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56章 绝路(二)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现场气氛忽然一片肃杀,杨夕不得已,开口问了一个留存已久的问题。

    “古存忧到底是怎么死的?”

    之前杨夕企图伪装死狱土著,这个似乎人尽皆知的问题,从没机会开口。

    古存忧号称不死枪王,战力之强,他镇守的东区是死狱四区中唯一没有过暴动的区域。薛无间、沈从容都做不到。整个东区出尽了高手也未必能将古存忧从容杀死,何况真正的叛徒可是只有一个胡山炮?

    犬霄拿脚尖点了点地面,“看见这石头了么?”

    “当然。”

    这也是杨夕一直奇怪的问题。按说她在死狱混了也有半月,所过之处无不是泥土掏挖的通道。今天追击点擎苍,才第一次见到了石道。

    而且这天顶、地板、各面围墙,严丝合缝看不出一点拼接的痕迹,竟好像一整块山体从中间被掏出了这么条深洞。

    “这是昆仑山上直接挖过来的芥子石,能吸收法术神通,寻常的办法破坏不了。可称固若金汤。”

    犬霄一边说着,一边打出道灵酒诀,清香酒液在碰到石壁的瞬间,就像挥发了似的消失无踪。

    杨夕揉了揉手指,她自己的芥子石给了江怀川。

    “昆仑当守卫的时候,死狱的人命,还比较是命。为了不让咱们在半夜睡觉的时候,突然就喂了蚯蚓,昆仑在海怪最多的区域布下这种石头,以大神通开出了八条通路,每条通路里设有十八道断龙闸,杀怪的时候开闸放人,休战的时候放闸拦怪。三年来从未有失,到成了死狱最稳妥的一道防线……”

    杨夕听得猛然抬头,忽有了一种让人心寒齿冷的猜测。

    犬霄哧笑了一声:“可是这玩意儿也能被人反过来利用,古存忧从这条路走出去,带走了东区前百的全部高手,断龙闸'轰—'的一声,在他身后放下了。”

    杨夕心中一紧。

    犬霄回头看着杨夕,凉薄一笑:

    “然后我们都能想象,他前方的断龙闸,必然是开着的。”

    于是拦怪放人,变成了困人放怪。

    没有救援,没有补给,面对无穷无尽的海怪。古存忧毕竟不是真正的不死。

    “有时候我真想问问你们昆仑,打造了这么个监狱,怎么就不能派个人看顾一下,哪怕一个人也好。点擎苍但凡有一点顾忌,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还是说你们昆仑也自身难保了?”

    杨夕无言以对。

    心里的一部分在说,昆仑已经尽力做到最好了,不能把对点擎苍的愤怒迁怒到昆仑头上。可另一面又悄悄发言,残剑邢铭可一向是个很周全的人呢?再说还有仙灵宫,传说仙灵掌门那可是个女诸葛……

    而且点擎苍在眼皮子底下变节,竟然都完全没人发现。死狱乱得这个样子,简直不忍直视。

    还有之前自己全程参与的战场扫尾工作,那高得惊人的战损,那时候北斗的临场暴动,事后也没有人追究过……

    一切迹象竟然真的指向了那个,最令人难以相信的可能——难道昆仑真的……自身难保?

    杨夕被自己的猜测吓出一身冷汗,这不可能。那可是昆仑,那可是残剑先生!而且要是真的这样狼狈,相同立场的仙灵宫不是暗中做对,就是一样的自身难保才行。

    可是……可是那样的话,“这场战争不就要输了吗?”

    犬霄被她突然冒出的话吓了一跳,用看白痴的眼神看她一眼:“发什么梦呢,人怎么可能输给怪?”

    犬霄的话如一盆凉水,把杨夕从头到脚淋了个通透。

    是,人不会输给怪,那可是没有灵智的东西。

    可是人会输给人心。

    一个冷酷的声音在杨夕脑海里响起:承认了吧,其实你一直以来的乐观,都是在犯傻,因为你在害怕。你害怕发现,自己当作信仰一样的昆仑,其实没有那么无所不能。

    你看,你早就应该知道的,昆仑从不让练气弟子出山的,可是现在你正在战场上。

    卫明阳堂堂人帝魔君险些被个胡山炮活吃了,你自己区区练气又搞死了多少高人。昆仑怎么就不可能阴沟里翻船?

    还记得程家地牢里的五代守墓人吗,天纵奇才的年轻人,一时轻狂就搭进去了地牢里的后半生。

    杨夕想得冷汗涔涔,满脑子都是如果会输……如果会输……

    她无力地发现,自己在这波澜起伏的大势面前,好像什么也做不了。

    天意如刀,就凭区区一个杨夕,真的能够逆天?

