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流放

第659章 番外 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易人北 书名:异世流放

    严默在见到原冰前,心里有点尴尬,他出来时是抱着两个目的:救人和杀人。

    但在确定抢走原冰的人真是殊羿时,他竟然在心中产生了不知如何是好的犹豫。对他来说,殊羿与其说是敌人,更像是一个远方的好友。

    可原冰更是他认可的自己人。

    两个好友,其中一个抢走另一个还强迫了他,他该怎么办?

    论关系,他和原冰更近,心理上自然会偏向原冰那边。

    可从政治关系上看,干掉殊羿对于九原没有任何好处——虽然这样想很势利,但事实就是如此。

    如果殊羿对原冰不好,那么什么都不用说了,哪怕和鼎钺开战,他也会干掉殊羿为原冰复仇雪耻。

    可是……从动物昆虫们传回的消息,这两人的情况似乎和他们想象的不太一样,这也是他们跟在后面没有立刻追上去的最主要原因。

    如果是一味压迫的关系,他们跳出来是救人。

    可如果两人之间已经产生感情或者正处在一个比较微妙的状况下,他们跳出来不但会让原冰尴尬,还会让两人之间微妙的情分滑向不可知方向。

    这个世界和他曾经待过的世界从三观上就不一样,很多部落部族至今都还在用非常原始的方式寻找配偶——比如看到中意的能一棒子把人砸晕给扛回去。在外面看中某个人抢回去慢慢养熟,或者直接用东西交易看中的对象,在他们的观念中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而被抢被强迫的人也都认可这种道德观,因为他们自己和他们的亲人们有可能也会成为抢夺他人的一员,他们教育孩子也会这样教育。

    就连比较先进的九大上城,他们很多人也是要么盲婚要么哑嫁,很多配偶第一次见面都在新婚之夜,难道他们就愿意了吗?不过也是变相的强迫,然后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安排,逼着自己去适应生活罢了。

    九原虽然在慢慢改变大家的这种固有观念,但九原建立时间毕竟还短,这个世界很大,想要在短时间内让大家接受“友好交往、先爱后婚”的观念,还有不小的难度,这需要时间去一点点影响和改变。

    这时候你跟这个世界上的人说要得配偶得先谈恋爱,对方只会回你一个懵逼的眼神:啥叫谈恋爱啊?哦,喜欢就是爱啊,那我看中他,把他带回去不就是爱上他了吗?得先谈?那我把他带回来再谈不也一样?

    原战对爱情的说法更是嗤之以鼻,他觉得一个人真正打算养另外一个人一辈子,并且只养他和他的孩子,自己饿肚子都不会让他们饥饿,就是最高的爱情表现。

    原战也担心原冰,但只是担心他的生命危险,在他看来原冰有可能被那啥就跟被揍一顿的侮辱差不多,到时候找到人再把人狠狠揍回来就是,甚至他还觉得如果抢走原冰的人能看中原冰反而对原冰有好处,至少他们在短期内不用担心原冰的生命会有危险,如果那个抢人的有担当些,原冰也不会饿肚子。

    对,在原战等人看来,饿肚子和死亡才是最大的危险。

    原战敢把他对两个情敌的阴暗心理摆到台面上,完全无视他曾经教育小孩们的伙伴宣言,硬是故意拖延,故意在给两人创造更多的相处时间,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他认为原冰没有危险。

    严默将心比心,心理上其实并不认同原战的某些看法,他甚至不愿意原冰因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进而和殊羿产生感情。就因为他和原战纠结了这么长时间,他不希望原冰也走他的老路,也许原冰和他心境和想法都不同,但他想,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得了躺在另一个男人身下,除非他天生就是零号。

