶贯满盈、臭名昭著的“背叛者”闻人,终于成了过街的老鼠,被逼下死狱,却无悔改之心。

    杀人夺宝,无恶不作。

    枪王古存忧一枪捅死他之前,忽然顿了一顿:“嘶——你不是当年被冤枉偷了灵符的那个小竹峰弟子么?”

    “我当初还说,你天赋不错心性坚强,被小竹峰耽误了实在可惜。想要把你讨到门下栽培,谁知一趟秘境回来你就没了消息。”

    古存忧盯着眼前眉目中满是阴邪之气的人渣,一声叹息:

    “你怎么,把自己折腾成了这副样子?”

    时隔八十年再见故人,方知命运也曾给过自己转折的机会。

    仰头看人,已不记得是北斗门内不知哪一峰的长辈。低头看手,怀里搂着一看便知无力反抗的昏迷女人,腰间储物袋装满了杀人抢得的法宝。

    两相对比,更衬得自己面目可憎得令人发指。

    好像被扒光了浑身的衣服,丢在熙攘的街头被人指指点点。腿肚子抽筋,牙关咬紧,胸腔的血液全部逆流到头顶。无地自容得,恨不得立刻死去。

    却原来,自以为是的蜕变之后,还是会无颜再见当年。

    忽然不知今夕何夕,“你杀了我吧。”

    古存忧收起长.枪,搁在膝盖上:“下不去手了怎么办……”

    闻人无罪当时的所愿是:若一切能够重来……

    现在,闻人无罪顶着十五岁的干净脸庞,站在心魔幻境里面对佛陀。

    一切还没开始,命运尚未转折,身上没血,手上没疤。

    报复发生之前,自己才刚刚被伤害。

    “我没有什么愿望。”

    如果一切重来,把所有人消去记忆,世界修复成最初的模样,就可以当作这些年的罪过,从未发生么?

    那得多厚的脸皮,才能说出这么自欺欺人的话语。

    如果“背叛者”闻人得偿所愿,心中圆满,那些被闻人无罪无辜伤害的人,黄泉路上如何安心做鬼?

    闻人无罪笑笑,钟灵毓秀,依稀少年。

    “这是我的魔障,我根本不求解脱。佛陀,你帮不了我。”

    “阿弥陀佛!”空中又想起一声庄严的佛号,“赤子无悔,助尔成圣。”

    闻人无罪睁一脸震惊,开眼睛就发现自己脚踩祥云竟然结了丹!

    “这样也行?”

    ………

    千里之外,叛逃蓬莱的诸人遥遥望着远方,那占满了半个天空的劫云。

    “到底,什么是大愿超渡?”炼尸门的话事人,看着陆百川的脸色,问得很谨慎。

    陆百川看了他一眼:“佛门的绝招,天道的外挂。妖魔大战时,战场第一群加术。”他摩挲着手中的扳指。托大师们的福,现在已经人人都知道这是天地至宝,轮回池碎片,并且还没送出去了。

    “简单的说,它能绕过心魔,对它作弊。”

    “对天劫作弊?”炼尸门主一脸震惊,面色比自己的尸偶好不了多少。

    陆百川不以为然,嘿嘿一笑:

    “渡过去了才叫劫,渡不过去的,那叫天谴。”

    炼师门主张了张口,一脸抓心挠肝“我好想知道,但不敢问”的表情。

    可陆百川偏就说一半,藏一半,戏谑的看着他笑,笑够了转头又去看那劫云。

    归池是个厚道的,不忍心他把心肝挠坏了。

    慢慢开口道:“上古之时,蓬莱尚未退守海岛,还是修真界第一大派。那时候,地狱仍在,天藤未绝。修士还不知什么叫飞升,成仙的方法是一步步沿着天藤走上去……”

    归池循循善诱的看了他一眼。

    片刻之后,炼尸门主大惊失色。

    “所以……那时候修士不渡劫?”

    炼尸门是个小派,千万年前的古早历史,能接触到的并不多。急慌慌的望着这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俊美青年,期待一个答复的神色。

    陆百川却突然又有心情说话了:“那个时候,中原大地还不像现在这样礼乐崩坏,修士遭了天谴,哪个不是羞愧惶恐得不可终日……”他眯起眼,脸上浮现出忆往昔峥嵘岁月的模样,“只有佛门修者以命超渡,才能赎罪。”

    一个仙灵宫弟子惊得脱口而出:“那天下和尚还不得死绝了!”

    说完才惊觉自己的身份,自己的语气,实在太放肆。冷汗顺着鬓发就流下来了。

    陆百川却不在意,甚至摸摸他头:“那时候遭天谴的修士不多,而且那时候佛门修轮回,生死不是大事。”

    炼尸门主还是没弄懂,忐忑开口:“那到底是怎么作弊呢?”

