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54章 蓬莱叛事(四)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终于有人惊觉,第一批倒下的“木剑客”六人,又站起来了。

    或者说,那已经不再是人。

    那是无差别杀戮的“行尸”。

    眼看着第二批被“捏死”的三人也站起来了,而第三批被“捏死”的五个正在站起。

    幸存的八个人背靠着背,几乎控制不住从脚底窜起的寒意。

    犬霄还活着。

    只是已经半残,胸肌撕裂,肋骨折断,血流满地。一双铁爪再约等于是废了,全身战力仅剩了一口钢牙可用。

    亏得他是一具横练的妖体,这时还能撑着跪在地上,换个不是“人妖”的,明年的今天就可以上香了。

    恶和尚也还活着。

    不过就快死了,气息奄奄的枕在犬霄大腿上,双眼无神盯着闻人无罪的后脑勺,一边儿说话一边吐血:“闻人无罪……噗噗………都……噗噗……都是你的错……”

    “闭嘴吧,和尚。少吐两口血,你还能多喘会子气儿。”

    犬霄脸色奇臭,

    “你他娘吐我一裤裆都是红的,不知道还以为老子蛋碎了!”

    点一下在场人数,犬霄心里头发沉。

    “法师,你还活着吗?”

    邪法师脸朝地趴在远处,虚弱的抽搐了一下,表达了自己与大家同在。

    “九个半对五……要是把和尚扔出去吸引一下行尸,闭眼之前还能再拿下一个。”犬霄眯着眼看点擎苍,不愧是一代狠人,临了还盘算着同归于尽,压根就没想着活命。

    恶和尚吐着血:“我也还能……噗……能……噗噗………能打!”勉力吐了一口大的,眼神嫌弃的瞪着闻人无罪,“……扔他!”

    闻人无罪还站着,腰背挺得像一棵笔直的青松。一手把快要流出来的肠子塞回肚里,扎紧了腰带:“还没完。”

    一双凤眼,穿过层层包围的行尸,盯向大厅中间被众人遗忘了许久的铁笼。

    包围圈内,没有杨夕。

    从郭长泽掏出蛊母的时候,杨夕就没有在正面战场出现了。

    她终于想起了“山河博览”上的六道大忌,以及授课师父那讳莫如深的态度:

    “关于这个,我能告诉你们的并不多。我只能说,六道大忌,出现的频率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低。但是了解它们的活人却很少。在文献的记录中,它们总是伴随着灾难、不幸、悲剧这样的字眼出现。如果真的有一天不幸遇上了,我给各位的忠告是:有多远,跑多远。”

    之所以一时想不起来,此时想起却又能一字不差,是因为那天昆仑第一忙人残剑邢铭忽然带着三百多鬼修出现在“山河博览”的课堂上。

    当然,再普通弟子眼里他是只身前来的,然对于每个同杨夕一样能“见鬼”的弟子来说,那些鬼修血红却死寂的眼睛,无论如何,都让人不寒而栗——他们全都是横死的厉鬼。

    怨气深重,尚可化解。

    若是心如死灰又怨气深重……那就意味着,那让他们死了都还无法甘心闭眼的心结,已成了不可挽回的定局。

    所以杨夕在一眼看到蛊母的时候,丝毫也没有托大,她当机立断的收起“夜行”,潜到夜城帝君身边,与他做了一个交易。

    “卫帝座,您别抵抗,我有事跟您商量,但是用嘴说太慢。咱们识海里谈。”

    杨夕一束灵丝直接缠上了卫明阳的手腕。

    后者听见突如其来的敬语,挑了挑眉。身在囚笼,安如宝殿,傲慢一笑,果然不曾抵抗,就这样让杨夕人偶了自己。

    然而当二人在识海里以神魂相见后,卫明阳却不由愕然一下。

    “你的神魂!?”