    他希望原冰就算和殊羿发生感情,也是在他的能力能和殊羿并肩,能和殊羿平等对话,想揍殊羿就能把殊羿揍个半死以后。至少他能接受原战,也是在他能和原战实力抗衡后。

    所以当他得知原冰和殊羿进入一个部落,好几天都没出来后,就无视原战的各种拖延战术,强硬地和九风飞了过来。

    原战看无法再拖延,也只得跟了过来——他心里其实很不爽,他以前腿部受伤,受了原冰不少欺压和嘲笑,后来原冰还敢肖想他的默,平时也老是刺激他,他一直想找个机会报复回来。这次听说原冰有可能被人压,他是真正抱着看笑话的心来的,甚至他都想好了,只要原冰没有危险,等看够笑话,他再借口帮自家高层出气,把另一个不顺眼的家伙暴揍一顿,嗯,如果能杀死就更好!

    你看,多好,简直一箭双雕!原冰的牺牲也没有白牺牲。

    可惜,他家祭司大人却认为他对原冰的单方面报复应该到此为止,还教训他做首领就不能这么小鸡肚肠。

    原战郁闷死,他想说以前的原冰真的很可恶,可是感觉这样告状的自己很不男人,就只能忍住了。

    因为忍得太痛苦,原战把那份准备好的聘礼兼嫁妆单子拿出来,又增增减减了一番。

    *

    原冰终于再次见到了他的酋长和祭司大人。

    不过在看到原战那张似笑非笑的欠揍脸后,原冰就立刻生出一种永远都不想再见到此人的绝决想法。

    妈蛋!这人肯定在嘲笑他,每天说不定都是笑醒的!

    原冰掉头就走。

    “喂,冰,你去哪里?”严默愣住,站起身叫。难道事情和他想象得完全不一样?原冰和殊羿两个真的是两情相悦?如今是担心被拆散,所以一见到他们就想跑?

    殊羿用最快的速度让开通道,但原冰在走到他面前时又硬生生止住脚步。

    他差点就上了那个混蛋的大当!

    原战那厮肯定早就料到自己不想看见他,他故意做出那副表情十成就是为了刺激他,如果自己真的从此不再回九原,那才是真的称了他的心,如了他的意!

    啥都不说了,回头吧!

    如果自己的存在能膈应那家伙一辈子,那他就一辈子待在九原,死也要老死在他面前!

    看到原冰又掉头走回来,原战的脸立刻拉得长之又长。

    原冰看他那脸色,突然就爽了。

    “默巫,祖神赐福,让我还能看到您。”原冰对严默行礼。

    严默回礼,对原冰这一来一回有点莫名其妙,但原冰看起来还算精神,身上脸上都没有什么受到虐待的模样,他也放心不少。

    “祖神赐福。听说你出来玩迷路了?这是被鼎钺部落的酋长给捡到了?玩了这么长时间,你也该回家了吧?冰啊,九原城离了你可不行,你不在的这一段时间,你的手下都快忙疯了,一个个天天来原战那儿哭,问你什么时候能回去。”

    原冰的心一下就热乎起来,甚至鼻头都有点发酸,“路途遥远,我一时迷失,不过我一直在寻找回家的路。鼎钺酋长也准备帮我,您说是不是?酋长大人!”

    殊羿一点都不打算配合,“捡到了就是我的。”

    原战挑眉。

    严默捂额。

    原冰嘴角抽搐,“放你爹的屁!”

    好吧,之前一团和气的假象到此全部撕破,想要让脱离野人没多久的原始战士们现在就体会到政治的虚伪还有不小的难度。

    “把他给我。”殊羿看向严默,这位是直接忽视了九原老大。

    但他显然问错人了,如果他问的是原战,说不定原战真能拿出某神秘单子跟他谈条件,找严默,那跟自己找钉子撞没什么二样。

    严默对殊羿感觉复杂,他对这位酷哥多少有点欣赏,之前也算数度合作愉快,比起之前的那位鼎钺酋长,殊羿在鼎钺当老大,对九原、对鼎钺,乃至对整个东大陆都有莫大好处。

    现在的东大陆还经不起大型战争,有角人虽然退回去了,但不代表他们就此死心,更何况还有着天外魔神这把不知什么时候会降落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严默和原战现在对东大陆的政策就是修生养息、培养和壮大各族的有生力量,为此,他们宁愿不在表面上统一东大陆,而是选择了更加和缓,也更加隐秘的潜移默化策略。

