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52章 蓬莱叛事(二)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战斗开始得如此突然,谁也没有想到。

    闻人无罪拎起长刀,半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弧线,拉开了战斗的序幕。

    落地一刀,三丈长半尺深的裂痕。

    “轰隆”巨响,甚至是之后才被听见。

    点擎苍七个修士仓促后退,一个年轻女修险些绊进地缝,中了偷袭。

    脱口惊呼:“诛仙?”

    剑道六魁,各有看家本领。

    诛仙剑派的功法,并不像他们的名字那样堂皇大气,相反,他们长于偷袭起手,以弱胜强。

    这一手“压声剑”的战技,恰是诛仙的不传之秘,十分好认。

    闻人无罪掀唇一笑,长刀横挥,三十六道剑气从地缝中轰然炸起,斜掩着手中刀罡,从四面八方直扑那出声的女修。

    “断天门剑阵!”女修惊叫着左支右绌,“你到底是哪派弟子?”

    “昆仑瞬行”,“北斗幻身”,甚至“点擎苍无向暗刺”流水样的使出来,各大剑派的看家战技在闻人无罪手中聚成一股凛冽的刀剑风雪,呼啸着卷向那名女修。

    “背叛者闻人……”

    既不懂得怜香惜玉,也不懂得持强凌弱是没有廉耻。

    邪法师的叹息百转千回,从一地白骨中站起身来,呐呐道,“他竟然藏拙了这么久,不过总算让我知道他是剑修了……”

    邪法师的背后,森然白骨,累累成军,满地新鲜的尸首,恰成为他力量的补材。

    闻人无罪发难,其他人自然也没闲着。脚踏刚画好的加成阵图,银红相间的六芒星,血色涌动,邪气逼人。

    秀口一吐,“感受死神的颤栗吧!”

    白骨尸军,悍然扑向敌首。

    疯兽犬霄仰天长笑。

    手腕一翻,乌黑长矛甩到身后八丈远。

    双手一挥,指甲暴长一尺来长。猩红舌尖舔过乌光指甲,如妖似魔。

    木剑客是他此次夺王之战的攻守同盟,见状却也不禁大怒,“你他娘竟是个体修?”又是跺脚,又是面红耳赤,恼羞成怒之至,“敢情你天天拎个破矛,是在哄老子玩么?”

    犬霄双足一蹬,人已离地,嚣张大笑从空中传来。“瞅你那副小妞儿样子,谁让你们太菜啊!”

    流光双目,狂态毕现。双爪切金断玉,利齿择人欲嗜。

    冒天地之大不韪,以人身入妖道,为求力量,甘为猪狗。这才是撒开了蹄子扑腾的疯兽犬霄!

    木剑客一张老脸臊得通红,罢罢罢,枉老子一世恶人,竟也有为天下苍生搏命的一天!可叹可笑!

    但诸君争做烈士,黄毛丫头都上了以命换命的打法,老子也断没有做个缩头英雄的道理。简直连回家面对剑仆,都会心虚气短不好意思欺负。

    行走黑暗,一世疏狂,谁手上还没有点看家的本事!

    老牙一阖,咬破舌尖,连喷三口心头血。

    五行木剑嗡鸣乎应,脚踏七星,念得咒来:“临兵斗者皆列阵在前!”

    这么个邪人,看家的本领,竟然是正经的玄门道法!

    满屋子人渣,磨刀霍霍向奸佞。到处都是布满血丝的红眼珠子,和伤痕累累的尖牙利爪。

    却有一个被众人遗忘的人,困坐囚牢,背对战场。

    修长的手指抓着栏杆轻颤,卫明阳双眸黝黑,轻声低吟:“英雄……”

    卫明阳没有修练过神识功法,可死狱的困阵到底挡不住元婴修士的耳聪目明。

    要不怎么说成也天才,败也天才呢?

