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67章 南海兵败(三)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作者有话要说:  差点被你们催死,然而心魔不好写啊!!!!!

    穆寒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05 02:39:16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05 05:57:43

    你家白在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05 06:27:17

    圆圆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05 07:20:00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05 07:38:46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05 07:49:47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05 07:56:31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05 08:08:13

    穆寒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05 11:43:37

    穆寒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1-05 11:44:43

    咬咬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05 13:14:54

    jo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5 13:17:27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05 13:58:21

    18595306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05 15:36:59

    ttp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5 18:22:40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05 18:23:23

    小梓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5-11-05 19:12:42

    若素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05 19:26:42

    kaed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05 21:08:44

    大y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5 21:54:10

    18701724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05 22:47:09

    潮声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1-05 23:29:16

    初打交道的时候,邢铭曾经问过:

    “大愿超渡,佛门四百八十宗。为何大师只带了四百七十八个?”

    清尘摸摸自己光亮的秃头:“贫僧也是一个。”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邢铭也是微愕。

    “还差着一个?”

    清尘叹息:“南海地下,还有一个。”

    邢铭多精明个人,秒懂。

    然后惊呆:“死狱?”

    清尘双手合十:“清尘不敢言师之过。”

    残剑皱眉:“死狱之人,我多查过。冤枉者着实不多。”

    清尘摇头:“不关善恶。”

    “大愿超渡,须得自愿献身,受此灾厄,他能肯?”

    “若他信佛,他会肯的。”

    ……

    不知名的金光普照大地,穿过夯实的沙砾,刺破死狱的永夜。

    杨夕正抱着八歧大蛇的尾巴,长出满身翠绿绿的藤条,跟它死磕。

    漫天灵丝挂扣在断龙闸的边角,柔韧藤条切入八歧的鳞片,杨夕咬紧了牙关,拖住这个庞然巨物。

    也是她运气好,八歧太大,半截子杵到甬道里头,不能回头给她一口。偏偏这芥子石的甬道吸收一切力量。八歧被缠得恼火,原地不停翻滚,把杨夕碾得吐血一遍又一遍。可她骨头硬,不折也不断。

    杨夕眼前金光一闪,心道,神怪果然不一样,一弹指的时间都眼冒金星了。

    “和尚!”杨夕声嘶力竭的回头叫帮手,却被惊得瞪大了眼。

    喜罗汉本在力所能及的逮着周边小怪,一个一个狠揍。

    金光普照时,他骑在一只四眼猪身上,手中禅杖直接顶到四眼猪的脑门。丈首白光刺得小怪脑浆迸裂,糊了他一身一脸。

    金光乍落,喜罗汉忽从猪身上站起来,怔怔的站着,望着发光东北方。

    “他们在叫我……”

    杨夕又被八歧轮碾了一道,疼得嘶嘶抽气:“和尚?”

    喜罗汉抬头,看看被饕餮捏住半死不活的邪法师;又回身,看看八歧身下马上就要被碾得全死的杨夕。

    喜罗汉知道,若他不回应,外面还有四百七十九个白死的。

    四百七十九道金光落下,在他身边汇成凝实的光点。每一点都是一个刻板的秃头。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脑浆,苦笑着道:“这是绑架啊……”

    杨夕被他模样惊住,认识这么久知道这是个好人,却从没见他这么像一个正经人。“和尚……”

    其实决定做得并不难。

    喜罗汉单足而立,一手虚托,做出个他卧室里供奉的欢喜佛的法相。只是少了被拖得人,手里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得了,若她真的还在,难道你还舍得她跟你一块儿?

    只怕连自己这副臭皮囊,都舍不得了。

    死狱下透出的金光,在粗糙的芥子石墙壁上打出极硬的光影,乍明乍暗。

    喜罗汉半阖双眸。明明灭灭如观音垂眸,虚虚晃晃又似金刚怒目。

    他对佛祖祈愿:

    “感谢我佛,赐我这般结果。弟子生平,唯有两个心愿:一是师门复位正宗,一是与她生死同穴。”

    微笑着颔首:“如此,就都实现了。”

    眉心一点金芒,破紫府而出。四百八十道佛门罗汉法身,终于全部归位神格,佛光普照,刺破九霄。

    仙灵宫掌门方沉鱼,盈盈立在云头,抬手遮住一点点隆起的干瘪眼眶:“佛?”

    昆仑战部首座邢铭,趴在自家师兄的背上,僵硬的手指忽然抽动了一下:“信……”

    四百八十道金光法相,忽然同时开口:

    “何为而所愿?”

