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59章 绝路(五)小修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巨帆城的街道上,一片诡异的安静。

    早点摊上晶莹的虾饺还在冒着腾腾的热气,摊主和食客已经仆倒在各自的位置上,没了声息。

    讨饭的老乞丐捧着破碗坐倒在墙角,欺负他的无赖捏着抢来的铜钱同他倒在一起。

    赌坊门口,黑心肝的护院和没脸皮的赌客面对面趴卧着。酒楼大厅,两个闹事的醉鬼头破血流的仰躺成一团。

    不知是谁家的娃娃,因为还没到断奶喝水的月份,独自躺在冰凉的地板上,哇哇的哭了起来。

    一只独角蜥蜴被声音吸引过来,锋利的爪子两下捣碎了屋顶,金黄的竖瞳透过空洞,凝视着发出奇怪声响的鲜嫩血食。

    一个白色法袍仙灵宫弟子被一杆□□钉在城墙上,垂下的双手尤自抓着强大的符箓,震惊凝结在双眼里,再也不会消去。

    昆仑的青色战旗从他头上飘落下来,翻卷的火焰中,烧成了灰迹。

    象征着桅杆的那座巨帆城最高的塔楼上,城主穿着他最华丽的衣衫,吊在房梁上。

    有风吹过,便忽悠一下,轻轻飘荡。

    北部雪山的满月之夜虽然惨烈,好歹有个合道期的昆仑苏兰舟镇着,到底是没掉。相比之下,南海防线才是真正的脆弱,甚至连惨烈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因为南海镇守的合道期修士,是仙灵宫的陆百川。

    邢铭跪倒在云头,乌黑的□□在心口戳了一个血洞。僵尸特有黑色血液,沿着枪身上盘满的金蛟龙纹滴滴答答……

    那是他自己的枪。

    灵剑二转,以千年前战场上的百兵之王为型,枪名“涅槃”。

    邢铭抬手握住露在胸口外面的半截枪尖:“为什么?”

    陆百川倒骑在一只朱红宝葫芦上,双手揉捏着十根手指,目光望着不知名的远处。

    幽暗的眼瞳里,映出邢铭地狱里爬回来的染血双眸,他身后刀剑森然的昆仑剑修,再往后苦禅寺僧侣翻飞不止的“禅心袈裟”,再往后伤痕累累的仙界各派弟子。

    不远处封灵大阵被撕开一个缺口,脚下入侵的怪潮奔腾而过,践踏着南海第一修城的繁华。

    陆百川眼里似有什么决绝的东西,不为所动:

    “你还年轻,所以不会懂的,‘飞升’比什么都重要。”

    仙灵宫掌门方沉鱼扑倒在云头,话语里的哭腔像个真正的小姑娘,与他身后上千的徒子徒孙并无分别。

    “长老……长老……仙灵宫会亡的啊……”

    陆百川看她一眼,也有不忍,却只是道:“傻孩子,顾不上了。”

    邢铭跪在人群的最前,保持着被刺时的狼狈,“还有谁?”

    寂静无声,他身后人群中走出炼尸门、点擎苍,修仙界大大小小四五十个门派的修士,上千多人越众而出,走到陆百川的身后站定。

    目光依次从这些门派的面上扫过,那些人并不敢抬头与他对视。可细察之下依然发现,大多是在海怪大灾之前,受过昆仑或仙灵宫排挤打压的门派。

    邢铭自嘲一笑:“倒是我的错了……”

    炼尸门门主脸上红得可以滴出血来,呐呐张口,却不知还能说什么,终于又闭上。

    邢铭被自己的本命灵剑压着站不起身来。手握枪杆,膝行着往后退了一步。枪身从他胸口的血洞里,□□一寸。

    “首座!”昆仑战部一片惊呼,这么拔枪就是个鬼修也扛不住肉身重创。

    黑血淋漓一地,心口就像被人开了根水管子,却没拧上龙头。哗啦哗啦往外淌。

    邢铭也知道自己今儿个算是站不起来了。

    “别吵吵,我死不了。”

    跪天、跪地、跪父母,邢铭的膝盖在花绍棠和夏千紫她爹面前,其实不咋地值钱。但是屈膝面对敌人,对于昆仑邢首座来说还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花掌门那是师父,夏千紫她爹是邢铭当年为之战死的君主。

    男子汉大丈夫,逼急了,在未婚妻夏千紫面前……其实也是跪过的。

    只不过,跪完了还是忙,让改的改不了。

    这来来去去的,两人也就只剩了一条丝带的关系了……

    邢铭觉得自己忙忙碌碌这么些年,真心想守的东西,好像从来也没守住。

    大行王朝现在姓景,腰间的昆仑玉牌正发出要灭门的悲鸣。

    千年前的小兵蛋子们早就跟着他葬在了那个万人坑里,现在的跟着他的剑修兔崽子们,也离着团灭不远了。

    自己一直是个没用的男人。

    也不知为什么,总有那么多人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是根顶天立地的梁。

    眼前的一切,同千年前何其相似。

    只不过当年站在对面的,是高高在上的君主,旁边哭的是双十年华的夏姑娘。

    彼时的夏姑娘还是个养在深宫的小公主,青春韶华,单纯得能掐出水儿来。满心只想着自己未来的夫君又俊俏,又听话,关键是还能给她爹打仗,还打一场赢一场。

    于是傲娇的要求,打赢一架,才可以见一面。

    好吧,人家原话是“如今天下未定,将军何以为家?”

