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63章 死于下场(中)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一个鹞子翻身,单膝点地落下,呸出一口血沫,嘿然道:“老货!你倒是接着跑啊?”

    郭长泽一声不发,只顾强攻,攻势又快又急,幸好犬霄和闻人无罪同时抢上来策应,杨夕才没被当场打趴下。

    而郭长泽身后,那几个小剑修却并未同时出现。

    什么情况?

    郭长泽一脸漠然的神情让杨夕觉得有点不妙。

    一贯的以下克上,以弱胜强,杨夕自己都不曾发现,她逐渐的养成了个人风格极其明显的战斗特点:试探攻击,谨慎观察,找准弱点,出奇制胜。

    换句话说,这小家伙用脑子打架,并且从不热血,始终清醒。

    她一眼瞟过头顶的断龙闸,思维好像在思考中无限被拉长。

    他们为什么不落闸?

    手握这等坑死古存忧的杀器,为什么还要自爆?

    那几个小徒弟怎么不一起现身来攻?

    忽然心中一凉,杨夕对闻人无罪大吼:“拦住那几个小的!”

    郭长泽双眼一红,攻势忽然加紧,狂风暴雨般向杨夕倾泻过来。

    闻人无罪顿住,不明所以的一挑眉。

    杨夕火急火燎:“你个二.逼,落闸的机关在外头!”

    闻人无罪反手一刀,砍在郭长泽刚刚现身的地方。果然空无一人,那几个小弟子并没有原地。

    闻人无罪转身就跑,长刀在手,先对着看不见的远处砍出一道剑气。

    杨夕用千分之一盏茶的时间酸涩了一下,身为一个昆仑,她至今还没有这样的本事。

    眼看着闻人无罪跑远,几个点擎苍小剑修没了郭长泽护佑,断然没有办法抵御闻人无罪——死狱前百的排名是打出来的,闻人无罪是最后一个。

    郭长泽仰天惨笑:“你们这帮没人性的畜生,逼人到如此程度!要杀老夫,老夫便留下来给你们杀,你们却连几个孩子都不肯放过!你们这样是要遭报应的!”

    “所以我最讨厌就你们这些正道!”

    犬霄三步上前和杨夕并肩,抡起半残的爪子就是一下狠的:

    “刚还要把怪放进大陆的人,跟老子喊报应?老天爷落下一道雷来把你劈成柴火!有仇报仇,哪那么多废话!虚伪自私得简直让人恶心!没事的时候天天嚷着斩妖除魔,真到了有大事儿的时候特么跑得比兔子还快。我正你妈了个正!”

    一回头,发现杨夕正看着他。

    “怎么了?”

    杨夕沉默了半晌:“我是不是没跟你说过,我出身昆仑?”

    犬霄倒吸一口气:“正道魁首的那个昆仑?”

    杨夕汗颜:“正道魁首其实是仙灵宫,昆仑只是民间的人望要高一点……哎,就是那个昆仑。”

    犬霄大惊失色:“你这么心狠手辣的畜生,到底是怎么混进去的?”

    杨夕:“……”

    犬霄转过头去,又转回来:“你真的不是为灭了昆仑,报复社会去的?”

    杨夕特别认真道:“你可以说我坏,但不能说昆仑傻,再多说一句,我先把你当社会报复了你信你不信?“

    “你们要是再唠下去,贫僧就要被砍死了!”喜罗汉从齿缝里挤出来的声音响起。只见那和尚被逼到墙角里,郭长泽正踩着他的秃头——果然是快被砍死了。

    犬霄嘲笑:“你可真没用!”猱身而上。

    郭长泽并不是几人联合的对手,这刚刚就已经验证过了,否则宴会大厅内,他也用不着祭出蛊母大招。

    知道了他手上没有落断龙闸的机关,杨夕等人再无顾忌,放手施为。很快把郭长泽逼到了墙角。

    邪法师大约是这几人中最心软的一个,见他一副心如死灰模样,动了恻隐:

    “你说你又打不过,既然不能控制断龙闸,何苦妄想围杀我们,等到人齐?”