    如洪钟大吕,重重扣在所有修士的心口。

    忽然,空中降下道道紫雷,地下升起熊熊业火,凄风苦雨交加大作。

    方圆百里,劫云翻滚,乌云压城。

    南海战场上空,竟显出一副群体渡劫的征兆。

    千里之外,陆百川震惊回首,瞳孔骤缩成一个黑色的针尖:“大愿超渡……”

    ……

    何为尔所愿?

    释少阳看见,海生明月,万里无波。

    同归于尽的昆仑夫妻至死握着两手。

    玉树临风的丈夫,靠在妻子的胸口,回光返照:

    “师妹,莫哭,是我咎由自取。只愿下辈子不再投生半路入门的钉子,和你一样昆仑出生,昆仑长大。再不会干这样傻事,让你在师门和我之间,这样为难…… ”

    温婉动人的妻子,捂着丈夫心头汩汩的血洞,泪水流了惨白的满面:

    “若有真有来生,只愿不再入这仙道,我只做你深宅后院的女眷,妻也好,妾也好,哪怕是个丫头也好。生死富贵皆由你,你做什么……我都陪你到老。”

    丈夫的眼中的光芒渐弱:“孟婆汤不要喝啊……投胎以后,要记得我啊。”

    妻子灵力枯竭,潮生潮落间已是满头华发:“好,我记得,我死都会记得。”

    释少阳木然的,跪到地上。

    一点都不好。

    他们把彼此记得清楚,可哪个记得了我……

    闭上双眼,强忍住把面前男女一剑全部劈了的冲动。释少阳淡淡的说:“真是讨厌啊,心魔。”

    “看,这才是你。暴力,浮躁,经不得半点挑拨和诱惑……”穿着昆仑弟子常服的小孩子,唇红齿白的冲着他笑。

    “你呀,从来都不是个好人,所有的义薄云天、聪明乖巧,都是装的。”

    那是昆仑君子剑五六岁的样子,窝在白允浪的脚边上,看师父笨手笨脚给自己的裤子打补丁。

    白允浪手笨得令人发指,补丁打在裤子外面,十根指头戳得全是洞洞。

    二师叔邢铭实在看不下去,接手过来,三两下就缝好了。

    释小阳眼睛闪亮亮的,就又缠上了邢铭。

    心魔幻化出的孩子,牵着邢铭的衣角,妖异的回头:

    “看吧,你根本没有原则。谁对你好,你就跟着谁跑了。”

    高胜寒总是用看叛徒余孽的眼光看着自己,所以自己跟他从来也不亲近。

    释少阳漠然的看着,任手骨捏得嘎嘎作响:“我没有。”

    那心魔还在说:

    “你根本不是君子剑。你只是啊……缺爱罢了。”

    释少阳:“我从没想过,要做什么君子剑。”

    我只是,想要师父认可我。

    只认可我……

    战部的校场上,邢铭手把手的指点云想游剑术。

    “你底子厚,天赋也好,不用这么拼死拼活的。昨儿个是不是又没睡?”

    “麻将?麻将是你祖宗么!下次缺钱跟我讲……”

    书院峰的石凳上,白允浪戳着杨夕的包包头训她。

    “你个驴货!又给老子惹事,跟你说多少遍不许把人打到重伤,卸胳膊卸腿的修起来忒贵!”

    “胡说!还有人敢欺负你?整座昆仑山上就你最熊,都快欺负到师父头上了!”

    师徒之间的日常,流动着粗糙的温情,暖得熏人。

    释少阳却狼狈的低下头,想要笑一下,奈何脸皮不听使唤。

    心里嫉妒得几乎要发了疯。

    心魔贴在他耳边哄诱:“是不是好想……杀了他们!”

    “我没有!”释少阳脱口而出。而后猛然醒悟,自己刚才与战部吉祥物的那只老猫,被踩中了尾巴的时候,多么相似。

    他咬了咬牙关,“我……不会的。”

    “你会。”心魔意味深长的接口,贴在他身后往耳朵里吹风:“你呀,可怜~为了那点爱,你什么都干得出来……”

    “闭嘴!”释少阳猛的祭出灵剑,如玉剑骨在空中完成一转,门板大的阔剑劈向心魔。

    “啊——!”

    心魔凭空在面前消失,凌厉的剑气劈中了后面的杨夕。

    释少阳蓦然醒悟。

    又来了……

    释少阳颤抖着双手,接住倒下的“杨夕”。

    满手血腥,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师妹……”

    “杨夕”睁开眼,上下半身间只有一线肉皮连着,危险的一笑:

    “小师兄,你是怕我跟你抢师傅,才急着要把我嫁出去么?”