    等到东大陆都开始使用九原的文字、九原的物品、九原的战士训练法,等到东大陆到处都铺遍九原修的道路,等到各地各族都以把最优秀的子弟送到九原学习为荣,等到大家有什么事都来找九原调和和帮忙后,到时可能都用不着九原特意派出军队去攻打谁,整个东大陆都会归于九原旗帜下。

    当然,如今说这事还早,潜移默化也才刚刚开始。

    只不过严默没想到他家原冰大人出去度个假就能把他们九原最大的假想敌给招惹了,招惹的还偏是他们的老大。

    严默不可否认,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真的生出了把原冰送给鼎钺和亲的冲动,如果这能让鼎钺和九原修好几十年的话。

    还好!自从有了儿子后,默大人一颗干硬残忍冷酷没人味的老心也柔软了不少,比起可见的利益,他还是稍微偏向自家人哒。

    所以听到殊羿的要求,严默一边露出理解的和蔼笑容,一边没有丝毫商讨余地地回:“原冰属于他自己,我虽然是九原的祭司,但我并没有资格把他送给谁。殊羿酋长,你知道我们九原没有奴隶一说。”

    殊羿立刻反应过来,“我没有把他当奴隶看。”

    “哦,那请你不要再跟我,或者跟我们九原任何一个人说:把谁给你。九原任何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无论是九原首领还是他的父母家人,都没有资格把谁送给谁。”

    “那要怎么样,你们才肯让原冰留在鼎钺?”殊羿发现自己现在看严默已经没有以前那种冲动,他还是很喜欢这个人,如果能得到最好,但已经不是那种想要占有一切的得到,而是希望对方能来做鼎钺的祭司,给鼎钺带来祖神的赐福。

    “这要看原冰自己。”严默正色道:“殊羿酋长,我能问你为什么要让我们的冰留在你们鼎钺吗?”

    殊羿不假思索地回:“我想要他做我的伴侣,他会是鼎钺唯一的酋长夫人。”

    原冰翻白眼。

    原战在一边打哈气,真的,泪水都溢出来了。

    严默暗中瞪了眼原战,你够了!

    原战稍微坐正了点。他真搞不清楚他家祭司大人为什么要把事情搞这么复杂,如果不想让原冰留下,那他们直接抢人走路,相信这里所有人加起来也无法留下他们。如果想要用原冰交换利益,那么就直白地谈,而原冰对于九原的忠诚也会让他以九原利益为先,就算他心里不愿意,只要他和严默开口要求他留下,他一定会留下。

    你看,多么简单的事?

    严默看向原冰,“你怎么说?想留下,还是想回去?”

    原冰眼睛盯向严默,尖锐地问:“您呢?祭司大人,您想让我留下吗?”

    严默缓慢但非常肯定地摇了摇头,“九原的任何利益都不会用任何九原人的幸福去换取,战争时牺牲的战士除外。”

    原冰的脸色瞬间和缓下来,“我要回去。”不是想,而是要。

    殊羿不知道在想什么,竟然没有出言阻止。

    严默转而看向殊羿,“殊羿酋长,您也听到了,我们的原冰想要回去自己的家乡。感谢您这段时间来对冰的照顾,如今正是最繁忙的春夏交界之际,九原城还有很多事等着冰回去做,我们就不耽搁了,冰,走吧。”

    “使者。”殊羿开口,当屋中三人一起看向他时,他非常明确地说道:“九原和鼎钺离友好还差一段距离,但我鼎钺有意和九原结为兄弟部落,如果你们愿意,我们两部落之间可以互派使者,不是为了交易或者其他目的偶尔来一次的那种使者,而是常驻部落里的兄弟。”

    原战不打哈气了,直接问:“这种常驻使者有什么权力?”