    这吃过猪饲料一样的个头,是其实真的是来杀我的吧……

    杨夕低头看看自己,神魂具象大体来自于人对自我的认知。自己现穿了一身昆仑记名弟子的粗布衣,包包头规规矩矩。就像眼前的夜城帝君,也并不是光溜溜的。

    “我神魂怎么了?”

    不怪杨夕迟钝,这实在机缘巧合的不自知。

    她第一个人偶术的对象是个狸猫,看见人家只有膝盖高,觉得——嗯,猫就是这么大呢。浑然没想过,离幻天弟子以神识著称于世。

    第二个人偶术的对象是个麻雀,看见人家不如手掌大,觉得——嗯,麻雀果然一点点呢。完全没在意,人家宁孤鸾修了上百年人偶术的自尊,都在她面前碎成渣渣了。

    此外,杨夕见过的神魂都是——雪龙归池,人偶师无面,还有一群练习用的打工鬼修这种级别的……

    ——大家的神魂差不多大小却互有高低,好正常呢!(.._..)要努力!

    鬼修嘛,天然都是一副死相,以至于杨夕没能从他们“焦黑”、“青紫”、“半个脑袋”、“长舌头”的脸上读出来他们的真实情感。

    那是一种“明明已经死了,怎么还要活见鬼?”的悲愤。

    无面先生的性子,自然也懒得跟她分说。只会频繁的亲身上阵,对练的时候,往死里削!

    鼓励?那神马?能吃么?

    昆仑人偶堂的庭训是——“鼓励使人落后,削死使人进步!”

    于是,看着很张狂,其实一直有点小自卑的杨驴子,默默觉得一定是自己太水了才总被师父重点照顾。

    (.._..)要努力!

    这妞子心底里老觉着自己特别笨,特别水,特别不值钱!人偶术连续削死两个不算弱的对手,还觉得不是我军太强大,而是人实在纸老虎。

    疏不知,昆仑无面坐镇人偶堂八百余年,也只跟一个人说过“你人偶术上的天赋,是我平生仅见”。

    而出入昆仑,残剑邢铭一个大招放倒了十几万应考弟子,这小驴货当时可是站着的。当昆仑第一鬼修那句“鬼修擅神识,能扛住我一击的都不正常”是白给的么?

    卫明阳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双星眸冷冰冰的把眼前从上到下扫视一遍:“你叫杨夕?”

    “是。”杨夕皱眉,难道我名字也有问题?

    “昆仑有几个杨夕?”

    杨夕联系了一下卫明阳那针鼻儿的心眼儿,自己觉得悟了。

    “我这名姓都没什么特别,想来昆仑应该有不少。但……只有我是白允浪的徒弟。”

    卫明阳勾了勾唇角,并不澄清误会。五代守墓人……有点意思!

    不怪人说跟如今的穷逼昆仑比起来,五代昆仑才真正对得起“家大业大”四个字。

    法诀密卷,恒河沙数。

    史上最强盛的门派,没有之一。

    五代昆仑的时候,仙灵宫、离幻天哪里有置喙的资格?乖乖做小弟都还要被打压,被打压也还连气都不敢吭。

    不过物极必反,盛极必衰,所有人都担心五代昆仑走天羽皇朝的老路,所以创派掌门飞升后,区区传过两代就被群起而灭之。

    五代昆仑强盛,师父那个老不靠谱,这次总算没有骗人。

    真魔师徒合体之后,有记忆传承。卫明阳虽然“中二”不守规矩,但毕竟守着个活字典,从小耳濡目染对于“仙道逆类”的沿袭,比昆仑自己人还要门清。对这世界的了解,更是可以追述到上古穿兽皮的年代哪种皮子更软、更耐穿。