    犬霄忽然驻了脚步,“到了。”

    于是杨夕终于见到了,那道锁断了古存忧生机的断龙闸。

    昆仑的手笔,永远不会有什么无聊的装饰。

    却顶天立地,厚重沉凝。

    闸门背后,就是那不曾归来的英魂。

    而闸门的这一侧,一个头发蓬乱,光着上身,屁股破得露出屁股的少年蹲在门角。眼神单纯的轻轻挠它,就像在跟久违的亲人撒娇。

    “小狼……”杨夕几乎瞬间失声。

    然后她看见血流满地的闻人无罪,静静坐在少年狼妖的身旁。

    一手捂着几乎要流出来的肠子,一手搭在小狼妖的头顶,眼神温柔。

    第一次衬得起那副眉目如画的相貌。

    杨夕惊得直犯结巴,“闻人……闻人无罪他……”

    犬霄知道她要问什么,顶无奈的应了一声,

    “嗯,是啊,他才是古存忧的旧部,唯一逃出来报信的一个。我打着给古存忧报仇的名义,才拉入伙的。”

    于是,一切都说得通了。

    那些舍生忘死的战斗,那种浓烈到伤人的杀意。

    那一次次对这个世界毫无留恋似的向前。

    那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翻似的行径。

    他的确没什么留恋,他只是想报仇。

    他全部的战友,都在另一个世界。在墙的另一边,死了。

    何其荒唐,“背叛者闻人”没有背叛古存忧。

    即使,在古存忧死后。

    闻人无罪闻听见脚步声,抬头。

    一瞬间又恢复了他那嘲讽的死人脸:“你这死狗,又把道爷的事儿四处乱讲。”

    犬霄摇着屁股在他面前站下:“没办法,你太悲情英雄。这故事不逢人讲一遍,老子浑身都不舒坦,总觉着对不住这盆狗血!”

    闻人无罪并不理他,目光看向虚空中的某处,阴冷道:

    “不是血债血偿么,人已经到齐了,闸门还不开么?”

    甬道里的温度,好似因着这句话,骤然寒凉了几分。黑色石壁上凝结的水珠滴落下来

    ——“啪”。

    喜罗汉一惊,“等等,他什么意思?”

    犬霄笑看了他一眼,夸张的叹口气道:“哎,我的罗汉是真傻啊!闻人无罪在这,断龙闸还没开,你说他们在等什么?”

    仇深似海,血溅青天。不死不休,并非死狱囚徒才有这种凶蛮。

    “点擎苍用断龙闸困死了一个古存忧,自然也可以用同样的手段对付咱们……”

    喜罗汉惊怒,“你早知道?!那你还来!”

    犬霄仰视着铜墙铁壁的断龙闸,手指一寸一寸地抚过粗糙的石面,

    “我只是觉着吧……一世英雄的人物,尸骨总不该流落在外头。”

    闻人无罪冷漠的插嘴:“只怕都烂光了。”

    喜罗汉挣扎着要去揍这两个货,“他们是想把大家都害死!”邪法师拦住他,“算了,算了和尚,如今跟那时候不一样。点擎苍自己也要出去,总不会真做到绝境。没准,咱们也能跟出去呢?”

    杨夕眉头一跳!

    转头看向犬霄,这种目的,才像这厮的尿性。

    犬霄这个我行我素的畜生,并不理会其他人的反应,乌黑指甲刮过芥子石面,发出刺耳的噪音。

    轻声开口,倒像在自言自语:“这人也齐了,地利也有了,他们还在等什么呢?”

    闻人无罪面无表情的坐着,丝毫不为所动。

    喜罗汉满心不爽,咒骂一声:“总不会再等个天时吧?”

    就在他话音刚落,一声嗡鸣忽然在甬道内响起。

    紧接着,闻人无罪的长刀,杨夕的“夜行”,还有犬霄玩似的始终拎在手里长矛,一起震动着嗡嗡作响。

    杨夕惊愕的发现,自己腰间那块从进了死狱就再也没有反应的“昆仑玉牌”,滚烫的惊人,正在发出一阵惨烈的悲鸣。

    昆仑?!

    “怎么回事?”犬霄震怒,以为是杨夕搞鬼。

    却见夜城帝君卫明阳一手捂着胸口,脸色青白,似乎在强忍什么。

    忽然喷出一口黑血,仰面倒在地上。

    犬霄一直表现得大局在握,此时才真正慌了手脚。

    咒骂了一声:“操!”

    邪法师作为在场唯一有治疗能力的人,连忙上前查看。

    “没死,但也不远了。”

    犬霄终于冷静下来,阴沉着脸,“这就是天时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嫌人家短小,好吧,补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56章 绝路(二)》,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