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49章 刺客杨夕(三)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媚三娘从卫明阳被推进大厅的时候,就开始坐立难安。

    手中扇子抬起来三遭,又都放下了。常年戴在脸上似笑非笑的高人面具,需得咬牙切齿才能挂住。

    她知道胡山炮是个蠢的,但不知道胡山炮的愚蠢竟得让人“剜目相看”!

    夜城帝君这么个毒蛇似的东西,岂是能放在面儿上宰的?

    十万夜城属卫,难道描到画儿上好看的么?卫明阳做了几百年夜城之主,难道还攒不下几个死忠?新帝君想要坐稳位置,要不要给老的报仇?

    这事儿摊换了谁,不是不声不响的私底下一刀切了干净!若碰上个耐心的,没准连切都不切,小心控制一下他能接触的人,无声无息的就能让自然消失了。

    她就不该图一时方便,走这个蠢货的路子。

    今儿个卫明阳若真在这被活活剐死,在场有一个算一个甭管吃没吃肉,就得等着夜城那帮土狼鬣狗似的东西上天入地的追杀一辈子!

    媚三娘面上淡淡,心里只恨不得把胡山炮咬死。

    便还有那不长眼色的折草娘在旁添乱,

    “三娘,你怎么一副日了狗了的表情?”

    媚三娘的表情在旁人眼里是无懈可击的。

    她是个有分寸的人,轻易不与能人交恶,永远“莫欺少年穷”,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宁得罪小人不得罪疯子。连出门行走都要换过“梅三”这个身份,生怕被人捏着把柄一窝端了“蜀山桃夭洞”里的老小王.八蛋。

    自家事情自家知道,她虽是个元婴,但跟卫明阳那种元婴根本不是一个级数。

    如自己这种不正的路数,这辈子升仙是无望的,若不豁出去的做大孽,元婴也就到头了。并且因为底子薄,能用的手段也实在不多,别说人帝魔君卫明阳,就是个厉害点的金丹媚三娘她打不过。就说上次,昆仑那个“君子剑”,一筑基期的小剑修砍得她满山乱窜,也真是日了狗了……

    他们这种元婴,空有境界,寿数倒是够长的。斗起法来,除了灵力深厚,真是毫无优势可言的。能在这修仙界活得长久,媚三娘日日小心,处处谨慎,说话前先打十万腹稿,轻易不以真性情示人。

    但架不住折草娘了解她啊,几百年的交情,喘口气儿能猜出来彼此昨晚在哪过的夜。

    当杨夕被带上来之后,折草娘几乎是倒抽一口冷气,“三娘,你怎么又一副被狗.日了表情?”

    胡山炮也有点懵。

    这什么情况,媚三娘看着自己这边的眼神儿,只像要把人活吃了。爷惹着美人儿了?哎哟,这可是个带刺儿的牡丹,被她扇一扇子不是顽的。

    胡山炮正要嘱咐人去问问,却见那媚三娘忽然露出个冷笑。左手提起折草娘的衣领子,右手捉了她一直带在身边的瘸腿小子,起身就走。

    走得还挺急!

    胡山炮觉得有点不对劲儿,想让身边去个人问问,是不是看见剐活人觉得恶心了?

    “行走的饕餮”下一句话,却让他把这个不对劲儿,完全抛到了九霄云外。

    “胡爷,凡人衙门不为吃肉,所以这第一刀呢,不下在小腿上。剐男人呢,是头两刀各剜一侧乳首,第三刀就是照着两腿中间儿来了……”

    胡山炮听懂了“饕餮的意思”。并为此激动了起来。

    他诚心诚意的膜拜那个笼子里的男人,是以从未想过这样的方法。

    如果毒刑拷打都不能让他折辱,那阉了他行不行?

    胡山炮双眼发光的往那笼子里看去。他知道卫明阳听见了饕餮的话,可那个一腿已成白骨的男人依然面无表情的坐在那,大张着双腿,袒露着饕餮要割下去的那条肉。

    胡山炮没放过他一丝微妙的反应,遗憾的是,那个男人的确是连大腿上的肌肉都不曾紧绷一下。

    他不在乎?

    胡山炮以己度人,并不肯信。

    一挥手,用最冷酷的语调开口

    “饕餮,直接下第三刀!”

    “行走的饕餮”,这个每天变着花样研究如何炮制伙人的变态,阴险的笑着,转向卫明阳。

    人帝魔君呐,到了爷的手上,比一块蒸熟的猪肉又有什么分别?

