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48章 刺客杨夕(二)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胡山炮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快意过。他觉得南海这片死狱,简直就是他的福地。

    最开始属下们告诉他抓住了夜城帝君卫明阳,他还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夜城帝君,世上硕果仅存的唯一一位真正的人帝魔君,以暴制暴的血手屠夫。

    没人知道,这个叫卫明阳的男人是胡山炮一辈子的魔魇。

    他至今都还记得那男人冷漠的眼神,看着他,就像看一只泥土里爬行的蛆虫。

    “磕头做什么,你这样的,还不值得我动手。”

    多年之后,胡山炮修行大成,点齐人马到夜城门下叩关,寻卫明阳一战。

    结果卫明阳只是在城头看了他一眼,对身边的小侍说,“此等虫蟊,何须知会。自行就是。”

    然后,便施施然下了下了城墙,只留给胡山炮一个一个翻卷的袍角。

    他苦心经营百年的势力,一夕间被夜城从属啃得涓滴不剩,而他只见到了卫明阳一眼。

    “区区蝼蚁,何足道哉。”

    “一起灭了吧,看着闹心。”

    “豺狗当道,何须人推?”

    三百年,胡山炮从筑基到金丹,进境不可谓不快。可比起那人十年金丹,百年元婴的天纵之才,却愈发的连一个袍角都看不见了。

    胡山炮五次站在卫明阳面前但求一战,或者一死,却从未得那人施舍一个冷笑,一个正眼。

    夜城帝君卫明阳眼里,他胡山炮始终是一个连被诛资格都够不上的,趴在泥土里的蛆虫。

    这样的被无视,胡山炮理智觉得自己是应该憎恨卫明阳的。可感性上,他没有,他发了疯一样的膜拜那个那个男人,把那个男人当成一辈子的信仰。连在死狱得了权利,都不忘活剥人皮来仿制一件人皮披风。

    那个男人——强大,高傲,冷酷,自以为是。

    这是有资格问鼎巅峰的男人,才能拥有的品行。

    而今,他听说了什么?哈!

    夜城帝君丢了自己的本命魔蛟,

    夜城帝君他居然是一个纯纯的法修,不会任何神识之术、不会任何小法诀、不会任何战技!

    因为他的高傲和自以为是,他就这样仗着法宝众多跳进了死狱。

    因为他一贯的冷酷,他唯一的仆从卷了他全部的法宝,把他送给了胡山炮。

    因为他的强大,那个仆人明知他此时如凡人一般就是案板上一块剃光了全部骨刺的鱼肉,却依然,不敢手起刀落。

    于是,他胡山炮才有了亲手膜拜这个男人的机会。

    他胡山炮膜拜一个人的方法,是把他全部的尊严扔进泥地里,让最低贱的蝼蚁来践踏。亲眼看着高高在上的傲慢被打碎、□□,再也不能重铸。

    多么辉煌!

    “把今儿的主菜上来吧,兄弟们都等急了。”

    三千六百刀,削皮去肉,见骨不死,是为凌迟。

    堆满了碎冰的长盘已经备好,点缀着死狱稀少的瓜果蔬菜。

    十八柄精巧的纯银小刀铺陈在冰盘的一侧。

    邪修中的第一美食家“行走的饕餮”,一身雪白的礼服,环胸而笑。

    卫明阳被洗剥干净得像一只雪白的羊羔,赤身*的装在一个笼子里,被缓缓的推上来了。

    前胸后背上狰狞的血痕,和一条垂在笼子外滴着黄水儿的断腿,昭示了在此之前胡山炮为了踩碎他的尊严已经努力良多。

    然而,收效甚为。

    胡山炮看着卫明阳那面无表情的脸,只觉心中一股鬼火压也压不下去。

    “饕餮,下刀吧。”

    胡山炮并不是一开始就想到片了卫明阳来吃肉的,可是鞭打,辱骂,烙铁,夹板,他给卫明阳挨个儿尝了一遍。

    卫明阳除了第一遍上夹板的时候睁了睁眼,余下的,连眉头都没皱过一下。

    刚开始,胡山炮还得意忘形的张狂过:“卫明阳,你当年那般欺辱与我,可曾想过自己也有今天?”

    卫明阳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谁?”

    啊,他膜拜了卫明阳一生。卫明阳于胡山炮是能望不见顶的巍峨山岳,令人胆寒,使人膜拜,想要战胜。胡山炮于卫明阳却一直都是泥地里趴着的一条蛆虫,几次三番隔应人的爬上脚面,却压根没发觉是同一条。

    属下为了谄媚,还叫嚣着助阵,“你要是跪下来,求求我们胡爷,没准胡爷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卫明阳本就是绑在刑杠上跪着的,张口就道:“我求求你。”

    “哈?”属下拎着鞭子傻在当场,待反应过来便阴笑着回道,“你哭一个给胡爷看看,胡爷才能考虑。”

    卫明阳面无表情的盯着胡山炮看了半晌,最后闭上眼睛。淡淡的给了八个字的评价,“食言而肥,无耻小人。”