    寻常修士一个境界,卡数百个年头,漫长时光总要钻研几种法门临敌。

    练气境整天折腾吸收灵气儿,体内度量微小,懂行的便会淘换两门小法诀来用。调度道法以外的自然,然天道规则所限,威力强大者稀有。

    筑基以后,成就道体,算是真正迈进了修道士的门槛。炼血炼肉,锻筋锻骨,灵体带换凡胎,终于可以飞翔天地之间,龟息潜海之下。

    这个阶段的修士,多会研习一点体修法门。

    但散修之外,受山门系统培的弟子,卡在这一层的也并不多。

    通窍期开始,修士的竞争渐渐激烈起来。

    此一阶段经脉的数量变得可以扩张,这直接影响到日后修行的速度,金丹的品质,元婴的法相,甚至能不能修行些奇门功法,对敌时法力的恢复快慢。

    所以卫明阳也曾压着自己的境界,在此阶段停了一停。

    争资源,争灵宝,抢势力。丹器符法阵禁咒,这个阶段的修士也终于不再受资质影响,可以挨个尝试了。

    所以修仙界的诸多杂家,也基本是在这个阶段涌现出来,功成名就。

    卫明阳的通窍境界,纵向跟他自己对比,算是卡得长的,八十九年,一手阴阳化生**使出手来,惊才绝艳,所向披靡。

    金丹境,出了名儿“卡死九十九,放过不足一”的凶险境界。这个境界的修士,若不想依靠丹药旁门,多会学一点剑修本领,来对抗那无孔不入的心魔。

    无他,剑意是目前人们所知的,唯一能在心魔幻境里御敌的东西,就算练不成剑意,磨磨心性也是好的。

    当然话不能说死,旁的办法或许也有,但毕竟不够公开常见。

    卫明阳就是那个或许也有。

    他是真魔修。

    以血肉凡身,入无形魔道,这片大陆上真正的人身魔修其实非常稀少。

    那种随手学了两门魔道神通就开始刨个洞府,祸害百姓的不算。那叫走火入魔,不叫修魔。

    说得难听点,那种东西是魔域里头,大魔真君们洒饵培育的养料。蹦跶不了太久。

    正道修士们天天喊打喊杀的除魔,除的也是这帮鱼肉乡里的伪魔修。

    跟妖修不一样,因为魔者无形,魔者不争,真魔一旦修成都是强大却避世的存在。人修为主的修仙界,轻易不招惹这帮惹不起的老乌龟。

    没事儿就砍一砍伪魔修,匡扶正义的同时,别让真魔把人间祸害成自家猪圈,也就是有限的交集了。

    所以人修很少能得到魔的正统传承,除非像卫明阳这样,还是个软趴趴婴儿的时候,被路过真魔给捡了。

    送又送不出去,扔了又觉得怪可惜了的。小猪似的养着,怕他死喽就只有教他修炼。

    修炼吧,人修的功法又木有见过,那就修魔吧!

    万一修坏了,走火入魔咋办?

    真魔大人表示,再好没有了!小猪养成了大肉猪一口吃掉,还能解馋。真魔的伦理,不是我辈凡人可以猜测的。

    师父修行停滞了,养个徒弟嘱咐他“好好修炼,争取早日把为师吃了,不能让隔壁吴老二抢了先”这样的,简直不要太常见。

    徒弟没能练过师父咋办?那就把这个徒弟吃了再养下一个呗,哪个真魔大能一辈子没吃过三五百徒弟呢……

    这真魔要是不稀有,都见了鬼了。

    卫小阳就这样在师父绿油油的眼睛里面长大了,口水流到下巴上的师父大人,生生给卫小阳逼成了一个洁癖。

    真魔师父没想到的是,洁癖卫小阳居然真的适合修魔。

    人修魔道,只有一个办法,自养心魔。

    金丹心魔,悬于人修头顶的一把惶惶断头刀。洁癖卫小阳一看,我靠,这玩意儿好脏,简直不能忍,张开大嘴啊呜一口给吞掉了。

    来一个吞一个,来两个吞一双,吃得满嘴流魔,生生成了圆滚滚的胖小阳。终有一日胖成正果,体外化形,成就本命魔蛟。

    没错,现在杨夕眼珠子里边儿转悠的那条魔蛟,是人家卫小阳辛辛苦苦养了几百年的心魔。

    其实卫小阳还是被真魔大人给养歪了,人是不会见了脏东西忍不了,就往肚里吞的。

    但真魔大人不知道,真魔大人只是很嗨皮,我这徒弟是宝啊!能修魔的人类百年难遇啊,而且人修的障碍是命短,但是他们修行速度快啊!

