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61章 绝路(七)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每一个离开的仙灵宫弟子,走过方沉鱼身边,必然拜倒,给她磕一个头。

    方沉鱼却并未多看一眼,声音萧索:“可有一件事,我这个掌门,还是说了算的。弃我去者,不是仙灵。自今日起,对面之人,皆逐出我仙灵山门,不再是我仙灵弟子,永不复入!”

    一声悲嚎响起:“掌门——”

    一个已经走到对面的弟子,忽然跪倒在地,任旁人如何扶,也都站不起来。

    一个连一个,情绪这东西似乎是极容易传染,走到路百川身后的仙灵弟子,全都伏跪在地泣不成声。

    哭嚎声响成一片,回荡在云头。可是,并没有人走回来。

    方沉鱼微笑:“仙灵宫的规矩,对自请离宫的弟子总要说一声‘愿你来日不悔。’可今时今日,我实实在说不出这样话来。如果可能,我只希望你们将来有一天,时时刻刻,日日年年,想起今时今日便悔不当初,吃不下,睡不好,无论如何都不展欢颜。那就说明,我们赢了。”

    方沉鱼点点头,尽量得体的道:“各自珍重吧。”

    陆百川不语,只是把头又重新转回邢铭身上。

    “陆前辈,我就不用问了吧。”邢铭十分刻薄的,连称呼都给换了,“邢铭是人。即便死过,也成不了鸡犬。”

    陆百川抬手,“先别急着拒绝。”他沉声道:“带上来。”

    路百川的身后,点擎苍、炼尸门纷纷往两边退开,一辆小车从中间的空地被推出来。

    邢铭的钢板面孔,终于崩不住了:“想游?!”

    云想游被锁着琵琶骨,由两个人压着跪在那辆小车上。看得出来,为了让他能够见人,抓他的人已经把他好好拾掇过一番,至少他衣服上并没有什么血迹,脸上也并没有伤口。

    他抬起头,对着邢铭笑。

    邢铭一眼就看出了云想游拿剑的右手经脉被毁,剑府已碎。

    云想游没有说话。

    于是邢铭就知道,他已经不能说话了。

    果然,他在云想游咧开的口中,看到了舌尖上的禁制。

    殷颂看见云想游也是一惊。

    这位昆仑战部次席他颇为熟悉,基本就是昆仑邢首座的复印版,两面三刀,精明世故,心狠手黑,百无禁忌。

    活脱脱就是一个晚生了三百年,并且没受过挫的小残剑。

    邢铭偶尔还有自持身份不好做的事情。这位云大公子浑得,甚至干过纠集八位昆仑次席,把诡谷筑基期小弟子堵在小巷里狠揍的没品事件。

    并且这位云次席比邢铭多点了一个‘招待见’的技能。

    邢铭是个无利不起早的,用得着你的时候勾肩搭背就差给你捧成星星,用不着你的时候,连装都懒得装一装。云想游却能前脚刚把你坑的有苦难言,后脚就让你哭笑不得的跟他坐在一张桌上喝酒——详情参见昆仑释少阳和诡谷那位被他狠揍过的筑基小弟子。

    殷颂捻着胡须,为了策反,陆百川先是对众人晓之以理,而后又对苦禅师诱之以利,刚对仙灵宫那是动之以情,如今这是要对昆仑……挟之以威?

    经世门苏不笑站在陆百川身后和殷颂对视了一眼,重重点头。

    定是这样。

    要换了别人,殷颂真不担心视人命如柴草的昆仑邢首座就这样投了敌。

    可邢铭对云想游的爱重,他是看在眼里的。

    人前没见过半分偏袒,人后……殷颂甚至撞见过邢铭一边儿给战部开会,一边亲手给云想游补裤子。云想游就穿个衬裤坐在旁边儿等。满屋子战部都是习以为常的模样,只有殷颂一人被雷得外焦里嫩,魂飞九天。

    殷谷主首先是从没见过补裤子的修士,对昆仑的穷逼程度有了更深一步的认知。

    其次邢首座用的那不是幻丝诀,就是真的撑个线框子,一针一线在那缝。

    你妈鸡啊,剑修一双杀人如麻的手上拈着一根绣花针,那真是人能承受场景的么?

    邢铭居然还特淡定问他:有事么?

    殷谷主玉树临风的站那当了机。

    没事,就是为了心脏着想,老子好想跟昆仑绝交。

    已经三百年没生过病的殷谷主,回来就长了一颗老大的针眼。半个月都没消……

    殷颂手里抽出一根针灸用的银针,决定如果邢铭有半点要投敌的意思,就对着心口膻中穴给他来一下。

    没准儿还能把心眼治成好的!