    杨夕眉头一动,就想骂他。

    犬霄拉住。

    只见邪法师叹息,一把嗓子华丽丽清亮亮,唱念一般:“本想等你死了练个骷髅将军,你这般自己作死,我不把你活剖了取内丹,对不住兄弟们的重伤啊……”

    一个“啊”字百转千回,生生把杨夕“不要对敌心软”几个字堵在喉咙口。

    侧头对犬霄道:“我好像理解你说的虚伪了。”

    犬霄龇牙:“不算,法师是好人,没惹着他轻易不剖活人。”

    邪法师天生是个小变态,心情好了剖尸体庆祝,心情不好了剖尸体泄愤,心情无聊了剖尸体解闷。能忍住了不轻易剖活人,已经分外不容易。

    不要太多要求一个变态,他长成现在这个柔软性格,已经难得。

    再看郭长泽靠在墙壁上,两眼无神,目光涣散,淡淡的回了一句:

    “我并不是刻意等你们。”

    邪法师的刀子顿住,这好像就有点下不去手了。

    杨夕眉毛一立,头顶的草叶子都跟着晃:“别信他,他能有实话?”

    郭长泽惨笑。

    眼前这帮子修士,都是泥淖挣扎,趟过血火,心狠手辣的东西。他们想得出蓬莱不把大陆修士当人看,可他们想不出蓬莱不把大陆修士当人看的程度。

    恰在这时,远远的传来几声稚嫩的惨嚎。

    郭长泽望着出去的方向。

    不一会儿,就见到闻人无罪手提滴血的长刀,杀神一样的走回来。对着杨夕点个头。然后向着郭长泽走过来,咬字清晰:“就这几个人,给古先生赔命还不够。我闻人无罪若能活着出去,必要你点擎苍满门殉葬!”

    郭长泽笑着看他,眼角现出细密的纹路。

    “你活不出去了。”

    徒儿们,慢点,为师跟你们一路。

    郭长泽忽然运起最后灵力,猛冲丹田。那处是金丹的所在,金丹受激,就要自爆。

    杨夕等人一见他豁出去魂飞魄散了,急忙后退。

    闻人无罪却咧出一个血腥的凉薄笑意,手腕一翻,一只石头小碗忽然化作了透明晨钟,把郭长泽连同未爆开的金光一起兜头扣住。

    “哐—”

    声音闷闷的,爆炸的全部余威,也不过是震得持钟的闻人无罪吐出一口带血的吐沫。

    闻人无罪抹一把唇角的血:“同归于尽,你也配?”

    犬霄这才反映过劲儿来,“我了去,你那什么东西,金丹真人自爆都扣得住?”

    喜大普奔状奔了过去,绕着那透明罩子转了几圈,盯着那钟的目光就像在看祖宗:“有了这个,杀出死狱的可能性就更大了啊,没准都不用杀……”

    闻人无罪径自揣怀里,“昆仑的避世钟,刚那几个小子手上缴的。”

    犬霄不垂涎了,余光瞥了杨夕一眼。

    杨夕心中忽然冒出个骇然的猜测:“闻人,你怎么会对避世钟这么熟?刚刚……你还使了昆仑的空步和瞬行……”

    闻人无罪没觉得怎样,掀唇一笑:“道爷投过三十几个师门,其中有昆仑一个很奇怪么?昆仑可是收徒最松的。”

    杨夕虚弱的:“你……谁能证明?”

    闻人无罪面无表情,“我说了你认识?我师父是个刑堂的灵修,平日都戴面具,在门派存在感也低。”

    杨夕:“……”

    千万头长得既像羊又像骆驼的动物,奔腾着从心头踢踏而过,蹄子甩得极欢快。

    邪法师正扑在郭长泽自爆的地方痛呼:“我的心呐!我的肝呐!我的骨头啊!都劈焦了,一块也没给我留下!闻人无罪,你就是个魔星,我怎么就认识了你了?”

