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60章 绝路(六)大修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邢铭面无表情的开口:

    “昆仑的记载,现在这个一万年已经飞升的修士只有二十八名,名额还有剩。细数修真界现存的合道期,一共九位。我昆仑的两个都没戏,白镜离已经兵解,魔界那两位僵持着也不像要合体飞升的样子,梧桐巨木为了庇佑子孙也已经打算兵解散仙了。经世门、离幻天,那就是两个不理俗务的棒槌……根本就没有人能争得过你。”

    从陆百川开始爆料天道对飞升的限制,邢首座头顶的邪火就开始噌噌冒。

    事涉飞升,这番言论若传出去,修仙界各派震动只会比海怪来袭更甚,甚至比蓬莱背叛更甚!

    大陆局势想重归稳定,简直难愈登天。

    肚子里连二两黄油都装不住,仙灵宫是特么把长老当狗养的么?

    这要是个昆仑战部,龅牙都得被邢首座拿剑鞘抽飞了!还得送刑堂隔高堂主手下再走一遭,百八十年内别想再嘴欠。

    邢铭道:“所以我就不明白,陆长老,你到底急的什么?”

    “邢首座,刚陆长老说的昆仑跟云家的关系……是什么意思?”

    “邢铭,什么叫您和花掌门不是一条绳?”

    “残剑,那个人数,你确定不会有漏算?”

    邢铭一手按着腰侧剑鞘,直接忽略了前两个问题:“没有,就这么多。”

    修真界第一聪明人殷颂长眉一扬,隐隐闻见了秘密的味道。开腔道:“邢首座,在下以为联盟的意思,应当是消息共享,风险共担,此事关系重大……”

    邢铭刚好把话题转开去,头都没回:“殷谷主也知道事关重大,这时候挑刺儿没意思吧。不瞒殷谷主,昆仑手上的‘重大’可不止这一件儿。各位想知道,简单,入我的门,做我的人,邢铭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殷颂顿时成了个青面白须的美男子,气的不轻。

    昆仑博采众长,兼容并包,在修仙界独树一帜。

    手里攥的秘密,大家也不是第一天打主意了。派去的卧底、探子,能从昆仑掌门大殿手拉手一直排到山脚下。

    可昆仑就像个大染缸。甭管去的是亲儿子,还是意志坚定的老弟子,都能给染得奇奇怪怪的……

    也不一定就从此都投了昆仑,但大多都不愿意回门了,这是事实。

    肉包子打狗还能听见两声“汪汪”呢,这么多弟子扔缸里,连个回音儿都没有。十个有九个倒成了锯嘴的葫芦,问急了就来一句:掌门/师父or亲爹……您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

    这特么一群没有立场的逆徒!

    久而久之,大家得出了一个共识——昆仑那地界儿,不愧是妖修当掌门,鬼修领战部的地方。

    忒邪性。

    从此,各门派开严防死守,坚决不让弟子轻易上昆仑山。交流论道也不行,上门寻仇都不行!

    甚至有意无意在自家弟子面前抹黑昆仑,理由都是现成的——

    昆仑穷啊!

    顿顿吃土豆啊!

    弟子养伤基本靠躺啊!

    连个护山大阵都没有啊!

    师门从来不发剑啊,想要把剑得自己敲啊!

    道侣什么的基本靠右手啊……

    等等,师父!

    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了队形?

    师父瞪眼,年轻人,不懂感情的现实。

    没看那一门穷鬼,都是光棍子?

    岁数最大的苏兰舟是个千年老光棍。 花绍棠长成那个样子,一样是千年老光棍。杀狼剑江如令不但穷,还丑——千年老光棍不解释!

    再看下一辈,白允浪六百年老光棍,高胜寒六百年老光棍,甘从春五百年老光棍。邢铭没入昆仑之前倒是曾经混到过一个订婚的老婆,可你看现在入了昆仑,眼看就要被穷跑了!

    总之,你们要是想去过那种“碗里只能看见土豆,兜里只能看见窟窿,晚上只能看见右手”的生活,就去昆仑吧!

    小弟子心中怯怯,期期艾艾:昆仑的确猛如虎……

    但是师父,我只是去昆仑给门派买土豆啊?土豆和剑是昆仑山特产啊。还有师父,晚上和右手到底是什么关系呐……

    美男子殷颂用力甩头,弟子太单纯,有时候也是坑。

    而一派掌门太聪明,结果就是全门派都这么天真无邪,永远年轻!不能想,想多了胃疼……

    其实大体上诡谷应该算是昆仑的死忠朋党,自从昆仑君子剑救了诡谷几百条人命,大是大非上诡谷基本以昆仑马首是詹。

    可殷颂本人跟邢铭是真不对付,殷颂瞧不上昆仑的霸道,邢铭看不起诡谷的蠢萌。俩人儿又都有点护犊子,嘴上没说过,但殷颂有机会就要给邢首座下点绊子,邢铭逮着机会就送给殷谷主一双小鞋穿穿。

    不过二人斗法,还是美男子殷颂吃亏比较多。倒不是殷颂的手段不够高杆,实在殷谷主没有邢首座那般豁得出去。

    那是真豁得出去。

    人命有贵贱,道义有后先,邢首座为人冷醒而功利。连欺负人都欺负得特别认真。所以杨夕一直不待见他,所以他一直也不招人待见!

