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44章 凡人的力量(四)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宁孤鸾攥起被震得一片酸麻的手臂,一双凤眼倒竖起来。

    杨夕这小畜生怕是出事儿了。

    说好的,遇到意外情况这小畜生放出灵丝做媒介,师兄妹两个把这大长虫控起来一刻,由着凡人们去逃命。

    自己不过是迟了片刻伸手,竟就近不得身了。

    意外天天有,今儿个怎这他娘的多?

    这虫子一动不动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

    眼风一扫,正看见那小狼妖蹲在身后,歪了歪脑袋,舔舔血淋淋的爪子,露出一口利牙。

    宁孤鸾眼皮一跳。

    祖宗!求不作!

    妖狼祖宗噌的蹿出去,刷刷刷刷,连捅夜魔沙蚕四个窟窿。喷出来血直接溅了三丈高,兜头罩脸淋了那些凡人一身。

    江怀川半边身子被那沙蚕肌肉绞住,脸蛋挤得成半张炊饼,“我去,人间杀器!”

    那沙蚕绞住他的力道忽的就放松了。

    江怀川坐了一屁墩。

    “这祖宗还能找着沙蚕心脏?”

    妖狼蹲他面前舔爪。

    江怀川:“不不,我只你也能找着我的,不用证明给我看。”

    小狼妖一边儿溜达去了。

    江怀川拍拍心口,看向宁孤鸾,“现在怎办?”

    宁孤鸾特想说凉拌,然而知道这时候还是得有个主心骨,再不耐烦也要装出个关心这等凡人的样子来。

    伸手碰了碰杨夕身边那无形的屏障,也没什么主意。

    “先开饭。”

    早有健壮劳力在渔村老人们的指挥下,开始往外抬伤者。

    听了宁孤鸾发话,又分出几人拾了砍刀从沙蚕的尾巴开始卸肉。

    烤肉是没戏的,地道狭窄,火升起来肉还没烤熟,人就得先给熏死。

    只能生吃。

    好在肉质的确鲜美。

    那些凡人受惯了磋磨,也没人挑剔。小孩子也都磨了牙使劲儿嚼。

    宁孤鸾心里有事儿,皱着眉头,满地转圈。

    一溜儿瞧见轻伤十几个,重伤七八人,重伤濒死的,唯有一个没有孩子的小寡妇。

    一群凡人杀个巨怪,这是相当低的战损了。

    那濒死的小寡妇一眼看见宁孤鸾,灰白的脸庞,竟然晕起三分血色来。

    知道的是回光返照,不知道还以为她看上宁孤鸾了。

    “大人,给我吃口肉吧……”

    小寡妇挣扎着挤出一丝笑意,一边说,一边口里还往外涌着血沫。

    宁孤鸾低下头。

    小寡妇整个半身都被那沙蚕给压扁了,血呼啦一摊软肉。周围的凡人只知道围着她哭,根本没人敢挪动她。

    宁孤鸾回头去看江怀川。

    江怀川一脸狠色,咬着后槽牙没动。

    宁孤鸾什么也没说。

    要是被这些凡人知道了江怀川的血肉能救命,指不定下次有人受伤,就能把他拖到洞子里活吃了。

    生死面前,谁都先顾着自己。

    人心经不得考验。

    舍命救人是一回事儿,信任又是另外一回事儿。

    宁孤鸾蹲下身子,满地鲜血中把那小寡妇的半身抬起来。

    “拿块绞烂的肉脂来,不要带皮。”

    然而那小寡妇根本吞不下肉,最后只喝下了两口血浆。还不及她自己吐出来的多。

    宁孤鸾拖着她,衣裳袖子泅透了一片的红。

    他对这个小寡妇有点印象,杨夕说杀怪可以报仇的时候,就是这个寡妇止不住哭了起来。

    梨花带雨的,饿得瘦成那样,也还能看出一分颜色,哭着就让看的人跟着伤心。

    可宁孤鸾是个铁石心肠,他只觉着这小寡妇哭得恼人,怕她回头干架的时候不中用。

    “你的仇,报了一点吗……”