    杨夕汗:真谢您说出了我的心声。

    闻人无罪习惯了人憎狗嫌,不痛不痒,一挥手:

    “跟我来,我找到古先生的尸骨了。”

    终于看到传说中的古存忧,杨夕的第一个感觉就是震撼。

    古存忧面对着出口,背朝着死狱,坐在一具巨大的骨架上。

    至死都拄着他的枪。

    背后十八具手下的尸体依次排开,每一个都被好好的休整过。身侧两边,怪兽的尸体堆成高高的两座山,有些已成白骨,有些还在腐烂。

    一片惊人的恶臭当中,古存忧安然闭眼,垂着头微笑。

    杨夕震惊着,他想不出这么一个炽烈的汉子在被人陷害,手下死绝,至死都守着死狱入口单枪匹马抗击怪潮的人,为什么不是怒目圆睁的表情。

    这个微笑太淡然,而古存忧那些侠肝义胆的传说,也和眼前这个貌不出众的瘦弱男人怎么看都不大相合。

    杨夕张了张口:“古先生身上,好像一道伤都没有?”

    第一眼看上去,简直像还活着一样……

    闻人无罪的神色极淡:“不死枪王古存忧,我跟了他两年,从没见他受过伤。”

    “那他……”杨夕瞧着闻人的脸色,估计着他心里难受在那硬撑,就有点问不出口:是怎么死的?

    闻人无罪的神色阴沉极了,许久,才开口:“饿死的。”

    杨夕几乎是瞬间明白了那个过程,古存忧被困断龙闸后,大型海怪放不进来,小型海怪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杀怪如麻,如毛饮血,拿数量堆都堆不死他。

    于是蓬莱急了,点擎苍急了,胡山炮更是急了。

    最终他们落下了他面前的断龙闸,不再放新的海怪进来,古存忧手边的怪尸慢慢的腐烂不能入口,新的补充又没有。

    不死枪王古存忧,被生生饿死了。

    邪法师当场就炸了!

    “我擦,那个点擎苍刚是在哪儿自爆的,我要把他魂魄索回来再爆一次!”

    他修的那道统,施术方法繁杂多变,就是个拼智商的活计。聪明人比杨夕脑补的还多,连古存忧身虚体弱时的恍惚回神都给想出来了。心思敏感的小青年儿气得脸红脖粗。

    犬霄拦着脖子一把薅住,“行了,没都没了,你还是先惦记惦记活人,先想想为什么门口这道闸没开吧。”

    犬霄挠挠下巴上冒出的胡茬儿:“这样儿哥几个也出不去啊……”

    古存忧所在之地,是死狱东区的第十七道断龙闸后。第十八道断龙闸前。

    十七道断龙闸已开,第十八道却死死的闭合着。

    闻人微微掀唇冷笑:“要不是这道闸关死,我刚才险些追不上那几个点擎苍。”

    “哎,这么说这道闸倒是帮了咱们了?赶明儿出去了可要好好谢谢昆仑。”

    死狱众凶徒除了闻人无罪之外,皆是一阵大笑。

    杨夕也没笑。

    她就在这个时候暴起发难,天罗绞杀阵——绝!

    五道灵丝齐出,瞬间把犬霄和另外四人捆成了雪白的蚕茧。

    犬霄一时不查,竟着了个小丫头的道。回过神来,已是连四肢的自由都失去了。惊怒出声:“臭丫头,你这是做甚?”

    再看喜罗汉、邪法师均退后一步,站到了杨夕身后。“你们也要过河拆桥不成?”

    闻人无罪抱着长刀,站在一边两不相帮的模样。

    杨夕收紧灵丝,把犬霄四人捆得牢牢的。

    镇定开口:“对不住,麻烦你还是老实呆在死狱里头。法师他们不要紧,你要是放出去,实在是太危险了。毕竟,你吃人呐!”

    作者有话要说:  私以为,此章不虐。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27 15:11:06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27 11:25:14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26 18:02:01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26 00:19:05

    软软的小软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25 13:05:03

    迷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24 23:30:46

    另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24 13:50:56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24 08:39:27

    大y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0-23 23:49:53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23 21:00:48

    17977956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0-23 20:37:22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23 18:09:35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23 14:59:44

    如烟随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23 14:44:26

    穆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23 10:19:16

    海棠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23 08:19:51

    咬咬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23 07:18:16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22 23:14:18

    李子很酸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22 20:59:28

    大y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0-22 19:38:32

    十布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22 16:04:21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63章 死于下场(中)》,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