    殊羿似乎早就思考过,当即没有任何停顿地回答道:“交流,各种的。他们住的地方不会受战争影响,就算两部落之间开战也不允许影响到他们,更不允许杀害和绑架使者。我们两部落之间的各种交易和人员流动也可以通过使者来管理。如果九原的人在鼎钺做错事,不愿接受鼎钺的处罚,那么可以让使者按照九原的规则来处置。只要公平,双方就得接受。”

    严默惊讶,这不就是原始版的大使馆和大使吗?殊羿这家伙看来是铁了心想要留下原冰,竟然连常驻大使都硬憋出来了。而且大概是为了保护原冰?把不伤害大使的事也放到了第一位来说。

    原战现在还不能百分百理解大使馆和大使的好处,但他作为天生的统治者,下意识地觉得这种常驻大使对九原有好处,还好处不小。利用得好,说不定比嫁个酋长夫人过去更对九原有利。

    最让原战心动的是,酋长夫人如果死了或者被厌弃了,那就没了。但常驻大使可是可以一直派遣的,如果真不受战争影响,就算两方交恶,他们也能逃回九原。

    而且酋长夫人通常还不能明着偏袒自己族人,更不能随便插手交易、交流等事,可常驻使者却都能做,还能正大光明地做。

    另外,酋长夫人如果把鼎钺的秘密告诉九原,那就是背叛。但如果是大使自己打听到,再传回九原,只要没被抓到把柄,谁敢说大使有问题?

    原战越想越美,顿时看原冰也顺眼了不少。不错,这家伙活到三十多,竟然还能把敌人的酋长给勾得神魂颠倒,总算没让他眼睛白疼这么多年。

    原冰管理九原的治安和建筑等十几年,眼界也早不是当初原际部落那一点点。他一听殊羿的常驻使者提议,也立刻就想到了其种种好处。

    鼎钺地盘大,其中不知有多少中小型部落部族,这些部落部族有不少都没听过九原,如果他或者其他九原战士能常驻鼎钺,势必也能接触到这些人。

    而接触这些人的好处,也不用多说,不但能给九原增加交易量,说不定还能给九原增加人口,甚至给鼎钺埋下毒/药。

    *

    殊羿一看九原三人表情,就知道他们心动了。

    “我只有一个条件,第一位常驻使者必须是原冰,而且驻守时间不得低于十年。”

    “关于这点,我们不能现在答应你,而且关于常驻使者有什么权力等,我想我们双方还需要仔细商量再明明白白地契约下来。”严默想得更多,他打算借此机会把大使馆和大使的概念普及到整个东大陆。

    原战多了解他啊,当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样,殊羿酋长,我们不如相约三个月后在鼎钺城见面,由鼎钺出面邀约其他势力,然后大家一起来商讨此事,你看怎样?”

    殊羿看他们想玩大的,他自然更不会缩到后面,常驻使者的事就是双刃剑,他也不止是为得到原冰,而是这事对鼎钺也有实际好处才会提出。

    “两个月。相关权力等我们可以现在就商谈。我们说定了,我想其他势力也不会有什么意见。”殊羿口气很大,不过也不怪他口气大,他们鼎钺虽然没有半神级战士,但他本人潜力无限,又有那么多神血石,而鼎钺的金属战士和能源武器也确实强大,如果没有九原,他们绝对是妥妥的东大陆第一势力。

    “好。”原战一口答应。

    严默倒是留了个心眼,“就我们四人商谈?鼎钺的蜇黎大巫和拉莫娜祭司不参加?”