    小寡妇喘息着,眼里闪出一点点狠劲儿。

    “大人,我让它流血了……”

    宁孤鸾垂着眉毛,不知道怎么接,只好应了一声,

    “嗯。”

    “大人,我从来不知道,让它流血这么容易……”

    “嗯。”

    “我若是早知道,我男人没准就不会死呢……”

    “嗯。”

    “我的孩子,是我眼看着被个怪物叼了去的……”

    “……嗯。”

    “若是,我早知道……”

    周围的人还在一脸悲戚的等着。

    宁孤鸾却拖着一条血淋淋的袖子站起来了。

    “已经死了,你们都吃饭去吧。”

    众人愣着半天没动。还都想着小寡妇说的早知道……

    “照顾好那些受了伤,还活着的。”

    围着的人这才一凛,各自散了开去。

    宁孤鸾一甩袖子,鲜血淋淋了一地。接过江怀川递来的肉块,

    “你,今儿晚上开始放血给我搓药丸子!”

    江怀川切肉的手一顿,“嗯,我知道。”

    宁孤鸾嚼了两口,“怎这么难吃?”

    江怀川深深叹了一口气。

    这时候却突然有个凡人小崽子惊惶惶的滚了进来。“两位仙长,不好了不好了!小狼它受伤了!”

    宁孤鸾刚想骂,就不能让老子好好吃口饭,那没心没肺的狼崽子死了才好。却听那熊孩子说:“好像是小仙子出事儿了!”

    宁孤鸾噌的一下就蹿出去了。

    小孩儿还傻着,江怀川拍拍他肩膀,“走,叫上你们族老,一起去看看。”

    江怀川老远就看见一片绿莹莹的光,离近了看,又见那绿色当中还带着黑。宝剑夜行、夜城帝君的魔蛟都在半空漂着。

    那绿光来自一片看着挺柔弱的叶子,娇嫩的一片儿,放出的光芒却连妖狼少年都不敢轻易接近。

    只远远的龇牙,一副“你等着,爷早晚来找你报仇”的小模样。

    江怀川问:“什么情况?”

    宁孤鸾一双眉头皱得能夹死蚊子,“杨夕是人、灵、精三道同修,她这是精道修成,要进阶了。”

    “那不是好事儿?你怎一脸死了儿子的表情?”

    宁孤鸾抬脚把江怀川踹了出去,“你知道个屁,杨夕打算先铸剑成就灵道,根本就还没开始培育本命灵草,鬼知道那叶子是他娘什么来头!”

    杨夕在一片漆黑的识海里挣扎。

    感觉不到任何外界的变化。

    我得做点什么。

    不能就这么等死。

    唯一能动的,就是神识了。

    她试着把神识的触须放出去,和一切能感应的东西沟通。

    许久,发现这毫无生机的识海,也并不是一铁板,没空子可钻的。

    最先回应她的,是“夜行”。

    “死吧。”

    这是“夜行”给过来的唯一信息。

    宝剑太凶残,杨夕不知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然后是识海密宝“研神碾”。

    “血……血……”

    杨夕:……

    该说你们果然不愧是我的东西么?

    接着,她又感应到了寄居左眼的,夜城帝君的魔龙。

    这货比较冷静,只给了一个字,

    “换。”

    一差眼的功夫,杨夕好像看见卫明阳站在一个地穴洞口,手脚带枷,身无长物,面有伤痕,那拉风的人皮皮风也不知去了哪里。

    一只手猛推了卫明阳的胸口,伴随着恶意的嘲笑。

    掉落的瞬间,卫明阳微微抬头,眸色沉静如水。

    杨夕没太明白自己这是看了什么。

    只知道自己肉身上那一点包着骨头的薄皮,估计很难满足魔龙的一个“换”字。

    最后回应杨夕的,是一片模糊的意识。没什么具体的内容,就是好像有无限的生机,绿莹莹被人看见。

    杨小驴子立马抓紧这棵救命的稻草,勾搭着人家近一点…再近一点…再近………卧槽!

