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51章 蓬莱叛事(一)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你们是什么人?”

    清脆的女声在大门外响起的时候,大厅里的人渣们正在进行第二次内讧。

    闻人无罪那副我什么都知道但我就是什么都不说的态度,直接把自己放在了所有人的对立面。

    疯兽犬霄和“木剑客”这长矛木剑的夹着闻人无罪,威逼后者。

    突如其来的意外,大厅里瞬间为之一静。

    “胡山炮呢?”

    守门的弟兄似乎说了些什么,但显然没能让那个女声满意。

    大厅的正门被一股沛然大力猛的推开。

    七个身穿青翠道袍,背负长剑的“点擎苍”修士就那么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身后还跟着七个布衣短打,低眉顺眼的剑仆。

    而大厅里的一室狼藉,也彻彻底底的暴露在“点擎苍”们面前。

    杨夕听见了邪法师的吸气声。

    她自己则有一瞬间的犹豫,要不要表明身份。毕竟,她只是误入死狱而已。

    可接下来点擎苍的表现,让她放弃了这个想法。

    “你们把胡山炮杀了?”

    年纪最长的“点擎苍”说这话时,竟然笑了一下,根本没有多看地上的尸体一眼。

    六名年轻的剑修按剑守护在侧。

    “给你们一盏茶的时间,重新选个狱王,我有事情跟他谈。”

    杨夕攥紧了拳头,这点擎苍比传说中的还要恶劣。

    犬霄往前迈了一步,眼角余光去看闻人无罪。

    后者单手提着刀,靠在一张桌上。半边长发挡住了面孔,不知在想什么。

    犬霄见闻人无罪并不与他争,于是走上前。

    “不知前辈要谈何事?”

    中年点擎苍看了看他,一笑:“关门。”

    他身后六个青年剑修手中剑花一挽。

    长剑一勾,搭住门扉,哐当甩上。

    屋内众人具都生出一种,今日若谈不成便会死在这里的错觉。

    点擎苍笑着说:“谈谈归顺蓬莱的事。”

    犬霄一愣,随即笑道:“南海蓬莱是天下功法的发源之地。我等身为修士,自当奉蓬莱为上师……”

    “小子!”中年的点擎苍笑了笑,打断了疯犬的攀扯,“别跟老夫扯皮。蓬莱这两年越发看不上昆仑、仙灵之流的做派。翅膀硬了,就数典忘祖了!看看那些道派新收的小弟子们,都快把祖宗的蓬莱宝岛,当海外蛮夷看了。”

    杨夕听得心里咯噔一声。

    并不是说这点擎苍胡乱诬陷,恰恰相反,杨夕自己在昆仑所接受的概念,那蓬莱岛就只被当成一个道法丰盛,与世隔绝的外岛。

    而看那疯犬的反应,蓬莱是修士祖宗这事儿恐怕是真的。

    那边疯犬已经就坡下驴的续上了话,

    “前辈恕罪,那小子就更不懂了,就算蓬莱的前辈们打算在陆地上找个新的代理,也轮不到我们一群死狱的犯人?”

    中年点擎苍笑笑,“人可以一错再错,却不能三错四错。明知道再找也是再养一个白眼狼出来。蓬莱上师们这回,不找了,他们要亲自来。”

    杨夕注意到,他说的是“咱蓬莱”。

    蓬莱要搬到大陆上来,这可真算是个震惊天下的大消息。

    出于什么样的真实理由,在场没人猜得透。

    但如果一个外地的门派到了个新地界儿扎根,现在当地搜罗一批人手圈地建山门磕对头,倒是常见的。

    就是瞧上死狱有点不常见。

    点擎苍却是把理由备得足足的。

    “那昆仑剑派心大呐,整个儿陆地上的门派,都叫他们折腾的抗怪联盟给收拢了。这眼巴瞧着,倒有要倒退回天羽皇朝的架势。”