    邢铭当年为了能多瞅她几眼,那可是拼了老命了。

    从十几岁到二十几岁,人生最长心眼的十年,都在战场上拼命。拼完了胡虏拼蛮夷,拼完了蛮夷拼倭寇,拼完了倭寇还有列强。

    手掌生出了老茧,眉心长出了皱纹。

    天下依然未定,君主眼中的神色,却越发难辨。

    邢小将军风华正茂,邪气方刚……啊不,是血气方刚。朝堂上没有什么朋党,名声儿简直比夏公主的脾气还臭。

    “拥兵自重,养寇为反”,堂皇皇八个大字砸下来,他一个缺心眼的少将军,怎能生受得起?

    朝堂上一干文武,饱读诗书,悉知兵法,但是没人为他说话。

    他们都站在君主的一边。

    于是就坑了,万人坑。

    小公主夏千紫哭瞎了双眼,看破了红尘,终于明白两个男人的意志其实从未以她的心思为转移。

    年少轻狂,说白了太傻。

    这么着,才上了离幻天,倒因祸得福一路顺遂的修成了返虚期大能,生生压了邢铭一头。

    一闭眼,一睁眼,沧海桑田。

    十八年后,邢铭没能投胎成一条好汉,倒是一千年后原地起,满血复活成了一个僵尸。

    小僵尸一身黑毛,想不起从前。

    就隐约记得自己可怜,记得大行王朝把许多自己重要的人害死了,隐约是个仇家。

    可当时大行王朝被夏家输给了孙家,孙家又卖给了宇文家,宇文家当时正在头疼新冒出来的景家。

    于是黑毛小僵尸帮着景家,狠狠的把宇文家给欺负了。

    还是打一场,赢一场。战神这个事实,并不因为人家长了毛而有任何动摇。

    宇文家欲哭无泪。

    景家到了封侯拜相的时候开始愁,尼玛这玩意儿不是人呐?

    可他打一场赢一场啊,不说姓邢么,别是夏氏的时候国柱那一脉吧。

    可这玩意儿它不是人呐……

    要不上朝的时候,不带它玩儿也就是了。逢年过节拉出来溜溜,权当个吉祥物?

    可这玩意儿真的不是人呐!

    要么……文臣武将,开国元老们齐聚墙根儿底下,暗挫挫的吞了吞口水,不知谁嘴欠先冒出来一句“杀了?”

    哎这可是你说的,老夫可没说!

    谁说的谁是孙子,哎那边那个别走,刚是不你说的?

    谁说的已经不可考证,但景家皇帝紧跟着那句话可谓切中了要害。

    “诸公莫要忘了,这玩意儿不是人呐……”

    多年后的黑毛小僵尸,不但心眼儿比原来长全了,还多了个邢小将军不具备的技能,叫作胳膊断了长回去,脑袋掉了原地起。

    文武大臣愁眉苦脸,杀不掉啊……

    瞌睡有人送枕头。

    正在这时,恰好有一个游方干架的花道士,找上了景氏皇族,自称可以除妖。

    景皇帝没看出这道士本身就是个妖怪变的,一眼望去只觉得:我去,真美!

    咳咳,这不重要,道长真能治了那妖孽?

    花道士没应声,自己穿过游廊,走进暗室,把小僵尸脸上的黑毛一撸,露出一张风华正茂白脸子,舌绽春雷般喝了一声:“痴儿,尔还不悟?”

    小僵尸只觉得醍醐灌顶,千年前的旧事全都想起来了,连带着一千年间地底下受罪的事儿也想起来了。

    心中委屈,抱着花道士的腿哇哇大哭。

    花道士高贵冷艳的对着景皇帝一哼:“我带走了。”

    景皇帝还想算计一下,嘿笑道:“道长这样不好吧,这小僵尸可是我们军神……”

    花道士垂着眼皮,爱理不理:“这玩意儿搁你这,三年一灾,十年一战,每隔百年天下大旱……不过能打是真的,轻易百十万人弄不死他,要不我还你?”

    “带走!带走!道长赶快带走!”景皇帝火烧屁股的送走了美丽的花道士,附带一只掉了毛儿的小僵尸。

    对外宣称,因为宇文氏倒行逆施天理难容,所以千年前的战神邢铭从地府里气活过来,帮着景氏灭了丫的。

    如今战神邢铭功德圆满,已被昆仑山仙长点化,去山里当神仙了。

    宇文氏又一次躺枪。

    命不好,碎了一地膝盖。

    从此以后,景家王朝算是靠上了昆仑这棵大树,荫庇之下繁荣昌盛。而邢铭那副不咋地值钱的膝盖,从此就贡献给了花绍棠。

    至于斗法大会上重遇夏千紫,那又是后话了。

    邢铭的这点子历史,凡间史书记得清清楚楚,不是什么秘密。白允浪对他的评价是愚忠。

    邢铭对此只是笑笑。

    白允浪自以为是师兄,殊不知邢铭只拿这个小时候傻乎乎帮自己抻胳膊抻腿儿的软包子当个小兄弟,肝胆相照的小兄弟。

    他承认,他骨子里是有那么一点“愚”,至于忠不忠……

    邢铭摸了摸心口的血洞。

    不论是千年前的缺心眼小将军,还是油炸水煮了一千年的昆仑老兵痞,其实初心从来没有变过。

    一切为了更伟大的利益,不择手段,心如刚铁。

    死不死谁孙子?

