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65章 南海兵败(一)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蓬莱的总攻,在云家十几位王爷们的策划之下,犀利而迅猛。

    一夜之间,点杀了离幻天。虐得昆仑、仙灵□□,高.潮迭起,不要不要的。

    北部雪山一夜间战损超过了三年的总和,南海战场,连反应都没来得及,直接就丢了唯一的重镇巨帆城。

    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全线进攻。

    南海地下的死狱,并未因其地理特殊,人口稀少,而受到敌人的轻忽。虽有杨夕等人的乱入,受袭时间被拖延了一会儿。

    然而,终究是来了。

    死狱南区。

    薛无间拼了老命的翻找联系昆仑的双面镜,好悬把个本不利索的狗洞,彻底折腾成猪窝。

    出大事了。

    整个死狱南区的兵器在齐鸣,这是断天门特有的秘法,是门派向战部兵主求救的信号。

    可是他在死狱南区的副手,却从昨夜开始就没见着人。

    连带着大伙收集来的不少法宝、灵石也没了踪影。

    若不是这战场上唯一的敌人是怪兽,他几乎要怀疑那货卷了东西去投敌了!

    “薛兵主!薛兵主!大事不妙!”

    薛无间险些被闯进来的毛头小子撞了一跟头,不过他是剑修,身板壮实,一把扶住了那小子。

    “何事?”

    二十几岁的青年,面上横贯一道长疤,一望即知平时也是个豪横惯了的凶人。可现在竟然白着一张脸,一副受了莫大惊吓的模样。

    “我们靠近东区的地面上,有几个洞的人变了行尸,突然倒地,然后爬起来见人就杀!”

    薛无间沉着脸:

    “派人去东区问过了吗?”

    青年满面骇然:“派了,先后三拨,二十七个人,一个都没回来。”

    薛无间神色一紧,看了一眼墙角齐鸣的刀兵。

    “带我去看看那些行尸!”

    一刻钟后,薛无间在靠近东区的甬道里,按着一具行尸的胸口。

    那里没有心跳。

    薛无间抬眼望着通向东区的路口,他知道按死狱运行的规则,那几个救他的昆仑小辈应该就落在东区。

    薛无间闭了闭眼,萧索道:“封闭通往东区的入口,连同这几条出了问题的甬道一起。”

    死狱北区。

    算师沈从容从外表上看,是个优雅而有风骨的中年男子。

    事发之时,他正召集了坐下四大高手讨论怪兽们突然变得焦躁是何缘故。

    沈从容活得极其讲究,即便身在死狱,也不忘他的好茶、好酒、好人间。

    手捧一杯从诛仙剑派强要来的白毫银针,微微拧着两条长眉:“总觉得不妙啊……这些东西要是凡间野兽,那不是地动,就是洪涝呐……”

    派往西区的探子,残手残脚的被人抬回来,睁着浑浊的眼珠说了最后一句话:“西区狱王秦幼女,率全体西区囚徒投敌出走,不驯者,皆杀。”

    沈从容“啪”的一声摔碎了手中的水晶琉璃盏。

    对着四大高手吼起来:

    “还盯着我做什么,不快去把西区占下!怪兽那边乱象将至,秦幼女要是带了旁人杀个回马枪来,沈爷就只有带着你们抹脖子了!”

    众手下兵荒马乱的领命冲出去了,沈从容焦躁的望着一地狼藉茶水,理不清思绪。

    秦幼女又不是傻子,既然是投敌,那这敌人就绝对是人不是怪。

    所以……那怪背后有人?

    难道还真有人能操纵怪不成?

    沈从容越想越是心惊,野兽焦躁除了大灾将至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强大的捕食者,正在接近。

    ……上古神怪?

    沈从容拿出传信符呼叫负责看守死狱北区的诛仙剑派。

    一遍,不应。

    两遍,不应。

    三遍,依然没有人响应。

    沈从容把传讯符随手塞进了床头不知道哪一个抽屉,轻笑一声,想起了一个词——弃子。

    他知道,昆仑残剑干得出这样的事情。

    黑云压城,冷日无光。

    巨帆城外一片黑色的火海,隔断了最后一线回援的可能。

    ——那是昆仑残剑灵力失控的产物。

    临时催生的力量,用起来当不会没有代价。跟陆百川开打一个时辰的时候,邢铭就开始神智不清了。

    出手再没有了轻重,甚至手下□□也失了目标。不分敌我,靠近者皆杀。循着僵尸的本能清掉身边一切活物。

    各派修士不得不一退再退,直撤出三十里外,远远看着邢铭一人在火海里挣扎。

    殷颂看不下去,不由抿了抿唇:“你们昆仑就是这样……就这样让他一个人在前边顶着?”