    殊羿看着原冰舔了舔嘴唇,“我已经通知他们,五天内他们就会赶到。”

    *

    时间如流水,蜇黎和拉莫娜等鼎钺高层收到消息赶来,看到绝不应该在此出现的九原三高层,当时都傻眼了。

    蜇黎大巫甚至想趁此留下这三人,不过原战适时地稍微显露了下实力,蜇黎大巫考虑再三,不得不打消了那点念头。

    经过大半天的激烈讨论,基本上就是蜇黎大巫不停反驳,其他人则不断给未来的大使和大使馆增减各种权力和义务,东大陆乃至盘古星的第一份常驻大使职权认定书诞生了。

    两个月后,东大陆众势力齐聚鼎钺城,各方对已经条件完备的常驻大使职权认定书都投了赞成票——那时谁都想在九原派驻使者,都想从九原和鼎钺偷学一点东西。

    于是,大使和大使馆这两样新鲜事物在东大陆的大势力中就这么理所当然地遍地开花了。

    而九原对当时来说非常优秀(理解不能)的各种规则、各种政治策略等,也借此快速流入东大陆各势力。——不理解没关系,先有个印象,以后时间长了,有了对比,总会感觉到九原的好。

    大使的事就这样轰轰烈烈地展开了,那提出这件事的殊羿的最初目的有没有达成呢?

    在大使制度出现的又三个月后,鼎钺终于迎来了来自的九原的第一位常驻大使,原冰大人。

    原冰花了半年时间把他的工作和职责交接给其他人,期间也在一直接受严默的特训,除了对瞳术的培训,还有对如何做一名优秀间谍的培训。

    “这就是你以后要常住的大使馆,喜欢吗?”半年没见,性/欲旺盛还硬憋了半年的殊羿酋长强忍着把面前人立刻按到的欲/望,问到。

    原冰仰头看看高大巍峨的全石造大使馆——建造者和设计师来自九原,再转头瞅瞅街对面的豪宅,“那是?”

    殊羿回头,“哦,那是我家,现在就我一个人住,你没事可以过去转转,住我那儿也行。”

    原冰无语,隔了一会儿才道:“你知道大使的驻守时间只有五年吧?”

    “可以连任。”

    “最长也只有十年。”

    “十年足够了。”殊羿亲自推开大门,认真地说:“默巫说七年是个坎,如果我们能度过七年,那就能度过七十年,甚至更久。”

    原冰更无语,“你不会以为我来就是来陪你睡觉的吧?告诉你,别做梦了!”

    殊羿一脸不可解地转头,“你不和我睡,还打算和谁睡?告诉我名字,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原冰:“……”

    殊羿:“是九原人吗?在你带来的人当中?一个,还是几个?嗯,按照约定我不能杀他们,那我把他们全阉割了吧。”

    妈蛋!老子就不能和女人睡吗!原冰深吸气,强硬地转换话题:“你们这里如果抢奴隶贩子的奴隶,算不算违反你们的规则?”

    “那要看你抢的是谁的奴隶,以及那奴隶贩子又属于谁。”

    “也就是说看谁拳头大?”

    殊羿默认。

    原冰忽然对着他灿烂一笑,“喂,要出去转转吗?”

    殊羿,“……”你刚来,门都还没进呢,就又想往外跑?不过也许他家冰冰就喜欢野战?想想看,他们之前好像大多都是在野外呢。

    觉得自己想到了关键点的殊羿毫不犹豫地点头了。

    正好这段时间他也不是特别想要看到某几个人的脸,出去走走也好。

    被自家酋长大人列为不想看到的几张脸之一的蜇黎大巫沉默地坐在神殿里。

    底下,跪伏的战士动都不敢动。

    终于,蜇黎大巫说话了:“你说酋长把琉肥扔了出去是什么意思?”

    战士回答:“就是扔了出去。”

    蜇黎大巫,“……死了吗?”

    “没有。但单琉长老很生气。”

    “用酋长的名义给他送四个十四岁以下的美貌女奴。”

    “是。”

    蜇黎大巫似自言自语一般道:“高贵的音城大公主他不要,各族献上来的美女他不要,如今连部落第一美女他都看不上,我们的酋长大人到底在想什么?他这半年一直没找过女人吗?”