    就像他常跟跟战部新人说的:目的面前,性命很贱。人命面前,尊严则只有一张厕纸的重量。

    没有,那确实难受,但还不至于活不下去。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昆仑,或轻于厕纸。

    邢首座狼狈跪在陆百川面前,满地都是自家飘零的厕纸。

    “蓬莱到底拿出了什么利益,能把人心熏得这么黑……”

    陆百川摩挲着左手上的扳指,墨色的透玉,灵光逼人,有暗色的光华流动,一看便知是重宝。

    “你们查阅过,整个修仙界的飞升记载么?”

    目光落在邢铭脸上:“你可知道,从天藤断绝开始,每万年飞升的修士人数,从来没有变过。不论遇到天道大灾死绝了一片,还是修真盛世天才辈出,飞升的人数始终是三十个,不增不减,雷打不动。修士每每号称逆天改命,到头来却在仙路的尽头,受着如此森严禁锢,不可笑么?”

    一语哗然,满座皆惊。

    关于飞升的秘闻,在修真界一向少有流传,远不是寻常修士所能触及。即便在号称“有教无类”的昆仑,花绍棠提起这两个字也是讳莫如深。

    诡谷座师殷颂,是个玉面长须的美男子,号称修真界智能的巅峰。闻言捻着胡须,长眉一挑,轻轻的“啊!”了一声。

    那些记载他通通背得下来,只是,正常人谁会往这个方向想,更不可能卡着年代去数过。

    众人见他如此,心下具是惶惶一沉。

    “陆上行舟,不进则死。”陆百川拨转手上的扳指,厚重嗓音,如洪钟大吕敲击着众人的耳骨:

    “同一个时代的修士,从落地之日就是个你死我活的竞争关系。你走我留,我升他死,总有人得剩下。三十之数满了,任你天纵奇才,无边法力,也是个天雷亟死的命。”

    “仙灵宫白镜离,当年何等惊才绝艳的人物。天羽皇朝年间争出头来的散修,未央宫一把大火烧了整整三月,震响寰宇。今日的你我,才免了给云家的小儿郎磕头下跪。就因为生得晚了,天羽皇族刚刚把第三十个名额用完……九千九百道天雷劈下来,也只能兵解成散仙,屈身仙灵太上,等着寿尽熬死。”

    陆百川把拇指上的扳指扣在手掌心里,眼中杀伐之色一闪:

    “所以那种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修真界,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以后也不会出现。天意如刀,它要我们如此。你们现在还能联合,只因境界未到,还没逼到头上。但凡还想飞升,等到了那路的尽头,一样会对身边的人举刀!”

    危言凿凿,掷地有声。

    众人只觉森森寒意,从苍穹罩下。

    天道早张开了一张纵横交错的巨网,戏笑着看众人一世挣扎,到头来终逃不脱网的尽头,细密利齿的寒光一闪。

    高空之上,静得只能听见呼啸的罡风,和脚下遥远的百怪嘶鸣。

    仙灵宫掌门方沉鱼的哭声,也渐渐的停了,木然跪坐在云端,望着陆百川的方向。面纱落下,露出一双黑洞洞的眼眶——她的双眼,在对战海怪的时候瞎了。

    陆百川的目光,从一众小辈脸上依次滑过,转着墨玉扳指,落在邢铭脸上。后者捏着腰间剑鞘,一副强忍着没站起来抽人的模样。半晌,他露出一个了然的神情:

    “哦,你早就知道。昆仑跟云家的关系,是应该知道的。可我一直不懂,花绍棠怎会选了你……就算白允浪废了,你跟他,你们可不是一根绳上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雷弹!

    朕知道这几章刺激过大,不连更容易让爱妃们心肌梗塞,于是这周争取日更。

    (握拳,明天的已经写完一半了!)

    春水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4 22:46:05

    道不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4 21:50:40

    圆圆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4 16:08:55

    7777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4 12:46:21

    jo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4 12:42:50

    衣襟带花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4 09:32:44

    一天一渔一鱼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4 09:19:17

    qiang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3 19:26:04

    炸毛的不一定是M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0-13 09:51:56

    夕方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3 07:29:13

    17405895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3 07:27:32

    流云淡雅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3 00:21:19

    welsp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3 00:04:34

    迷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2 23:58:54

    若素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2 23:45:10

    冥渊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2 11:30:35

    夕方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0-12 10:51:40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59章 绝路(五)小修》,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