    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留给众人回想。

    天羽皇朝,说的可不是现今儿的天羽帝国。

    那是距今几万年的庞然巨物,当时大陆上唯一的国家。

    关于这段历史的评价,有好有坏,好的是说正是这个皇朝实现了仙凡融合,让老百姓知道了修仙者的存在,让修仙者走下了神坛。

    当时民间也确确实实曾经做到了人人有机会修仙,凡有资质者,均有国家设立的问道殿统一培养。可以想象,平凡人得到了这样的待遇,会如何感激这个国家的君主,而当他们成为这个国家的中流砥柱之后,这个皇朝会何其昌盛。

    而坏的一面,则是这些中流砥柱们成长起来之后,才渐渐显现出来的。修炼是为了当官,当官则是为了占有更多的资源修炼,身居高位的“大官”们得到资源的无限倾斜,几千年不死,不飞升就不算完。

    这在现在的修真者们看来,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而合道期的宰相还要口称臣子,五体投地,奉黄口小儿为君上,这在如今求长生逐逍遥的修士们眼里,绝对是个打脸打到痛彻心肺的耻辱。

    而皇朝末年的统治黑暗,民生凋敝,虽被百般涂抹,却仍然在街头巷尾的传说中可窥一斑。

    而杨夕从见过的昆仑“灭门浮世绘”中,早有隐约的推断,四代昆仑,大约就是亡于这个天羽帝国之手。

    点擎苍给当代昆仑扣的这顶帽子,不可谓不大。

    “蓬莱上师们想在这片陆地上扎根子,自是要解救你们这帮被昆仑坑害了的孩子,就说这死狱,那便是首当其冲的。说是关几年给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可你们谁进来之前,知道这里头是不能动法术的?外边儿真真是连个影子都没有。昆仑这份本事,不比当年天羽差啊……

    “他们坐上面吃香喝辣,却要你们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卖命拼死,还要限制了你们的本事。”

    杨夕只听得两眼冒火,这一番颠倒黑白简直气炸她肺片。

    关键是他这话里边三分真,七分假,传出去让捕风捉影的人听了,就得让人有模有样的当了真事儿。

    而且这是个讲话的高手,谁对谁不对这种事儿从来劝不动人,但那话里话外的意思分明是跟昆仑,甚至仙灵宫这样的门派打对台。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道理放之四海皆准,换句话说蓬莱仙岛是不会追究昆仑—仙灵系统里给他们定下的一切罪过,眼看着不少人渣都被他说活了心思,蠢蠢欲动起来。

    娘了个腿腿,那我不就先炮灰了嘛!

    杨夕一拍桌子,口辩咱不是对手,咱拿事实说话。

    “那请问这位前辈,您已经解救出来的胡山炮被咱们不小心给砍了,这事儿蓬莱怎么看?”

    点擎苍的修士身板子一僵,一双利眼扫过来。

    好丫头,这是个不愿归顺的了!

    要不是箭在弦上,你当道爷真会饶了这帮坏事儿的猢狲?

    勾了勾嘴角,眯眼笑道:“这胡山炮倒是个意外,品性实在是恶劣得太过,本也要出手收拾的,如今倒是省了许多事情。”

    杨夕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单手一撑从骨墙后面跳出来。

    “所以,胡山炮前边儿的枪王古存忧,就是品性太过恶劣,让您们给收拾死的?”

    这话的末尾一句咬的极重,倒是激起了不少人的同愤。

    古存忧在死狱是什么样名声,那真是睁眼瞎子也不敢就这么应了一句品行恶劣。

    那点擎苍危险笑笑,“这却不是,谈不拢而已。”

    不能合作就除掉,这番话放在其他任何一个官面上,都是不能瞎说的实话。

    然而死狱这帮人渣的尿性,却真没什么不行。

    杨夕一挑眉,“所以前辈的意思是,今儿个若要谈不拢,我们这帮也是一样的下场?”