    一个驼背的老奴隶从暗处走出,跪趴到地上回答:“没有,大巫。”

    蜇黎大巫又沉默了很久,才问出:“男人呢?”

    老奴隶听懂,“也没有。”

    “等会儿你去请酋长,就说我想见他。”

    战士为难,“大巫,酋长大人下午就和九原大使出城了,说过几天才回来。”

    蜇黎大巫用力一捏扶手,让战士和老奴全部退下。

    九原的大使,原冰,九原赫赫有名的高层之一,武力不算特别强大,但听说管理部落相当有一手,也不知九原怎么舍得放这样的人出来。

    不过这样的人被派到鼎钺,要说他没有任何任务和目的,谁信?

    偏偏他们的酋长似乎对那原冰相当喜爱?半年前他还亲眼看到他们的酋长大人钻进了对方的房间,一直到早上才出来。

    他当时还担心九原是不是故意派那原冰勾引他们酋长,只不过那原冰年纪又大,长得也不算多好看,而且对他们酋长不是张嘴就讽刺,就是抬手就揍人,怎么看也不像是勾引人的样子。

    可是!为什么九原谁都不派,偏派了这人来?

    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这人一来,他们酋长就被勾跑了?

    要让蜇黎相信之前从不掩饰自己在那方面要求非常旺盛的酋长,竟然连脱光躺到他床上的部落第一美女都给扔出来,还不如让他相信他们酋长某处受伤不能用了。

    蜇黎大巫虽然还没有使用预言的能力,但他已经感觉到了那个原冰的威胁。

    神啊,祖灵啊,让我看到九原的野心吧,让我知道那个原冰是为何而来。

    蜇黎大巫慢慢走入位于神殿后方的池水中……

    约十分钟后,蜇黎大巫的身体突然颤抖起来,面部表情更是扭曲到一定程度。

    “不!这不可能!”蜇黎大巫猛地睁开全是眼白的双眼,尖锐地吼叫了出来。

    *

    鼎钺城外,某处荒山野岭。

    正准备伏击一队奴隶商人的原冰忽然打了个冷颤。

    殊羿下意识把身上的皮衣脱下来,罩到原冰身上。

    如今已经是深秋,天气已经很凉。

    原冰扭头,不小心就看到了殊羿裸/露出来的八块腹肌。

    “用不着,我不冷。”

    “穿上。”殊羿根本不容他拒绝。

    原冰非常坏心眼地把他的皮衣往屁股下面一塞,当坐垫了。

    殊羿无所谓,从后面趴伏到原冰背上,手往他的衣领里摸。

    原冰捏住他的手指扔出来,“我有点不好的预感。”

    “什么预感?你什么时候有预言能力了?”殊羿干脆抱住他的腰,从后面轻轻顶他。

    原冰像没感觉到那份硬度一样,“我建议你在鼎钺城最好离我远一点,否则别说十年,我能不能活过十天都有问题。”

    “没人敢伤害你。”

    “我们默巫说过‘明箭易躲,暗箭难防’,我可不想不明不白地死在你们鼎钺。”

    “我还以为你来就是打算和我们鼎钺高层干架,来分裂我和蜇黎大巫他们的关系。”

    原冰冷笑出声,“既然你知道,你还敢缠着我?”

    殊羿舔舔他的脖子,“这样比较刺激,我不喜欢太平淡的生活。另外,只要你不在鼎钺明着杀人放火,我都会站到你这边。”

    懂!你就是找虐的!

    原冰无名怒火冒出,一翻身,张嘴就咬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bug~

    *

    这两位的故事到此告一段落啦,后面就是原冰大人在鼎钺部落与蜇黎大巫等人各种斗的美好生活,他终于可以发挥他的阴险天性和各种斗争手段了,可喜可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异世流放第659章 番外 十》,方便以后阅读异世流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异世流放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