    释少阳疲惫的闭上眼,终于不再开口。

    “砍了我吧,你瞧?我是你的心魔呐,砍了我你就不必再受心魔之苦了。”

    不用骗我了。若真是砍了你,便顺了你的意,走火入魔,怕是哪一日我真在现实里砍了小师妹,还以为是梦呢。

    “哈!虚伪!你敢把自己的心魔告诉你师妹,告诉你师父么?”

    我不敢……

    释少阳面如金纸,抖如筛糠,七窍之中各有一道血线流下来。

    忽然空中传来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释少阳浑身一震,猛的睁开眼睛。

    惯常到了这个时候,都是天边响起一声:“天地不仁……”然后他就会陷在别人都有爹娘兄妹,自己却孑然一身的死穴中挣扎。

    这是什么?

    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慈悲的佛陀?

    “何为尔所愿?”佛陀一声喧号,如醍醐之灌顶。

    “我愿……我愿爱我之人长存世间,我爱之人心想事成。”

    “我愿磨光棱角成为他们期望的样子,我愿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独自忍痛。只要是他们的期望,假装也好,瞒骗也罢,刀山火海趟过去,释少阳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如果前方是粉身碎骨的烈焰深山,如果尽头是魑魅横行的阿鼻地狱。释少阳愿一个人走下去……

    “让他们呆在干净美好的地方……展宏图、成心愿、命长久,尽欢颜。

    “尽管踩在释少阳的累累白骨上,坐享其成,永远天真。

    脑海中依次略过愁眉不展的邢铭,憨头憨脑的杨夕,白发皓首的花绍棠,甚至穿过一只夸夸其谈的景中秀……

    最终,定格在白允浪牵着他手,第一次走在昆仑山的栈道上,唇角含笑的样子。

    释少阳面对佛陀而跪,虔诚叩首:

    “愿用一生无边苦,换心中人一瞬欢颜。”

    “阿弥陀佛!”佛号再次响起,释少阳听见佛陀悲悯的微笑:“赤子心诚,助尔成圣。”

    心魔幻境忽然寸寸碎裂,纷纷成灰。

    释少阳睁眼,只见面前铺天盖的怪潮,欲要越过自己,去追逐远处更多鲜美血食。

    心头从未有过的轻松。

    好像束缚着手脚的桎梏忽然卸去,轻快得忍不住仰天长啸。

    “呱——”一只血红双眼的昏鸦被啸声震下来,砸了释少阳一脸。

    释少阳:“……”

    原来那轻快并不是感觉,他蓦然发现自己竟然在心魔中一再突破,进阶到了通窍境。

    二十岁的通窍修士,纵观昆仑山历史,也是少有的惊才绝艳。

    这个二.逼青年用万分之一弹指的时间翘了一下尾巴——师父更要为我自豪啦Y(≧▽≦)Y

    而后恢复了启动了有为青年的模式。

    缓缓抬起头来,手扶巨剑,对着看不到尽头的海怪长龙,狰狞一笑:“来吧,让你们见识见识,昆仑瞬神的能耐。小爷陪你们这帮孙子,战到地老天荒!”

    ……

    何为尔所愿?

    闻人无罪看见,紧闭的山门,狼藉的行礼。

    用过的所有东西,连碗筷都被人一起丢出来,骨碌碌沿着山道溜下去,消失不见。

    场面被弄得有些难看。

    闻人无罪怔住。

    这是哪里?我还活着?

    我不是该在死狱里跟怪兽拼命么?我不是准备好为了此生唯一的知己古先生,从容赴死么?

    面前的山道如此熟悉,他甚至清晰记得每一级石阶上的纹路。

    眼前的山门却如此陌生,因为最后一次告别它的时候,自己还是总角的年纪。

    举起软白的手掌,那上面还没有俗世挣扎磨砺出的老茧,也并无血腥杀戮中留下的伤痕。闻人无罪阖起手掌,掌心里,还没有欺师灭祖被钉在刑架上,留下难看的圆洞。

    十五岁,他的第一个师门。

    真正伤了他的心。

    “师父,师父,那张灵符真的不是我偷的!”他曾经跪在门前苦苦哀求,涕泪横流,卑微如狗,

    十年勤恳,没能换得一句申辩的机会。五年师徒,不曾积攒出半点怜悯的情分。

    暴晒、绝食,他不死心的跪在山门,前几乎把自己活活折磨死。

    师兄终于恶意的在他耳边开口:“傻子,师父根本就没丢灵符。只是掌门的儿子终于到了拜师的年纪,你得把入室弟子的位置腾出来,咱们整个小竹峰都跟着沾光……”

    闻人无罪轻笑,摩挲着光洁的掌心。

    几乎要忘了,铜皮铁骨,蛇蝎心肠的“背叛者闻人”,也曾是个天真幼稚的傻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67章 南海兵败(三)》,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