    这未免有点凉薄。

    昆仑剑修们沉默的望着他,似乎他问了不应该的问题。

    一个看起来年岁不大的修士没好气的哼笑:“你要觉着不拖后腿,你上啊?”

    殷颂涨红了脸。

    他当然是一定会拖后腿的,可是……也没得全派剑修看着,战部首座一个人拼死拼活的道理?

    “少阳,不得无礼。”

    昆仑那一门山大王的作派,能在这时候给人解围的,自然只有身为异类的老好人白允浪。

    只见他脱了上衣,打着赤膊,一缕黑发咬在齿间。由一名医修用指头粗的骨针刺入周身大穴。

    他似乎是很难受,肩臂上□□的肌肉一跳一跳的颤抖,却仍然尽量温和的说:“殷谷主,不要跟他计较。昆仑是这样的,谁最合适,就由谁上。不管是一个人顶在前头,还是送死什么的。”

    殷颂浅褐色的瞳孔一缩:“白断刃,你这是?”

    白允浪此时周身灵力全散,看起来就像一个凡人。

    白允浪笑笑:“啊,该我了。邢铭的尸火有点厉害,沾了灵力不烧尽就不会灭。”看殷颂还是一副不放心的模样,这个老好人又补充了一句:“不要紧,只是临时的。”

    有个三年五载,也就恢复了。

    殷颂的眉头打了结儿一样的解不开。

    若身在门派,闭关三五十年都不要紧。可一个独行的邪修散尽修为,能不能留得一天命在?

    开战的第三个时辰,邢铭终于打跑了陆百川。

    却并没有打赢。

    殷颂是瞳术大家,开了窥极目去看,邢铭伶仃着一条胳膊,趴在地上起不来。

    陆百川肩上挨了一枪,肚子上有个豁口,但好歹是站着的。

    陆百川气咻咻的:“你个疯子,就不怕这么失控下去会爆体而亡吗?”

    邢铭:“嗷嗷!”

    陆百川一拍脑门,“我跟你个神智不清的废什么话,你自己自爆去吧,老子可不想被你炸死!”

    邢铭:“嗷嗷嗷!”

    陆百川一脸蛋疼,转身要走,右手却忽然一痛:“我靠!你怎么咬人呢?”

    邢铭红着眼睛:“嗷——!”

    最终,陆百川甩下了,带着他的蓬莱叛军,远走异乡。

    还是那句话,他陆百川是穿鞋的人,跟光脚的邢铭死磕,不划算。

    陆百川刚刚走出殷颂的视野,白允浪抬手掀了披在身上的长袍。

    一人一剑,闯入了那片黑色的火海。

    接下来的场景,让殷颂深深的震惊。

    旱魃对身无灵力的白允浪反应低微,而白允浪身无法力,全靠一手高妙的剑术偷袭邢铭,与之游斗。

    活生生挑断了旱魃邢铭的手筋脚筋,连续九剑戳在动脉上,放了一地的黑血。

    邢铭瘫倒在地上,眼神恢复了一线清明,虚弱的叫了声:“师兄。”

    殷颂放下心来,还好,还好,昆仑的这点血腥我已经可以忍受了。

    怎料,白允浪长剑挽了个剑花,剑锋抵在邢铭的心口上:“忍着!”

    邢铭先是应了一声:“唔。”

    可紧接着就毫无信用的惨叫起来。

    叫声之惨,殷颂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是那个铁血冷酷的昆仑邢首座。

    殷颂明明自己没有上阵,眼前却一阵阵的发黑。

    他不知道能让邢铭惨叫的痛苦是有多严重,他只知道自己眼看着,白允浪从邢铭的胸腔里活剥出一颗跳动的心脏!

    邢铭似乎是又控制不住自己的神智,挣扎着要从地上爬起来,去抢回那颗装着僵尸唯一一滴热血的心脏。

    白允浪掏出一只石头盒子,那材质但凡跟昆仑有旧的都认识。昆仑芥子石,自带空间,别无分号。

    白允浪毫不容情的,把黑焰缭绕的心脏往芥子石盒里一塞,啪嗒一下扣上盖子。

    邢铭像挨了一记重锤般,身子猛然一抖,然后脱力似的,仰面倒在地上。呼呼的喘着粗气,这回他的眼神彻底清明了。

    白允浪捏着那盒子递给邢铭:“第八个了,这回要多久才能把它烧完。”

    邢铭似乎连摆手的力气都没,睁着一双蒙蒙的眼:“师兄收着吧。”半晌,又不经意的转了个方向,对上殷颂的窥探,声调冷了许多:“反正三二十年,总会烧完的。”

    靠,被发现了!