    如果那传说是真的,那么几年后昆仑五代墓葬开启,自己还真必要走上一趟。

    六代昆仑,并没有完整魔道传承,而号称“道泽苍生”的五代昆仑,则是仅剩的有可能存在人修魔道具体记载的地方。

    他一百年来走遍山川大河,数次险死还生而不悔,不过就是为了不用生吞自己的师父。他生来孤儿长于魔手,自然知道魔修伦理的非常。

    可他毕竟是个人……他舍不得。

    不过一切的前提是,他这一次,还能活着从危局中走出去。

    “你要跟我谈什么?”卫明阳平视着杨夕。

    英俊冷酷的相貌之下,并非看起来的那么不食人间烟火。相反,如果回报足够,他很懂得什么时候应该低头。

    可杨夕却有比他更值得低头的理由。

    见卫明阳并不深究与白允浪的私仇,杨夕一撩前摆,直直的跪在了卫明阳面前。

    “先前的一切,都是杨夕的不好。是杨夕多管闲事,以下犯上,害惨了您。道歉的话,说了也没有用,加上我是白允浪的徒弟,杨夕自知就是千刀万剐也难消帝座心头之恨。只求卫帝座看在死狱上万生民的面上,不计前嫌,出手了结了点擎苍的巫蛊之乱。”

    卫明阳不闪不避,结结实实受了杨夕这一跪,寒潭似的双目古井不波。

    虽然早料这丫头这时候进来定然是为了谈这个,绝没有第二种可能。但这一跪,和话语中的坦诚,依然令他颇感意外。

    “本座身困囚笼,手无法力,拿什么救人?”

    杨夕双手捧出了魔龙晶核,恭恭敬敬递到卫明阳眼前。

    卫明阳竟然没有立刻接手。

    “你就不怕我取回魔蛟之后,不搭理这些囚徒的死活,却先要了你的小命?”

    “您不会的。”杨夕答得相当干脆,没有半点迟疑,“杨夕虽然并不觉得卫帝座是个好人,但您嫉恶如仇是真,薛兵主生拘人魂是六道大忌,点擎苍巫蛊乱世同样是六道大忌。您对薛无间有惺惺之情,尚且恨不能碎尸万段,点擎苍为非作歹您如何会饶了他们?”

    “至于我的小命……”杨夕很认真的想了想,道:“虽然还没筑基成剑,有点舍不得,但如果这是拯救苍生的代价……”

    抬起头来,双眼一片清澈,“杨夕贱命一条,您尽管拿去!”

    卫明阳驻立了半晌,方一拂袖,收了魔蛟的晶核。

    转过头去,并不看人。

    “性命就免了,待此间事了,自己来我夜城,扫地铺床,烹茶煮酒,给本座当满一百年婢女才赎罪。”言罢,又特特的补了一句,“还有,我对薛无间并无什么惺惺之情。”

    杨夕眨眨眼。

    又眨眨眼。

    小心翼翼的,“卫帝座,我师父白允浪他说,你是个好人。”

    卫明阳转过脸来,魔蛟图腾已经覆面,狰狞龙口含着一侧黑亮的眼珠。“你再多一句嘴,本座就连外边儿那一万囚徒,也一起杀了!”

    杨夕应了声,“哦。”

    心里却是松了口气,我不怕,您舍不得。

    一声响彻天地的龙吟,咆哮震彻死狱。

    滔天魔浪,汹涌鼓荡。

    魔浪所过之处,十数具行尸脆弱得好像纸糊,如麦秆般接连成片倒地。

    身如暗夜,眼似滴血。

    死狱最大的厅堂,甚至容不下魔龙伸展的首尾。

    盘卷着身体,灯笼大的龙眸,只把点擎苍五名剑修挤得面色惨白,恨不能变成一张薄纸糊墙上。

    龙口开阖,吐出夜城帝君带着杀意的冷漠。

    “在本座的眼皮底下玩蛊,点擎苍,谁给你的狗胆……”

    语调平静,音色悦耳,如松鸣泉唳。听在郭长泽耳中,却只觉得每个字都冻成拳头大的冰雹,一拳一拳照头猛削。

    干他.妹啊,从进门开始您老始终光着身子,屁股对着咱们。谁他娘知道胡山炮的笼子里还关了一头魔龙啊!!!!qaq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54章 蓬莱叛事(四)》,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