    当那片绿色卯足了劲儿,往杨夕脑袋上插的时候,这驴货终于想起来它是什么了。

    这是离幻天隐藏的妖修一脉,已经死了的狸猫姑娘叶清欢留下的信物。

    叶清欢是靠这玩意变身的,杨夕见过。

    进来死狱之前,其兄叶清和刚刚找上门,并放下话来,让自个儿提头来见(其实并没有),这玩意儿要是长在自己头上……

    杨夕预感到了自己给一群狸猫做牛做马的未来……不要这样Σ(っ°Д°;)っ

    血海战场的天雷淬体,加上知识深厚的归池在身边时刻点播。

    杨夕全身经脉接近闭死,一身骨肉却无比的弹性。

    多么好的花盆!

    全副肉身已经准备好了迎接本命灵草的植入,根本不顾杨夕本人的意愿。

    毅然决然的从头顶百汇穴,扎根。

    细细的根脉沿着经络一路成长,血肉被强行撑开的剧痛让杨夕也不由骂了句,

    “我这命啊……”

    这个过程看在宁孤鸾、江怀川眼里又是另外的模样。

    江怀川:“脑袋长草,就是这样的么?”

    “……”宁孤鸾:“你看她脚下。”

    雪白根茎从杨夕的鞋面上冒出来。贴着地面延伸数米,一直插入夜魔沙蚕死而不僵的庞大身躯。

    硕大一座肉山,眼看着从内里开始融化,干瘪。

    宁孤鸾一拍脑袋,大喊一声,“快抢肉!”

    江怀川:“……”

    我以为你会更关心你小师妹的。

    凡人们怕影响了小仙子“发光”。纷纷从尾巴开始卸肉,几十个青壮齐齐动手,勉强从杨夕手上抢下了十分之一不到。

    一个凡人大娘见杨夕皱眉咬牙,满头流汗。

    怯怯的从怀里掏出一块汗巾子,给杨夕一点点擦汗。

    怎料杨夕就像是个水里捞出来的,怎么也擦不干。

    大娘一咬牙,干脆把人拖到洞里,扒光了擦。

    宁孤鸾直到杨夕被拖走,才反应过来她身边屏障已经没了。

    “进个阶这么凶残,沙蚕都让她给吸干了!老子当年成人的时候也没这么吓人过……老江你怎么了?”

    “杨夕刚才好像,鼓了一点?”

    宁孤鸾一头问号,“什么鼓了?胸么?”

    江怀川:“……”

    再见杨夕,宁孤鸾终于知道了什么叫鼓了一点点。

    准确说,那不叫鼓了,叫痊愈。

    杨夕一身的伤,本来都是被那魔龙的魔气霍霍的。

    半面毁容,左眼干瘪,左臂断掉,骨瘦如柴……

    而再见到的杨夕,圆胖胖一副脸蛋上,好好的双色眼睛。

    身子也是一副肉乎乎模样。

    而因为不停流汗,杨夕的脸蛋子还被大娘给擦干净了。

    身上衣服被那草叶子戳烂得不成样子,大娘一咬牙,把自家孙女扒了,中衣掏出来给杨夕换上。

    小仙子还要打架,穿衣裤比穿裙子合适。

    一头早燎焦了的乱毛因为碍事,也被大娘刷刷两刀削成了短的。

    再一见面,江、宁两人见到的就是白衣白裤,圆润的脸蛋上落着,细碎短发,头顶垂下来一片绿叶的杨夕。

    杨夕:“我好容易活过来了,你俩那什么眼神?”

    宁孤鸾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小心翼翼说:“真好了么?要不要坐下歇歇?”

    杨夕:“?”

    宁师兄什么时候这么体贴了?

    江怀川捧着肝儿颤的小心脏,默默转过头去。

    人靠衣装马靠鞍,这小畜生脑袋上长片叶子,真心萌得老子心脏有点着不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44章 凡人的力量(四)》,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