    这徒弟只要养不死,过不了两年为师就可以过上被吃掉的幸福生活啊!

    于是全副精力放在“徒弟千万别死”这件事情上的真魔大人,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他以前养过的徒弟都是魔,魔者无争,大家每一头的想法都差不多。

    所以师父大人忘了,人类这种生物,他有“中二期”!

    “师父以异类之身,期间辛苦,明阳看在眼里。虽不曾时时宣之于口,但日日铭感于心。魔者生于天地,无父无母,明阳心中师父既是父母。为人子者断不会为求力量,啖父母于口腹。现明阳入世修行,再求突破之法,此行或许千年不见,望再见之时,师父能理解徒儿的苦心。”

    留书一封,翩然而去。

    能吃掉我的徒弟他跑了!真魔师父整个世界观都崩溃了。我不理解啊不理解!

    老子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从来捧着护着,没要求过你烹茶扫水,你小时候尿炕还是我给你洗床单呢!

    师父就要求你一件把我吃了,怎么就那么难?

    怎么就那么难?!

    卫明阳对此只有一个回应。

    少拿八百年前老黄历说事儿。你没见过小孩儿尿炕,愣把我沤出褥疮来才知道洗床单别以为我不知道。隔壁吴老二都告诉我了。

    我现在左边儿屁股蛋上还有疤呢!

    床单这事儿,你要能尿,我也给你洗!

    至于吃了你,除非你有本事把自己团个药丸子塞我嘴里,否则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真魔师父:吴老二我跟你拼了!t皿t

    把自己团个药丸子,其实真本事他真有。但塞进卫小阳嘴里这事儿就悖论了。

    当然真魔大人是没听过悖论这个词儿的。

    他就是一琢磨,他要是把自己强塞徒弟嘴里吧,前提是能打过徒弟。但真魔自古以来的传统和向往,都是徒弟养的比自己厉害才给吃,要不然合体合得没意义啊?

    但自己这徒弟一旦修为比自己厉害了,哪里还肯让自己塞?

    真魔师父愁得头上的毛都白了……

    卫明阳就在师父犯愁的年月里,干掉一个又一个坏蛋“尽诛有罪”,吞掉一个又一个走火入魔的“饵食”,渡过了他短暂的化神期。

    在化身这个人人努力修炼幻术、杀术、神魂之术的境界里,卫明阳开紫府,筑灵台,匆匆锤炼了一下五感,便马不停蹄的奔向了元婴行列。

    其实比起前面几个境界,元婴这个境界是个水到渠成的境界。

    如果前面按部就班,基础打得扎实,自然而然便会生成元婴。只不过法相不同,神通有异。

    修成元婴,便等于修成了第二条性命。

    肉身没有天赋神通的修士,若基础扎实,在元婴境界也可尝一尝元婴神通的感觉。

    任何事情,不深入便不了解。

    只有如卫明阳这般修到了元婴境界的人,才真正开始明白,修士和修士区别,不在于境界。

    飞升和作化的区别,不在于资质。

    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飞升之前的最后一个境界,会叫合道。

    什么样人有得证大道的可能,其实是可以看出来的。

    当然,并不是说有了这种可能,就一定管用。

    资质实在太差,修炼速度跟不上寿命的消耗,生生老死的不要太多。所以四巨头中,人修为主的仙灵宫,收徒首重资质。

    因为进境的确一日千里,使那些不思飞升的小门小派争相效仿。

    也并不是说,入道之初瞧一眼行不行,就一辈子不可改变了。

    通天大道,最不缺陷阱,多得是诱惑。而人生在世,总少不了立地成佛的屠刀客。

    所以四巨头中,最胡来的昆仑,才号称“有教无类”,是个活物就敢教一教。

    天纵奇才、心坚如铁的夜城帝君卫明阳,在元婴境界卡了整整九十七年。

    不是因为白允浪。

    是因为他看不见自己要合的道。

    卫明阳疾恶如仇,尽诛有罪。

    因为他觉得他们肮脏。

    玷污了这纯白如皓雪的人间。

    可是现在,就在他看不见的身后,一群肮脏的人正在同另一群更肮脏的人,以命相搏。

    为了这人间,还能纯白如皓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52章 蓬莱叛事(二)》,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