    “就是骗嘛。”陆百川似朝似笑:“让你发一个愿,然后以佛门愿力压住心魔,强化你发愿时候的执念。从此这个执念就挡在你的心魔前头,天长日久,你自己都觉得它才是真心魔。愿望嘛,大多总是好的,成全它就比成全心魔容易多了。”

    陆百川看见归池似乎是不赞同的皱了下眉,便笑着补充了一句:“当然,这也是我后来从蛛丝马迹中猜的,并没有什么旁证。”

    有弟子便窃窃私语起来,

    “佛门……骗……”

    炼尸门主的关注点显然更务实:“这样的话,若发愿的那人许的愿,有问题……”

    “那就自求多福咯,”陆百川转了下手上的扳指,“反正佛嘛,只渡有缘人,没能渡化,也不会是佛的错。”

    炼尸门主依然肃穆:“即便如此,也可称一声夺天地造化了。”

    在他身旁,点擎苍掌门的面色极为复杂。遥遥望着那团浓墨般的劫云……若我没叛,那下面是不是也该有我一个位置。

    ……

    何为尔所愿?

    南海死狱,有个驴倔驴倔的小鬼,总是能把任何肃穆的事情,搞得画风格外清奇。

    杨夕看见,明月别枝,清风鸣蝉。

    一落入幻境,杨夕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因为驴得总和天劫死磕,她对心魔幻境的熟悉,只怕寻常金丹真人都不如她。

    杨夕觉得今天的心魔,怎么很弱鸡的样子?

    没有往常那种两股战战的臣服感,也没有那种昨日重现般的真实。

    好像……唔……没有心魔,就是把一切道具、人物摆在眼前似的。

    道具是一口深井,人物是逝去多年的翡翠。

    或者说,翡翠的活尸。

    雪白的手掌,慢慢搭上井沿儿,十根青葱似的指头,断裂流血。

    “杨夕……救我……”

    杨夕一眼就认出这是翡翠死的那晚。

    翡翠已经很久不曾入梦了,杨夕格外想她。

    “咚咚咚”跑过去,抓住两只冰凉的手臂往外拖。打了鸡血一般!

    边拖还边叨念:“翡翠姐,我好想你啊。你走了之后,都没人掐我了,好不习惯……”

    翡翠:“……”

    杨夕把翡翠搭在井沿儿上,终于看清眼前的翡翠被井水泡得发胀,除了一身衣服,竟是连面目都认不清了。

    呐呐道:“翡翠姐,你这……”

    活尸翡翠似乎终于找回了一点鬼的感觉,眼珠子轱辘一下转过来:“杨夕……我死的惨呐……”

    杨夕道:“你这可胖得有点过啊,要减肥啊……”

    翡翠看起来被噎得不轻,半晌才缓过劲儿来,一把掐住杨夕的脖子:“是你害死我的,都是你害死我的!”

    杨夕开始扑腾。

    “你轻点!轻点!”

    鬼翡翠阴森森在她耳边笑:“就是要你疼,还要你给我偿命……”

    杨夕急吼吼的说:“我骨头硬,你手断了一回了,怕你手疼!”

    “嘎巴”应声响起。

    翡翠木然看着自己二度断裂的手骨,那张肿胀的脸上居然能看出一种“老娘上辈子定然日了狗了”的悲愤。

    杨夕吞了吞口水。

    翡翠双眼血红,转过头忽然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整整四排森森的白牙,一口咬在杨夕头上。

    “你别——”杨夕已经听见了头上传来“嘎嘣”“嘎嘣”几声脆响。无奈的叹了口气:“都跟你说了我骨头硬了,你怎么就不听呢……”

    崩断了牙的翡翠:T皿T

    作者有话要说:  昆仑战部日常。

    宗泽与云想游各拿一手扑克,正在面对面的抽着“王八”。

    旁边,一台机麻落满了灰尘。

    云想游:“哎……总赢一个人很无聊啊。”

    宗泽怒瞪。

    忽然门声一响,推门进来一个甘从春。

    宗泽乐了:“哟,甘六儿,你也死啦?”

    甘从春往沙发上一坐,“现在是还没死,但据说后面没有正面出境了。”

    云想游欣慰,看看身旁机麻:“终于三缺一了,再死一个就可以‘血战到底’了。”

    宗泽:“知道还有谁要挂不?”

    甘从春想想:“掌门肯定挂。”

    宗泽因为等了最久,于是有点玻璃心:“那得等到哪年呐……”

    甘从春看他一眼,又看看扑克:“要不……先斗一轮地主?”

    宗泽:╰(*°▽°*)╯

    云想游:“走起走起,妈蛋终于可以赢钱了!”

    以上,死性不改的昆仑众。

    以下,鞠躬致谢

    fanyinkikyo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6 07:46:25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6 13:07:49

    ling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6 15:32:48

    打你个大冬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6 16:19:28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6 22:11:50

    意境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7 10:20:06

    紫璃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7 15:44:09

    紫璃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7 16:01:13

    紫璃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7 16:03:45

    紫璃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7 16:05:16

    紫璃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7 16:06:40

    我是一个好蛋哟~~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7 16:29:29

    卷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7 17:01:07

    kaed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7 18:50:07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7 19:32:42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7 19:52:07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68章 心魔众生相(一)》,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