    陆百川看着邢铭:“你救他么?”他摩挲了一下手上的扳指,“他可是云家的。”

    邢铭定定看着云想游,似乎是在思考。

    陆百川拨转手上的轮回池碎片,灵光如水,悠悠荡开。

    “这是个残破的世界,随处可见的天灾大劫。昆仑历代掌门以身应劫,不过是令它苟延残喘罢了。邢铭,你很聪明,蛛丝马迹便能猜出我是转生之人。可人再怎么有震世之奇谋,也拗不过惶惶天道,天道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犯我者尽诛其族。”陆百川停顿了一下,眸色沉凝,

    “轮回池……百万年前,有人为脱超脱轮回,罔顾天意将其击碎。从那一天起,我等修士就都被天道划在了‘尽诛其族’的范围之内。百万年挣扎,灾祸却从没有停止过。”

    “你愿意为别人闯下的灾祸,用自己和身后的昆仑弟子去填坑么?”陆百川深深看着他,“如果你不愿意,我给你一个理由。”

    他指了指云想游的方向,“云家,你得罪不起。放你身后昆仑跟我走,如仙灵宫一样,我不与你为难。”

    邢铭直直盯着云想游,就像那本来是镶在他眼眶里的一颗珠子,巴巴的看看就能给装回去。

    “不必了。”他说。

    “我自己的人,自己清楚。你就是说出花来也不会有一个昆仑战部跟你走!至于云想游……”

    邢铭不顾胸口上一杆长.枪挣扎着往起站,心口处活生生被撕裂出一道竖长的裂口,黑血横流。

    几乎透着光,能看见亮。

    “我昆仑战部云次席多么骄傲,这世上没有人能活捉云想游!他活着被你们抓到这里,只是因为他觉得这样见到我最快。”邢铭的目光渐渐放空,没有了一丝情绪,“他出现在这里只是为了告诉我,天羽帝国云家,叛了!”

    云想游被两个人压着跪在地上,却抬起头来仰天而笑。虽然他笑不出声音,但人人能从那狂放的姿态里看出他心中的快意。

    人生在世,有个人如此了解你,不用你一言一语,就知道你一行一动。知道你的品行,明白你的骄傲,并为你的狠辣而自豪,因为他跟你一样狠辣。

    夫复何求?死而无憾!

    殷颂仿佛猛然惊醒。

    怪不得,怪不得,修士之中擅权谋的不少,懂排兵的却真不多。修士争斗多是三个两个聚在一起死磕,十个二十个就算大战了。

    若非如此,抗怪联盟说的算的也轮不上昆仑残剑。

    论资排辈仙灵宫可要在昆仑的前头。

    然一日之内,北部雪山、各大门派,诸多秘境,纷纷传来求援的消息,旁人或许开始质疑残剑的本事,殷颂是真聪明的人,他蓦然震惊,残剑兵法如何他拿不准,可整个修真界罢了残剑还有谁能领兵?

    如今,答案很明显了。

    游离于修真界和凡人帝国之间的唯一势力。

    朝堂上几十个金丹期的王爷各个是带兵的高手,那十几个退居深宫的老爵爷早年甚至策划过让天羽皇朝重临大陆。

    对修真界如今的局势足够明确。

    对各门各派的內境足够了解。

    甚至……甚至,即使云想游心向昆仑,但言谈话语间稍微露出两句,就能让他们对残剑本人了如指掌。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天羽皇朝的后裔,云家。

    云想游牙齿一合,便要咬舌自尽。

    他灵根被毁,经脉全废,右臂残,剑府废,他不愿这么个样子落在敌人手上。

    “看着,”残剑叫住了他,“哥哥先给你把仇报了!”

    残剑邢铭忽然手腕一翻,反手把一直捏着的剑鞘生生□□了自己心口的裂缝。

    只见邢铭身上灵压忽然暴涨,从心口开始漾出一团融融烈火。邢铭紧咬着牙关,把那剑鞘一插到底,然后……

    他从心口拔出一杆,燃着火焰的乌金□□。

    “你们皆知我枪名涅槃,可知涅盘不死,浴火而生!”

    依稀当年,云想游十六七,玉束冠,银蟒袍,爬上昆仑山的八千级长阶,路人侧目。

    无法无天的小皇子,一把拉住前来迎接的战部冷面剑修:“哎,大哥,我是云家送来的人质,听说我的祖祖祖姑奶奶被人打死了,大哥以后多照顾!”

    那时的邢铭比如今还要畜生得多,抬脚就把玉雕雪琢的小皇子踹下了昆仑的四千级阶梯。小皇子肿头肿脸的爬回来,居然还能笑:“大哥,你这样不行啊,长久下去不招人待见啊!”

    邢铭冷笑,招人待见是能打胜仗,还是能复活死人?

    “那不如这样,你看你是战部的,我将来也进战部,你负责坑人,我负责招人待见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

    “师父,我怕死人,能不能不去啊……啊,师父别踹,我去我这就去!”

    “首座,释少阳那个犊子太冲动欠收拾,不如我帮您代劳了?”

    “邢铭!我告儿你,慈不掌兵这还是你教我的,今儿这一队人要舍不下,整个战部都得陷里!”