    可是夜城帝君看都没看他一眼,他只是望着上首胡山炮的方向,张开了削薄的嘴唇,嘴角上翘,露出了一个嗜血的笑容。

    胡山炮只觉得手腕一凉,一沉。

    手下送来的那个小丫头,忽然就倒进了自己怀里。

    胡山炮的世界,陷入了一片寂静的黑暗。

    黑暗中,胡山炮呆呆的仰着头,他不知道这是哪里。

    他只看见那个头顶绿叶的小丫头,像一个巨人般俯视着他。

    然后一脚踩下来,

    “我其实并不想救夜城帝君,但你实在太恶心了。”

    胡山炮的黑暗,变成了用永恒。

    杨夕这辈子从没这么憋屈过。

    胡山炮的识海,小得简直不可思议。她要低着头,才能不被识海的天顶给磕死。

    还有胡山炮的神魂也太弱了一些,居然还没她一截儿手指头长,比上回一脚踩死那个侍女还小。

    不是说,化神以前,没有天赋神通的修士,甚是强弱都差不多么?

    真是太奇怪了,杨夕摸摸头上的草叶子。

    翠绿的阔叶,在杨夕头顶,骄傲地舒展着。

    先不想这个神魂残废,解决了外面那帮杂碎再说!

    杨夕在胡山炮的身体里,睁开了眼睛。

    第一个感觉是,我靠真他妈沉,这得有三百斤往上!

    她杀胡山炮,不过一瞬间的事,左右并未发现什么异常。甚至还在盯着忽然“投怀送抱的小女娃”看。

    “胡爷……”

    杨夕一抬手,止住了那个送她上来的胡氏属下。

    那家伙不是真的,早被“千面方士”割了面皮,掉了包。

    杨夕不知道在场还有多少个调包货。

    但她跟那群人渣约好了控制胡山炮之后的手势。

    杨夕对上了夜城帝君那双寒潭似的双眸。

    救我,我们一笔勾销。

    他的眼睛是这样说的。

    那个外号“饕餮”的变态厨子,已经一手执起了夜城帝君两腿.间的软肉,用一把纯银小刀比划着,“哟,分量还不小。哥们儿这一刀下去,多少个小娘们儿得哭死啊……”

    整个宴会上,群魔乱舞的起哄。

    “快切,快切!”

    “都说吃什么补什么,哥几个等着泡酒呢!”

    “喂狗得了,恶不恶心呐。”

    卫明阳面不改色,半点都听不到似的。一双星目,眨也不眨的盯着杨夕。

    杨夕也看着他。

    你我之间的账,你大可以找回来。

    你欠薛先生的账,你永远也购销不了!

    杨夕右手下压,扬声喝道:“开始!”

    鲜血飞溅。断肢离体。

    一道血线溅上了卫明阳英俊的面孔,惊心动魄的凄艳。

    断肢在人们惊诧地凝视中,在空中划出一道血线,旋转着落入一个正和旁人聊天的胡氏手下的餐盘。

    “当啷”一声!

    那人猛然回头,惊叫,“啊!谁的胳膊?”

    “行走的饕餮”在卫明阳的面前,缓缓的倒下去,嘶声道:“刺……刺客……”

    下一瞬,一把飞来的木剑切过咽喉,永远的终止了他的声音。

    断掉的臂膀,流出一滩殷红的血液,濡湿了附近的地面。仍然完好的那只手里,精美的银质小刀滑落出来。

    “叮当—”

    卫明阳缓缓的阖了下眼,把溅在眼眶里血挤出去。

    宴会厅里,早已是一片血红杀场。惨叫不断,血肉横飞。

    恶观音,喜罗汉,邪法师,疯兽,木剑客,血手屠夫……

    动手的人数远比杨夕想象的更多。

    以有心算无心,屠戮起来也就快得更多。

    更别说,造反这一方的实力,远比胡山炮那些没上压下的打手超出了一大截。

    转眼间,大厅里仍然站着的人,就只剩了不到一半。

    而这一半的大多数,都属于造反的一方。

    忽然,杨夕敏锐的感觉到身旁一股恶意袭来。

    就着胡山炮痴肥的身体滚下高台,堪堪躲过砍下来的长刀。

    抬头一望。握刀的人,正顶着胡山炮那个好色小弟的面皮,冲着杨夕阴笑。

    杨夕厉喝道:“闻人无罪,你想干什么?”

    “背叛者”闻人无罪,一个人渣中的人渣,其人最是背信弃义,首鼠两端,只把背叛当成毕生的职业来做。

    一同造反的人渣中,恶观音、喜罗汉、邪法师之流,属于杨夕认为比较安全的同伙,除了癖好丧心病狂了一些,大体上还比较有人性。

    而闻人无罪,则是杨夕心中最危险的一个,没有之一……

    杨夕甚至从没把他当成同伙。

    手刃亲爹亲娘,奸杀亲生妹妹,更名换姓拜过三十二个师父,先后十一个门派直接被灭门,,二十位师父含恨惨死,被五位尚在世的师父联手追杀下才逃进了死狱,临进来之前还被他砍死了两个师兄,一个师弟。

    这样的人,即使以死狱的标准,也太过不是个东西。

    闻人无罪扬起手,揭开□□,露出一张远山新雪的面孔。墨缎似的长发在背后松松扎成一束,发尾垂到膝盖,映着他滴血的长袍下摆。

    “道爷帮你宰了胡山炮,你跑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49章 刺客杨夕(三)》,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