    白允浪离开山门六十年,昆仑弟子心中最喜爱的师兄也没有变成邢铭。

    而邢铭这厮好像也从不在乎自己是否招人喜欢。

    只要不踩他的雷,甭管烦他的还是恨他的,他能拉着任何人的小手儿把酒言欢。

    不巧的是,今天真就有人踩到了邢首座心里的那颗雷。

    邢铭紧绷着下巴听陆百川讲:

    “可是这个一万年,才过了九千年。”

    陆百川深深叹息一声。

    “花绍棠不飞了,你们那个沙狼剑江如令要不要飞?

    “离幻天那个合道期是棒槌,可你那个小情人儿夏千紫万一也在这一千年里进阶了呢?

    “魔道韩渐离、孟浅幽那两个僵持着谁也吃不了谁,但孟浅幽那老魔可是还有个人修徒弟在大陆上晃悠。千年之内,他们中谁都可能突然吞了另外两个渡劫。

    “还有灵修,你昆仑剑冢里埋了那么多亡者剑,无主灵物被血气一激,直接开智,立地飞升的,修仙界历史上还少了么?”

    陆百川摩挲着扳指,双眸深黑:“并不保险呐。”

    邢铭一把冷锐嗓子压得像刀锋割纸:“难道陆长老是想把修真界所有才华非凡的小辈都杀绝,才觉得放心么?”

    “不。”陆百川深深看着他,“杀人非我本意,只是不得已的过程。”

    “那结果该是什么?”

    陆百川好像就在等着他这句,目光扫过人群,慢慢的说:“蓬莱带来的,是更多飞升的可能。”

    陆百川说这话的时候,他身后的点擎苍、炼尸门众人面上,都一改先前愧色,浮现出一种激动的红光。

    除了陆百川,只有一人没激动。

    “可蓬莱守的是上古道统,自天藤断绝之后,就再也没人升过天。要不他们那几十个合道修士,哪里会老实守着一个岛?”

    这个说话时总带点笑腔的声音一响,众人目光锥子似的“呼呼”扎过去。

    经世门苏不笑被扎得在陆百川身后一缩头,哎呀,忘了自己叛变啦!

    关于经世门这位百年金丹的天才,南海战场上众人的心情那真是——贫道上辈子一定日了狗了!

    苏不笑作为经世门的唯一参战代表,在南海战场上呆满了三年,杀怪数量一共三只。

    出谋划策那是真靠谱,比邢铭和气,比殷颂刁钻,仙灵宫掌门方沉鱼跟他十分谈得来,咳咳,当然方掌门跟所有聪明俊俏的后生都很“谈得来”。

    不过苏不笑一开打就没影儿这件事儿,任是谁家队伍都不爱捎带他,那兔子一样的两条腿活生生气死一干体修、风法。

    而陆百川身后的炼尸门、点擎苍看着苏不笑眼睛都直了。

    密谋的时候明明没这货,就这样站过来真的行???

    可陆百川没说不行,其他人谁又敢言声?

    说起来,陆长老这般态度,倒是有点耐人寻味。

    陆百川侧了侧身子,有意无意把苏不笑露在众人面前。

    “听说过‘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么?”

    邢铭眯起眼:“所以,您是要去**犬了?”

    陆百川摩挲着手上的扳指,声音又低又沉。

    “鸡犬如何,虎狼又如何。我辈修士,入道第一天便行割发之礼。通天大道一路走来,谁没割舍下三儿样以为一辈子不会放下的东西。”陆百川看着众人,目光有些微的涣散:“你们谁的父母过世,是亲眼看着走的?又有几个人摊开两手晒着太阳,敢说一声是干净的?修士闭关,一睁眼一闭眼,便是百年。修士夺宝,一举手一投足,都是性命……割舍了这么多,咱们到底是为了什么?金丹、元婴、还是合道?”

    “不,那都不是终点。” 陆百川的声音仿佛带了蛊惑,缓缓在众人耳边散开:“我们是为了飞升。如果没有飞升,一切的割舍都没有价值,一世修行,到底是输了。”

    虽未明说,但陆百川的态度,明晰的是一种邀请。

    殷颂怔怔着,往前迈了一步。

    “阿弥陀佛!”一声清越的佛号响起,猛然拉回了众人神智。

    殷颂猛然站住脚,后怕得汗如雨下。

    陆百川淡淡的看了一眼出声的苦禅寺清尘大师,摩挲着手上的扳指“轻音宗的弟子,佛门衰微这么多年,竟还有这么纯正的法力,你倒是难得。”

    清尘大师神色自若的往前迈了一步:“陆长老,敢问您手上的,可是轮回池碎片?”