    “师父啊……我老做梦,梦见他们回来找我……让我跟着走……”

    “哎,我当年是真傻,刚来心里怕,看见你来接我还以为你是昆仑最待见云家的,还想跟你攀交情认大哥,结果你特么是最不待见云家的!”

    邢铭握着长.枪,“你是傻……” 心口鲜血横流。

    僵尸是已死的躯体,浑身上下只有心头一滴血还是活人的热气。所以邢铭拔剑,不从剑府,而从心间。

    陆百川的须发被暴涨的灵压吹得迎风狂舞:“灵剑三转?不,你这不是正常的三转……”

    归池静静看着自己手中的那一杆,寸寸化灰,消失不见。下意识攥了一下手指,什么都没有抓住。

    白允浪在他身后振臂高呼:“撤!撤!撤!不想震死的都他妈给我撒丫子跑!”

    苏不笑有样学样,站在陆百川身后也拼了老命的甩胳膊:“没听见吗?跑啊!跑啊!”

    执枪的僵尸微微启口,黑唇黑甲,如降世的邪神。

    “陆长老,明知你身份有异,真当我昆仑会不防?明知那鲤鱼叛自仙灵宫,真当我邢铭肯信?”

    陆百川当然不相信邢铭有那么萌,但同样他自己也没有那么暖!

    就像邢铭说的,修仙界合道期的战力统共就那么几个,他邢铭能调得动的就更少。经世门不参战,离幻天不是真心参战,就算要防,难道还能把花绍棠和苏兰舟同时放出昆仑山?

    没有护山大阵的昆仑山,让百万低阶弟子怎么办?

    可千算万算,倒是漏算了这只僵尸自己。

    陆百川已然看出这是旱魃的天赋神通,心间一滴热血可燃世上最烈的火焰,以生命为火种,以血肉为柴薪,不死不灭。

    “归池,杀了他!”

    归池保持着那握枪的姿势,没动。

    银链阵阵叮当。

    他答应的一件事,已经做完了。

    陆百川神色骤冷,“好,那我便亲自来会会你这天生地养的邪物。邢铭,你可知死人复生,本为六道大忌。自旱魃出世的之日起,三年一灾,十年一战,每逢百年天下大旱。旱魃成道之日,就是天下大劫之时,你活着就是这世间的罪过!”

    字字诛心,无不是邢铭当年得知自己身世时几乎崩溃的动摇。

    然而现在他不动摇了。

    他说:“天道生我,与我何干。惟愿千罪尽归我身,人我同罪当斩!”

    涅盘枪如燃着烈火的乌龙,咆哮着冲向陆百川。邢铭拼着以肉身硬扛陆百川的火法,一□□中他的肩胛。

    与此同时,云想游睁着眼,被身后的看守洞穿了心脏。

    临死之时,他笑着。

    没有任何遗憾。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云想游:

    不得不说,这是文中我最爱的人物之一。他是文中少有的人格极其健全的人,刚毅果敢,世事练达,既有大男孩的玩世不恭,又有大丈夫的担当勇敢。

    前两天看到文下有人猜测,男主是云想游。其实我是特别高兴的,因为其实我觉得,如果在本文找一个和杨夕最相配的人,那个人就应该是云大公子。

    杨夕内心里有刻入骨髓抹不去的自卑自贱,这让她天然的其实容易被出身高贵、教养良好、人格健全的人吸引。可她又是个倔脑壳,让她因为别人比他出身好就去上杆子,那是万万不能够的,恐怕还仇富的一剑把人戳死。所以跟她相合的人,必然又不会太倨傲。

    而云想游这个人,其实有着一种男孩儿的天真执着,对正义,对是非。并且观其在残剑面前那不值钱的膝盖,我们可以知道,他其实有深重的慕强心理。换句话说,他容易喜欢英雄,又其妙的会疼惜呵护那个英雄,觉得他特别不容易。

    可惜世事残酷,命运弄人。

    在开战之初,杨夕尚未登上正面战场成为英雄的时候,我们就永远的失去了他。

    顺便说,其实还有一个人跟驴子容易有□□的也被我写死了。那就是貌美如花阴险狠辣,但其实恋母的程十三。这人多说无意,就算跟驴子好了也是个天天挨揍的货,驴子已经够狠了,还是不要再加重戾气。

    天禄琳琅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7 22:44:37

    迷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7 17:10:36

    暖烟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7 14:26:11

    流云淡雅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7 12:51:54

    ling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7 10:12:03

    另薇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0-17 01:33:21

    穆寒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7 00:16:01

    方羊羊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6 16:45:50

    大y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6 12:30:17

    ling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0-16 10:55:27

    方羊羊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6 09:33:00

    方羊羊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6 09:27:59

    橘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5 19:56:28

    衣襟带花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5 19:28:20

    若素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5 16:22:03

    流云淡雅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5 12:59:28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5 12:38:25

    18569993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5 00:40:38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61章 绝路(七)》,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