    点擎苍但笑不语。

    “我一直不明白,古先生他…”闻人无罪却抢在杨夕前面开了口,长刀刀尖儿拖在地面上,刮擦的声响由轻到重,

    “…并不是昆仑、仙灵之流的死忠。在外头的爱好,是砍各家皇帝老儿的脑袋。进这死狱,也不过是找个清静地方安心杀怪。到底有什么地方不顺了蓬莱上师的眼睛,以至于……谈不拢?”

    “这理由,却不便为外人道。”

    杨夕擦擦“夜行”,说了句不着边际的话,“我记得蓬莱,是在海的南边儿吧……”

    临时被推出来的狱王犬霄,却勃然变色。

    盯着点擎苍的剑修,道:“那些海怪,是蓬莱养的?”

    “怎么可能,若是能养出这等凶物,怕早不称霸宇内!”

    还用招揽你们做甚?怕是我点擎苍都没了立足的地方。

    犬霄眉头不松,再出一问,

    “蓬莱高层,可被海怪辖制?”

    “开什么玩笑,怪兽之强横,若生灵智,天下间还有你我的活路?”

    犬霄看了杨夕一眼,放眼大厅,他是唯一知道杨夕出身昆仑的人。因为杨夕是他挖来,彼时尚搞不清状况,露出过不少端倪。

    “那敢问先生,蓬莱若与昆仑开战,我等身在死狱,又要如何襄助?”

    点擎苍的修士笑了,“这便简单得很。死狱东区若能在杀怪一事上,稍稍松懈。海怪背后又有蓬莱仙长们追杀,四个区的海怪必然都涌向东区一处。我点擎苍再于阵法维护上略做首尾,不愁这死狱困阵不破。”

    如此一来,胡山炮日前的消极怠战,内耗实力,便说得通了。

    古存忧的谈不拢,也有了合理的解释。

    “当然,蓬莱上师们出此大力,也非全是为了救你们。待海怪冲破死狱的困阵,昆仑手忙脚乱之际,便是上师们登陆建功的时候了。”

    合情合理的解释,彻底双赢的局面。

    可犬霄的眉头,却并未因此放松。

    左右扫视着临时聚起来的乌合之众,眼见着有人思忖,有人窃喜。

    虽说下死狱的时候,大多人都是自愿的。可是三年不见天日的挣扎,没人不惦记着,闻一闻自由的味道。

    之所以一直没出现什么暴动,那是大多数人在外头实在混不下去了,冒头就是个死。否则,谁愿意猫进地底下,喝生血吃生肉?

    可现在,点擎苍背后的蓬莱仙岛给了他们另外一种可能。

    堂而皇之的站在阳光底下,受修仙界老祖宗的庇护。整个大陆局势重新洗牌,而他们将因为是第一批功臣而受到优待。往日罪孽自不必提,甚至以后继续为祸一方,也被睁一眼闭一眼的放过,都是有可能的。

    可是,有些事情,即使是十恶不赦之人,也有越不过去的底线。

    犬霄垂着头,紧紧的握着手中长矛。

    “蓬莱既没有御怪之能,待死狱困阵告破,那些食人的海怪,又要如何处理呢?”

    点擎苍的修士意味深长的开口,“若要成大事,则必有牺牲。死狱既为前站,死点人也是正常。”

    言罢,深深的望了杨夕一眼。

    不料,杨夕却不闪不避的回望着他,蓝眸澄净,黑眸幽深。

    “死狱东区将近一万囚徒,另外三区数量还要更多。死狱背后的巨帆城,常驻十几万修士参战休整。整片南海战场,几十万修士并数百万凡人。再往后,还有整片大陆数不清的仙凡命性……

    “蓬莱是打算,以海怪为先锋,把我大陆修士的血肉一寸一寸犁过去,待生灵涂炭后。再于焦土上,重新播种么?”

    清脆稚嫩的娃娃音,一语道破了这场交易背后,鲜血淋漓的惊天代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51章 蓬莱叛事(一)》,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