    此后不论受什么样的刑,别人谁跟他说什么,再没吐过一个字。

    要不是上夹板的时候睁过一次眼睛,胡山炮几乎要以为他心如死灰了。

    可是后来,胡山炮想起了那个从来也没让他进去的夜城传说,传说夜城没有刑罚,因为夜城帝君嗜杀,犯了规矩的人没有告诫,就是一个死字。

    所以夜城帝君卫明阳上夹板的时候睁眼,不是因为胆怯,疼痛,而是因为好奇没有见过。

    这个男人把他的尊严高高裱在月光都照不到的夜城城楼里,孤芳自赏。

    他面对别人,又能有什么傲慢之外的表情。

    就像现在,他赤身*的坐在带血的笼子里头,接受着满地凶徒或仇恨,或快意,或贪婪,或淫.邪的视线。

    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依然该死的傲慢冷酷,英俊逼人。

    与接受臣民的朝拜,没有半点区别。

    甚至“行走的饕餮”在他的小腿上贴骨片下最后一肉,恶意的笑着请他品尝。

    卫明阳面不改色的,扫一眼自己只剩白骨的左小腿,看一下白瓷冰盘里整齐铺好的薄薄肉片,张口吃了。

    胡山炮咔嚓捏碎了座椅的扶手。

    好一个卫明阳,好一个夜城帝君。

    胡山炮忽然想到,这个傲慢男人此时的心情,是不是就像——一个人,忽然掉进了满是吃人虫子的山洞。这个无力反抗的人,并非不害怕,也不是不想活,可是他在被虫子啃是身体的时候,绝不会感到折辱。

    因为他打心底,从没觉得眼前这些虫子,是可以平等交流的。

    “胡爷,您尝尝?这夜城帝君的皮肉,嫩得跟女人一样,又常年被魔气滋养,香着呢。”

    “饕餮”一脸资深食客的模样,带着点含而不露的谄媚,把下一片肉插到胡山炮的盘子里。

    满座凶徒都目光灼灼地盯着胡山炮的动作,胡山炮吃了这一口,他们就可以动叉子了。

    这里面爱吃人的不少,深恨夜城帝君的就更多,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对于这些真正的恶棍们,可不是说说而已。

    胡山炮忽然觉得,很没意思。

    他其实不爱吃人肉,并且打心眼儿里瞧不上“行走的饕餮”那货所谓的“人食系”,饿得要死也就算了,没事儿研究是女人的胸脯肉炸了好,还是男人的大腿肌酱了好,这特么也忒变态了。

    胡山炮自认杀人如麻,可并不是个变态。

    一个邪修,酒色财力,总会好一样。

    他胡山炮好的,是色。

    这南海死狱里,酒肉钱财是甭想了,力量也会削弱。

    唯有一个色字,亘古不变。

    胡山炮如鱼得水。

    摆摆手,就想让“饕餮”撤了。又觉得自己张罗着要活吃卫明阳,一筷子不动也不是个事儿。

    可天知道他同意饕餮这个想法,只是想撕下卫明阳那张傲慢的脸皮。

    什么地方,都不缺揣摩上意的小人。

    见胡山炮面色不虞,就有人凑过来笑,“胡爷,新捉了个小女子,属下看着颇有趣儿,带给爷瞧瞧。”

    胡山炮心动,这个属下本事没有,好色倒是跟他一样。他说有趣儿的,必不是凡品。想起前两天他找来的那个猫女……胡山炮露出点兴趣,

    “唔,那就瞧瞧?”

    “小人得令!”

    “行走的饕餮”一看,这还了得。明明今天是他当众活剐卫明阳的日子,若还被人抢了风头,面子丢的也太大!

    不争馒头还要争口气!当下又生一狠毒计策,涎脸一笑。

    “胡爷,要说这剐人的手艺,本是凡人衙门里传出来的。最初的时候,可不是为了吃,而是为了叫死得别太容易,遭够了活罪。”

    胡山炮瞥一眼夜城帝君,冷哼,“自己个儿的小腿肉,他都能细嚼慢咽吞下去。爷看不出哪儿能让他遭罪。”

    正说话间,一个白白嫩嫩,头顶上长了一片绿叶子的小丫头,就被手下带了上来。死狱里这么小的丫头本就少见,难得还是个异瞳,配上那片绿叶子,当真玉雪可爱。

    当场就有许多汉子的眼神儿,不住的瞟过来,兴趣浓厚。

    胡山炮却皱皱眉头。

    这丫头稀有是稀有了,不过他不好小女娃儿这一口。

    他好的……下意识就往人群里,穿过四五排桌子,看见了绿衣珠翠的折草娘——还玲珑曲线,风情万种,够骚,够浪。

    这娘们嫌弃他胖,他知道。但是那又如何,他胡山炮如今是东区的狱王,在这死狱混生存,还不是要求着他!

    一溜眼儿,又看见旁边的媚三娘。白衣男衫,故作正派。不过桃夭老祖发家史,哪个邪修数不出三两段儿,那就是个踩着男人肩膀爬上来的桃色长篇。

    还有她这阵儿总带在身边的那个男奴,两腿儿都断了,说是端茶递水的小厮,谁信呐。带这么个累赘在死狱里头,还不就只有夜里边能用——那瘸腿小子,可是天天跟媚三娘睡一间房的~

    胡山炮□□两声,这姓媚的爱装个清高,,他也不介意捧着她玩儿,只要别过分,早晚不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48章 刺客杨夕(二)》,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