    陆百川一笑:“是啊,你们不就是为了这个,才把自己卖给他的么?”他看了一眼残剑,后者面无表情。

    真厚的脸皮呐。

    陆百川把那扳指从手指上褪下来,仙灵宫众人皆是震惊,盖因从未见长老手中有这样一件宝物。

    陆百川对清尘说:“要看看么?”

    清尘果然举步走过去,双手合十施了一礼,才恭敬的接了来看。

    殷颂不由抽气,陆百川这是要利诱?

    清尘捏着那枚扳指,不卑不亢:“敢问陆长老,这碎片可以支应多少人转生?”

    “不多,一个我,”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身旁一个白袍垂地,通身锁链的青年:“一个他。”

    正是这青年手中一杆□□,在云头上捅穿了邢铭,此时那杆未离体的□□,依然握在他手中。

    青年低垂着头,眉目如画,实难想象他刚才的果断狠绝。可那双苍白的手,握着□□,稳稳的,

    邢铭刚刚便一直在意这青年的来历,却一直等到此时才开口:“陆长老,这位还不曾介绍?”

    除了他装扮不像仙灵宫人之外,更多是因为……他实在跟掌门长得太像!

    青年神色依旧,轻声道:“残剑先生,我是归池。”

    白允浪在他对面猛然一抖,我怎么没趁着你是个小鱼的时候把你一剑戳死!想起生死不知的杨夕,心中又是一痛。

    邢铭眯起了眼:“唔,你在昆仑跟我学过鬼道,想对我的本命灵剑做点手脚,还真不是一般的方便。”

    归池一动不动的听着邢铭的挖苦,并不回嘴。

    邢铭的目光在归池脸上转了一圈,又回到陆百川面上,缓声道:“我明白了。陆百川就是归自去,你是转生了几辈子的人……”

    清尘大师捧着轮回池碎片,身上的禅心锦服帖的垂着,风吹不动:“请问陆长老,轮回池当年,可是您亲手打碎?”

    殷颂眉头一跳,地府轮回池竟然是人为打碎?

    聪明人自然知道这位大师话少,无的放矢的问题根本不可能问。这么问了,就是佛门早知几十万年前那场六道大战的诱因……

    竟然……是**?

    陆百川笑笑,也证实了清尘大师果然不打诳语:“我可没那么大本事,只是当时恰巧在边儿上,顺手捡了一片儿。”

    陆百川看着清尘,“而且不妨告诉你,修真界如今流传的可不止我这一片儿。小的可容一人,大的容你苦禅全寺也并非不可能。”

    清尘大师默了片刻,方道:“还有几片?”

    陆百川看向邢铭,“昆仑有一片儿。”

    “不可能。”邢铭果断出声否认,态度坚决,半点心虚也无。

    陆百川不说话。

    于是聪明的殷谷主就纠结了。

    邢铭那当然是个睁眼说瞎话的,问题是陆百川也有骗惨了整个仙灵宫的前科。

    他谁都信不着……

    清尘和尚点了点头,双手把那扳指还给陆百川:“多谢长老解惑,清尘明白了。”

    陆百川没有马上接,“不再想想?”

    清尘一笑,如皓雪清落,涤尽世间的尘埃。

    “阿弥陀佛,佛门修性道门修命,所谓长生在我苦禅寺弟子心中,远比不得苍生的悲苦重要。”

    他双手合十,深施一礼。退步回到白允浪身后的位置。

    从始至终,苦禅寺四百七十九位僧侣的禅心袈裟,没有一件有过飘动。

    白允浪笑了一声,今日起谁再跟他说佛门道统衰微,他就把那人送去昆仑刑堂!

    窥一斑可知全豹,几百位弟子皆是如此,足证衰微的只是道统,而非佛门。

    陆百川又转头看向仙灵宫一边:“沉鱼,你呢?”

    方沉鱼还是跪坐着,今天的打击太大,她什么形象都顾不得了。她抬起一双空洞的眼眶缓缓的,缓缓的,摇了摇头。

    陆百川凝眉:“不为你自己着想,也为你身后的弟子想想……”

    方沉鱼轻声道:“那不在这里的仙灵弟子又怎么办呢?”

    陆百川沉默了。

    方沉鱼笑起来:“仙灵是家,沉鱼放不下。”

    她回过头,又对身后的弟子们说:“你们若有谁想跟着长老走,便走吧。今日能不能回去,我这个作掌门的,说的也不算了。”

    仙灵宫于战场上投入的人数为修仙界最多,足有一千人,甚至多过昆仑的七百。这一千人稀稀疏疏的,只走出了二十几人。

    皆是外门弟子。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改好,陆百川是个自私的王八蛋,可他玩翻了整个修仙界的十万年老怪,不该有上一版那么蠢,而且他也不是死变态~~

    还有归池童鞋,嗯。

    下章今天晚点放。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60章 绝路(六)大修》,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