    殷颂心虚的收回窥极目,暗暗期盼着邢铭不知他懂得唇语。

    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

    于是转而期盼邢铭虚弱得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过了大概一个呼吸的时间,白允浪用一只黑色的斗篷裹着邢铭,走出了那片火海。

    白允浪须发被燎了个干净,脸上手上也是斑斑块块的水泡。

    而他怀里的黑布包着的,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成年男人的大小,那甚至只有一半长。

    方沉鱼也一直在焦心的等着,见状震惊的扑上去要掀那斗篷:“邢首座,你没事吧?”

    白允浪不着痕迹的拨开她,手上破裂的水泡蹭了方沉鱼一脸。

    “我没事。”邢铭声音,从黑色的斗篷下传出,依旧冷锐。

    方沉鱼怔住了。

    众所周知,昆仑白断刃是很少拒绝人的,更别说是女人。

    她与白允浪对视了一眼。两人具是开了天眼的瞎子,谁也看不见对方的眼神。

    邢铭说:“劳方掌门挂心,邢铭没事,就是胳膊腿没有了。不过不要紧,在下的胳膊腿没有了,都是可以长出来的。”

    方沉鱼身子一晃,攥了下纤细的拳头,尖利指甲刺破了掌心。

    作为修真界第一伪君子门派的掌门人,她白着脸配合邢铭:“是啊,旱魃是不死身嘛,我们都见过的。”

    经世门苏不笑配合得还要夸张,一边拍着胸口喘气,一手往嘴里塞丹药:“奶奶的吓死小爷了,旱魃这等凶物可真是人间杀器!也亏昆仑能养得住!”

    这货惯常一副油腔滑调,眼珠子滴溜溜乱转,身子一挡,探头就要去掀包着邢铭的斗篷。白允浪对他就没有对方沉鱼那般客气了,抬手一刀背抽飞了出去。

    还有人落井下石的在胸口踩上一脚:“苏不笑,你还要不要脸?当着大伙儿的面站到对面去了,你怎么好意思堂而皇之的回来?”

    苏不笑这人,真真是可以靠脸皮称雄。

    就在邢铭陆百川刚开打得时候,趁乱跟白允浪一道喊撤,结果前脚忽悠走了点擎苍、炼尸门,脚下一转就跟着昆仑撤到这边来了。

    临阵变节到如此程度,当真让人——剜目相看。

    苏不笑胸口挨着一只脚,苦笑告饶:“这脸皮可以不要,小命还是要的。我刚不是以为陆百川要屠城么,这现在发现他没这个打算……”苏不笑摆出正直神色:“我当然还是要站在正义一方的!”

    殷颂心中默默一口血,如此有道理,竟让我无言以对。

    邢铭凉薄的声音忽然传进殷颂的耳朵,殷颂悚然抬头,对上了那黑色斗篷里两颗黑漆漆的眼珠:

    “你猜得对,芥子盒里的心脏自己烧完之前,我都要保持这个状态,既不能动,也用不了剑。”

    他果然知道我会唇语!

    他竟然还威胁我?

    妈蛋!猪都知道这时候他废了的消息要是传出去,抗怪联盟必然就散了!

    果然殷谷主斗不过邢首座,从来不是因为不够聪明,只是因为不够豁得出去。

    殷颂露出一个比哭好看不了多少的笑容:“那个什么,被陆百川轮了一遍却没死人,已经是极好的了。”

    作者有话要说:  于是,你们是不是终于懂了四肢抻不直是怎么回事?

    俺们首座可萌可萌了!

    关键是首座从来没有故意卖萌过,他从来只卖惨!哎,我虐他有瘾肿么破!

    看看我故事里的小人儿,杨夕卖狠,小王爷卖废,老远子卖倒霉,白包子卖软,卫小阳卖渣,花掌门卖脸(明明是卖实力好么!),高胜寒卖高冷,宁孤鸾卖猥琐,嘻嘻哒~有没有觉得都可萌可萌了~

    还有楚疙瘩,江草药,苏不要脸,谭欠捅(死全家什么的好惨)

    还有已经便当的正牌绿茶婊珍珠同志,王牌公子哥云想游同志。

    我怎么就这么荡漾~话说,云想游会有番外,但因为涉及云家秘辛,不适合现在放,等过个几十章会放出来的~

    鞠躬致谢以下,我真的有努力日更!

    薛定谔的猫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3 21:38:33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3 20:32:55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3 20:29:14

    莫然羽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3 17:12:59

    另薇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1-03 15:52:46

    kaed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3 15:22:35

    kaed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3 15:16:58

    安静游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3 14:52:22

    jo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3 12:42:31

    软软的小软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3 11:11:17

    咬咬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3 08:31:26

    大y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1-03 08:10:37

    左江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3 08:06:47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3 07:59:27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2 04:00:08

    穆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2 01:07:09

    衣我以昼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1 19:54:54

    大y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1 18:54:07

    迷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1 12:04:37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1 08:44:24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1 01:11:44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1 01:10:11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1-01 01:10:05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65章 南海兵败(一)》,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